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寒门士子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六章 边让之死

寒门士子传 连天向 2007 2019.08.13 23:18

  匡亭之战,以袁术败退为结果,张墨也没想到曹操能以弱势兵力撼动实力雄厚的袁术。

  只不过这会陶谦又开始跳出来,趁机侵蚀兖州,他联合下邳的阙宣攻下了华县和费县,夺取任城,一副来势汹汹的模样。

  张墨随曹操回兖州时,传来了一个噩耗,他的父亲在搬家途中被陶谦部下劫财杀害。

  听闻消息的曹操当即晕厥,在左右推宫过血将他救醒以后,曹操拔剑就斩掉案几咬牙切齿的发誓道:“不杀陶谦枉为人子!”

  就在曹操厉兵秣马准备东征徐州时,原九江太守边让,乃是兖州陈留人,与北海相孔融齐名,乃是后辈士人的精神领袖,他公然发表针对曹操的言论,且言语中多次冒犯曹操。

  于是曹操派张墨前去劝说边让不要与他为敌,否则曹操决心处置边让,以儆效尤。

  张墨带着崇敬的心情去拜访边让,第一次,递了名片,但是边让不予接收,门童直接把张墨的名片给扔了。

  若不是张墨拦着,王艮差点拔剑把门童劈了,第二次递名片的时候,张墨请边让的朋友陈宫帮忙,边让这才接了张墨的名片。

  只不过进去以后,边让并没有给张墨见面的机会,只让下人带着张墨在大厅候了半天时间,随后便打发了张墨。

  饶是张墨耐心好也被边让这番操作弄得有些窝火,强忍心中怒火的张墨第三次去边让家,带了陈宫一起去,这一次边让主动出门迎接。

  “公台兄来此,真是令我倍感荣幸呐。”边让直接无视了一旁的张墨拉着陈宫的手说道:“你不是曹贼派来的说客吧?”

  这番话说得陈宫也是尴尬不已,讪讪地说道:“文礼多虑了,此次我是陪客,一切以张将军为主。”说完之后陈宫让开位置,边让这才拿正眼看张墨。

  俗话说‘泥人还有三分火气’,更何况像张墨这样手握兵权的将领,即使先前张墨自认为是‘太学生’身份,对边让有些崇拜,也在边让的两次无礼对待中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打心底里的恼火。

  边让和张墨两人对视了一会儿,陈宫见气氛尴尬立即从中调和道:“张墨将军战绩斐然,曾在长安城中刺杀董贼余孽,外号‘书生将军’,文礼你还不请他进屋一叙?”

  有陈宫从中斡旋,边让也不再发作,当即露出一抹僵硬的笑容道:“进来说话吧,曹贼此番打败袁公实乃是天下之不幸呐。”

  无论怎样,张墨和陈宫听到边让的话都是眉头大皱,不过两人均未发表其他意见。

  进屋后,边让命人端上茶水,陈宫坐左上首,张墨则坐在陈宫对面。

  边让斜眼看着张墨道:“听闻你是会稽郡太学生,那为何与曹贼为伍,而不去为朝廷效力?”

  对于边让的一再羞辱和轻视,张墨此时彻底的爆发了,当即朗声回应道:“我身为太学生自当为朝廷效力,那像先生这般坐在这里不管百姓疾苦,曹公好坏与否我不予置评,但在董贼祸乱朝纲之时,多少自称‘英雄豪杰’之流聚集兵马,但真正出兵攻打董贼的又有几人?”

  “先生的学问做得很高深,写文章的水平也是所有人都公认的好,但是学生斗胆请问先生,你可曾真正的看过那些受苦的百姓?可知他们为何会如此艰苦?”

  “自董贼祸乱朝纲后,各地人马纷纷自立门户,割据一方,他们互相攻伐,争抢地盘,我从益州出来到长安城时看到的只有遍地白骨与饿到易子而食的百姓,这一切都源于乱世,而非某个人之错,我等要做的就是顺天命而为,但不可空谈误国。”

  张墨说完这番长篇大论以后,自觉良好,可是边让却听得七窍生烟,当即拍着案几指着张墨的鼻子骂道:“曹贼乃是阉赘遗丑,你口中所言之乱,正起于阉人。”

  “宦官也有好坏,正如读书人也有无耻败类。”张墨不以为然的反驳道:“曹公祖父曹腾在宫中用事三十年,未有显著过失,且能举荐贤能,朝廷之乱与他有何干系?”

  边让挥了挥手道:“强词夺理,你给我滚出去。”

  一旁的陈宫连忙拦住边让道:“何须如此,伯端你快给文礼道歉。”

  听到陈宫的话,张墨当即起身笑道:“若天下能靠边让先生的文章得以平定,我今日便滚出去,否则我就要堂堂正正的走出去。”

  边让指着张墨说不出话来,他有满腹的文章学识却不能在此刻化为言语来反驳张墨,当即面色通红的指着张墨喝道:“竖子无礼!”

  陈宫略责备的看着张墨,他觉得张墨拉上他来边让家是一个坑,这会儿他只能含泪填坑。

  张墨大步走出边让的宅院,同时也暗舒了一口气,边让的名气极大,虽然满腹经纶,但身上的书生气太重,做事过于偏激,再加上周围人的吹捧,这会儿的边让似乎有些忘乎所以。

  于是张墨在向曹操汇报的时候,毫无保留的把在边让家里的遭遇告诉了曹操,听完张墨的话以后,曹操的眼中闪过一丝厉色,当即叫来曹洪低声在他耳边吩咐了一番后,曹洪便领命离去。

  张墨并不知道曹操要对边让做什么,他和曹操闲聊了一会儿后便自行告退。

  翌日清晨,张墨正盘膝打坐修炼时,门外就传来王艮的声音:“大事不妙呐,将军。”

  张墨立即活动了一下筋骨,洗漱一番后出来,正好看见急的在原地团团转的王艮。

  一看到张墨从房间里出来,王艮就跳过来抓着张墨的手背道:“你闯了大祸了。”

  张墨有些发懵的问道:“什么大祸,我这几天也没做什么啊。”

  王艮凑到张墨耳边说道:“昨日曹公派人将边让全家都杀了,这会儿那帮读书人悉数将你与曹公视为仇人,都欲将你先杀了,说你进谗言污蔑边让在先,曹公痛下杀手在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