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寒门士子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寒门士子传

连天向

  • 武侠

    类型
  • 2019.06.10上架
  • 26.06

    连载(字)

82位书友共同开启《寒门士子传》的武侠之旅

执事虹鳟不是三文鱼 见习blzwang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老范酒垆

寒门士子传 连天向 6257 2019.06.09 22:21

  会稽郡辖下章安县,章安县地貌以低山、丘陵为主,四面环山,气候宜人,风景靓丽,人杰地灵,境内有一仙鹤镇。

  适逢董卓进京祸乱朝纲,在仙鹤镇的一处名叫‘琼台仙谷’的山上,有一位得道的葛仙师,将要羽化登仙,所以广告天下打算选一个资质上佳者为他的衣钵传人,于是天下人震动,蜂拥而至仙鹤镇。

  ……

  烈日灼人,酷暑难当。

  仙鹤镇上的老范酒垆,老范正有些郁闷的看着面前四张胡桌和十六条胡凳,嘴上抱怨道:“那个大胡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货色,这些东西就卖了我好几吊五铢钱。”一说到这里,老范就想起那天大胡子来到他店里的情形,大胡子穿着五彩斑斓的衣服,浑身散发着一股羊骚味,操着一口不太流利的官话对他说:“朋友嘛,远方来的客人想到你这里喝一碗酒。”

  就这样,老范给大胡子端上一盘子卤牛肉和一壶上等的好酒,这大胡子跪坐在席子上喝完酒,吃了肉,付了钱的时候,大胡子给老范提了一个建议。

  就是这个建议,让老范花了三吊五铢钱买了四张胡桌和十六条胡凳。

  为此,老范还被他那家那个‘母老虎’孙氏狠狠的训了一通,而且好几天都没让老范碰她。

  看着店外的热浪逼人,老范的眉头就皱得厉害,有些犯愁的自言自语道:“这样下去可如何是好哦,天灾人祸,这店怕是要开不下去了。”

  “你个懒货,就知道在店里躲懒。”店外响起一声女高音,伴随着沉重的脚步声,老范一听暗叫不好,是他家那位‘母老虎’孙氏来了,当即跳起来要往后厨跑。

  “你敢跑,晚上就不要想着碰我。”老范原本动作很快,几乎已经将身体钻进后厨了,可是一听到孙氏这句话,当即低眉顺眼的垂着头走出来,装怂道:“夫人,其实我……。”

  这老范话还没说完,孙氏便伸手拧住老范的耳朵,同时手上用力一旋转,老范便如杀猪般喊了起来:“我知错了,夫人快松手,耳朵要掉了。”

  孙氏一听到老范的叫声,手上立即松了几分,毕竟也是多年夫妻,她还不至于做得太出格,当即凑到老范耳边说道:“快些去准备,张乡佐说有大人物要到仙鹤镇来。”

  “好勒,我这就去准备些上档次的好菜。”老范身体一扭,肥胖的身躯灵活的钻进后厨。

  孙氏有些无奈的看着老范钻进后厨,她忽然想起张乡佐对她说大人物要来的时候,神色有些慌张,心里莫名的紧张起来。

  “老板娘。”一个算不得难听的声音响起,门口来了一位穿着洗得泛白袍服的年轻人,不过这年轻人身上的袍服虽然寒酸,但是却打理得一丝不苟,干净清爽,腰间鼓鼓囊囊的应该是塞了什么东西。

  这年轻人约莫二十岁左右,乌黑的头发束在一起,用巾布包裹住发髻在前额翘起,国字脸,颧骨高耸,天庭饱满,一双丹凤眼特别有神,咋看之下面相颇具威严,但是实际上他却是老范酒垆唯一的伙计张墨。

  孙氏看到他,立即双手叉腰,开始训话:“好你个张墨,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晚?我看你是不想吃饭了。”

  “咕……。”孙氏话音刚落,张墨的肚子就很配合的发出一道悠长的响声,张墨的脸腾一下红了,嘴角动了一下,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解释。

  孙氏一看张墨窘迫的模样,心中也是一软,伸手就掐住张墨的胳膊把他拽进来,对后厨喊道:“当家的,给张墨弄点米饭垫垫肚子,一会儿还要他跑堂,饿晕了可没人端菜送茶。”

  张墨有些感激的看了一眼孙氏,安安静静的坐在老范新买的胡凳上,随后从怀里掏出一份竹简,如饥似渴的开始阅读上面的文字。

  一旁的孙氏看到这一幕,无言的轻叹了一口气,张墨是寒门士子,所谓寒门士子就是上代有知识基础但是并没有留下政治资本给后代的读书人。

  张墨父亲这一代没落到快要把传承都断了那种,张墨的父亲便只能做个镇上的私塾先生勉强糊口,因为战乱纷起,日子过得更加拮据的张墨这会儿也只能给老范酒垆当个跑堂伙计赚点钱补贴家用。

  这些事情孙氏是清楚的,毕竟都是同一个镇上的乡亲,只不过黄巾之乱后,官路闭塞,乱世之中底层的寒门士子基本上已经没有上升渠道了。

  因此张墨这样用力读书,在旁人看来不过是做无用功而已,周围人也对张墨也多了几分同情。

  老范从后厨端出一碗黄米饭,上面还配了一些野菜,他用那宽厚的手掌拍了拍张墨的肩膀道:“先吃饱饭,再看书吧。”

  “谢谢范叔。”张墨将手中的竹简卷好放进怀里,然后端起黄米饭开始狼吞虎咽,他也是饿坏了,这个时候也没客气,用最快的速度把碗里的黄米饭吃得一干二净。

  老范见张墨吃完饭,当即把碗筷收起来道:“待会你写一些新菜牌挂上去。”

  老范最崇拜能读会写的文化人,所以他对张墨的态度也算不错,再加上张墨无偿教老范儿子读书,老范一家人对张墨总体感觉是相当不错。

  张墨提笔在巴掌大的圆木片上一口气写下老范要求增加的四道菜“脍鱼片、切肝、甘脆泡瓜、煎鱼。”字体整齐规范,不过一旁的老范和孙氏看得是云里雾里,毕竟他们两个都不识字。

  “这是脍鱼片,就是范叔你说的生切鱼片。”张墨拿起圆木片依次递给老范解释道。“这是白灼猪肝,甘脆泡瓜和豆豉煎鱼。”

  老范有些紧张的看着孙氏道:“夫人记住了吗?”

  孙氏一把就夺过菜牌,依次挂在柜子上,有些狡黠的说道:“我只要记住客人点的是什么就好,我认不认识字不重要。”

  “夫人英明。”老范竖起大拇指夸赞道,随后一溜烟跑回后厨去了。

  张墨将笔墨收起来之后,门外便响起一阵清越的马蹄声,还伴随着车轱辘声,显然是有马车过来。

  此刻的街道上,一辆华丽的马车不疾不徐的往老范酒家赶来,在马车前方一名身形消瘦的男子正骑着高头大马带路。

  骑马的消瘦男子正是仙鹤镇的张乡佐,‘乡佐’乃是乡里‘啬夫’的副手,负责征缴税收,在乡里也算权势极大的人物了,乡佐并非朝廷正式官职,大都是由本地人担任。

  孙氏和张乡佐是老相识了,这会儿早就在门口候着,看到张乡佐翻身下马便凑上前低声问道:“张大人,这次来的是?”

  “虞家的人来了。”张乡佐低声的回应道,同时吩咐了孙氏一句:“管好嘴巴,别乱说话,好生伺候着便是。”

  两人也是一个照面后便分开,张墨识趣的牵着张乡佐胯下的西域良驹拴到一边去。

  车夫将马车停在老范酒垆的门口,随后跳下来掀开帘子,从马车上下来一位头戴进贤冠,身穿红色曲裾禅衣,腰佩长剑的年轻男子,此人面色刚毅,浓眉大眼,长相虽然平常,但是目光中却自有一股不怒自威的神色。

  此人姓虞名翻,字仲翔,是江东四大家族中虞氏子弟,而且他还是虞氏子弟中的翘楚,不但经学造诣颇高,且精通医术,更有一身不俗的武艺,可以说是文武全才。

  张乡佐站在一旁,像是一名随从般说道:“功曹大人里边请。”虞翻此时在会稽太守王朗麾下任功曹,所以张乡佐才如此称呼。

  虞翻对张乡佐点头回应道:“有劳张兄了。”

  听到虞翻和张乡佐的对话,张乡佐心中暗叹,虽然是江东大世家子弟,但是虞翻待人处事没有丝毫的倨傲之心,实属难得。

  虞翻一进屋就看着店里的四张胡桌和十六条胡凳发呆,孙氏一见这情形,立即对张墨喊道:“去把那块上好的席子拿出来,莫要怠慢了虞公子。”

  席地而坐,乃是此时世家大族等上流阶层的习惯,所以虞翻一开始才会看着店里的胡凳发愣。

  张墨满头大汗的搬出一方席子,倒不是说席子有多重,而是在仓库里翻找席子又要去擦拭一遍,匆忙之中才会出汗。

  张墨耐心的铺好席子,然后在席子上放下两张案几,这才松了一口气,而看到张墨忙前忙后,汗水湿透褐色的衣衫,虞翻轻拍了一下张墨的肩膀道:“辛苦这位小兄弟了。”

  张墨连连摆手道:“应该的,应该的。”虽然知晓虞翻是表面上的客气,可是张墨心里还是有些感动,毕竟对方的态度十分诚恳,且没有任何的虚伪。

  虞翻挺直后背跪坐在席子上道:“来一瓶梅瓜汁解解渴。”

  梅瓜汁,一种以乌梅为基底,加入蜂蜜和姜汁煮沸后澄清再冷却的甜饮,在炎热的天气,若是有条件的世家可用储存在冰窖里的冰块来冰镇梅瓜汁,风味又会更上一层楼。

  张墨立即去后厨去盛梅瓜汁,同时心里也在嘀咕:堂堂功曹怎么会来仙鹤镇?

  功曹全称功曹从事,在太守麾下主人事选拔,可以说是郡中十分有权力的文官属官。

  而一般县里面是没有功曹,是州郡才有的官职,熟读各类书籍的张墨对此也是十分清楚。

  张墨端过来一樽梅瓜汁,同时还有两只圆形的木制漆酒杯,随后张墨替张乡佐和虞翻一人盛了一杯梅瓜汁便退回后厨了。

  虞翻和张乡佐两人沉默的喝着梅瓜汁,虞翻没有发话,张乡佐也不好出声说话。

  关于这一次虞翻的来意,张乡佐虽然没听虞翻说过,不过心中也有所猜测,虞翻大概是为了葛仙师的传承。

  葛仙师在仙鹤镇的黄帝祭坛炼丹修道,附近的村民若有病痛,只要求上门葛仙师都会施以援手,所以仙鹤镇的人都知道在黄帝祭坛附近有位葛仙师。

  原本葛仙师一直炼丹修道,顺便以自身精湛的医术救济附近百姓,可是就在前些日子,位于琼台谷的黄帝祭坛上有光芒直冲云霄,经久不衰,随后就传出葛仙师要挑选传人的消息。

  于是引起了大批江湖人士同朝廷的关注,当然因为这时候官道闭塞,朝廷里知道的人并不多,且知晓的都以江东地区出身的官员派系为主。

  张乡佐心中对于虞翻的做法是有些不可置否,毕竟在他眼里,乱世之中钱和权力最为重要。

  片刻后,马蹄声如闷雷般响起,三名身穿皮甲的人疾驰而来,在看到老范酒垆挂在外面的幡子后,瞬息停在门口,马蹄因为急停而高高扬起。

  为首的那位面色微黑,眼中闪着一抹凶光,腰间斜跨着环首刀,一进屋就扯着嗓子喊道:“店家,先来一瓮好酒,给弟兄们润润嗓子。”

  瓮是用来装酒用的器具,一般人来酒垆喝酒都用樽来盛酒,需要的时候用勺从樽中舀出来喝,这人一来就要一瓮酒,颇有几分卖弄的意味。

  孙氏眉头微皱,虽然心中有些不愿意,但是还是冲后厨喊话:“张墨出来搬一瓮酒给新来的客人。”

  为首的黑脸汉子听到孙氏喊话,顿时眼睛一亮,露出一抹猥亵的笑容凑上去道:“哟,这乡野之地,竟然也有如此姿色的老板娘,来,来,来,陪哥哥我好好喝一杯。”在他身后两名身穿皮甲的彪形大汉凶神恶煞的守在门口。

  刚刚从后厨走出来的张墨看到这一幕,立即握紧了拳头,可是一看对方的身形和腰间挂的环首刀,心中又有些害怕。

  张乡佐也露出一抹怒容,这黑脸汉子在他的地盘上如此猖狂,让他有些恼火,奈何张乡佐并不会功夫,所以这会儿也只能坐着干瞪眼。

  黑脸汉子瞥了一眼张乡佐,发现张乡佐坐着不动以后,顿时发出一声轻蔑的嗤笑,随后便伸手去抓孙氏的手腕。

  “阁下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行事,怕是有些不妥吧。”虞翻放下手中的杯子沉稳的说道。“且就此收手吧。”

  “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公子哥,出身富贵之家,不知百姓之苦。”黑脸汉子听到虞翻的话以后,立即调转身体,大步上前,走到虞翻面前,居高临下道:“我等在外面为郡中百姓厮杀,这会儿找个姑娘来乐呵一下,你难道还要管吗?”

  说话间,黑脸汉子已经将腰间的环首刀抽了出来,一旁刚松了一口气的张墨在看到黑脸汉子环首刀的刀柄上结的一层厚厚血痂时,脸色被吓得发白。

  虞翻依旧没有任何过多的反应,只是静静的看着黑脸汉子,一旁的张乡佐倒是忍不住跳起来指着黑脸汉子喝道:“你可知我是谁?”

  “哦,你是谁啊?”黑脸汉子狞笑着用环首刀拍了拍张乡佐的脸庞道:“俺还真没兴趣知道,不过你应该认识俺手中的东西吧?”

  被环首刀拍着脸庞的张乡佐脸色瞬间就变得通红,他平日里在仙鹤镇收取税赋,上哪儿不是被人吹捧,何曾受过如此侮辱,当即就指着黑脸汉子骂道:“竖子无礼!”

  黑脸汉子听到张乡佐的话,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我现在就更无礼给你看看。”言毕,黑脸汉子抬脚就踹向张乡佐的胸口。

  就在这个时候虞翻侧身往黑脸汉子的胯下一顶,黑脸汉子当即便被撞翻在地。

  黑脸汉子想要从地面爬起来的时候,一抹剑光闪现,虞翻手腕一口,长剑的剑尖就顶在黑脸汉子的喉结上。

  感受到剑尖顶在皮肤上传来的刺痛感,黑脸汉子当即换了一副嘴脸,陪着笑脸道:“公子饶命,是小人一时莽撞了,还望公子放过小人。”

  啊,啊。

  与此同时,门口这会儿突然传来两声惨叫,一名头戴斗笠,身穿褐色短衣短裤,脚穿一双草鞋,背上背一柄阔剑的精壮汉子闯了进来。

  而黑脸汉子的两名同伙此时已经躺在地上哀嚎不已。

  这名精壮汉子取下斗笠,露出一副黝黑的面容,身上的筋肉扎实,脚上的腿毛已经磨光,若单凭穿着和外观来看,此人应该是一名庄稼汉,但是刚才他出手伤人,且背上又背着兵器,似乎又不是如此。

  精壮汉子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黑脸汉子,随后径直走向附近的胡桌,大马金刀的坐在胡凳上,沉声道:“店家来一杯清水。”

  虞翻收回长剑,看了一眼刚进来的精壮汉子有些疑惑的问道:“阁下可是墨家弟子?在下江东虞翻。”墨家自从墨子之后经历过一段时间的巅峰后又消失于江湖当中,现如今已经鲜有听闻。

  精壮汉子的穿着打扮和行事风格像极了一名自律的墨者,因此虞翻才有此一问。

  “这人就是墨者?”听到虞翻的话,张墨也小心翼翼的打量了一眼精壮汉子,露出一抹好奇的神色。

  精壮汉子回头看了一眼虞翻,淡淡的回应道:“在下墨诚,山野之人何来墨者之说。”

  黑脸汉子趁着虞翻和墨诚说话的工夫跑到外面看到同他一起来的两名随从手腕骨折,当即恼羞成怒的拔出环首刀冲向墨诚,嘴里叫嚷道:“贼人受死。”

  墨诚眉头一跳,眸中闪过一丝狠厉之色,起身抽出背在身后的阔剑,挥动阔剑拍击在黑脸汉子的环首刀之上。

  当。

  一声震响过后,黑脸汉子手中的环首刀‘当啷’一声落地,他的虎口上布满血迹,手掌因承受了巨力而兀自颤抖不止,墨诚这一击竟然将黑脸汉子的虎口震裂。

  “你们本是阴阳皇帝许昌麾下,因兵败溃散而流落至此,期间曾劫掠过路商贾和沿路村民,适才给尔等一番教训,若是再不醒悟,休怪我无情!”墨诚面色一沉,伸手握住阔剑的剑柄缓缓说道。

  黑脸汉子听到墨诚如数家珍般的说出他们的来历以及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当即扶着另外两人默不作声的离开,他们只不过是阴阳皇帝许昌麾下的小角色,本身也没有什么实力,这会儿在老范酒垆接连吃瘪,心里也明白葛仙师的浑水不好趟,所以知趣的离开。

  在黑脸汉子离开后,老范酒垆陷入了沉默当中,官道上马蹄声再次响起,两匹西域良驹一前一后疾驰而来,在前方的乃是一位须发花白的老者,骑着一匹枣红色大宛马,跟在他身后的则是一名眉清目秀的年轻人,骑着一匹纯白色西域良驹。

  须发花白的老者看到老范酒垆的招牌幡子在风中飘扬,当即勒住马缰绳道:“盾儿,我们且在前方酒垆休息一会儿。”

  尘土飞扬中,张墨早早的出来候在店门口替老者和年轻人将马拴好,须发皆白的老者和年轻人腰间都配着一柄古朴的长剑,身上穿着上好绸缎料子做成的袍服。

  老者身上带着一股不可言喻的威严,脸上两道法令纹极深,嘴唇薄,配合着他头上戴着的鹖冠,望之令人徒生畏惧之心。

  须发皆白的老者一进门,看到面前的胡桌和胡凳,眉头就皱得厉害,不过他看到虞翻跪坐的席子以后,立即朝虞翻走了过去。

  跟在老者身后的年轻人立即从怀里掏出一串五铢钱扔在虞翻的桌子上道:“你们两个把位置让出来,这五铢钱就归你们了。”

  张乡佐看着面前的一窜五铢钱,脸色有些难看,他好歹也算仙鹤镇里的‘大人物’,先前有流寇羞辱他,这会儿又跳出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拿一串五铢钱让他让座,区区一窜五铢钱张乡佐还真没放在眼里。

  虞翻伸手拨开桌上的五铢钱道:“如果两位想一起坐我欢迎,但是让位置不行。”

  年轻人还想说话的时候,须发皆白的老者拦住他,在虞翻的对面坐了下来道:“虞歆还好吗?”

  “家父已仙逝。”虞翻听到须发皆白的老者说出他父亲的名字,但是他却又不认识对方,当即心中惊疑不定的问道:“不知前辈是?”

  须发皆白的老者露出一抹追忆的神色道:“我与你父亲有过几面之缘,适才看你面容与他有几分神似,故有此一问。”

  跟在老者身旁的年轻人也趁此机会跪坐在一旁,虞翻细看了一眼须发皆白老者腰间的佩剑,一时间也琢磨不出老者的身份,虞翻虽然偶尔在江湖厮混,但是毕竟还是以庙堂上的事业为主。

  须发皆白的老者也没有点东西,只是静静的坐着,整个店里的气氛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宁静当中。

  这一份宁静再次被打破是因为酒垆外又来了两位客人,同样是一老一少,一名后背佝偻的老太和穿着五颜六色服饰的少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