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寒门士子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物是人非

寒门士子传 连天向 2001 2019.07.12 23:49

  战争是残酷的,江湖争斗是血腥的,张墨已经有些适应这种场面了,刘璋在众人的簇拥下来到卢夫人面前,在看到张墨已经制住卢夫人以后便哈哈大笑道:“有人说看到张墨和贱妇一起进了府,我便带人来看看,现在看来我这一次是来对了,张墨你当真是我的福将。”

  卢夫人见到刘璋后心灰意冷道:“我愿赌服输,还请季玉念在你父的脸面放几个孩子一条生路。”

  卢夫人的话不但没有起任何作用,反倒惹怒了刘璋,在听到卢夫人提及刘焉后,刘璋面色狰狞的说道:“把他们全杀了!”

  那些鬼帅早就已经是强弩之末,顷刻间就被杀了个精光,连同卢夫人的几个孩子,看到这一幕的卢夫人立即红了眼睛,瞪着刘璋道:“竖子,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说完以后,卢夫人将脖颈往前一伸,任由张墨的短剑割断了她的咽喉,临死的时候还拿眼睛瞪着刘璋。

  看到卢夫人瞪着眼睛盯着自己,刘璋心里也犯怵,当即抽出随身的佩剑对着卢夫人的尸身又攮了几剑才罢休。

  张墨有些无奈的看着这一幕,他并不想杀卢夫人,而且张墨以为刘璋也仅仅是想将卢夫人拘禁或者驱逐而已,可是事实上刘璋对卢夫人是恨意滔天,颇有不死不休的意味。

  “张墨,此次你擒住贱妇使得这些逆贼不敢用全力,当记首功。”刘璋发泄完以后,收起长剑对张墨说道:“我会立即上表朝廷擢你为灭寂将军,其余人尽有封赏!”

  “谢大人。”所有人听到刘璋的话以后都兴奋不已,唯有张墨闷闷不乐。

  书上都说‘一将功成万骨枯’,张墨在读书的时候并没有太多感触,可是这会儿看着卢夫人府邸那些躺在地上失去生命的鬼卒和鬼帅,张墨的体会便深刻起来。

  待刘璋走后,张楠他们纷纷上来祝贺张墨高升,灭寂将军尽管是杂号将军,但在杂号将军下还有镇军、别部司马、牙门将军、偏将军、裨将、门下督等武官官衔,相对于张楠他们来说,张墨无异于一步登天。

  张墨与张楠等人寒暄了一番后便独自回府,接连三天张墨都没有出门,丹丹也知道张墨心情不好,尽量不去打扰他。

  就这样在卢夫人被杀之后,张鲁那边也很快得到消息,而刘璋的动作比张鲁更快,他派庞羲带兵去攻打张鲁,庞羲是在卢夫人死后第二日便开拔赶赴关中。

  这些消息都是张楠前来拜会张墨时透露的,张墨倒没有太多的心思去理会这些,这些日子他都在参悟《金液丹经》,奋力修炼,同时也修炼于吉留给他的《太平青领书》,两本秘籍结合起来,张墨的收获也很大,而且还解决了一些修炼上的问题。

  因为《金液丹经》是一本纯粹的道家功法,没有其他多余的解释,而《太平青领书》更像是一本道家修炼的百科全书,里面记载了道家修炼的等级,以及在各等级能施展的一些神通和神通的修炼法门。

  就如张墨这会儿,其实刚刚迈过道家修炼的第一道门槛:筑基,所谓筑基便是打好基础,是一切道家功法的起源,就如武功中也有筑基一说,这一道门槛若是能跨过去便不再是门外汉,且能拥有一些常人无法匹敌的力量。

  待到第二步便是炼精化气,张墨这会儿是刚开始能运用体内的气外放,在内家功夫高手的眼里便是内劲外放,两者颇有异曲同工之妙,但道家所修炼得来的气会越来越壮大,绝非是内家功夫能比拟的。

  都说山中无岁月,修炼道家心法最容易让人忘记时间,张墨沉浸在两门秘籍中已经好几个月时间了,这期间他几乎都是闭门不出,谢绝外客。

  这可苦了丹丹,天天守着张墨的门口,就想早点和张墨洞房好给张墨添一个一儿半女的,奈何张墨修炼到物我两忘的境界,根本没有心思考虑男女私情的事情,每日除了吃饭和丹丹见上三面,其余时间都闭关修炼。

  弄得丹丹都想在张墨的饭菜里下点迷药,把张墨给迷晕,再把事情给办了。

  这一日,丹丹又给张墨送午饭,正当她端着饭菜路过走廊时,有一道身影突然从天而降,落在丹丹的面前,吓得丹丹惊叫不已。

  嗡!

  就在这时,一道剑鸣声响起,张墨手持短剑冲房间内冲了出来,正看到一道消瘦的身影背对着他。

  “我辛辛苦苦找你,没想到你却已经娶了妻子。”这道身影抑制不住的颤抖道:“张墨,你这个负心汉!”

  “馨儿,你听我说。”张墨连忙收起短剑上前解释道:“我和丹丹是这样的……。”随后张墨耗费了半个时辰把他被掳到绵竹城的事情说到他现在官封灭寂将军为止。

  听完张墨的话,孟馨心中的气也消了大半,可是一直没有出声的丹丹却有些不高兴了,嘟着嘴说道:“你们两个眉来眼去的当我不存在吗?若是嫌弃俺在这里碍眼,俺现在就走。”

  丹丹装作要走的样子,而孟馨则拿眼睛看着张墨,面对两个女人的目光,张墨有些难以招架,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置。

  “哼!”两女同时从鼻孔哼出一道气,张墨的不作为同时得罪了孟馨和丹丹两人。

  正烦恼的张墨看着孟馨忽然想起张梁,当即岔开话题问道:“张梁兄弟现在可还在寨子里?还有优波离大师呢?”

  “大师已经回洛阳了,他让我转告你:有缘再见时便会见到,处处皆可修行,若是有大烦恼时,可诵念经文,自有度法。”孟馨有些伤感的说道。“张梁说要回荆州看看,他托我给你带句话,有时间一定要去荆州找他。”

  “大师乃是世外高人,我等难以企及。”张墨长叹一口气道:“这俗世中喜怒哀乐如何舍弃,我是不明也不愿舍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