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指挥官的万界之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三十一章 特蕾西亚·范·阿斯特雷亚

指挥官的万界之旅 豪华鱼头锅 2129 2019.07.05 16:10

  我是特蕾西亚·范·阿斯特雷亚,是剑圣阿斯特雷亚家族的上代剑圣,从小作为剑圣一族的一员的我却十分的怠惰,不愿练剑。

  每次我练剑偷懒的时候,我都会穿着农家洋装,去观赏贫民窟后自己种的花田,这片如燎原之火的花海就如我的头发一样纯粹,我喜欢这里。

  自我懂事以后我就发现了我有死神的加护,因此我变得自闭了起来,开始无意识地躲避和人的交往。

  我12岁那年上代剑圣,我的叔父在发现我拥有剑圣的加护的事实后,强迫我与长兄对战。最终,我打败了经常练剑的长兄。

  我不喜欢舞剑,但又比谁都为剑所爱,剑不允许作为剑以外的存在活下去,我接受了剑圣的命运。

  因为获得剑圣的加护后,兄弟们剑道上的缺点,我都一目了然。

  由于我能看穿缺点的能力,因此开始向士兵们进行教学,纠正他们的缺点。

  随着自己的成年,亚人战争爆发了,在亚人战争中,亲眼看着自己的兄长们与叔叔一个个替自己走上战场,再也没能回来。

  往往想到这里,我就会痛恨那时软弱的自己,流着泪的自己发现亲人们再也回不来了。

  在我心情最不好的时候,在贫民窟后的废墟花田那里,我认识了我一身的所爱——威尔海姆·特利亚斯,他握剑的意义却完全和我不一样,第一次我知道了握剑可以守护自己珍视的人。

  每天看着勤加练剑的他,我都忍不住想打断他,我想让她来陪我看看这片如燎原之火的花海,我想让他夸夸我,我更想和他相拥在一起。

  但是他就是一个木头,一天到晚就只知道练剑!练剑!剑圣怎么了?剑圣也有情绪?除开剑圣我也是一个女人。

  随着亚人战争的战火蔓延,威尔海姆的家族遭到战火波及,他却独自前往救援,我无法坐视其自杀的行为便私下跟了过去。

  熊熊烈火燃烧着特利亚斯宅邸,威尔海姆手握着长剑独自在亚人的军队里挥舞着,亚人的血和威尔海姆的血染红了他的衣裳,斩杀了三百多人后体力不支倒坐在地。

  在他即将被一位身型巨大的亚人斩杀时,我仿佛看见因为软弱的自己而离去的亲人们,那一刻我拔出的多年未挥舞的剑,龙剑雷德的轻鸣,似乎是在责备我这个不负责任的主人。

  这一战斩杀了一千多亚人,这一战成为了我的初阵,剑圣之名如野火燎原般传开,自此我便接下剑圣的重任。

  第一次为了守护我所珍视的人拔出了龙剑雷德,这感觉并不坏。

  经这次事件后,威尔海姆似乎是因为我隐瞒自己的身份而不满,便向我提出了挑战。

  那一刻我很伤心,我要用自己的全力来击败他,在花田我轻易击败了他,威尔海姆扬言再次见面时会将剑从我手上夺去,他退出了骑士团后消声匿迹。

  两年的亚人战争我为格鲁尼卡南征北战,我讨厌这些让我失去了亲人们的亚人,我甚至非常憎恨这些让我失去了爱情的亚人,所以面对他们我将毫不留情,这一刻我不再是一个女人,我是一名守护国家疆土的剑圣。

  随着战争的结束,我成为了终结亚人战争的传奇英雄,亚人的地图版块已经被我们收入囊中,前往庆功的途中棕发的青年出现在自己眼前。

  再次露出了笑容与他交手,全心全意的一击打断了威尔海姆手上的剑,但是同一招内,自己手上的长剑也被迫离手,我的剑此刻被他所夺走了。

  和他结婚生子的我,有了自己的孩子和孙子,本想就这样幸福的过完这一生的我们,却充满了坎坷。

  自己的儿媳因不明原因所昏迷,自己的儿子因先天无能在妻子昏迷后脾气更是变得暴戾古怪,孙子也因此在缺乏亲情的环境中长大,我们夫妻二人也只能劝说安慰。

  一生被剑所钟爱的我,似乎并不能被剑所放过,近卫骑士团奉王家的命令,要组成白鲸讨伐队,儿子以自身的原因为由我出征,丈夫极力反对,但因事前王族女儿被掳走而请辞职位,于情于理都不能跟随。

  在与白鲸交战的那一天,剑神曾让我做出选择,因为自身被爱情所救赎,最后选择作为妻子而非剑圣,其加护因此被剑神剥夺,自己的龙剑也因此无法拔出。

  这次出征我以失败而告终,失败的代价就是死亡,期望着家族能和乐而死去,死前想着孙子、儿子、儿媳妇以及挚爱“如果我告诉你其实我对你一见钟情的话,你会多惊讶呢?”

  恍恍惚惚14年,我再次苏醒了过来,再次苏醒的我看到了我的丈夫、我的儿子、我的孙子。

  虽然时间在他们的脸上留下了痕迹,但是自己亲人的气息是无法欺骗我的直觉,我是多想在抱抱他们啊!这是我灵魂飘荡在这个空间14年里的渴望。

  但是被曹控的我,已经无法做出自己的选择,拼命想让自己停下手里挥舞的长剑,但是长剑还是挥向了我自己的孙子。

  看着非常从容阻挡自己进攻的孙子,莱茵哈鲁特么?不知不觉中自己的孙子变得这么优秀了,看来如今的剑圣就是自己的孙子了。

  接着就是自己的丈夫和儿子的出现,他们在一旁的呼唤,他们在一旁的祈求,让我的心更是疼了几分。

  明明亲人就在自己的面前,自己却不能触碰,只能刀剑相向,我特蕾西亚·范·阿斯特雷亚这一生真的是被剑所钟爱么?还是被剑所诅咒?

  自己的丈夫也要向自己开始挥剑了,这场战斗难道就是当年的延续么?我能死在我所爱的人们怀里,这个结局我特蕾西亚还能接受。

  “独孤九剑之破剑式。”一个奇怪的招式在自己丈夫的手中使了出来,面对着这一剑,自己的长剑再次被他所打落,这一刻自己真的好想在看看他们的脸庞,好想看够了他们再死去啊!

  随着我手里长剑的落下,他们爷孙三人也丢掉了手里的长剑,他们哭喊着把我按在了地上,等等!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你们都不把我杀死啊?我已经是一个傀儡了,我已经回不到从前了。

  这时一个讨厌的声音在我们耳边响起“亲!请问你们需不需要优质的捆绑技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