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寒门士子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落于下风

寒门士子传 连天向 1806 2019.07.24 23:53

  “我想你房中定然是藏有那飞贼给你的财物。”张墨气定神闲的看着账房说道:“胡兄可派人去搜一搜便知。”

  胡华当即用眼神暗示底下人去搜账房住的地方,约莫一盏茶的工夫,果然在账房的房间内搜出一堆珍宝。

  “你竟然勾结外人,枉我如此厚待于你。”胡华伸手就从一旁的士卒腰间抽出环首刀,一刀就捅向被制住的账房。

  熟料到这账房突然暴起,手腕一弹就挣开了压制他的东州兵,同时伸手捏住胡华手里的环首刀,往里一扯,胡华手中的环首刀便顺势脱落,随后账房趁机握住环首刀,就势抹向胡华的脖颈。

  叮。在一旁的张墨当即出手,用短剑挡开了账房的环首刀,再将胡华拉到他的身后,周围的东州兵也立即将账房团团围住。

  “书生将军张墨,果然不是泛泛之辈。”账房的声音忽然变成女声,她凝视张墨道:“今日不是相聚之时,改日再会。”

  账房说完之后,往地面扔了一颗如鸡蛋般大小的黑色火雷子,地面立即响起一阵霹雳声,伴随着一阵浓郁的烟雾四下散开。

  张墨当即闭了眼睛,用意识去锁定账房的位置,随之追了过去,其余人都被这股浓郁的烟雾熏得左右不分,互相撞在一起。

  账房本以为用火雷子能轻松逃脱,她没想到的是张墨竟然能一直锁定她的位置,紧追不舍。

  “此人功力深厚,倘若被追上了就不好脱身了。”账房有些焦急的加快了速度,试图以轻身功夫来拉开她与张墨的距离。

  张墨虽然先前在祠堂那边消耗颇多,但是这会儿追一个飞贼的力气还是绰绰有余,更何况这烟波行似乎不是一人,刚才账房突然口吐女声,更是让张墨好奇不已。

  两人一逃一追,竟然凭借两双脚出了城,出城之后账房的速度明显下降,而张墨反而越追越勇,这是因为张墨的心法乃是道家上乘的呼吸吐纳之法,只要运用的好,便可以快速恢复体内的气,颇有一种生生不息的感觉。

  此时的账房额头已经密布汗珠,她有些懊恼的伸手在脸上一扯,竟然在脸上扯下一块人皮下来,露出一张白皙而绝美的脸庞。

  账房伸手从腰间一摸,抽出一根五尺软剑恶狠狠的说道:“你奶奶的,不跑了,这跑腿将军这么能追,老娘和他拼了。”

  张墨终于在官道附近看到账房倚靠在一颗大树下休息,当下也暗松了一口气,几个跨越就来到账房的面前。

  “你是女人?”张墨看到账房的面貌有些难以置信,但看账房的衣服还没换,只不过脸已经变成绝美女子模样。“装神弄鬼,滥杀无辜,今日我便替武陵郡百姓除去你这祸害。”

  若是旁人看到账房这绝美的脸庞说不得要怜香惜玉一番,不过张墨一想到原本的账房可能被杀,而且胡华的宅院被杀,当即就有些厌恶的抽出短剑往账房的胸口刺了过去。

  呛啷。一声金铁交接的声响过后,张墨发觉对方的软剑如蛇般缠住他的短剑,而且软剑的剑尖还能随之游动往他的面门刺来。

  “撒开。”张墨低喝一声,将体内的气灌注到短剑上,立即将缠绕在他短剑上的软剑荡开。

  假账房露出一抹骇然的神色道:“真气外放。”

  张墨并没有理会假账房的惊讶,手中的短剑顺势撩向假账房那白皙的脖颈,没有丝毫的犹豫。

  哧!

  张墨的短剑停在假账房的脖颈上不再往前,因为假账房瞪着眼睛看张墨,并不反抗。

  张墨并没有将短剑收回,而是有些恼怒的问道:“你为什么不躲开?”

  假账房苦笑一声道:“我爹爹说过,遇到真气外放的高手,不要逞强,认输还能死得痛快一些。”

  “我可以不杀你。”张墨手腕一抖,手中的短剑化为短棍一般迅速的拍在假账房的握剑的手上,卸掉了假账房手中的长剑。“但是你得回答我几个问题。”

  虽然先前张墨在心里告诉自己要下狠心为民除害,可是面对假账房那绝美的脸庞,他却怎么也下不了手。

  假账房如释重负的回答道:“你问吧。”

  假账房的态度让张墨有些怀疑,这会儿她不应该视死如归的抗争一番才答应吗?

  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张墨还是决定先审问一番:“你是不是烟波行?胡华的财物和珍宝你都弄哪里去了?”

  “是,也不是。”假账房懒洋洋的说道:“我叫吴潇,什么烟波行,飞贼,都是那些大坏蛋给我取得外号,至于胡老鬼的那些东西,你猜啊。”

  张墨手腕一抖,短剑立即削掉吴潇的一缕头发:“你猜我会不会用这短剑削掉你的脑袋?”

  吴潇有些害怕的看着张墨说道:“胡老鬼的东西当然还在他的家里,你以为我一个人能搬走那么多没用的玩意吗?”

  “你把胡华的账房杀了吗?”张墨还是忍不住问真账房的下落。“我觉得你们应该不是一个人。”

  “那色鬼看见我就已经没了脑子。”吴潇不屑的说道。“我把他绑了扔在小巷里,至于我有几个人,嘻嘻,你猜啊。”

  张墨突然心生警兆,后方的破空声响起,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张墨就觉察到后背被一枚细针没入,当即伤口开始发麻,这针上定是淬了毒。“我们的确不是一个人。”张墨只觉得眼前有些模糊,他想调动体内的气来压制后背的毒扩散,奈何一运气,这都扩散的更厉害,当即两眼一翻白就晕了过去。

  吴潇摸了摸脖颈上的伤痕,当即气得用脚去踢已经昏迷了的张墨。

  “好了,潇潇。”刚才出手偷袭张墨的人开口阻拦吴潇道:“再怎么说他也是和那些昏官不同,你怎可如此对他?”

  吴潇当即跑到这人的面前,抓着她的胳膊摇起来道:“姐姐,要不我们绑了这书生将军,让他的部下用金子来赎回他,这样我们就能大赚一笔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