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寒门士子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烟波行

寒门士子传 连天向 2005 2019.07.22 23:41

  张墨扶着面无表情的张梁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原本面无表情的张梁忽然抑制不住的颤抖起来,眼中露出畏惧的神色,最后又趋于平静道:“没什么,为了一名女子想不开便跳河了。”

  孟馨在一旁听了之后,嗤之以鼻道:“你张梁会为了一个女子就要死要活的?”

  “你怎么如此说话。”张墨有些责怪的对孟馨说道:“梁兄想必也是遇到心动的女子才会如此。”

  张梁继续沉默不语,孟馨脸色一红也不再多说,毕竟这会儿张梁的情绪还不是特别稳定,再说过分的话也有些不妥当。

  因为体谅张梁的心情,张墨特地安排了两名士卒跟在张梁身边,他担心张梁一时想不开会跳河自尽。

  幸好,渡河仅仅是一顿饭工夫便结束了,张梁也终于恢复了些许精神,他看到张墨指挥着两屯人马,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之色。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张梁不无感慨道,他没想到张墨这会儿已经是官至都护将军,挂着益州兵曹从事的职位,怎么说也算是略有成就,回想起自己回到荆州后的种种遭遇,张梁又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因为先前就递了拜帖给刘表,有了刘表的首肯回复,张墨在荆州地界也没有太大的阻碍。

  武陵郡的郡守在得知张墨入境以后,立即派人迎接张墨进城。

  张墨进城后第一时间就给张梁找郎中医治内伤,再去赴郡守的宴会。

  按理说,一个郡守也没有必要对张墨这种外来人如此客气,张墨也是心里犯嘀咕,王艮还提议张墨多带些人赴宴以防备对方使诈。

  张墨虽然心中疑惑,但也不想就此落了下乘,只带了张楠等几名亲兵随行而已,其余人都驻扎在城外候着。

  武陵郡郡守的宴会是十分丰盛,肥美的羊肉在火上炙烤,软嫩的鹿肉在案几上摆着,香醇的美酒由漂亮的侍女端上,尽显地主之谊。

  作陪的也都是武陵郡内有名有姓的人物,一个个都对张墨‘和颜悦色’的模样,更是令张墨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酒酣耳热之际,武陵郡郡守忽然举杯对坐在左上首的张墨说道:“张将军年纪轻轻便官居要职,又是益州牧麾下的勇将,此番招待将军也是我家大人的意思,他想要将军赴襄阳一聚。”

  “承蒙大人厚爱,张墨愧不敢当。”张墨客套的回应着,到目前为止他还是弄不清楚武陵郡这伙人地目的是什么。

  “不过。”武陵郡郡守忽然放下酒杯长叹一声道:“前些日子郡中出现一名飞贼,外号‘烟波行’,此人来去无踪,专偷郡中大户,已经有许多人被烟波行偷得家产不保,本官曾几次派人抓捕都是空手而归,反而激怒了烟波行,现如今这烟波行放话要将城中所有商贾大户悉数偷尽,听闻将军在益州牧麾下勇猛异常,曾擒杀卢夫人,又挫败赵韪叛乱,不知将军可否为我等……不,为武陵郡百姓除去烟波行这等祸害!”

  “这个……。”张墨犹豫了一会儿,倒不是他不想出手,而是他是有任务在身,实在不怎么愿意分心去抓飞贼,再者说这飞贼只偷商贾大户,于普通百姓无碍,张墨也不怎么想管。

  武陵郡郡守看到张墨犹豫的模样,当即双手一拍道:“来人把礼物抬上来。”

  立即有力士从左右抬出几大箱子的金子,武陵郡郡守笑吟吟地对张墨说道:“本官自然不会让将军白忙一趟,若是将军肯帮忙,这些黄金便做定金,无论事成与否这些金子都赠予将军当做盘缠,若是事成擒住飞贼,本官会代表武陵郡百姓奉上粮食以表心意。”

  张墨点头应承道:“在下勉力一试,望能为武陵郡除一害。”

  都说财帛动人心,张墨原本是想拒绝武陵郡郡守的请求,可是他这又是黄金又是粮食的,张墨还真找不出理由来拒绝他,毕竟底下有两屯人马要养活,没点资本还真不行。

  “好,张将军果然是爽快之人。”武陵郡郡守指着右下方的一名消瘦的家伙说道:“这位是胡华,他是烟波行的下一个目标,张将军可守株待兔在胡华的府中埋伏,便可将烟波行抓住,以绝后患。”

  顺着武陵郡郡守所指的方向,张墨看到了一名愁眉苦脸的中年人,这人长得干干巴巴,一副穷酸相,偏偏身上穿着上好的绸缎料子,腰间挂着品质极佳的玉佩,在看到张墨的目光转向他以后,胡华一咧嘴,露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既然酒宴地目的已经达成,张墨也不和武陵郡郡守多盘桓,让张楠带着几名亲兵将金子搬走,同时把胡华叫了过来道:“今晚我会派人去你家里埋伏,还请你带我去你家看看。”

  胡华唉声叹息道:“多谢将军。”

  张墨让其中一名亲兵去通知王艮派人来取金子,他则带着张楠上胡华家看看地形。

  一路无话,张墨被胡华带着来到位于北城的衙署区附近宅院,门口有石兽守门,进去有影壁,随后有回廊,内里的装潢十分精致,玉石铺设的地面让张墨都有些吃惊。

  胡华坐在客厅里对张墨介绍他的宅子:“我这宅子也就三个部分,前面是仆人住的,中间这片是我和夫人还有孩子住,我住东边的厢房,最后面的院子是家中老人休养的地方。”

  结构虽然简单,但是胜在面积大,虽然胡华没有说明他的宝物放在哪里,但是张墨推断胡华会将珍贵之物放在他的书房或者卧室。

  因为胡华一直情绪不高,张墨便有些好奇的问道:“胡兄似乎忧心忡忡,难道在下并不能让胡兄安心?”

  “哎,小人只是害怕。”胡华长叹一口气道:“前一家被偷的是我的好友,他说那烟波行根本不是人,而是鬼魅,可以从地里冒出来,擅长五行之术,非我等凡人可以抗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