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寒门士子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卢夫人

寒门士子传 连天向 2533 2019.06.16 23:00

  张梁把他所知晓的情报一一的说给张墨和孟馨听,随后和张墨约定明天一起去琼台仙谷。

  一夜无话,翌日清晨张墨精神饱满的被孟馨拖着去琼台仙谷。

  当然还有风度翩翩的张梁,这会儿的张梁长剑挂在腰间,香囊佩戴身上,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贵气,张墨看得是啧啧称奇:“梁兄当真是人中龙凤。”

  “墨兄弟过誉。”张梁嘴上谦卑,心里却是满意至极:“你我快些去山门口占个位置,据说今日的第一道测试就要淘汰一大半的人。”

  整个张家岙村是一阵鸡飞狗跳,这些江湖人士三五成群,熙熙攘攘的往琼台仙谷赶去,场面颇为壮观。

  走了大约几里地便能看到一道山门,门楹上有一副对子,左边为‘仙凡本无界, 只在心上分。’右边是‘问道千般愿, 意诚百道通。’横批‘仙路缈缈’。

  这字写得仙风道骨,飘逸洒脱,令张墨看得心生敬畏,张梁在一旁解说道:“此字乃是葛仙师亲笔所写。”

  在山门附近最为显眼的是一群服饰统一的年轻人,这些人占据着山门,阻拦着其他人进入其中。

  张梁低声对张墨解说道:“这伙人来自巴蜀,名为五斗米道,实为米贼,大都与黄巾相似。”

  “黄巾贼?”张墨听到这伙人的来历以后,心中警兆大生,他毕竟是圣人门生,一心想要治国齐家平天下,为朝廷效力,对于黄巾军自然没有太多好感,不过这会儿黄巾军已经基本覆灭,仅有部分残余的一些势力还龟缩在一域。

  这帮五斗米道进退有度,颇有军中风范,寻常的江湖人士上前去硬闯都被狠揍一顿,丢在一旁动弹不得。

  “你们也太霸道了,凭什么不让我们进去?”

  “葛仙师的传承又不是你们的。”

  一众江湖人士都叫骂不已,偏偏他们实力不济,却又奈何不了这伙五斗米道人。

  孟馨正要上前硬闯时,张墨伸手拉住了她的衣角道:“再等等,这伙人如此嚣张行事,必会引来祸患。”

  原本打算动手的孟馨被张墨一劝,当即也暂时退回一旁,张梁将这一幕收入眼中,露出一抹玩味的神色。

  “诸位借过。”人群里挤过一名身形高大的老者,面容刚毅,老者前面有一名年轻人,细皮嫩肉,看着就是一副公子哥模样。

  其他江湖人士都露出不满的神色,唯有一些老江湖看到老者的气势低头不语。

  而张墨在看到老者以后,眼中一震,心中暗道:是无影剑史阿。

  与此同时,也有两人分别从这群江湖人士中挤了出来,一位便是有情有义的江东虞翻,另一位便是神秘的墨者墨诚。

  在这几人之后,人群中还钻出一个光头,此人生得一副异域模样,身穿百衲衣,手持锡杖,托钵而行,被他挤开的江湖人士都能闻到一股淡淡的檀香味。

  这几人除了光头之外,张墨都认识,虽然史阿等人不一定还记得张墨,但是张墨心里还是有些激动。

  一旁的张梁看到张墨的神色,当即凑上前问道:“你认识他们?”

  “嗯,那老者是无影剑史阿,跟随他身边的是……。”张墨仔细的介绍了一遍,听完之后张梁眼中露出一抹钦佩的神色,诚心的说道:“小弟先前还是低估了兄长。”

  虞翻的名号张梁也听过,那可是江东四大族之一虞氏,至于无影剑史阿可是有官家身份的江湖人,墨诚虽然声名不显,但是一个墨者身份也让张梁敬畏不已。

  能认识这三位地位高,自身实力不俗的人物,张墨本身又岂会差到哪里?张梁心中结交张墨的心思更加的坚定。

  这几人的出现让五斗米道人也变得有些紧张起来,不过史阿他们还没有任何举动,就有一道清越的女声传来:“史将军、虞公子请进,奴家不便露面,还望恕罪。”

  一众江湖人士听到这道女声,一个个露出色授魂与的模样,他们都能在脑中想象声音主人有多漂亮,进而将心中的怒火消减了大半。

  史阿大步向前,跟随他身边的年轻人也昂首阔步,五斗米道的人纷纷退开,让出一条大道,两人就这样进去,虞翻也信步而入。

  待这三人进去以后,五斗米道的人也重新排好阵仗,拦住山门。

  史阿他们一走,众人便把目光放到墨诚和那光头身上,他们想看看这两人有何方法进得山门。

  “身进心不静,心静身不进。”光头双手合十,念叨了一句后,就地盘膝坐下,似乎有打算坐在原地不再进去。

  张墨有些好奇的打量了一眼光头,发现他的头上有九个疤痕,在脑中搜索了一会儿所读之书,当即轻叹道:“桑门教。”

  孟馨歪着头问道:“这大光头是桑门教的?”

  “嗯,他应该是桑门教的和尚。”张墨点头确认道:“永平七年,朝廷曾派使者去西域求法,在永平十年西域派使者送来经书,于洛阳造寺庙,名为白马寺,才有了桑门教。”

  一旁的张梁颇为赞叹的说道:“墨兄学识渊博,在下自愧不如。”

  张墨摇头叹息道:“论学识,我不敢自夸,此生若能见郑公一面,足以。”

  “郑公之学,浩瀚如海。”张梁也露出向往之色道。“若能得见,聆听郑公教诲,此生无憾。”

  张墨和张梁两位读书人说的郑公之事,孟馨听得一头雾水,当即有些不满的挪了一下位置,‘不小心’踩到张墨的脚趾头。

  啊。张墨痛得惊呼一声,不过这时墨诚已经跨步上前,其他人也没有心情去关注张墨。

  “汝等鬼卒还是速速退开。”墨诚取下背后的阔剑傲然说道:“治头大祭酒还不出来一见吗?”

  “咯咯,阁下熟知我教之事,看来也并非平庸之辈。”先前的女声继续传来。“这山门你可以进去了。”

  五斗米教的鬼卒当即让开一条小道,不过墨诚不为所动,长剑往前一探如苍龙出海般左右拍击。

  一众鬼卒在墨诚的剑下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幸好墨诚都是用剑身抽击,这些鬼卒只是被拍伤而已。

  看着这些鬼卒躺在地上痛呼,周围的江湖人士都默默的后退几步,墨诚的实力让他们畏惧不已。

  墨诚的阔剑指着一道绝美的背影,看这身段婀娜多姿,令人心生怜爱之意,使得墨诚心里也有些疑惑:“你就是治头大祭酒?”

  女子转身媚笑道:“奴家可不是什么治头大祭酒,以阁下的身手定然不是无名之辈,还请告知奴家名号,奴家定会‘好生感激’阁下的。”

  这女子的容貌一下子让所有人都屏住了呼***致的五官,看模样年方二八,略施肥黛以后透着一丝丝的魅惑,就连张墨都看呆住了一阵。

  只不过孟馨很快就善意的‘掐’了张墨手臂,让张墨痛得是龇牙咧嘴,再也没有沉迷女子的容貌。

  墨诚呆滞了一会儿,突然想到了什么,嘴角微微上翘道:“没想到威震汉中的卢夫人竟也会来此。”

  原本还欣喜于众人被自己美貌迷惑的卢夫人此时地表情像是被硬塞了一嘴苍蝇般难受,被人喊破身份倒不算什么,最主要的是被揭穿了年龄,这是一个女人不能忍受的。

  卢夫人的眸中闪过一道杀机,只是墨诚自身实力强大,在这里卢夫人还奈何不了他。

  “何人在此喧哗!”如雷般的声音响起,一名九尺大汉从山门走出,高声喝道:“若有无端喧哗者,直接淘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