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寒门士子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二章 三姓家奴

寒门士子传 连天向 2068 2019.08.20 22:45

  张墨稳固了一下有些波动的心情,这才有些好奇的问道:“多谢师兄提醒,不知师兄此次来此所为何事?”

  明我起身对张墨说道:“大师兄有他的道,我也要寻找属于我的道,小师弟有缘再见。”

  最后一句‘小师弟’让张墨心中一突,不过这会儿明我已经远去。

  “明我师兄已经知道了。”张墨喃喃自语道,心中也有些怅然若失,不单单是因为明心之事。

  一直躲在一旁暗中观察的王艮看到明我离开后,这才凑上前来问道:“将军可认识那道人?”

  见到王艮,张墨微叹一声道:“他是我师兄,在寻属于他的道。”

  “俺们不懂什么是道。”王艮面露难色道:“可是军情却是挺急的,陈宫与吕布率万余兵来战,曹公已经派人请你过去议事。”

  “王司马!”张墨有些哭笑不得的带着王艮去曹操那边议事。

  军帐内,曹操环视众人后道:“吕布领万余人马来袭,但这一次我要再败他一次,让他彻底退出兖州。”

  “此番我将留一半兵力在堤里,另一半兵力在堤外,再以轻兵诱引吕布,待合战后,伏兵出击,务必一击将吕布击溃。”

  曹操说完计划后把目光放在张墨身上道:“此次轻兵引敌,由伯端主持。”

  “喏。”张墨低声应道,轻兵引敌,谈不上危险当然也算不得轻松,毕竟这会儿要诱的是吕布,张墨对于陷阵营的勇猛还是记忆犹新的。

  待各项事情都安排妥当以后,众人散去,曹操把张墨独留了下来,笑着问道:“伯端可查清楚那道人的来历?”曹操在说话间,目光中闪着一丝精光,紧盯着张墨。

  张墨想也不想的回答道:“此人乃是我的师兄,道号‘明我’,他已经离开鄄城。”

  见张墨并没有隐瞒,曹操当即哈哈大笑道:“原来如此,既然是伯端师兄,那我也能放心了,明日一战还望你小心一些,吕布是伤人猛虎,不容小觑。”

  “定不负公之所托。”张墨这才有些觉察出来异常,曹操似乎对这件事早有掌握,这让张墨心中一寒,他不知道曹操是什么时候在他身旁安插了细作。

  只是张墨也明白曹操这会儿是草木皆兵,若是不谨慎一些,可能全盘皆输,况且张墨也打算在曹操度过此次危机后离开他,心中的不满也随之散去一些。

  次日,曹操带一半兵在堤内埋伏好,另外一部分兵力由夏侯惇带领在堤外,张墨则与王艮带着两屯东州兵去引吕布与陈宫的大军。

  王艮对张墨说道:“吕布此人虽然莽撞无谋,但陈宫却是老谋深算,若我等只以这些兵力诱敌,恐怕难以成行。”

  张墨沉吟一声道:“陈宫谋算虽强,但吕布不会对他言听计从,我只需激一激吕布,他定会引兵来追。”

  王艮有些不信张墨,但又不好说,只能闭嘴不语,张墨也不和王艮过多解释,只唤来左右如此这般的吩咐下去。

  没一会儿,王艮就看到几名士卒弄了一块一人宽,几人长的长方形白布,同时还有一桶漆黑的墨汁,张墨用士卒临时绑好的刷子蘸上墨汁便在白布上写了四个字‘三姓家奴’。

  王艮看到这四个字以后挠头不语,他不明白为什么张墨要拿这四个字来引吕布,也想不明白吕布会因为这四个字来追他们。

  写好字以后,张墨让士卒将白布略微抬起来,待墨汁稍干以后便拿竹竿将白布撑起来。

  “出发!”张墨让左右撑着写有‘三姓家奴’四个字的白布往吕布的军营赶去。

  吕布军中,陈宫与高顺等一应文武官员都在,吕布正与众人商议攻打曹操之事,忽听得帐外有人叫喊。

  有士卒从军帐外进来向吕布禀报道:“有一位名叫张墨的敌军在外叫骂,说要与主公决一死战。”

  吕布听到张墨的名字以后眉头一跳道:“那厮带了多少人马?”

  “就两百左右人马。”士卒应道。“他们还拉了一块白布,上面写了字,小的不识字看不懂上面写了什么。”

  吕布立即来了兴趣,当即一拍大腿决定道:“哦,待我出营一探,看看这张墨是何方人物。”

  陈宫眉头一皱,想要劝阻,却又忍了下来。

  随后吕布牵来赤兔马有高顺等人随行出营,只不过他刚一出去就看到白布上写着四个斗大的字‘三姓家奴’。

  旁边的人可能还没反应过来,但是吕布岂会不知‘三姓家奴’这四个字的含义,这是在讽刺他投靠丁原,后又投靠董卓之事,对于吕布来说,简直是正中下怀的恶毒语句。

  吕布双眼充血,脸色通红的带着高顺等人回营道:“张墨小儿,吾必将汝枭首示众!”

  吕布一回营,不和陈宫商量就直接将营内人马悉数调出,火急火燎的扑向张墨,他想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张墨碾成碎片。

  眼看着吕布带着麾下士卒倾巢而出,张墨并没有着急,而是对左右吩咐了几句,随后在王艮的指挥下,这两屯东州兵在马背上齐声高呼:“三姓家奴,不忠不义。”

  原本就已经怒火中烧的吕布在听到张墨命手下人喊得话以后,当即一拍赤兔马的马臀,整个人如离弦之箭般窜向张墨。

  “撤。”王艮带着众人立即回撤,将吕布往伏击圈里带,而张墨则故意落在最后,背上还特意绑着一根军旗用来吸引吕布的眼球。

  “主公小心有诈。”高顺想要追上吕布劝阻,只可惜赤兔马乃是西域良驹中的极品,这一眨眼工夫,他的话已经被淹没在风声中,吕布独自一人紧追着张墨不放,丝毫不顾身后的大军。

  张墨回头一看,发现吕布离他竟然只有几丈之地,但是吕布率领的大军却被吕布甩在后面,当即也放缓了速度,任凭吕布赶上。

  “张墨小儿受死。”吕布一戟就搠向张墨的背心,这戟原本是礼仪兵器,具有钩、啄、刺、割等攻击手段,因而对使用者要求颇高而导致鲜有人用,但吕布却以戟为兵器,善用戟者可将其发挥出比矛和戈还要强的威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