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寒门士子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更上一层楼

寒门士子传 连天向 2019 2019.06.27 23:40

  轰!张墨只觉得丹田内好像有什么东西炸开了一般,有一股神奇的液体顺着丹田直冲胸腹间,悬在胸腹间,同时张墨脑中一声嗡鸣,只觉得整个人精神一震,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就在这时,张墨也感觉到丁开山来到他的面前,正俯视着他。

  丁开山伸手抓向张墨的胸口,他虽然有些奇怪张墨怎么突然解开了自身的穴道,不过对于张墨先前的种种表现,丁开山并不把张墨放在心上地。

  张墨骤然睁开眼睛,眸中的精光竟有一种让丁开山不敢直视的错觉。

  与此同时,张墨伸手就捏住了丁开山的手腕,用力一翻转,丁开山整个手臂便异常配合般的扭转过来,随之而来的是丁开山的痛苦嘶鸣。

  张墨起身顺势对着丁开山的胸口踢了一脚,一道闷响之后,丁开山整个人贴着地面倒飞了出去,最终跌坐在山洞外才止住。

  “练就第二遍,拥有龙虎之力,这便是力的开始?”张墨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跌坐在地起不来身的丁开山,随即抽出腰间的短剑在半空中划拉了一下,短剑在空气里立即响起一阵吟叫。

  虽然做不到剑气外放,但是张墨能明显感觉到他出剑的力道变得很大。

  张墨手持短剑一步步走向丁开山,他倒没有杀掉丁开山的想法,只不过丁开山先前对张墨的所作所为令他有些不快,这会儿张墨纯粹是想报复一下而已。

  丁开山将口中的淤血吐干净后,只觉得胸口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心中是又惊又怕,他怎么也想不到张墨不但解开穴道,还学会了武功。

  啪!张墨拿短剑当戒尺,控制力道抽在丁开山的脸上,随即张墨便左右开弓,仅仅片刻工夫就将丁开山的脸抽得肿胀不已。

  “他毕竟是师尊的弟子,也算是我的师弟。”张墨报复完之后,心中的那口气也泄了,当即收起短剑对丁开山说道:“刚才的巴掌是葛仙师抽得,你是非不分,听信明心一面之词就对我这个无辜之人动手,简直是糊涂!”

  张墨说到后面颇有几分恨铁不成钢的意味在里面,丁开山被连着抽大嘴巴子后,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想要说话嘴巴却有些不听使唤,当即趴在地上磕头求饶。

  “起来吧。”张墨也懒得和丁开山纠结,“希望你日后做事多想想葛仙师的教诲,莫要再糊里糊涂了。”

  见张墨没有杀心,丁开山也暗松了一口气,同时也在心中疑惑:难道明心师兄真的弄错了?

  张墨也不管丁开山如何想,牵了丁开山的战马就往昨日来的方向赶回去。

  一路过来,张墨是心急如焚,虽然他不觉得孟馨会出事,但是丁开山那一击让孟馨当场晕厥令张墨记忆深刻,在获得自由后,张墨脑中浮现的都是孟馨的身影。

  策马狂奔的张墨丝毫不顾胯下马匹的死活,终于在傍晚的时候赶到他们先前与丁开山相遇的地方。

  还差几丈之地时,张墨只觉得胯下战马身体一颤,马前蹄往下一屈,整匹战马就跪倒在地,随后侧翻在一旁口吐血沫,眼看是活不成了。

  幸好张墨提前反应,伸脚一蹬,整个人一跃而起,最后稳稳的落在地面。

  刚站稳的张墨看到一颗光秃秃的脑袋伏在孟馨上方,当即恼怒的冲上前,抬手就是一拳,砸向这颗光秃秃的脑袋。

  砰!

  这光头一转身就是一掌,拳掌交接,发出一声脆响。

  张墨后退了三小步,而光头竟然纹丝未动,这让先前将丁开山轻松击败的张墨心里有些难以接受,当即怒吼着继续扑了过去。

  因为没有修炼过相应拳法之类的招式,这会儿张墨出招完全是随性自由,张牙舞爪像极一个王八。

  反观这光头进退有度,举手投足间透着一股威严却又诡异的招式,张墨根本无法伤到光头分毫,反被光头用奇怪的身法摔了好几个跟头。

  “墨兄住手。”一旁张梁急冲冲的赶回来喊道:“优大师是在给孟馨喂药,你不要误会了。”

  听到张梁的话,张墨这才冷静下来,随即停下攻势倒退了开来,同时拱手对优大师施礼致歉道:“是在下鲁莽了,还请大师恕罪。”张墨趁机打量了一下优大师,鹰钩鼻,棕色皮肤,穿着百衲衣,有着一股浓浓的异域风格。

  优大师并不在意的挥了挥手,同时有些好奇的打量了一番张墨道:“无妨,无妨。”

  张梁手里捧着一些不知名的草药回来,有些奇怪的对张墨说道:“才一天不见,你怎么突然会武功了?”

  张墨将心中的挫败感暂且压下,回应道:“我不会武功,只不过是力气大一些罢了,刚才你说优大师给孟馨喂药,你知道喂得是什么药?”

  “哎,孟馨先前就受了不轻的内伤。”张梁长叹一口气道:“前一日那丁开山过来又一次伤了孟馨,使得孟馨伤上加伤,这会儿再不治疗,怕是危险了,优大师出身西域博闻多识,他擅长金石之术,路过这里时给孟馨把脉后让我去挖草药,煎好了给她喝,这是散瘀化解内伤的药,需要连续服用七天才行。”

  张墨听完之后,对着优大师拱手感谢道:“多谢优大师出手相救。”

  优大师仔细观察了一番张墨,突然伸手抓住了张墨的手腕,一股精纯的气顺着张墨的手腕经脉探入到张墨的丹田。

  因为有张梁的解释,张墨也不反抗,任由优大师对他体内的探索。

  片刻后,优大师松开张墨的手腕,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道:“传道有缘人,吾知矣。”

  听到优大师说传道有缘人,张墨露出惊骇的神色,这句话是葛鸿在坞堡里对他所说,应该并无第三个人听到。

  “诸法因缘是,缘谢法还灭。

  吾师大沙门,常作如是说。”

  优大师突然口念佛偈,同时伸手轻抚张墨的头顶,张墨虽然不知道优大师要做什么,但是也不敢随意开口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