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寒门士子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墙倒众人推

寒门士子传 连天向 2106 2019.07.14 23:30

  最先发现的是别部司马王艮,他看到有村民追着这几名士卒而来,当即将这几名士卒扣下来,同时也将追赶的村民一同押到张墨的面前。

  若是先前王艮领兵时他会和稀泥的处理这个问题,不过张墨领兵,王艮吃不准张墨的想法,最保险的做法就是将双方送到张墨面前,由张墨定夺。

  几名村民穿着草鞋,身上穿着褐色的短衣短裤,看到穿着牛皮甲的张墨当即有些畏手畏脚,反观几名士卒一副桀骜不驯的模样,有人的手里还拿着抢来的吃食,这会儿正往嘴里塞。

  “将军,这几人说我军士卒偷了他们的东西,追打过来。”王艮小心翼翼的对张墨说道,他的措辞还是偏向于东州兵士卒的,把抢说成偷。

  张墨沉吟了一会儿对张楠下令道:“把这几人的甲胄除去!”

  “喏。”张楠立即带人冲上前打算制服这几名士卒后再除去甲胄,谁知道为首的伍长竟然拔出环首刀冲向张墨,嘴里骂咧咧的叫嚣道:“你这黄毛小子也敢欺辱军爷,今日爷舍了这条命也要拉你一起死!”

  张楠还没反应过来便被这名伍长撞飞,另外两名亲兵想要阻拦也被这名伍长用刀划伤,随后这名伍长狞笑一声,环首刀狠狠的劈向张墨的脖颈。

  王艮看得睚眦欲裂,怒吼道:“住手!”要是主将被杀,他这个别部司马也做到头了,更何况张墨是刘璋面前的红人,他若死了,王艮自认为没法和刘璋交代。

  “以下犯上,欺辱百姓,其罪当诛。”张墨运足中气说道,张墨的手早就抽出腰间短剑,以剑代棍,狠狠的抽在这名伍长的环首刀上。

  当!这名伍长原以为张墨是银样镴枪头,中看不中用,谁知道张墨仅凭短剑一抽击就将他的环首刀拍飞,且将他的虎口震裂。

  这名伍长心叫不好,想要磕头求饶,奈何张墨改拍为点,短剑轻点在这名伍长的胸口,气劲灌注,这名伍长的心脉具碎,当即软倒在地说不出话来。

  这一切都发生在几个呼吸之间,王艮手持长剑扑过来时,这名伍长已经捂着胸口瞪大眼睛的躺在地上,没了生机。

  王艮收起长剑对张墨说道:“将军棍法精妙,下官佩服。”虽然张墨用得是短剑,但是却明显带着棍法的痕迹,王艮是久经沙场的老将自然能看出几分端倪来。

  “王司马目光敏锐,在下自愧不如。”王艮看出张墨的棍法痕迹,倒令先前对他有所轻视的张墨收起了傲慢之心。“还有人若是不听号令,当军法处置!”

  张墨顺手将气劲灌注短剑,震飞了剑尖上的血迹,同时发出一声剑吟,听得围观的东州军官和士卒均是心头一凛。

  另外几名士卒原本还想跟着伍长闹事,一看张墨辣手杀人,这几人都没了脾气,乖乖的跪在地上任由张楠将他们身上的皮甲剥掉。

  张墨亲自上前扶起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村民道:“几位尽管放心,在下张墨乃是此次领军之人,有什么事情照实说便可。”

  在张墨的鼓励下,这几位村民把先前被杀的伍长带人去他们村抢东西打伤人的事情如实的叙述了一遍。

  张墨又走到几名犯错的士卒跟前,问道:“他们说的是否属实?”

  几名犯错的士卒此时哪敢欺骗张墨,当即磕头认错道:“请将军饶命,我们知错了。”

  张墨见他们没有狡辩,当下也不再啰嗦,问张楠说道:“侵扰百姓,依军规该如何处置?”

  张楠一五一十的回应道:“视情况轻重而定,轻者杖责五十到两百军棍不等,重者可斩首示众。”

  “好,念在他们几人是初犯,此次便杖责五十予以惩戒。”张墨下了定论道:“若有再犯,严惩不贷,张楠现在就地行刑。”

  “喏。”张楠立即督促左右开始将这几名犯错的士卒摁在地上,拔掉裤子开打。

  五十军棍下去,这几人的屁股已经开花,惨叫声也从最初的高昂变得微弱起来,待行刑完毕后,张墨才对几位村民说道:“诸位对在下如此处理可否满意?”

  几位村民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把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一样,随后张墨还给他们赔了一些五铢钱并让王艮派人护送他们回村去。

  待几位村民走后,张墨才对王艮说道:“此伍长记为战死,找个地方先安葬下去,若是能凯旋而归,他的妻儿家小均要妥善安排。”

  “喏。”王艮这才对张墨有些服气,立即着手去安排人将死去的伍长抬走。

  张墨这一手软硬都有,使得所有东州军官和士卒都有了敬畏之心,但不至于憎恨他。

  随后张墨又安排张楠给这几名犯错了的士卒擦了草药,这才让大军继续开拔。

  ……

  蜀郡,江原县,一行人策马狂奔进入县城当中,领头的便是此次益州动乱的始作俑者赵韪。

  入得城之后,赵韪径直赶往府衙所在,县令早早就在门口候着,赵韪一行人一到,县令便点头哈腰的迎着他们进去。

  进了府衙里面,县令如仆人般在前方带路,里面早就已经设好筵席,赵韪放眼一看,坐在席上的都是州中大姓子弟,谯家、张家等都派人来此。

  赵韪当仁不让的坐在主位上,左右便站立在他身后,就连县令也在一旁候着不敢坐下。

  “键为郡与广汉郡均被我说动,愿顺应天命,一同除掉逆贼刘璋。”赵韪举杯说道。“待我将蜀郡策反以后,刘璋小儿便是瓮中之鳖,插翅难逃了,请诸位共饮一杯,为我等所谋大计即将成功而庆贺。”

  “我谯家以赵大人为马首是瞻!”

  “我张家也一样。”

  ……

  在场的大姓子弟纷纷表态,赵韪的脸上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道:“待我进驻成都之后,再与诸位共饮,诸位的恩情赵某定会铭记于心。”

  众人都兴奋的举杯一饮而尽,赵韪开始同在场的人客套寒暄,一番应酬下来,赵韪的脸上已是红彤彤一片,此时有人从外面闯进来,赵韪一看是他的亲信,当即放行,这人来到赵韪身边附在赵韪的耳边轻语了一番后,赵韪当即仰天大笑道:“天助我也,蜀郡太守已经答应为我内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