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寒门士子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章 濮阳之战

寒门士子传 连天向 2054 2019.08.17 23:52

  张墨用上一点力气才将没入城墙的箭矢用力拔出来,发现箭矢的末端上刻着一个“吕”字,心中对吕布的力量有了一点直面的了解。

  城下的吕布见一击不中,当即有些遗憾的对左右说道:“今日算他命大。”

  有夏侯惇和王艮在,吕布几次攻城都没能破掉鄄城,转而去攻打程昱守的范城和东阿城。

  但是吕布的如意算盘落空,荀彧没有派兵去给程昱解围,而硬着头皮将计就计的吕布也没能攻下程昱守着的两座城。

  几经折腾,吕布放弃了攻城的打算,把军队屯驻在濮阳,准备休整一会儿再战。

  而曹操也停止了他继续东征徐州的计划,顺利的撤回鄄城。

  刚回到鄄城的曹操立即召集麾下文臣武将一起开了一个会议。

  张墨再见到曹操心中滋味万千,他已经决心在曹操脱离困境后离开曹操,因为曹操的很多做法并不符合他的处世之道。

  曹操倒没有感觉到张墨的异样,还略显兴奋的对张墨说道:“听闻伯端与文若一起劝退郭贡上万人马,当真是我之福将。”

  “在下愧不敢当,此事乃荀司马一人谈成。”张墨可不想和荀彧争功劳,当即解释道:“我只是护着荀司马一同去了一趟郭贡军营罢了。”

  听到张墨的解释,曹操尴尬一笑,转而对众人说道:“此番诸君坚守城池,避免我落入无家可归的境界,当受我曹操一拜。”说完之后,曹操便真的从席子上站起来对着众人深深作揖施礼。

  “今次吕布来势汹汹,陈宫张邈之流助纣为虐。”曹操回到席子上坐好以后,笑着说道:“但吕布不占东平,切断亢父、泰山间的通道,凭借险要截击归来的我,反而驻守濮阳,当真是令我吃惊,他有什么本事可以占据兖州?”

  接下来曹操便开始布置任务,目的就是驱除吕布,重新夺回兖州的控制权。

  众人尽皆领命离去,张墨得到的任务是收割熟麦,以此压低供粮标准,从而得以储备战事军粮。

  其余人的任务各有不同,荀彧负责策反濮阳大姓田氏为内应,作为攻打吕布的一支奇兵,而夏侯惇则负责训练青州兵,让这些青州兵尽早的熟悉弓马,为曹操出力。

  张墨很快就将熟麦收割完毕,同时军中士卒的供粮标准也随之降低,多出来的粮食都充作储备军粮。

  八月,一切准备就绪,曹操挥军进击吕布驻地濮阳,张墨作为中军一同攻入濮阳城。

  田氏打开东门供曹操进入,而曹操在入城后将东门烧毁,显示他有进无退,破釜沉舟之意。

  只可惜这一次,曹操遇到了对手,吕布麾下将领与士卒皆是久经战阵,尤其是吕布麾下有一支号为陷阵营的骑兵冲杀起来英勇无敌,且熟悉战阵,吕布就曾多次以此营击败敌人,而陷阵营的统帅便是吕布心腹高顺。

  原本曹操以为青州兵经过夏侯惇一段时间的训练,能抵挡住吕布麾下的陷阵营。

  张墨一看到高顺的陷阵营,心里就是一沉,一旁的王艮更是忧心忡忡。

  虽然只有一千不到人马,但是陷阵营士卒身上那股气势以及整个陷阵营的装备都是青州兵无法匹敌的。

  两军交接,喊杀声震天,只不过青州兵还没撑一会儿就直接溃败,四下奔逃,这一下就打乱了曹军的阵脚,致使曹军大乱。

  张墨第一次感受到溃败的感觉,周围全是无头苍蝇般的曹军士卒,每个人都不知道往哪里跑,但是就这样毫无目的地奔走,尾随其后的高顺以及陷阵营如宰牛杀羊般将曹军士卒杀掉。

  因为阵脚已乱,这会儿什么军旗、鸣金都没用了,张墨拼命的施展沾衣十八跌挤开人群,想要去找曹操的身影,奈何这会儿周围全是四处奔走的曹军,那还看得到曹操在哪里。

  随后张墨带着王艮往东门冲去,因为东门虽然有火,但也只有从那边能逃出城。

  有一部分曹军也和张墨他们抱有同样想法,因此他们一同结伴,从还烧着火的东门闯了出去。

  因为烟熏火燎的缘故,闯出城的众人脸上都被烟火熏黑,其中有一人哈哈大笑道:“吕布没有趁机关闭城门,是我等大幸,应当立即制作攻城石炮机,继续攻打濮阳城。”

  张墨通过声音认出说话的人是曹操,当即也暗松了一口气,随即曹操组织了残兵真的就地制造攻城器械,又攻了一番城池后,天色变黑后才退兵。

  战事也随之进入胶着状态,曹操与吕布开始互相对峙,而此时却发生了蝗灾,双方竟然开始在周边郡县劫掠百姓粮食,甚至还将一些百姓杀害制作成肉干充当军粮。

  这一幕令张墨三天没有吃下一顿饭,他闭着眼就能想到那些被杀掉的百姓,抬头就能看到满天飞舞的蝗虫,天灾人祸,不过如此,百姓之命比之草芥都不如。

  张墨时常想,若是他没有走出会稽郡,在发生战事时,他会如何?

  深知张墨性格的王艮从外面带来一点面饼给张墨,同时劝解道:“古来征战,恨极敌人时,会将敌人的皮剥下来作为寝具,将敌人的血作为美酒喝了,将敌人的肉当做……”说到后面王艮自己也说不下去了。

  张墨微微一叹道:“我不过是一介书生而已,仅凭一己之力又如何能改变这纷杂乱世,今日所见不过是因我身处军旅才得以见识,我想此等现象绝不仅吕布、曹操之流特有之行为,想必那些嘴上说得为民请命的人在军粮耗尽时,都会把刀对准百姓下手。”

  “那依你之见,我们该何去何从?”王艮的脸上也浮现一抹忧色。

  张墨摇头应道:“若离了曹操,其他人未必比他好,倘若不离开他,我心里又有些疙瘩解不开,哎……你待我好好想一想吧。”

  王艮也知道张墨心里很难,当即岔开话题道:“这面饼你吃吧,我听说你好几天没吃东西了。”

  张墨摆了摆手道:“你拿去给需要吃的人吧,我练得功夫几日不吃,并不影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