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寒门士子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阴谋诡计

寒门士子传 连天向 2018 2019.07.04 23:30

  在一片欢呼声中,刘焉带着一名年轻人在众人的簇拥下回城,临走时还不忘命人将张墨带回去。

  刘焉还算待张墨不错,晚上设宴的时候竟然也给了他一个位置,只不过是在偏僻的角落里,同一众将士挤在一起。

  而在筵席中,张墨却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在琼台争夺传承的卢夫人,卢夫人此时正坐在刘焉身旁,俨然一副女主人模样,但是坐在刘焉右侧的刘璋看向卢夫人却透着一股滔天的恨意,时不时就拿用力握拳来掩饰内心的情绪。

  刘焉清了清嗓子,举杯说道:“此次东州军攻打孟寨,斩获颇丰,请诸位举杯为众将士满饮一杯。”说完之后,刘焉一仰脖颈就将杯中酒喝完。

  其余人也纷纷举杯一饮而尽,唯有张墨坐在不动,他对刘焉十分失望,他原以为刘焉乃大汉宗亲,如今汉室蒙难,董卓擅权,上欺君罔上,下杀戮百姓,刘焉非但没有出兵协助联军攻打董卓,反而在益州故步自封,颇有自立为王的意向。

  一旁的东州将士看到张墨不举杯,当即粗暴的对张墨喝道:“你这书呆子怎么那么不识相,如果不想喝就给咱家滚出去。”

  张墨一声不吭的低头吃菜,对于东州将士的话不予理会,坐在刘焉左边的一名中年男子闻言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张墨当即替张墨解围道:“许是这位小兄弟不善喝酒,庞将军就不要计较了。”

  “好,既然是赵别驾说话,咱家自然要给个面子。”庞将军也顺坡下驴道:“你这书呆子还不快去敬赵别驾一杯?”

  张墨一脸无奈的看着面前的庞将军有些哭笑不得,赵别驾看到张墨的模样,当即笑着说道:“小兄弟不必理会,庞将军虽然粗鲁,但并无其他意思。”

  刘虞的声音再次响起:“擢张鲁为督义司马,与别部司马张修带兵同击汉中逆贼苏固。”

  当啷,刘璋手中的酒杯掉落在地,刘虞有些不快的看了一眼刘璋,已经快掩饰不住情绪的刘璋扔下一句‘肚子不舒服’后便匆匆离去。

  其他人也都面面相觑,张鲁乃是卢夫人之子,论资历以及功劳都不及在座的一些一直跟随刘焉的老人,现如今刘焉开口就给张鲁封官,不但封官还给兵,此举让一些跟随刘焉的老人有些心寒。

  坐在右上首的一名武将当即轻哼一声道:“竖子可领兵,我等皆可回家耕田矣。”

  听到声音的卢夫人当即面色变得有些难看,只是看到说话的是右上首的武将后也不得不咽下这口气,当即回应道:“犬子不才,令庞羲将军担忧,实在是令妾身难以自安,待会妾身会送上一份厚礼以慰将军。”

  庞羲听到这里也不在多说,他初掌着东州兵,虽然麾下人马众多,但不听号令着不在少数,这会儿也没有精力同卢夫人过多计较,当即也不在出声。

  宴会就在这种尴尬的气氛中结束,憋了一肚子火气的张墨一结束就匆匆离开。

  “小兄弟留步。”先前为张墨解围的赵别驾在一个拐角处叫住了张墨:“在下赵韪,想邀小兄弟去府中一叙。”

  张墨犹豫了一会儿答应道:“多谢赵别驾美意。”虽然不明白赵韪为什么要请他去府中做客,但是张墨也想趁机刺探一番刘焉的相关信息,以便日后有机会向朝廷上书,控诉刘焉的种种罪行。

  张墨跟着赵韪来到他的府邸,赵韪命下人烧茶送水,顺便摆上瓜果,随后才屏退左右对张墨说道:“刘焉有不臣之心,私造上千车辇暗藏于北城当中,其心可诛。”

  “赵别驾乃是刘州牧心腹,为何要告知在下如此机密之事?”张墨猛得心惊,暗叫不妙,这赵韪泄露了刘焉的机密,那么他若是不顺从赵韪的意愿,恐怕难逃一死。

  赵韪嘿然一笑道:“小兄弟果然机警过人,刀斧手我确已经埋伏好了,不过只要你与我合作,自然是性命无忧,还会有一场大富贵可得。”

  虽然张墨不喜刘焉的种种行为,但是赵韪的做法令张墨更加的恶心。

  赵韪也不管张墨心里如何想,继续说道:“本官要你去将刘焉那些车辇悉数烧毁,事成之后,高官厚禄,荣华富贵随你挑选。”

  “在下若是不愿呢?”张墨与赵韪坐得很近,所以张墨决定学一学历史上的‘血溅五步’,当即上前一步坐在赵韪的身旁拔出腰间短剑架在赵韪的脖颈上道:“匹夫一怒,赵别驾应该听过吧,在下不才愿学古人一试。”

  旁边的刀斧手跳将出来,对张墨怒目而视,赵韪心中恼火,当即对张墨出口威胁道:“若是你敢杀我,怕是走不出这里。”

  “若是我要走,单凭你这几个刀斧手是拦不住我的。”张墨一只手捏着赵韪的胳膊,另一手伸手将短剑横向扫过面前的刀斧手。

  那刀斧手立即用手中大斧来抵挡,只听得‘当’的一声,刀斧手手腕发麻,手中的大斧立即当啷掉落在地。

  赵韪见状,当即吓得面无人色的求饶道:“好汉饶命!”张墨面露鄙夷之色,扯着赵韪出了赵府,让赵韪命令手下不能跟过来,在走了一段距离后才将赵韪放走。

  待赵韪被手下侍卫找到时,赵韪正在原地呆着,没有丝毫的慌乱,更看不到先前那副有勇无谋的模样。

  有侍卫对赵韪提议道:“大人,要不我们带人去将那人抓来,多成肉泥为大人报仇。”

  “报什么仇。”赵韪狞笑一声道:“此子略通武艺,却又是学生作风,若是他知晓刘焉所作所为后自然会义愤填膺,我不用逼他,他自己也会去做,到时候我再将他杀掉,此事就万无一失。”

  赵韪的侍卫似懂非懂的护着赵韪回了家,而张墨则一路赶往北城,他要印证赵韪说得话是否真实,若是刘焉真的儹越造了车辇,那么张墨也决心要将这些车辇烧毁,给刘焉一个教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