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寒门士子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御气之道

寒门士子传 连天向 2026 2019.06.26 23:25

  孟馨当即从地上起来拦住丁开山的去路,丁开山伸手一推,孟馨顺势想要将丁开山的手臂卸掉,同时一根黑色的细鞭从孟馨的袖口内喷射而出,直击丁开山的面门。

  叮!丁开山张嘴就咬住孟馨的细鞭,同时手腕一抖,用内劲将孟馨震飞。

  孟馨跌落在地后,捂着胸口吐了一小口鲜血,便晕厥过去。

  一旁的张梁见状咬牙上前,一双手掌如花似雾般吐出,招式极为耐看。

  丁开山有些不屑的看了一眼张梁,伸手就是一拳,朴实无华的拳头猛的往前一送,张梁捂着手掌惨叫着跌坐在地,痛苦嚎叫不已。

  张墨抬头看着丁开山道:“是明心叫你来的?”

  丁开山看到张墨那虚浮的脚步,眼中闪过一丝疑惑道:“你不会武功?”

  “我没有习武,自然也不会武功。”张墨此时也不再害怕。“想不到明心表面仁义道德,实则为了传承不择手段,你做他座下走狗,对得起葛仙师吗?”

  “放屁!”丁开山怒目圆睁道:“我此番来是为了取回你偷走的经书,哪里对不起师尊了?”

  张墨有些愠怒道:“是谁告诉你,我偷了经书?”

  “当然是明心师兄了。”丁开山伸手就揪住张墨的衣领道:“好了,你先随我回去吧。”

  为了防止张墨逃跑,丁开山拿出一根粗绳将张墨五花大绑,随后将张墨扔在马背上,随后翻身上马带着张墨飘然离去。

  在马背上的张墨只觉得浑身上下都火辣辣的疼,因为五花大绑十分折磨人,在军中五花大绑可以用来磨磨战犯的脾气,因为被绑之人手脚均被捆得严严实实,绑得时候在被绑之人的后背留一根可活动的绳索,只要用力一抽紧,被绑之人的痛苦就会加倍。

  纵使张墨想要忍着,却也因为绑得紧而痛苦的哼哼,同时因为横卧在马背上,张墨只觉得胃里翻江倒海,仅仅片刻工夫,他便把肚子里的东西吐了个干净。

  丁开山看着马背上的污渍,对着有些萎靡不振的张墨骂道:“就你这个怂模样,是怎么偷到师尊的经书?”

  “你口口声声说我偷经书,有什么证据吗?”张墨有气无力的嘶吼道:“如果你是觊觎经书,我大可把经书交给你,你放我一条活路。”

  张墨的话让在擦拭马背的丁开山停顿住了,一个天大的机遇摆在丁开山面前。

  丁开山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双眼也布满血丝,不过他在深吸了几口气以后,却渐渐的将内心的欲望压制下去,面无表情的说道:“师尊将衣钵传承给明心师兄,我若现在拿了经书,才是真的对不起他老人家。”

  听到丁开山的话,张墨嘿嘿一笑道:“看来你比那个明心要好多了,不过嘛,你的脑子不如他好使。”

  “小子找死。”听到张墨的嘲讽,丁开山恼火的对着张墨小腹就是一拳。

  张墨只觉得小腹好似被牛角顶到了一般,整个人不由自主的弓成虾米状,同时嘴角流出一丝苦涩的液体。

  看到张墨如此不堪的模样,丁开山摇了摇头道:“没本事就别学人家犟嘴。”

  张墨佝偻着身体道:“我就这样,改不了。”

  丁开山有些无趣的把张墨提上马,继续赶路。

  是夜,丁开山找了一处较为偏僻的山洞准备过夜,因为张墨要吃东西,所以丁开山把张墨身上的绳子解开,让张墨吃饱了饭。

  随后丁开山伸手捏一个剑诀对着张墨的胸口就猛戳了一下,张墨只觉得胸口一痛,整个人的意识还是清醒的,可是身体却动弹不了。

  丁开山走到山洞口仰卧着躺下道:“晚上我也不绑着你,不过给你点了穴,老实呆着就好。”

  在原地动弹不得的张墨心中对丁开山大骂不已,不过这会儿他连话也说不出来,骂了一会儿后,张墨便开始琢磨脱困的办法。

  思来想去,张墨觉得只有修炼葛鸿传给他的金液丹经试一试,当即张墨开始屏气凝神,放下心头的杂念,开始默念金液丹经,同时舌抵上腭,双目平视前方,尝试在体内感受‘气’的存在。

  上半夜,张墨眼睛睁得酸痛,口水流了一嘴角,但是并没有感受到一丝的‘气’在体内游走。

  下半夜的时候,张墨静下心来,开始一遍遍的在心中默念经书上的第一篇,放下刻意去寻找体内‘气’的念头,最终在黎明时分,张墨感受到丹田内有一股‘气’在蕴藏。

  山洞外,朝阳开始升起,正是一天生机最为勃发的时候。

  山洞内,一夜未睡的张墨不但没有丝毫疲倦之色,反而神采奕奕,他的身体已经恢复自如,盘膝而坐,双手放在膝盖上,五指朝天,一呼一吸间,整个人都蕴藏着一股飘逸的气息。

  直到小腹有些胀起来,张墨才停止体内‘气’的凝聚,仅仅一夜工夫,张墨已经初入门径,开始初涉大道,可谓是天赋异禀。

  只不过,张墨虽然凝聚了体内的‘气’但却不能运用它,因为只掌握了金液丹经的第一篇,只不过是开了一个头,打下基础而已。

  依照葛鸿的金液丹经上的描述,张墨的确暂时不能施展‘气’,不过张墨属于其中的‘例外’,因为他吞服过九阳天龙丹,又被孟馨的宠物小黑咬过,这两样至阳至阴之物在张墨体内互相冲突,却也是两股不容小觑的力量。

  就在张墨想要起身时,这两股力量兀自在张墨的丹田内爆发,就连葛鸿都没想到张墨在领悟《金液丹经》第一篇时会有如此变故。

  张墨开始调集丹田内那股‘气’来压制体内突然爆发的阴阳两道力量。

  “孤阴不长,孤阳不生……”张墨悄然开始默念金液丹经的第二篇,丹田内的那股‘气’被他笨拙的运用起来,一开始体内那两道力量有崩溃的痕迹,可是随着张墨逐渐熟练起来,最终那两股力量被张墨利用体内的“气”压制得服服帖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