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寒门士子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太平青领书

寒门士子传 连天向 2084 2019.07.08 23:48

  进入梦乡的张墨忽然发现他面前多了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

  “你是谁?”张墨出声问道。

  须发皆白的老者伸手抚须,身体竟然悬浮在半空中侧卧着对张墨说道:“我是于吉,是你师尊的挚友,此次是来看看你是否具有慧根的。”

  张墨试着站起身体,却发现整个人都轻飘飘的,当即有些惊慌的说道:“你对我做了什么?我的身体怎么没有感觉了?”

  “哈哈,这是你的梦境。”于吉朗声笑道:“你做梦时身体当然没有感觉了。”

  张墨有些吃惊的问道:“既然我在做梦,那您是如何来到晚辈的梦里?”

  “这是一门入梦的道法而已。”于吉收敛笑容道:“老夫曾经以为慧根绝佳者便是最好的衣钵传人,你师尊说传承之人,须要心性俱佳方可,后来事实证明,你师尊是对的。”

  于吉的声音低沉道:“吾得《太平青领书》百七十卷,卷中记载各类道法,习练以后能纵横天下,你可愿学?”

  张墨点头回应道:“弟子愿学。”

  “好,为师这就传你道法。”于吉伸手一指,一本金灿灿的书籍便没入张墨额头,仅瞬间张墨就知晓了诸多道法,于吉传完道法之后,声音略显萎靡道:“一年以后,为师会应劫而亡,你不必在意,也不要去复仇,记住一句话‘道法自然’,莫要逆天而行。”

  张墨对着于吉磕了三个响头,于吉笑吟吟的消散在张墨面前,张墨有些怅然若失的想要起身追赶却突兀地在睡梦中醒来,一睁眼,丹丹正惊喜的看着张墨道:“你的伤口愈合得真快。”

  张墨抓着丹丹的肩膀问道:“你有没有看到一位头发和胡子都白了的老翁?”

  “有啊。”丹丹指着附近的地方道:“他刚才还在这里的,不过你醒来之前就骑着牛走了。”

  “哎,于吉师尊是有大智慧的人。”张墨自言自语道:“又岂是我能随意揣度的。”

  接下来的两天,张墨喝了丹丹给他煮得草药以后终于恢复了行动能力,且中年郎中回来以后给张墨又送了三包草药,前前后后总共喝了六包草药以后,张墨已经基本恢复过来。

  只是张墨的手臂和胸口都留下了不浅的伤疤,且张墨也因为绵竹城大火的事情,情绪有些不高。

  经过一番跋涉以后,丹丹硬是把张墨放独轮车上推到成都,因为举目无亲,丹丹只好带着张墨在城外流浪。

  而成都城中,簿曹从事开始登记户籍,因为刘焉病重,刘璋开始主事,经过绵竹城的大火,刘璋决定重新编造户籍,一来方便管理,二来可以摸清人口数量与底细。

  刘璋这边正为登记户籍的事情忙得焦头烂额,新任的别驾从事张松便悄悄的凑到他的身边小声说道:“卢夫人又去大人的房间了。”

  “岂有此理!”一向温和的刘璋此时却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红着眼拍翻了面前的案几道:“我要杀了那个老女人!”

  “州牧大人息怒。”张松见目的已经达到,当即微微一笑道:“我的朋友法正善用奇谋,还望大人给予重任。”

  刘璋一听张松为法正要官职,当即也不说话,沉默了一会儿道:“既然如此那就让他先做个新都县令吧。”

  张松一听刘璋没有将法正重用的心思,心里就有些不快,不过表面上他还是感恩戴德的模样。

  “听闻城外有许多流民逗留。”刘璋对张松吩咐道:“你带人去将这些流民妥善安置,若是其中有饱学之士可带来直面于我,不可怠慢了。”

  刘焉便是以流民组建的东州兵在益州站稳脚跟,刘璋也想在这一众流民中选拔几位能人异士为他分忧解难。

  “喏。”张松低头应道,对于刘璋的话他也不敢违逆,毕竟这会儿刘焉还活着,张松是没有胆量去惹刘焉的。

  成都城外,张松带着簿曹从事以及一众士卒威风凛凛的出现在众多流民面前。

  簿曹从事扯着嗓子喊道:“尔等听着,别驾大人开恩,今日为尔等登记户籍,切记不得隐瞒,如实上报。”

  听说能登记户籍,有一部分人面色激动,另外一部分人则十分冷漠,因为登记在册以后便要缴纳赋税,众人不知刘璋的秉性,若刘璋是一个横征暴敛的掌权者,登记户籍无异是送羊入虎口。

  簿曹从事旁边的小吏立即摊开竹简手握笔刀开始准备登记户籍,丹丹拉着张墨便往前挤。

  丹丹一边推开挤在前面的流民,一边骄傲的说道:“让一让,我家夫君可是能识文断字的秀才。”

  原本挤成一堆的流民,一听到丹丹说她的夫君是秀才,纷纷退到一旁让出一条道来。

  丹丹趾高气扬的推着独轮车来到登记户籍的小吏面前,这小吏头也不抬的问道:“姓名,何方人士?”

  张墨翻身下了独轮车道:“会稽郡太学生张墨。”

  原本还没有抬头的小吏当即把头一仰,看了一眼张墨道:“既然是太学生,那便是我家大人要找的饱学之士。”小吏带着张墨来到簿曹从事的面前,把张墨太学生的身份说给簿曹从事听,簿曹从事又把张墨带到张松面前,同样转述了一遍张墨太学生的身份。

  张松上下打量了一番张墨后考问道:“《大匡》第三十八,《文政》第三十九所言何事?”

  张墨略一思索后回答道:“此两篇,记武王在管之事。”

  张松抚掌大笑道:“不错,你是本官要寻之人,快随我去见州牧大人。”

  张墨看了一眼远在身后的丹丹道:“还请大人安排好我夫人,才敢随大人一同去见州牧大人。”

  张松立即对簿曹从事吩咐道:“你要好生照顾张墨的夫人,若有半点闪失,我唯你是问。”

  簿曹从事立即凑到丹丹面前点头哈腰道:“夫人这边请,下官已经给您安排好住处,还请夫人赏脸去住。”

  丹丹略一点头道:“有劳了。”虽然她很紧张,但是丹丹知道这时候不能给张墨丢脸,因此她表现的很淡定。

  看到丹丹如此镇定,张墨也暗松了一口气,便跟着张松一同进城去见刘璋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