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寒门士子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沾衣十八跌

寒门士子传 连天向 2022 2019.06.28 23:52

  一股清凉的气息从百会穴灌入,张墨只觉得整个人沐浴在一种奇妙的状态当中,葛鸿传授给他的《金液丹经》中第三篇有些晦涩难懂部分,竟在这一刻瞬间领悟。

  即使优大师松开手掌,张墨依旧沉浸在这种奇妙的感觉中无法自拔。

  良久,张墨只觉得体内丹田再次风起云涌,浑身仿佛有使不完的劲,抑制不住的仰天长啸一声后便彻底醒来,同时也明白先前优大师是给他传功。

  只是这时已经是晚上,几个时辰弹指一挥间过去,天上繁星点点,旁边生着一堆篝火,优大师正盘膝坐在篝火旁和张梁讲道,孟馨也裹着一张毯子在一旁听着。

  优大师看到张墨醒来,当即露出一抹笑容道:“你果然颇具慧根,传道有缘人,他果然看得透彻。”

  “弟子有一事不明。”张墨对着优大师拜下,随后起身问道:“修炼以何为主?”

  优大师凝视张墨,微微一笑道:“从我空门来说,慧根最为关键,若无慧根,彼岸无门。”

  “弟子明白了。”张墨对着优大师又是拱手施礼道:“我还想知道,师尊你的尊讳?”

  “吾名优波离,来自天霜国。”优波离的眼神有些放空道:“来大汉为传教,度化有缘人。”

  张墨有些为难的说道:“师尊是桑门之人,那弟子是否也要一同入桑门?”

  优波离摇了摇头道:“你尘缘未了,此时出家也斩不断俗世羁绊,若要修行,何必在意出不出家呢?”

  听到不用出家,张墨也暗松一口气,随即又有些好奇的问道:“那弟子是不是要跟着师尊去信什么神?”

  优波离依旧摇了摇头道:“佛祖涅槃前曾言,以前有佛,现在有佛,以后也有佛,依照佛经来说,这世上没有神,因为违反了‘缘起’的规律,佛也不承认有真的神。”

  一旁的孟馨突然插嘴道:“既然你们不信神,又说要度人解脱,那如何解脱呢?”

  优波离双手合十道:“我有一样宝可使你脱离苦海,是为佛宝,那是佛祖留下来的真言,依照真言修炼可得大自在,脱离俗世烦恼,证得菩提。”

  一直没有说话的张梁,忽然起身跪在优波离面前道:“我想要拜您为师,学得脱离苦海之道。”

  优波离并没有扶起张梁,而是站起身来,朗声说道:“我念一篇‘摩柯般若波罗蜜法’,尔等须静心聆听,如是我闻:一时……即非菩萨。”

  一章念完,张墨三人都默然不语,对于优波离所念的佛教经典,三人都有些发懵,不过张墨却是最先领会大致意思的人,其次是张梁,最后孟馨依旧苦苦不能勘破其中的意味。

  优波离将三人的表现尽收眼底,当即对张墨说道:“你来说说,这一段讲得是什么?”

  张墨有种老师讲课抽到他的感觉,当即正襟危坐道:“此段说得是佛在给弟子说法,教授弟子如何降服心中杂念的方法。”

  “对,就是这一个意思。”张梁有些抓耳挠腮的附和道:“这段话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优波离笑而不语,看着孟馨问道:“孟施主有何感想?”

  “我只觉得这段话里有大道理,但是我感受不到。”孟馨有些丧气的说道。“可能我没有慧根吧。”

  优波离盘膝坐下道:“佛曾说众生都有机会成佛,你不必自轻,佛经最怕的不是看不懂,而是看懂了却不去修炼,就好似你知晓心中的欲念,但却不加以克制,最终于修炼也一无所成。”

  优波离的话让张墨和张梁听得面红耳赤,他们两个都是想着把经书的意思看懂,自然也不曾想过修炼的问题。

  “夜了,诸位先休息吧。”优波离看了一眼夜色道:“明日我会教你们一道身法,名为沾衣十八跌,望尔等早些起来。”

  张墨替孟馨铺好干草之后,便守在孟馨旁边睡去,这一日赶来他也是身心疲惫,还没来得及试试《金液丹经》第三篇的力量提升便趴着睡着。

  次日清晨,张墨还没醒来时就听到地面传来阵阵颤动,张梁正被优波离不停的摔在地上,跌得满头大汗,但是脸上却是兴奋不已。

  张墨扶着孟馨吃了点早饭以后便看着张梁和优波离在他们面前演练‘沾衣十八跌’,这门工夫更像是一种摔跤技法,颇有几分西域特色。

  无论张梁以何种方式靠近优波离,他都能被优波离单手摔倒在地,有时候即使张梁绕到优波离身后,也能被优波离摔反手摔在地上。

  看似平平无奇,但是孟馨却看出了几分端倪,有些讶异的说道:“优大师的下盘极为稳固,同时他的身法极为灵活,配合上这门功法,啧啧,即使是明心也难以招架吧,不过我们若是习练的话,短时间内是达不到这样效果的。”

  啊哟,张梁终于躺在地上不再起来,但是他的脸上露出一副满足的笑容,能学到如此神奇的武功,自然是甘之如饴。

  优波离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对孟馨说道:“你对武功的见解十分独到,老衲会和张墨对练,你可以仔细看看,好领悟其中要领。”

  张墨有些害怕被摔,当即有些畏畏缩缩的站了起来,优波离眉头微皱道:“学武功最要紧的是吃苦,修炼大道最关键的也是吃苦,若是吃不得常人难以忍受的苦,你就学不会任何武功。”

  听到优波离的话,张墨也挺起胸膛,怪叫一声冲向优波离,只不过刚一靠近优波离,张墨就觉得天旋地转,被一股柔和的力量托着摔在地上。

  优波离看着躺在地上的张墨道:“光有力量,但却不会使用,遇到真正的高手,你撑不过三招。”

  张墨咬牙从地上爬起来,再次冲向优波离,只不过这一次依旧是莫名其妙的被摔在地上,张墨甚至都看不到优波离是怎么出手的。

  接着,张墨再爬起来,他开始绕着优波离转圈,观察优波离的步伐和站姿,寻找机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