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寒门士子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自绝经脉

寒门士子传 连天向 2031 2019.08.06 23:26

  青州黄巾第一次主动出击,是妖道带着他的师尊一起在黄巾士卒的后方等着张墨出现。

  青州黄巾在曹操麾下士卒的冲杀下显得有些涣散,眼看着青州黄巾就要败退,妖道忍不住想要出手,但是他师尊拦住了他。

  “再等等,你说的那人还没出现。”妖道的师尊伸手拦住了蠢蠢欲动的妖道。“若是他没来,你也没有必要出手。”妖道的师尊这番话让一旁的青州黄巾将领听得火冒三丈,偏又无可奈何。

  “是他,师尊快看,他就在主将身旁。”妖道忽然发现了张墨的身影,当即激动的指着曹操所在的方位道:“那名骑着黑马身上着牛皮甲者便是。”

  妖道的师尊立即将眼睛眯起来,盯着张墨,同时催动体内的气往前一扑,一股浓郁的血腥味令周围的人闻之欲呕。

  正在曹操身旁的张墨突然心生警兆,当即往一旁一躲,一道血爪恰好擦身而过,正中他身后的那名士卒。

  噗。

  张墨回头一看,那名士卒整个人如同破布袋般摔在地上,心窝处已经有了一个碗口般的大洞,死的不能再死了。

  一名须发乌黑的精壮男子身穿宽大的道袍,正饶有兴致的看着张墨。

  “幽冥血爪,极为歹毒的邪道功法。”张墨心有余悸的对妖道师尊说道:“阁下应该是幽冥尊者吧?”

  幽冥尊者也没想到张墨还能看出他的来历,当即颇为自傲的对张墨说道:“你这小娃娃不错,竟然还能看出老夫的功法,若能乖乖将葛鸿老头的道法交出来,老夫便免你一死。”

  张墨嗤笑一声道:“我于吉师傅曾在书上记载,幽冥尊者极为好色,在修道时因抑制不住心中的色欲而走火入魔,最终却悟出一套极为歹毒的邪门道法,为祸江湖一时,后被葛鸿打伤,从此不见了踪迹。”

  “以尊者这等躲藏的功夫,怕是乌龟都比不了,在下有何惧之有?”

  张墨这番夹枪带棒的话让幽冥尊者老脸一红,当即恼羞成怒道:“无知小辈,自寻死路。”

  只见幽冥尊者伸手掐了一个极为怪异的印决,他体内的气也随之外放,细看之下幽冥尊者的气竟然带着一丝血红色,周围的士卒只觉得呼吸都有些抑制。

  “以血为海,以气为浪,血浪滔天。”幽冥尊者周围好似有一道圆环在涌动,一瞬间就将张墨裹在其中,那些看热闹的士卒也有被卷入其中,纷纷惨叫不已,只不过瞬间功夫就被幽冥尊者的圆环吸成人形干尸。

  随着这些士卒被吸人人形干尸后,幽冥尊者周遭的圆环变得更大,血腥味也开始弥漫开来,周遭几丈之内没有看热闹的士卒,所有人都退避三舍,不再靠近。

  唯有幽冥尊者的弟子悄悄摸摸的在不远处盯着,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身处圆环之中的张墨此时正奋力运转体内的气来抵御幽冥尊者的血浪滔天形成地圆环,这圆环不但具有腐蚀性,而且还充斥着大量靡靡之音,陷入其中后,张墨只觉得心烦意燥,根本压制不住体内的色欲,脑中浮现的都是男女交合的景象。

  血浪滔天中的腐蚀张墨还可以运转体内的正宗道家心法来抵御,但是那无孔不入的靡靡之音却令张墨几近迷失,好几次都被血浪侵蚀到皮肤才惊醒。

  幽冥尊者看似占据上风,但他却有苦难言,这一招血浪滔天施展开来极为损耗体内真气,像他这种依靠邪法修炼的人很难长时间维持真气,所以几个呼吸间,幽冥尊者的黑发便开始搀着一丝丝白发,而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窜出一根根白发。

  张墨虽然体表已经被血浪腐蚀得鲜血淋漓,但是并未伤到根本,反而越战越勇,依靠体内磅礴的真气将周遭地血浪排除在外,在自身周遭形成了一个小圈子。

  幽冥尊者心知再这样耗下去,不但伤不了张墨,还会将自己搭进去,当即长舒一口气将漂浮在周遭的真气悉数收回体内。

  随即幽冥尊者伸手就将掌心凝聚出来的血红色气旋轰向张墨的胸口。

  哇。猝不及防的张墨被这道掌心雷轰中,当即吐出一口鲜血倒飞了出去。

  幽冥尊者的嘴角也溢出一丝鲜血,刚才他强行收回血浪也是受了点内伤,不过他能在收回血浪之时,暗中凝聚掌心雷,这收放自如的真气是这会儿的张墨难以企及的。

  “小娃娃,吃了一记老夫的血雷子可还舒服?”幽冥尊者一步步上前,凑到动弹不得的张墨面前,伸手就捏住张墨的脖颈将他整个人提起来道:“只要你肯将功法交出来,老夫依旧会饶你一命。”

  “你说得话不可信,于吉师傅也有记在书上。”张墨咧嘴一笑道。“我张墨一直都谨小慎微,贪生怕死,可是今日我要让其他人都知道,我并非如此,只不过舍不得世间的一些美好事物而已。”

  “不好,他要自绝经脉。”幽冥尊者立即反应过来,想要用真气封住张墨,奈何这会儿张墨已经用体内的气将经脉悉数震碎,身体也随之绵软无力地下垂,同时他的七窍也开始流出一缕鲜血,整个人的生机似乎都在流逝。

  幽冥尊者有些恼火的将体内真气灌入张墨的丹田之中,想将张墨这一口气续回,但是他的经脉尽碎,真气就好似进入一口满是破洞的布袋,没一会儿就泄完了。

  “竖子!”幽冥尊者恨不得将张墨撕成碎片,但是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动手,最后决定带着张墨的‘尸体’回去。

  看到张墨被幽冥尊者带走,王艮虽然害怕幽冥尊者,还是带着一众东州兵紧追其后,只不过他这两屯人马就有些不够看,青州黄巾轻松就将他们打发了,若不是曹操驰援,怕是王艮一行人都要交代在青州黄巾手里。

  而被幽冥尊者徒手抓着的张墨,此时却陷入一种奇妙的状态当中,在他的脑海中响起一声叹息:“痴儿,为师再助你最后一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