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寒门士子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三章 赌约

寒门士子传 连天向 2025 2019.08.10 23:40

  于夫罗和张燕不咸不淡地喝了半个时辰,谈了一些无关痛痒的事情后,于夫罗颇为自觉的告退离开。

  于夫罗离开以后,左右问张燕道:“为何将军要与匈奴人联手?”

  张燕轻笑一声道:“于夫罗不过是被匈奴人逐出草原的败家之犬而已,联合他只不过想让他安分一些罢了。”

  左右听完,立即默然不语,只听得帐外有黑山军士卒禀报:“将军,有位名叫张墨的故人说要见你。”

  “哦,张墨?”张燕眉头紧皱,在脑中思索了一会儿道:“带进来吧。”

  随后帐外亲兵便带了一名穿着白色长袍的年轻人,但见此人头戴纶巾容貌伟正,面上无须,身形挺拔,走起路来龙行虎步,目光炯炯有神,见到张燕后拱手道:“在下张墨见过将军。”

  张燕骤然其实,喝道:“大胆狂徒,竟然冒充我的故人,你可知罪?”

  面对咄咄逼人的张燕,张墨并没有丝毫慌张,而是针锋相对的回应道:“今日一见如故,将军与我不是成了‘故人’,何来冒充一说?”

  听到张墨的‘歪理’张燕不由哈哈大笑道:“好小子,算你说服我了,现在你可以说说你的来意了。”

  “在下听闻将军想要攻打兖州曹操,特来此劝说将军。”张墨刚说完头一句话,张燕便警戒地把手按在腰间的弯刀上,张墨见状笑着说道:“将军无须惊慌,现如今我身在将军军营中,又岂敢做出对将军不利之事?”

  张墨的这番话让张燕的左右亲随也都暗松了一口气,张燕虽然放松了心情,但还是声色俱厉的说道:“如此说来,你是为那袁绍做说客来了,来人呐把他拉出去斩了。”

  帐外的士卒听到张燕的传唤,立即提着兵器冲了进来将张墨团团围住。

  “我听说张燕将军乃是光明磊落的汉子,可惜今日一见竟然如此气量狭小,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张墨摇头叹息道:“罢了,你推我出去砍头吧。”

  张燕看到张墨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的畏惧,反而露出一抹蔑视的神情,当即挥手对冲进营帐的士卒道:“你们都先出去吧。”一众士卒听命退了出去。

  “将军果然如传闻一般是一位真英雄。”张墨笑着拍了张燕一记马屁,张燕虽然不爽张墨之前对他的轻视,可是这一记马屁还是拍得他心里很舒服,当即不可置否的哼了一声,对张墨说道:“你说说为何要我不攻打袁绍那厮,说不出令我满意的话,照样还是要砍了你祭旗。”

  “首先我要纠正将军一点,我并非为袁绍说话,想那袁绍四世三公,袁氏的门生故吏遍布天下,他何曾正眼看过我等贫寒之士?”张墨负手而立,侃侃而谈道:“我今日是为曹公来做说客的,同时也为了将军你自己。”

  “哈哈,是的,袁绍眼睛长到额头上,从来不拿正眼看我们。”张燕听到张墨说袁绍的不是,当即有种找到知音的感觉,也随着张墨一道骂了起来:“这一次我就要让他拿正眼瞧瞧咱,不过这曹操也是袁绍部下,打他不就是打袁绍咯。”

  “袁绍与曹公就如将军与之袁术,怎可说曹公是袁绍部下?还是说将军自认为是袁术之部下?”张墨反驳张燕道:“将军可曾听闻青州黄巾,现如今他们已经悉数归降曹公。”

  张燕这才大吃一惊道:“什么,他们都归降了曹操!”

  “千真万确,此事将军可以派人去求证。”张墨十分诚恳的说道:“将军与袁术、公孙瓒之流合作,但是将军心里应该明白此二人并非易于之辈,难道将军觉得他们二人在得了兖州之后会分给你吗?”

  “这……。”张燕有些尴尬的摸着鼻子不说话,袁术他们确实是有说过,得胜之后分一部分地盘给他,可是这会儿张燕被张墨一提醒,立即觉得袁术他们好像是给他画大饼而已,真得了兖州他们也不会让出分毫。

  虽然张墨说得在理,但是张燕也还有他的坚持:“你说的是很有道理,可是我已经答应了袁术他们一同出兵,此时若是反悔岂不是成了言而无信的小人?”

  似乎早料到张燕会有此一举,张墨不慌不忙的说道:“将军无须担心背负骂名,在下有一计可保将军英名不损。”

  “哦,说来听听。”张燕既然已经被说动,这会自然也有兴趣听张墨说他的计谋。

  “在下在来之前就听闻将军轻功盖世,一身功夫已然无人能敌。”张墨又先拍了一记马屁,然后才说他的想法:“在下不才,想要和将军比一比功夫,打一个赌,若是能侥幸胜出,还望将军恪守约定,不参与对曹公之战。”

  “这个……。”张燕原以为张墨会说出一个好办法,可是这会儿张墨提出要比试功夫,他顿觉有些为难,总不能让他放水装败吧,于是张燕有些为难的说道:“此计似乎有些不妥呐。”

  “打打杀杀怕是要伤了和气,确实有些不妥。”张墨立即接话道:“不如换一个比试,将军轻功一流,那么在下想与将军用轻功比比谁能爬城墙爬得更高。”

  张燕犹豫了一下,在看到张墨眼中那么怀疑的眼光以后,立即拍板决定道:“好,既然如此那就比试爬城墙,我如果输了就不攻打曹操,你输了此事便作罢。”

  这会儿张燕也没说要砍张墨的头,他对张墨也有几分敬重起来,单枪匹马来谈判还能说服他,不但张燕敬佩就连张燕的左右亲随也都暗中佩服张墨。

  但是所有人都为张墨可惜,就连张燕也是暗叹张墨的莽撞,想他张燕名字里带有‘燕’字,本身就因为身轻如燕才会被叫做燕,对于自身的轻功张燕是十分自信的,他觉得张墨能爬个两人多高城墙都费劲,张燕的左右亲随更是觉得张墨是自作聪明,因为他们都曾亲眼见识过张燕的轻功,整个可以用身轻如燕来形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