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寒门士子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劫后余生

寒门士子传 连天向 2040 2019.07.06 23:42

  张墨眼睁睁看着被他杀掉的武将迎面摔来,但是身体却无法动弹分毫。

  噗通!被张墨杀死的武将就摔倒在张墨的脚上,一腔热血泊泊流淌在地面。

  张墨也终于忍受不住,晕了过去。

  火光中,刘璋带着一批东州兵赶来,将地上的张墨等人抬了出去,同时开始安排人救火。

  这一夜,绵竹城整座城火光通天,不但刘焉所造的车辇乘具悉数付之一炬,整个城池也都烧毁,所有逃出来的百姓与官员都灰头土脸的看着被烧毁的绵竹城痛哭不已。

  刘焉面色惨白的看着已经烧毁的绵竹城,嘴唇哆嗦了一番,当场呕出一口鲜血晕厥过去,左右立即将他扶起推宫过血才让刘焉慢慢恢复过来。

  天微微亮时,马蹄声骤响,原本已经缓过来的刘焉看到有几人骑着快马飞驰而来。

  待这几人来到绵竹城外时,高呼有要事禀报,直接来到刘焉面前。

  为首的一人连滚带爬的来到刘焉面前道:“主公,两位公子已在长安遇害身亡。”

  “噗!”刘焉听到这个消息后,当即觉得胸口一闷,又是一口老血吐出,两眼翻白,整个人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左右立即又开始扶着刘焉推宫过血,忙活了大半个时辰才让刘焉再次醒来,而刘璋则在这段时间里把他两个兄长的情况问清楚了。

  刘璋凑到刘焉的耳边把事情简短的说了一遍:“父亲,大兄和二哥哥与西凉马腾一起想要除掉董贼麾下的恶贼李傕,但却泄露了风声被杀,有庞将军族人在其中斡旋,大兄他们的儿女均安然回来了。”

  “这也是不幸中的万幸。”刘焉仰天长叹一声道:“传令下去迁治成都,即刻开拔不得有误。”

  刘璋领命离去,眼角的余光却瞥向卢夫人所在的方位,一抹寒光在刘璋的眼眸中流转。

  在迁徙成都的路上,刘焉分别把庞羲和赵韪以及张松等人叫到面前私聊许久,周围人也有些明白过来,这是要托孤了。

  对于庞羲等人来说,刘焉的生死已然不重要,他们的权力能否得到延续才是最为关键紧要的。

  几人中,庞羲得了军权,分管东州兵,不过赵韪也得了一个征束中郎将的官职,颇有平分秋色,互相制衡的意味在里面。

  唯有张松所代表的益州本地势力,并没有得到兵权,只是将赵韪空缺出来的别驾从事给了他。

  对于益州本土的势力,刘焉的防备心极重,像先前张松推荐的法正并没有受到重视,仅仅被刘焉安排了一个新都县劝学从事。

  刘焉的这一举动让张松心生憎恨,表面上张松却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样,其实心里已经生了贰心。

  对于刘焉的托孤,赵韪与庞羲等刘焉老臣一起聚在一起商议了一番,赵韪带头表示要继续尊刘璋为主,上表朝廷让刘璋继掌益州牧。

  庞羲第一个赞成,他的女儿已经嫁给刘璋的长子刘循为妻,可以说是刘璋最为亲近的人之一。

  其余像费观和李严等均表示愿意继续尊刘璋为主,这场益州换主的事情就这样决定下来。

  众人各怀心思的各自散开,唯有赵韪和庞羲两人留了下来。

  庞羲屏退左右以后,压低声音对赵韪说道:“昨夜我带兵去灭火的时候,发现有许多地方都堆叠了干柴,而且我隐约中好像还闻到了火油的气味。”

  “许是庞将军眼花了,这城中百姓堆些干柴用来生火造饭不是很正常嘛?”赵韪不动声色的解释道:“至于火油之事,怕是城中大火烧得厉害了,庞将军闻错了。”

  “哦,是吗?”庞羲似笑非笑的说道:“很不巧,昨晚我还顺便逮住一个四处放火的家伙,据他招供,是赵别驾你指使他们在城中四处点燃干柴的。”

  啪!赵韪当即一巴掌拍在案几上道:“这人简直是胡言乱语,庞将军切勿听信他的一面之词,我赵韪岂是如此凶狠之人,再说了我家宅子也在这场大火中被毁啊。”赵韪心中一惊,知道是先前的安排出了纰漏,有负责放火的人没被他的人‘处理’掉。

  庞羲笑吟吟的看着赵韪的表演,柔声道:“要不,我们一起到州牧大人那里当面和那人对质一番如何,赵将军?”

  赵韪心知这庞羲是想要争夺权力了,因为刘焉明显活不长了,而刘璋生性懦弱,易于掌控,庞羲不向刘焉告发他,显然是动了其他心思。

  “赵韪愿向州牧大人请命去驻兵朐腮以防荆州刘表。”事已至此,赵韪不得不低头。

  “哈哈,赵将军为大人分忧,是我辈楷模。”庞羲听到赵韪的话当即大笑道:“至于昨晚放火的人,我会让他永远也开不了口的。”

  “告辞了。”既然已经撕破脸,赵韪也没必要和庞羲客气,起身便拂袖而去。

  庞羲看着赵韪离去,嘴角浮现一抹笑容自言自语道:“待刘焉一死,这益州岂不是……。”

  江湖险恶,朝堂更是如此,最可怕的就是人心。

  ……

  张墨再次醒来的时候是被独轮板车的车轴转动声给吵醒的,不过张墨一醒来就发现他的身体正在发烧,这是伤口感染的征兆。

  推着独轮车的是一名披头散发的女人,因为张墨能从那破烂的布袍中看到些许白皙的肌肤。

  周围都是愁眉苦脸的百姓,有衣服穿都还算好,有些人跑得急连件遮羞的布都没有,不得不赤着身体行走。

  推车的女人伸手在张墨的额头一摸,当即有些犯愁道:“你生病了。”

  若是一个有钱人生了病,很简单,只需要请个大夫来看就好了,可是普通百姓请不起大夫,那么就只能熬着,运气好的熬过去活下来,运气不好的熬不过去死了。

  张墨费劲的抬头看了一眼手臂,发现那支箭矢还在,伤口隐隐作痛,头一转动,胸口更是传来一阵钻心的痛楚。

  “水。”张墨费劲的张了张嘴,只发出一声嘶哑难听的声音,推车的女子犹豫了一会儿给张墨的嘴唇上滴了几滴水壶里的清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