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寒门士子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赵韪之乱

寒门士子传 连天向 2023 2019.07.13 23:51

  风花雪月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张墨很快就看到刘璋派来的人来找他,顿时如释重负的跟着去了刘璋的府邸。

  刘璋的府内,一片沉寂,已经大权在握的刘璋此时正忧心忡忡的在席子上坐立难安,各地的战报如雪片般飞来,各地郡县纷纷沦陷,这一切都是前别驾从事赵韪掀起的波澜。

  张墨一看到刘璋就知道这次要议的事情不小,刘璋也不和张墨绕弯子,开门见山的把益州的形势和张墨说了一遍,最终要求张墨带兵去平定赵韪的叛乱。

  刘璋握着张墨的手嘱咐道:“值此危难之际,望伯端能为我平定叛乱,还百姓一片净土。”

  张墨十分诚恳的说道:“请大人放心,下官愿为益州百姓肝脑涂地。”

  再次领到兵符的张墨心情有些沉重,他明明是一介书生,这会儿却要带兵去平定叛乱,益州有一大部分的郡县都被赵韪所鼓动叛变,赵韪的兵锋直指成都,而主帅庞羲还在和张鲁纠缠,这种情况对刘璋来说十分不妙。

  赵韪肯定也是看中了这一点才突然起兵叛乱,再加上先前东州兵为祸百姓,使得益州各地郡县临阵倒戈,成都岌岌可危,这一切也和刘璋先前贸然杀掉卢夫人,引发张鲁之变也有很大关系。

  随后张墨第一件事就是将张楠叫来,东州兵当中他就和张楠他们有过交流,这一次出征自然也要倚重张楠。

  依旧是上次吃饭的酒垆,张墨点好了羊肉汤加面食,张楠也没有拘束的开始用小刀割下羊肉沾着盐来吃,两人就这样沉默的吃了一会儿后,张楠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将军叫我来只为吃饭?”

  “今日你我能在此吃肉,也许明日就吃不着了。”张墨放下筷子微微叹息道:“我想让你在我帐下出任帐下督,你可愿意?”

  “此话当真?”帐下督虽然是低级将领的官衔,但却是将帅手下的直属官僚,可以说是将帅的心腹,对于张楠来说这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俺当然愿意。”

  “好!”张墨朗声说道:“明日我便领兵符带兵出征,此次赵韪之乱由我来平定。”

  一听是平定赵韪叛乱,张楠心里也有些犯怵,不过话已经说出来,这会儿他也不想收回,再细一想,张楠也觉得这是他唯一的机会,若是错过,以后可能再也没有上升的可能了。

  吃完羊肉和面食以后,张楠第一时间就回去召集他的心腹准备动员,而张墨也回到府中,因为要出征不能带女眷,张墨想提前安排一番。

  将孟馨和丹丹两人叫到房间里之后,张墨取出两个准备好的包裹说道:“这里面有些金银财宝,虽然数量不多,可够你们花费些时日,我明日出征以后生死未知,若是有幸战胜归来,你们在此等候便可,若是战败了,你们拿了这两个包裹出城去找个安生的地方好好活着。”

  丹丹将包裹扔在一旁道:“我生是张家人,死也是张家鬼,你败了,我殉葬。”

  听到丹丹的话,孟馨也不服输的说道:“我要和你一起去。”

  “不可。”张墨断然拒绝道:“行军打仗岂是儿戏,你跟过去岂不是惹人笑话。”

  孟馨的嘴巴立即嘟了起来,她的眼珠一转,显然已经想好了办法。

  张墨倒没有心思再和丹丹她们纠缠,他想趁着还没出征,先拿几本兵书好好看看,临阵磨枪不快也光嘛。

  于是乎,张墨捧着兵书看了一晚上,第二天的时候张墨顶着一双布满红血丝的眼睛出征,此次总共就五千东州兵,刘璋出城相送,骑在战马上的张墨感觉身上的盔甲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张楠,你速派一两名斥候去前方刺探赵韪的情报,不得有误。”张墨想起了兵法上有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当即对张楠下令道:“全军前进十里地后原地休整。”

  “喏!”张楠立即领命去安排,心中对张墨的评价又提升了一个档次。

  张楠这边还没安排好,别部司马王艮穿着甲胄匆匆赶来拜见张墨,这五千人马原先是王艮所率,这会儿张墨领了兵符替代了他的位置,因为事情仓促,张墨也没有和别部司马王艮有过交流。

  “下官王艮见过将军。”王艮拱手施礼道:“此次出征有骑兵两千,步卒三千不到,善骑者一千左右,神射手……”

  王艮将这一营人马的情况巨细无遗的对张墨报告,张墨有些惊讶的看着两鬓有些斑白的王艮,笑着打断了他:“王司马率这一营人马也有些时间了,在下不过是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而已,此次出征还望王司马多加提点才行。”

  “愿为将军分忧。”王艮有些欣喜的拱手施礼道,他就怕张墨不懂装懂的瞎指挥,到时候害人害己葬送了这些士卒的性命,现在看来张墨是一个知晓分寸的人。

  张墨将怀里的兵符摸出来道:“但州牧大人将这一营人马交托于我,还望王司马也能配合我一起将叛乱平定。”

  “那是自然。”王艮明白张墨在提醒他主次要分清楚,当即点头应道:“下官自然以将军为马首是瞻。”

  张墨立即打蛇随棍上道:“好,那请王司马传令下去,凡是行军中随意践踏农人稻田者,视情况轻重杖责。”

  王艮楞了一下,在看到张墨那锐利的目光凝视后,立即答应道:“下官这就传令。”

  虽然不明白张墨此举意欲何为,但王艮还是顺从了张墨的意思。

  接下来张墨又颁布了几条军令,大都和百姓有关,都是严令这些东州兵侵扰百姓,一旦有犯便要责罚的军令。

  随着军令一条条传下去,有一部分东州兵也开始发牢骚,他们习惯了肆意欺辱百姓,没事就劫掠百姓抢点东西或者女人,张墨这样做简直就像是断了他们的财路一般。

  于是有一名伍长带着麾下的五名士卒偷偷的溜出队列,跑到附近的村子抢了些吃的回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