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寒门士子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取舍

寒门士子传 连天向 2152 2019.06.13 22:00

  俗话说‘泥人也有三分火’张墨被孟馨这样拖着心中自然是又羞又怒,他对孟馨还夹杂着一丝别样的情绪,这让张墨更加受不了被孟馨如此对待。

  于是张墨翻转身体,用力朝着孟馨的手腕一脚踹了过去。

  哎哟,孟馨痛呼一声,当即松开张墨的脚踝,随后蹲在地上便开始呜呜抽泣起来。

  一听到孟馨的哭声,张墨就有些慌了手脚,他有些手足无措的走到孟馨的身边,犹豫了许久也没敢用手去碰孟馨,想要说些安慰的话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呜呜,孟馨一把就抱住张墨,把眼泪都蹭在张墨的衣服上,这一抱让张墨面红耳赤,有些难以自持,但是他凭借读书人那股倔强,硬生生把孟馨推开道:“馨儿,你想做什么我都陪你去。”

  明明刚才可以脱离孟馨的‘虎口’,这会儿却又不忍心丢下孟馨一个人,“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张墨在心中不断的安慰自己。

  孟馨泪眼婆娑的对张墨说道:“婆婆刚才让我一个人先走,但是我不放心她,想回庙里看看。”

  “可是你打得过那个刺客吗?”张墨心有余悸的问道。“你婆婆功力深厚,应该不会有事的。”

  孟馨当即掐着张墨的腰间软肉,用力一扭道:“我就知道你们汉人说话不可靠,刚才说要陪我去,现在又变卦了。”

  一听到孟馨的话,张墨立即血往脑上涌,当即拍胸脯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大不了我和你一起死在那刺客的剑下。”

  豪言壮语并不能让张墨胆气更壮,但在靠近龙王庙时,一股浓郁的血腥味从里面飘出了,张墨的双腿开始有些发软。

  “婆婆。”孟馨也顾不得其他,当即窜进庙里,张墨阻拦不及,犹豫了一下也跟随其后。

  龙王庙内,一片狼藉。

  刺客荆离不知所踪,在巴蜀地区声名显赫的千手鬼婆孟清殒命于此,她仰躺在地,双手还呈现向前伸的姿态,胸口有一道剑伤,双目怒睁,嘴角又隐含一丝笑容,这模样让张墨看得有些毛骨悚然。

  孟馨立即扑向孟清的尸身,刚刚平复的心情又激动起来,嚎哭了一声,便因为气血攻心晕了过去。

  这一变故让张墨有些猝不及防,他立即上前扶起孟馨,伸手就往孟馨的人中掐去,只是掐了好一会儿也没见孟馨有任何反应。

  “这该如何是好。”张墨喟然长叹道:“我若是丢下馨儿一人在此,怕是有违圣人教诲。”

  言毕,张墨抱起孟馨放到一旁的干草上,随后他又开始着手处理千手鬼婆孟清的尸身。

  “婆婆你安息吧,我会照顾好孟馨的。”张墨强忍着心中的恐惧伸手去抹千手鬼婆孟清的眼皮,这个过程倒是十分顺利,千手鬼婆孟清的眼皮一下子就合上了。

  但是千手鬼婆孟清临死前伸出来的双手却僵硬在半空,任凭张墨使出吃奶的力气也无法将千手鬼婆孟清的手摁下去。

  忙活了一阵以后,千手鬼婆孟清的手依然半举着,但是张墨的畏惧之心大减,于是他决定先在旁边挖一个坑,暂时不理会千手鬼婆孟清那半举着的双手,正所谓入土为安,即便先前千手鬼婆再有瓜葛,此时张墨也不忍心让千手鬼婆孟清就这样曝尸在外。

  可是挖坑需要锄头,张墨把龙王庙翻遍也没有找到,扫把和簸箕倒是有一把,既然找到扫地的工具,张墨便开始在庙里打扫那些散落在地面的暗器免得待会搬动千手鬼婆尸身的时候被地上散落的暗器给扎到脚底。

  呛啷。扫把应声而断,张墨发现地面有一柄闪着寒光的青铜短剑,此剑的剑身上有菱形格纹,两边剑锋上有黄色包边,扫把被切断的部分切口平整光滑。

  “这把短剑如此锋利,用来挖坑应当不错。”张墨当即用扫把拨开短剑旁边的暗器,扯下身上的碎布包着短剑的剑柄将短剑捡起来。

  张墨从自己的头上扯下一根头发道:“古人云,吹毛短发,吹毛我不想试,断发倒可以。”说完之后,张墨左手将短剑的剑刃朝上,右手将头发悬在剑刃上放下,任由头发掉落在剑刃上。

  “断了。”细长的头发竟然真的被短剑一分为二,张墨心中骇然。

  有了这柄短剑以后,张墨对于挖坑的事情信心十足,在打扫完地上的暗器后,张墨便在庙旁边选了一个较为湿软的地方借着月光开挖。

  这短剑虽然不长,但是极为锋利,张墨一剑下去只觉得地面像是豆腐一样脆嫩,约莫半个时辰就挖好了一个人形的浅坑。

  挖好坑以后,张墨将短剑表面的泥土擦干净,别在腰间后便回到庙里面。

  这时候孟馨已经醒来,正跪在千手鬼婆身边默默的抽泣。

  张墨停顿了一下,开口对孟馨说道:“馨儿,节哀顺变,还是让婆婆入土为安吧,我在外面已经挖好了地方。”

  “婆婆大半生都在巴蜀,是我孟氏一族的女英雄。”孟馨伸手在千手鬼婆的手腕上鼓捣了一阵,卸下来一样圆形的皮套,她回头望着张墨双眼泛红道:“馨儿想求公子一起将婆婆运回巴蜀,让她死后能魂归故里。”

  孟馨的话让张墨有些犯难,孟馨说的巴蜀应该是益州那片未被朝廷驯服的地方,传言那里瘴气深厚,猛兽盛行,朝廷屡次用兵都不能征服,属于化外蛮族之地。

  看到张墨有些犹豫,孟馨当即从怀里摸出一块金子塞到张墨的手中道:“你陪我一起送婆婆回去,我让我爹爹给你很多很多黄金。”

  张墨忽然涨红了脸将孟馨的金子扔在地上道:“子曰,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用之有度。我堂堂大汉儿郎岂会乘人之危,占你的便宜,既然我先前已经答应,你无需多言。”话一出口张墨就觉得有些后悔,他暗中偷瞄了一眼地上的金子,同时暗自叫苦不迭,好好的充什么英雄,这边去益州山重水复,自己不过一介书生,凭什么保护孟馨回家?

  孟馨凝视了张墨一会儿道:“好,多谢你了,不过葛仙师的传承在即,我还是要去看看,婆婆的身子我会用秘法暂时封存在这里,待事成之后再来带她回家。”

  张墨有些苦涩的点了点头,开弓没有回头箭,张墨这会算是明白了书上说得‘自食其果’是怎么一个滋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