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寒门士子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一同赴京

寒门士子传 连天向 2078 2019.07.27 23:17

  章重的手腕一翻,两柄刀身极为薄的匕首如雪花般飞舞起来,张墨立即用手中短剑去抵挡。

  虽然章重的力道不大,但是两柄匕首碰撞在短剑上,令张墨感觉到一丝压力,那是内劲灌注在匕首上造成的效果。

  而且章重时不时就会甩出一件暗器,若不是张墨反应够快的话,早就中了章重的暗器了。

  咻。

  又是两支连环箭,这一次发箭的速度更加的快,两枚箭矢瞬息而至,且目标直指张墨。

  当,当。

  张墨用短剑拨开迎面而来的箭矢,手腕被震得发麻,与此同时章重突然爆发,先是抛洒了一团暗器来吸引张墨的注意力。

  在张墨费力的格挡面前暗器后,章重的身体腾空而起,整个人拧起来在半空中旋转,手臂兀自在张墨的面前摆动,那两枚匕首犹如风扇般切割向张墨。

  “快躲开!”在张墨身后的吴芳看得焦急不已,章重的功夫都在手臂上,这一招是章重的看家招数‘旋斩’,曾经有人自恃功力深厚,与章重硬抗,结果便是整个人被切割成肉泥。

  张墨并没有退缩的想法,他的脑中回忆起优波离教授他棍法时说过的一句话:以点破面。棍法中攻击的主要手段为捅刺,出击时以点带面。

  而面前的章重以旋转之力将自身攻击化为一个圆形的面,想要破除,可以棍法中的点来一试。

  当然用点破面,张墨也面临一个风险,那就是他手中的短剑经不住章重的匕首切割而断裂,那么他的下场就是手臂被切成碎末。

  其实张墨也不过在脑中过了一下,犹豫了一个呼吸的时间,便开始动了。

  呛。气灌短剑,锋利的短剑立即发出一道剑吟声,张墨手持短剑往前一个跨步,迎着章重而上。

  “给我破。”张墨全神贯注的提着短剑往前一刺,正中章重的旋斩。

  叮。

  清越的响声过后,章重一个翻身停了下来,半蹲在地上,而张墨则往后退了三步才站稳,他的短剑上有一抹血痕,一缕鲜血正顺着他的短剑往地面滴落。

  只不过在这个空档,一枚冷箭又准又狠的袭向张墨的心窝,恰好这时又是张墨力道用尽,毫无反抗之力的时候。

  一根分水刺及时的出现在张墨面前,替他拨开了这枚冷箭。

  吴芳手腕颤抖的摔在张墨的怀里,她强接了两记冷箭,这会儿手腕都有些不利索。

  张墨是下意识的伸手将吴芳揽住,闻着怀中吴芳身体上散发着的幽香,张墨顿时有些心猿意马。

  “小心。”吴芳看到章重从地面起身,满脸鲜血的冲了上来,惊叫一声道。

  而张墨用单手将吴芳揽住,同时掌中开始蓄气,沾衣十八跌施展开来,轻松的避开章重的一扑,同时将已经蓄气的掌心雷轰在章重的后背上。

  一阵轰鸣声后,章重的后背出现一个拳头大的焦灼黑洞,整个人如离弦之箭般往前窜了出去,同时口中吐出一口黑血。

  在落在地面时,章重往嘴里塞了一个不知名的丹药,就势翻滚了一下,卸去部分力道后立即没命的跑了。

  张墨看着章重离去,并没有出手阻拦,经过一番打斗他体内的气也消耗不少,特别是那一记掌心雷更是将体内积存的气消耗得差不多见底。

  约莫一盏茶的工夫后,张梁和吴潇两人有些郁闷的回来,他们并没有发现杨建的踪迹,甚至连对方走了没有都不知道。

  等了一会儿也没有再见杨建的冷箭袭来,张墨等人这才确认这杨建已经离去。

  危机一解除,张墨几人的气氛又变得尴尬起来,张梁想要跟着吴芳她们一起劫富济贫,行侠仗义,不过吴芳和吴潇并不想带着张梁。

  最终张梁也没能说法吴芳两人,只好跟着张墨回城,临分别前吴芳把胡华府中珍宝和财物的下落告诉张墨,并表示她们不会再在武陵郡作案。

  在张墨翻身上马后,伸手在怀里摸出了一枚吴芳悄悄塞给他的盗门信物,一枚黝黑的黑铁令牌,呈方形,上面就刻着一个‘盗’字。

  告别吴芳姐妹以后,张墨带着精神不佳的张梁回到了城中,按照吴芳告知的地点将胡华的珍宝和财物悉数取回,并告诉武陵郡郡守飞贼烟波行已经除掉。

  胡华因为珍宝和财物失而复得,当即高兴得晕厥过去,吓得他的仆人又是一阵手忙脚乱才将胡华救醒过来。

  武陵郡郡守也信守承诺命那些商贾和大户将约定好的粮食凑出来给张墨。

  最关键的这一次张墨的外号‘书生将军’在武陵郡四处流传,武陵郡百姓都说从益州来了一位书生将军,能文能武,写得文章,抓得了飞贼,还能平定叛乱。

  这让张墨他们所过之处都有百姓夹道欢迎,奉上瓜果肉食,邀请他们去除盗匪和飞贼的不计其数。

  张墨也挑选了一些危害性较大的盗匪和飞贼命王艮带人去剿灭,着实在荆州地界赢得了一些好评,使得荆州境内的盗匪和飞贼纷纷外潜,令荆州环境为之一清。

  期间张梁身体恢复倒还不错,只是精神不振,对此张墨也无可奈何,毕竟吴潇她们背负着门派里的重宝,不让张梁跟随也是为了张梁的安全着想。

  走走停停,张墨终于来到襄阳城,进城后,递了帖子,刘表很快就命人请张墨过府一叙。

  此时的刘表已经牢牢掌握了荆州,大权在握,身上的气度也为之一变,旁人见了莫不被刘表身上的气势所压倒。

  张墨不卑不亢的见了礼,刘表笑吟吟的对他说道:“我正想派人去觐见陛下,不知伯端可有意同行?”

  原本刘表也想招揽张墨,不过底下有人劝说张墨是无根之人,刘表也暂时放弃了这个打算,荆州地广人多,刘表这会儿只想好好在荆州闷头发展。

  张墨感受到刘表的态度并不是特别热情,当即回应道:“若大人有意,在下愿一起同行,只怕过于劳烦。”

  “无妨,此事就此定下了。”刘表这会儿是想派人去朝廷请功,同时让朝廷给他相应的官衔和荣誉,有张墨的这两屯人马护送,他也能放心的让使者上京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