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寒门士子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千手鬼婆

寒门士子传 连天向 3634 2019.06.10 23:05

  这时张墨也走进店里,因为看到少女的穿着较为特殊而多看了几眼,少女当即不快的努嘴道:“奶奶他偷看我。”

  驼背老太看了一眼张墨,露出一抹阴森的笑容阴沉的说道:“那就把他的眼睛弄瞎,这样他以后就偷看不了女孩子了。”

  张墨一听这话,当即有些害怕的往后厨躲,奈何驼背老太似乎早就料到张墨要跑的方向,抬手就甩出两枚叶子形状的暗器,最关键的是这两枚暗器竟然在空中拐弯,直冲张墨的面门。

  叮,叮。

  一抹剑光亮起,两枚叶子形状的暗器在张墨的眼前被劈飞,孙氏发出一声尖叫,老范也从后厨跑出来,但是他们都没有看到是谁出剑救了张墨。

  在场的只有虞翻和墨诚看到是须发皆白的老者动手劈飞了暗器,救了张墨一命。

  张墨彻底吓傻住,他刚才只是感觉面前一道劲风迎来,稍微停顿了一会儿,随后就看到两枚暗器在他眼前被磕飞。

  “仅仅看一眼就出手伤人,你们这些蛮人还真是不可理喻。”须发皆白的老者看了一眼驼背老太道:“你千手鬼婆孟清也算是益州地界有名有姓的人物,对一个寻常百姓出手,当真是有损自身威名。”

  驼背老太这才发觉跪坐在席子上的老者,眼中立即蹦出一抹恨意道:“原来是无影剑史阿将军啊,真是好久不见。”

  言语间,孟清手腕一翻,金钱子、铁刺藜、柳叶镖……各种暗器如雨泼般袭向史阿。

  孟清这一手可是根本没有顾忌和史阿同桌的虞翻还有张乡佐,而张墨则和孙氏还有老范一起早就在开打前躲到后厨,隔着布帘在偷偷的看外面的战况。

  史阿和虞翻同时动手,两人都用剑来格挡暗器,不同的是虞翻护住张乡佐,史阿护着跟他来的年轻人。

  这个时候就可以看出功力深浅,虞翻只能把暗器拨飞就已经有些吃力,而史阿则是轻松无比的将面前的暗器悉数削切,在史阿面前的暗器就如飞蛾扑火般的掉落在地。

  而且史阿不但能挡住孟清的暗器,还趁机对孟清刺出一剑。

  叮!孟清扬手就用随身匕首挡住了史阿的长剑,火星四溅后,孟清后退了一步。

  史阿的长剑依旧往前,这时候他的长剑飞舞,令人眼花缭乱,孟清虽然勉强能挡住史阿的长剑,但是脚步却已经慌乱,并不停的后退。

  观史阿的剑法犹如一支古朴的舞蹈,十分的耐看,且又透着一丝杀机,这让躲在后厨的张墨看得有些入迷。

  就在这个时,跟在千手鬼婆孟清身边的小姑娘突然出手,只见她在腰间抽出一根细黑色长鞭,甩向史阿的面门。

  嘶。

  这细黑的长鞭末端竟然张开,露出两颗獠牙,一窜毒液正顺着獠牙流下来,躲在后厨帘子后面的张墨一眼就看到这长鞭的原形,一条泛着金属光泽的黑蛇,这一幕看得张墨是背脊生寒。

  “找死。”史阿怒喝一声,手中长剑往右边一拍,剑身拍中细长黑蛇,竟发出金玉交接的声响。

  黑色长蛇被拍得吐出舌芯躺在地上不再动弹,这让偷袭史阿的小姑娘瞬间就红了眼眶,伸手就要往怀里掏。

  “馨儿不可。”孟清看到小姑娘的动作,当即拦在了她的面前道:“史阿,今日之事就此罢了。”

  史阿收起长剑,怒笑道:“好一个千手鬼婆,今日之事,我史阿记下了。”

  坐在一旁的墨诚看了一眼史阿起伏不定的胸口,若有所思的喝了一口清水。

  孟清拉着馨儿来到外面,馨儿有些抚摸着有些耷拉的黑蛇脑袋道:“那个老家伙伤了我的黑子,我要杀了他。”

  “那个东西不能在这里用。”孟清低声说道。“教主说过,要把那东西用在关键的地方,你忘了他说的话了吗?”

  孟清一说到‘教主’馨儿便立即如泄气的皮球般软了下来,不过馨儿看到从后厨的帘子露出半个身体的张墨,当即露出一抹戏谑的神色,身形一动就来到张墨的身旁。

  正看热闹的张墨没想到馨儿会突然来到他身边,想要转身逃跑时,一根冰凉的绳索便套住了他的脖颈。

  “再动一下,我就勒死你。”馨儿手上一紧,张墨只觉得呼吸困难,胸腔憋闷得难受。

  史阿手腕一抖,怒喝一声道:“放开他。”

  千手鬼婆孟清当即拦住了史阿的去路,双手一抖,似乎又要动手,与此同时馨儿也拽着张墨回到千手鬼婆的身旁。

  “今日暂且从你们这些汉狗这里收点利息。”千手鬼婆孟清直视史阿,一步步倒退着和馨儿带着张墨离开了老范酒垆。

  史阿犹豫了一会儿没有追出去,虞翻自恃不是对手也没有动手,墨诚则无奈的摇摇头,沉默不语。

  唯有老范和李氏躲在后厨唉声叹气,虽然他们毕竟是普通百姓,惹不起高来高去的江湖中人,但是张墨毕竟也在他们酒垆里做了一年左右,且又是同乡,眼下张墨被千手鬼婆孟清掳走,他们心中自然有些难受。

  史阿收回长剑,悲天悯人的长叹一声道:“蛮人凶狠呐。”

  虞翻犹豫了一会儿,从怀里摸出一块碎金子走到老范面前道:“这点金子请你定要交给他的家人,以表宽慰。”

  史阿已经阻拦过,但是也不会为了张墨和千手鬼婆孟清死磕,毕竟他到这里还有其他事情。

  墨诚干脆是不掺和,千手鬼婆动手的时候没人注意到他在哪里,只知道千手鬼婆孟清走了以后,墨诚又坐回位置喝茶了,老范夫妇乃一介草民,自然也不敢从千手鬼婆孟清手里救张墨,虞翻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不过仗义出资抚慰张墨家人也算得上是仁义了。

  而落入千手鬼婆孟清手里的张墨,在史阿众人的心里已然是一名死人了,毕竟传闻中益州蛮人凶残无比,杀人如麻,张墨这样一名汉人落入千手鬼婆孟清手里,必死无疑。

  虞翻伸手从钱袋里掏出一吊五铢钱递给孙氏道:“这些就当打破店里东西的赔偿吧。”

  孙氏接过五铢钱在手里一掂,当即喜上眉梢,这虞翻给的竟然是足量的上林三官五铢钱,而不是现如今份量不足的角钱。

  “足够了,公子。”孙氏立即把虞翻给她的钱收进怀里,随后冲老范喊道:“快出来收拾一下。”

  老范先拿水瓢盛了点水,用手撒在地上,以防扫地的时候尘土飞扬,再用扫把和簸箕地面上的暗器以及胡桌和胡凳碎片扫干净。

  在提着簸箕往店外走的时候,老范听到了一种金属撞击声由远及近传入耳内,随之而来的一股奇异的香味飘入老范的鼻子。

  最后站在门口的老范看到了一名脑袋上头发剃得铮亮,棕色皮肤,穿着七条布缝制而成的衣服,右手执锡杖,左手托钵地行者。

  先前老范听到金属撞击声就是此人手中锡杖上的金属环撞击形成的,这人看到老范便微笑点头,同时将手中的钵往前一伸对老范说道:“水,谢。”

  这光头见老范没有反应,拿起钵做出喝水的样子,演示了一遍,老范当即点头反应过来:“你是要喝水是吧?”

  光头点了点头,老范指了指手中的簸箕道:“等我倒了这些东西以后给你打点水。”

  光头似乎听懂了老范的话,当即在酒垆的门口附近盘膝坐了下来。

  老范提溜着簸箕往街角走,当他把簸箕里杂七杂八的暗器都倒掉以后,一群头上戴着束发冠,身穿青色长袍,腰间跨一柄长剑的人从老范身旁匆匆而过。

  为首的人在路过老范酒垆时,停顿了一下,朝里面看了一眼后便继续往前赶路。

  倒完暗器回到店里的老范发现虞翻他们脸色有些难看,特别是孙氏脸色更是煞白,简直比涂了粉还要白。

  老范定眼一看,张乡佐的胸口有一支菱形的暗器没入其中,只留一截露在外面,而他的嘴角已经不停地在吐血沫子,看模样人已经不行了。

  “张兄,你放心,你说的在下定会替你完成。”虞翻扶着张乡佐有些认真的说道。“家中的老母我会派人供养,你的家人我也会安排妥当。”

  听完虞翻的承诺,张乡佐已经没有任何反应,因为他的瞳孔扩散,生机已然逝去。

  但是张乡佐的脸上却充斥着一抹不甘,他还很年轻,且已经搭好上线,本有着大好政治前途,奈何刚才被千手鬼婆孟清误伤,命丧于此,心中自然十分不甘。

  “店家,请你替我去告知张兄的家人。”虞翻从怀里摸出一镒黄金塞到老范的手里道:“这些钱也请你务必交给张兄的家人。”

  老范掂了掂手中的黄金,份量十足,眼中露出一抹吃惊的神色,这时候只有大额交易才会用到黄金,这虞翻一出手就是一镒黄金,看来虞翻也是底蕴丰厚,且宅心仁厚。

  “我一定将黄金交到张乡佐的家人手中。”老范低声的对虞翻说道。“请你放心。”

  孙氏看了一眼死不瞑目的张乡佐,眼眸中也闪过一丝恐惧,老范轻轻的揽住孙氏在她耳边说道:“别看了,你先去后厨休息一会儿。”

  “虞公子,你看是不是先把张乡佐挪到后面去会好一些?”老范小心翼翼的对虞翻说道。

  虞翻深吸了一口气,点头答应道:“有劳店家了。”

  老范独自一人把张乡佐的尸体搬到后面的院子,将张乡佐的尸体平放在一块之前卸下来的旧门板上,做完这一切以后,老范已经累得满头大汗。

  老范顾不得休息,用袖子擦了擦汗之后便回到酒垆继续伺候史阿几人,只是他的心里也有些恐惧,先是张墨被掳走,这会儿张乡佐又殒命,任谁也镇定不了。

  孙氏悄悄走到后厨对老范说道:“当家的,等这帮人走了以后,我们要不要关门几日?”

  “关门?”老范眉头大皱道:“家里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世道不好,再关门怕是连饭都吃不上了。”

  “世道不好,我们还可以熬过去,爹爹之前还留了一些钱给我们。”孙氏忽然变得有些激动。“但是命没了,就什么都没有了,你知道吗?”

  老范立即上前抱住孙氏,拍着她的后背道:“没事的,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将心中的恐惧宣泄了一番后,孙氏也恢复了镇定,在老范的怀里轻声问道:“你打算怎么跟张墨的爹爹说?”

  “哎,张老爷子一辈子的希望都在张墨身上,这事情不好说啊。”老范长叹一口气道:“张墨的事情暂且瞒他一会儿吧。”

  孙氏犹豫了一下道:“只好如此了,张墨这孩子可惜……哎。”

  听到孙氏的叹息,老范也是默然不语,心道:张墨死了,小范读书该怎么办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