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寒门士子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木苦五加儿

寒门士子传 连天向 2098 2019.07.16 23:54

  原本熟睡中的赵韪被左右叫醒,外面已是喊杀声震天,幸亏中军所在位置暂时没有被突破,给了赵韪一丝机会。

  赵韪麾下两员大将庞乐和李异这会儿正带兵奋力抗击,看到营地一片乱象,赵韪带着左右亲兵就跑路,一声招呼都不打。

  待庞乐和李异两人有些支撑不住,想要向赵韪请示是否可以撤兵时,这才发现赵韪早就逃之夭夭。

  两人气得跳脚骂娘,紧接着也丢下大军带着亲兵跑了,中军一乱,赵韪整个营的士卒都成了无头苍蝇,一哄而散。

  王艮兴奋的指挥麾下军士收割人头,赵韪带来的一营人马有一半人被杀,整个营地的地面被血液浸透,泥土变得湿滑起来,空气里充斥着令人作呕的气味。

  看着东州兵欢欣鼓舞的模样,张墨显得很平静,他对张楠下令道:“传令下去,不得追击叛军,清理尸体并掩埋,待天亮以后与州牧大人联系,由他定夺是否追击叛军。”

  “喏。”张楠欲言又止的看了一眼张墨。

  张墨看张楠的模样,当即问道:“你是否有话要说?”

  “下官觉得此时应当趁胜追击,将叛将赵韪擒住。”张楠忍不住开口说道:“为何将军不准追击叛军,将这功劳拒之于门外?”

  “我不追击叛军,原因有二。”张墨耐心的解释道:“一是兵法有云:穷寇莫追,若是赵韪故意诈败,引我们去追,一旦中了圈套后果不堪设想。其二,赵韪此人心胸狭隘,放任他离去,定会有意想不到的结果。”

  张楠依旧有些不服气,不过表面上还是毕恭毕敬的应道:“将军英明。”

  因为赵韪营帐中剩余的兵马一哄而散,再加上夜色太深,王艮也不敢贸然出击,一来他所带的兵力并不能太过分散,二来他也担心赵韪是诈败。

  当黎明过后,张墨才暗松了一口气,他也确定了赵韪确实败了,当然此次胜利也是张墨的运气,毕竟赵韪虽然将三郡的太守都拿下,但是起事太过仓促,临时拼凑的军队大多是没见过血的新兵,面对东州兵这样久经沙场的老兵油子,自然是一触即溃。

  清晨的时候,刘璋听闻张墨已经将赵韪的人马杀散,当即带人亲自出城迎接张墨。

  稍事休息的张墨揉着有些发胀的额头,对于战事他有种打心底里的厌倦,并没有像王艮那般兴奋,而且张墨一直崇尚的是‘不战而屈人之兵’。

  奈何乱世之中,刀兵才能决一胜负,杀人才能解决问题。

  “伯端!”刘璋看到坐在泥泞中的张墨,当即小跑着凑上去握着张墨的手道:“汝真乃吾之子房也!”

  “大人待我恩重如山,伯端理当为大人效死力。”张墨连忙起身应道:“贼首赵韪趁乱逃走,因天色过暗,我未敢追击,还望大人恕罪。”

  刘璋当即扶着张墨的手臂道:“伯端何罪之有,将在外可随机定夺,吾岂会怪罪于你。”

  张墨犹豫了一会儿对刘璋说道:“下官以为此时应当静观其变,不宜追击。”

  刘璋含糊其辞的回应道:“嗯,此事还须从长计议,今日我会在城中设宴,所有将士均可赴宴。”

  随后刘璋便开始抚慰受伤的士卒,还把王艮叫过来密聊了一会儿,这才带着左右回城。

  身心俱疲的张墨交待了张楠一番,再把军中指挥权交给王艮后便回家去休息去了。

  ……

  赵韪策马狂奔,此时的他狼狈不已,经过一夜的奔袭他已经逃出了蜀郡,对于这一次的失败,赵韪对张墨是恨之入骨,恨不得将张墨抽筋剥皮,吃肉喝血。

  赵韪突然想起先前有黎人找过他,当即叫来一名亲信吩咐道:“你速去黎寨请木苦五加儿来,就说我有事相求。”

  亲信立即领命离去,赵韪也趁此机会原地休息,约莫半天工夫,那名亲信带回来一名身穿黑色长袍的中年男子,此人颧骨极高,眼窝很深,整个人形容枯槁,看着就像是一具骨架撑着长袍一般,寻常人看到了还会被吓一跳。

  赵韪看到中年男子以后,立即满脸堆笑的迎了上去道:“听闻木苦五加儿乃是黎寨使毒的第一高手,今日得见果然名不虚传。”

  木苦五加儿的脸上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道:“赵大人过奖了,不知赵大人想要在下杀谁?”

  听到木苦五加儿的话,赵韪的面皮抽搐了一下,他没想到对方这么直接,犹豫了一会儿,赵韪咬牙切齿道:“我要你去杀刘璋小儿和张墨竖子。”

  “可以。”木苦五加儿很爽快的答应下来,同时伸出一只手道:“刘璋是你们汉人的州牧,你要给我这个数。”

  “五百石粮食?”赵韪看木苦五加儿伸出一只手,当下小心翼翼的猜测道。

  木苦五加儿摇了摇头咧嘴说道:“五千石粮食,外加一百斤的盐巴,五百斤铁器,少一样都不行。”

  “你疯了吗?”赵韪听说木苦五加儿要价五千石粮食时,当即跳了起来。“五千石粮食杀一个人,你也太瞧得起自己了。”

  木苦五加儿狞笑一声道:“那刘璋是你们汉人的州牧,身边会有多少人护卫?你当我不知吗?还有一点,赵大人最好对我客气一点,因为我的脾气不太好。”说完之后,木苦五加儿伸手一甩,一条金灿灿的蜈蚣便从他的袖子飞了出来,啪的一声停在赵韪的脸上。

  啊。赵韪想要伸手去抓,奈何这蜈蚣蛰了他一下后便逃走了。

  赵韪立即捂着脸倒在地上痛苦的哀嚎,而木苦五加儿则一脸兴奋的盯着赵韪说道:“赵大人,金蜈蚣的毒滋味如何?”

  “在下愿出五千石粮食请你帮忙。”赵韪不得不服软道:“还请木头领给我解毒。”

  “这样最好。”木苦五加儿立即蹲下来,拿出一把弯曲的小刀割破了赵韪脸上肿胀的伤口,一团黑色的淤血立即飞溅出来,一旁赵韪的亲信因为躲闪不及被淤血溅到脸上,立即也捂着脸庞在地上翻滚。

  木苦五加儿无视赵韪亲信的惨叫声,不紧不慢的拿出一包粉末撒在赵韪的脸上道:“毒已经解了,一个月之内不得饮酒,否则你会死得很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