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寒门士子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传道有缘人

寒门士子传 连天向 2032 2019.06.19 23:00

  琼台仙谷的山顶处有一块极大的平地,这也是琼台仙谷中‘琼台’的由来。

  孟馨拽着张墨绕过几处菜圃和茶园后,便看到琼台,有一座用石头垒成的坞堡,在坞堡外是那些已经爬到琼台的江湖人士。

  放眼望去,这一众江湖人士也有不下十几位,不过有三拨人特别显眼,其中一群人身穿道袍,看模样打扮与葛仙师的弟子无二,只是这群人背上都有一柄长剑,且神色中狠戾之色浮现,显然都不是易于之辈。

  另外一群便是由卢夫人带来的五斗米教鬼卒,只是这会儿卢夫人身边跟着的鬼卒不过四五人而已。

  最后一群人便是以虞翻为首的士族子弟,这群人一开始并没有聚在一起,可是在登顶以后却自然而然的汇聚在一起,就连先前和张墨称兄道弟的张梁也在其中。

  而张墨和孟馨则属于第四类,那种没有厚实基础,三五成群,极为散漫的江湖豪客。

  在这群江湖豪客中,又以墨诚和无影剑史阿为首,两人均是江湖豪客中最顶尖的高手。

  仅仅粗略一看,张墨就觉得孟馨没有太大机会得到葛仙师的传承。

  孟馨因为先前被人偷袭,受了一些内伤,这会儿脸色有些发白,这时不得不找地方坐下休息。

  咕呱。

  一阵蛙鸣声响起,一道粗壮的身形径直走向张墨和孟馨,这人身形胖似圆球,圆脸小眼睛,腰间挂着一个皮囊,皮囊里面不停的有东西在动弹。

  这人走到张墨和孟馨勉强开口说道:“听闻你们杀了我那个不成器的兄弟?”

  张墨立即拦在孟馨前面道:“阁下莫要胡言乱语,我从未见过你的兄弟。”

  “哦,那是我错怪你了。”这人脸上突然浮现一抹狞色道:“我吞天兽李大口没功夫和你瞎扯,给我死去吧。”

  吞天兽李大口伸手就抓向张墨的肩膀,想要将张墨整个人举起来。

  孟馨想要站起来帮忙,谁知道一动就牵扯到先前的伤势,痛得冷汗淋漓动弹不得。

  张墨慌乱中抽出腰间的短剑,猛得往前一挥,吞天兽李大口突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一只硕大的手掌应声而断,掉落在地时,手指还兀自抽动。

  “好利的剑。”史阿瞥了一眼张墨手中的剑,心中暗赞一声。

  看到吞天兽李大口的手掌掉落在地,张墨当即楞住,他没想到吞天兽李大口会躲不过他挥出的短剑。

  吞天兽李大口也是一个狠角色,在嚎叫一声后,异常果断扯下身上的衣服将断掌包裹住,同时将断掌上方的手腕用布条系住,接着强忍着疼痛用另一只手掐住张墨的脖颈。

  吞天兽李大口面色狰狞,手上一用力就将张墨整个人提了起来,同时往上一举,再朝着地面重重的掼下去。

  碰!

  张墨清楚的听到自己后背着地的声音,嘴角不由自主的溢出一缕鲜血,手中的短剑也随之松开,掉落在地。

  孟馨从怀里摸出一个木匣子对准吞天兽李大口威胁道:“你快放开他,不然我杀了你。”

  吞天兽李大口无视孟馨的威胁,手中的力道越加的重了,张墨双手用力去扳李大口的手掌,但却无法撼动李大口掐在他脖颈上的手。

  双眼模糊,呼吸困难,张墨整个人好似煮熟得大虾一般,通体赤红如血。

  吞天兽李大口因为失血过多,整个人也有些摇摇欲坠,但是他的手依旧用力的掐着张墨的脖颈,在他的心里就一个念头:把张墨掐死。

  而张墨这会儿好像已经彻底失去了抵抗能力,双眼突出,面色青紫,舌头有小半露在外面。

  周围的人看得摇头不已,而孟馨则泪流满面,端着木匣子一直没有动弹。

  吞天兽李大口见张墨没有了动静,当即松开张墨的脖颈,单手扯着张墨的衣襟,像拖死狗般拖着张墨,想把张墨从琼台上扔下去。

  孟馨眼睁睁的看着吞天兽李大口拖着张墨走到琼台边缘,她刚才挣扎犹豫了,因为背负着孟氏族人的希望,所以孟馨最终没有选择出手相助。

  “给我下去吧。”吞天兽李大口手上用力想要将张墨甩下琼台。

  “忍无可忍!”一道怒吼声在吞天兽李大口的身后响起,原本已经动弹不得的张墨重新醒来,他的双目赤红,整个人看上去好似大了一圈,手臂上的筋肉若隐若现,面目狰狞可怕。

  吞天兽的手腕被张墨双手握住,同时用力一扭,仅剩一只手的吞天兽再次发出凄厉的喊声,而张墨则无视吞天兽李大口的喊叫,抬腿往李大口的屁股踢了一脚。

  吞天兽李大口往前扑倒,掉出琼台,他的喊声立即响彻琼台仙谷,整个人也没入在厚重的云海当中。

  做完这一切后,张墨整个人都散发着一丝暴戾的气息,周围的江湖人士立即自动退开,让出一条道来。

  张墨径直走向石头垒成的坞堡,这时候他的心跳极快,嗓子好像着火一般。

  所有人都把目光放在张墨身上,但是没有人出手阻拦他走向坞堡,只是在走到坞堡不到一丈远的距离时,那群穿道袍的人拦住了张墨的去路。

  坞堡内传来一道缥缈的声音道:“让他进来。”

  那些穿道袍的人听到坞堡内传来的声音后只能不甘的让开一条小道,张墨顺着小道走进坞堡。

  圆形的坞堡内空阔异常,有一名身穿道袍,须发皆白的老者正盘膝打坐在正中间,坞堡上空的缺口引入的光芒正好罩在老者身上,使得老者整个人被光笼罩而看不清楚面貌。

  张墨只觉得心脏好似要跳出胸腔一般,整个人不由自主的跪倒在地,随后更是趴在地上大口的喘气,而他呼出的气息更是灼热无比。

  须发皆白的老者看到张墨的模样,脸上露出一抹笑容说道:“道传有缘人,看来这是天意如此。”

  迷迷糊糊的张墨只觉得他的身体被一股柔和的力量裹去,同时身体自主地盘膝坐好,接着便是一股凉意从头顶百会穴灌入,注入到四肢百骸当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