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寒门士子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小庙惊魂

寒门士子传 连天向 2205 2019.06.12 22:16

  张墨费力睁开眼睛时,突然发现面前多了两尊泥塑神像,环顾一圈周围环境后,心中便明白这里是离仙鹤镇五里地左右的龙王庙,庙里就两尊泥塑神像,左边为长须的龙王,右边则是粉红脸的龙母,因为香火不旺,所以这龙王庙看着有些残破,长不过四五步,宽仅三四步罢了,身为仙鹤镇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张墨对此自然是十分熟悉的。

  “他醒了。”孟馨的声音率先传来,这让张墨的心情有些沉重。“婆婆,快来看呐。”

  千手鬼婆孟清立即上前一步拽住张墨的手腕,将一股内劲探入张墨的体内,片刻之后千手鬼婆孟清眉头大皱,嘴里微不可闻的念叨:“九阳天龙丹虽然会折损服用之人寿命,但是却能使服用之人在较短时间内拥有内劲,而他的体内没有丝毫内劲存在,难道是馨儿的小黑咬了他才成这样的结果?”

  虽然手腕被千手鬼婆捏得生疼,但是张墨却咬牙忍着,直到千手鬼婆孟清松开手,张墨也没有喊一声。

  千手鬼婆孟清略带失望的转身离开道:“馨儿过来休息吧,明日我们还要上山去寻葛仙师。”

  “好的,婆婆。”孟馨看了一眼张墨手里的黑子,发现黑子还是缠着张墨的手腕,只好跟着孟清走到了神像后面休息。

  张墨原本想起来换个地方睡,奈何身体还是绵软无力,只好作罢,幸好先前孟馨给他身子底下垫了一些干草,这才使张墨免于地面的寒潮。

  原本想要好好休息的张墨闻到从神像背后传来阵阵少女体香,顿时有些心猿意马,身体也开始不由自主的燥热起来。

  仅仅片刻工夫,张墨就浑身冒汗,口干舌燥,这时他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少年人血气方刚是正常的,可是如此激烈的反应却有些不对劲。

  于是,张墨开始翻来覆去来转移注意力,因为身子底下垫着干草,这一翻身就悉悉索索响个不停。

  同张墨仅隔着神像的千手鬼婆孟清立即出声喝道:“莫要在庙里做些腌臜之事。”

  孟清的话让张墨脸色一红,他心里虽然有些骚动,但是却没有任何不轨的举动,当即红着脸争辩道:“在下身体有些发热,但并无做出逾越礼制之事。”

  “狡辩。”孟清闷哼一声也不再多说。

  张墨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这会儿他处于待宰割的地位,多说无益,无奈之中张墨抬头看庙内挂着的帘布,这些帘布上都绣有斗大的字,上面绣着‘善男信女某某某的名字’,这些帘布层层叠叠,前后足有七八道。

  正当张墨想要细看帘布上绣得名字有没有他认识的人时,挂在栋梁上的帘布竟然兀自抖动起来,从帘布上抖落许多白色灰尘下来。

  “狗贼无耻!”张墨只觉得眼中一片刺痛,耳边听到一声怒斥,是孟清的声音,心里有些慌乱,奈何他身体还有些发虚,只能勉强从地面撑起半个身子,吐了一口吐沫在手心往眼睛使劲一揉,眼前这才恢复了明亮。

  神像已经被推翻,孟清收拾被孟馨扶着,而在她们面前则有一名身穿黑色劲装的中年男子。

  “婆婆,你受伤了。”孟馨扶着孟清怒视面前穿黑色劲装的中年男子道:“想不到巴蜀第一刺客荆离竟然如此卑劣,简直是巴蜀之耻。”

  荆离看到孟清双眼紧闭,腰间血流不止,且气息十分混乱,心中大定,当下挥着手中的短剑道:“刺客从来就没有什么廉耻,有廉耻也不会去做刺客了。”

  孟清在孟馨耳边低声交代了几句后,突然冲向荆离,手腕翻转,大批的暗器朝着荆离倾泻而出。

  荆离不慌不忙的伸手往上一扯,一道厚重的帘布当即被他扯断,随后这块帘布被荆离用力甩动,将孟清的暗器悉数裹入其中。

  与此同时,荆离短剑也在帘布中刺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在孟清的心脏位置。

  哧!短剑入肉的声音令人心悸,荆离却迅速的后退避开,一道黝黑的长钉擦着他的面皮而过,没入后面的门框当中,发出一声闷响。

  孟清拼着手掌受伤握住荆离的短剑,随后用嘴里暗藏的毒钉来对付荆离,没想到被荆离竟然提前避开。

  孟清和荆离两人正酣战时,张墨则用手往庙外爬,同时他还拿了一块破木板挡着身体,边爬还边用眼角的余光来看孟清和荆离的打斗。

  孟清因为被荆离暗算受伤,没有及时止血休息,这会又激烈的打斗,腰间渗出的血已经在地上积攒出一小滩血迹,她的视线也开始模糊,身体也开始微微发冷,这是失血过多的征兆。

  荆离显然不会给孟清喘息的机会,虽然短剑被孟清夺取去,但是他从腰间一抽,一柄细软的长剑出现在他手中,软剑在空中兀自抖动,但是在荆离灌注内劲以后,立即变得笔直。

  荆离的长剑如毒蛇探芯般直取孟清的咽喉,孟清猛咬舌尖,当即翻身躲过这一刺,荆离的长剑刺在神像面前的供桌上,当即破开一个大洞,这一幕让张墨看得是心惊肉跳。

  嗤!千手鬼婆孟清的手臂上立即多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荆离的长剑在刺中供桌以后又往前一撩,千手鬼婆孟清无力躲闪,当下被荆离的长剑所伤。

  千手鬼婆孟清当即跌坐在地,头往地面磕,露出她那弯曲的后背。

  正要上前一剑了结千手鬼婆孟清的荆离心生警兆,当即向一旁躲开,同时挥舞手中的长剑来护住身体周遭。

  当,当,当。清脆悦耳的声响过后,荆离只觉得手腕发麻,从千手鬼婆背后射出的弩箭力道不小,若不是荆离反应得快,这会儿恐怕已经一命呜呼了。

  “是谁派你来的?刘璋吗,还是其他人。”千手鬼婆鬼婆仰躺在地面,喘着大气问道。“我们孟氏一族恩怨分明,还望荆先生三思而行。”

  荆离并没有回答千手鬼婆孟清,而是冲上前用长剑刺向千手鬼婆孟清的心脏,这一次千手鬼婆再也没有反抗,任由荆离的长剑没入她的心脏。

  只是千手鬼婆的嘴角浮现一抹令荆离心寒的笑容,她在最后一刻抬手握着荆离的长剑,扣动了袖子里的机括。

  咻!一枚细黑的弩箭从千手鬼婆的袖口中激射而出,瞬间没入荆离的裆部。

  啊!荆离的惨叫声让已经爬出小庙的张墨感到害怕,他忍不住想要回头看,孟馨突兀的出现在他面前,二话不说拽着他的腿就往庙里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