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寒门士子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探云手张梁

寒门士子传 连天向 2634 2019.06.15 22:00

  张梁一亮出名号,周围的江湖人士立即围上前来,有老江湖便对周遭的人卖弄江湖资历道:“探云手张梁,是荆州张氏的子弟,掌法十分了得,施展时据说能拨云见日。”

  听到老江湖的介绍,张梁更加的得意,他有些肆意的对孟馨说道:“我看小娘子是从外地赶来,如若不弃,哥哥我愿意照顾你一下。”

  周围人的江湖人士哄然大笑,他们都用好奇的眼光看着张墨,想看看张墨会如何应对张梁。

  张墨十分淡然的走上前对张梁说道:“张兄是荆州张氏子弟,若是打打杀杀未免有失大族风范,不如你我打个赌,既不伤和气,又能分出高下,如何?”

  原本张梁想凭着手上的功夫欺负一下张墨,顺带调戏一下孟馨,不过张墨‘大族风范’的高帽子一戴,让张梁有些飘飘然起来,当下不假思索的答应道:“好,你说说怎么个赌法,赌注是什么?”

  张梁一答应,张墨便在心中暗松了一口气,要是真和张梁对战,可是一点胜算都没有,不过既然张梁已经答应对赌,张墨便已经先胜了一小步。

  “就赌我能不能用市面价格买到草鞋和绳子。”张墨朗声说道。“我若输了,给你磕头认错,你若输了,给我赔礼道歉便可。”

  听完张墨的赌法和赌注,周围的江湖人士一下子就炸了锅,大都以看傻子的目光看着张墨。

  张梁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张墨,随后高声说道:“我荆州张氏子弟岂能做出不公之事,我若输了,也是一样给你磕头认错。”

  在张梁的心中,张墨是必败无疑,这个时候落井下石对他自己的形象不利,所以这会必须把姿态调高,才能赢得众人的好评。

  果不其然,周围的江湖人士纷纷叫好,大赞张梁此举有仁义之风,些许老江湖也看透不说破,静观事态发展。

  “那我现在就去买草鞋和绳索,请诸位随我来。”张墨信心满满的朝张家岙村的村中心位置走去,孟馨也一言不发的跟着张墨,探云手张梁自然是紧跟张墨,若是不盯着张墨,谁知道他会不会用什么手段弄来草鞋和绳索。

  其余围观的江湖人士也一起随行,他们更想看得是一个热闹,无论谁输谁赢。

  一路过来,张墨是驾轻就熟,对张家岙村十分熟悉的模样,沿路过去还有一些匆匆而过的村民看到张墨便停顿下来同他打招呼。

  看到张家岙村的村民对张墨如此敬重,张梁心中微感不妙,就连随行的江湖人士也觉得颇为奇怪,为何张墨在张家岙村会受到敬重?

  当张墨在张家岙村长家门口停下来的时候,张梁和随行看热闹的江湖人士立即变得紧张起来,他们依旧不相信张墨能买到草鞋和绳索,因为这会儿连预定都排不上号。

  张墨有节奏地扣动了村长家的门环,随后门吱呀一声打开,一名精壮的中年男子打开大门,在看到张墨以后,立即拉着张墨的手带他进屋。

  村长搓着手说道:“今年的赋税还没到时候吧?”村长老实憨厚的脸上透着一丝狡黠,他瞄了一眼张墨身后的女子和张梁等人,心中也明白了几分。

  张墨岂会不知村长的意思,当即负手而立道:“去年张乡佐来的时候,你家里的口赋和徭役可是我给你算得,不知道村长还记得吗?”

  一提到去年的口赋和徭役,村长就浑身一震,当即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道:“那是小张公子照顾俺家,俺岂会不知分寸?”

  “我这次来也没有别的要求。”张墨也不和村长啰嗦开门见山道:“就是想向你买两双草鞋和两根绳索。”

  “这个……。”村长听到张墨要买草鞋,当即有些犹豫,随后村长咬牙答应道:“好,既然小张公子开口了,俺就是抢也要抢来。”

  跟在张墨身后偷听的张梁当即跳出来说道:“抢来的不算。”

  村长白了张梁一眼对张墨说道:“请小张公子在这里等一会儿,俺去房里拿给你。”

  听到村长的话,张梁脸色一变,有些尴尬的退到一旁。

  约莫一盏茶的功夫,村长取出一个布包递给张墨道:“东西都在里面了。”

  张墨接过布包,当着张梁的面打开道:“张兄可以检查一下东西。”同时张墨递给村长一贯五铢钱,村长推辞了一番还是接了下来。

  看着张墨手中的布包,张梁的脸色有些发白,周围的江湖人士也颇为惊讶的看着张墨,因为他们都离得远,所以也没有听清楚张墨和村长的对话,即使张梁也没有听明白,因此他们只看到张墨和村长说了几句话,村长就回房取东西出来。

  “此人实力不俗,看来是隐藏了实力。”有一些‘老江湖’对张墨如此评价,博得周遭部分人的认同,但也有些人觉得此中必有蹊跷。

  “好了。”张墨收起布包递给孟馨,随后对张梁道:“胜负已定,张兄可是承认?”

  张梁嘴唇哆嗦了一下,脸色变化了一番,最终长叹一口气道:“我输了,君子一言,快马一鞭,我张梁在此给你磕头。”

  张梁掀开袍子,正准备闭眼下跪时,张墨伸手扶住了他朗声道:“张梁兄一诺千金,对赌之事不过是玩笑而已,论实力我远不及你,此事就此作罢。”

  “我……。”张梁原本打算跪地磕头以后就拔剑自刎,以此了结他被羞辱之事,没想到张墨不但不用他跪地磕头,还自认不如,这让张梁浑身都开始哆嗦,激动的说道:“我探云手张梁在此立誓,日后谁若要对张墨兄弟不利,就是对我不利!”

  这番话说得斩钉截铁,同时张梁取下腰间的玉佩递给张墨道:“此乃小弟的随身信物,送给兄长留个纪念。”

  同时张梁还将他的剑鞘送给张墨,也让张墨的短剑有了一把不太合身的剑鞘。

  围观的江湖人士看向张墨的眼神已经全然不同,佩服中又带点敬畏,张墨的手段让他们见识到除去武力外的另一种搏斗方式。

  以武力征服,不能使人完全归心,而张墨却让张梁输得心服口服,还对他感激不尽。

  见没有其他热闹可看,围观的江湖人士也自顾自散开,待众人散尽以后,张梁并未离去。

  张墨见张梁没有离去,知道他定然有话要说,当即带着他和孟馨去了村长的家里,所谓一事不烦二主,村长倒也客气,没有丝毫的不耐,端茶送水伺候个不停。

  “你们应该是要参与葛仙师的传承争夺。”张梁面色凝重的说道。“据说这一次葛仙师让他的大弟子明心监督传承争夺之事,明心此人实力深不可测,传闻他对仙师的传承也觊觎已久。”

  孟馨听完之后有些摸不着头脑的问道:“明心既然是葛仙师的大弟子,为何他还要争夺传承?”

  “非也,非也。”张梁神色怡然的解释道:“明心是大弟子,但并非葛仙师的衣钵弟子,葛仙师这样的仙人一生只会有一名衣钵弟子,这衣钵弟子将会得到葛仙师的最精髓的传承,可以断言若是衣钵弟子能顺利得到传承,日后必将成为另一位‘葛仙师’。”

  孟馨有些发懵道:“你说得我不太明白。”

  “明天便是开始选拔衣钵弟子的日子。”张梁信心十足的说道。“墨兄可不要懈怠,到时候所有人都会成为你的对手,会有一批人死在路上。”

  一听衣钵弟子传承如此危险,张墨就心生退意,他也不想要什么传承,只想早点陪孟馨将千手鬼婆的尸身送回益州了事。

  “我会带着他上山。”孟馨拍着张墨的肩膀道。“这点山路难不倒我。”

  张墨刚想说话,孟馨拍在他肩膀上的手骤然用力,瞬间把他后半句话给捏回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