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广播道杀人事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名字

广播道杀人事件 船长尼莫 6154 2020.06.30 13:53

  广市昨晚下了场大雨,一场秋雨一场凉,今早起来感到格外的湿冷,这个城市的天气要么热的时候特别热,冷的时候天天下雨,湿冷到冻骨,突然怀念起家乡冬暖夏凉,气温恒定,四季如春的天气了。

  我冻得哆哆嗦嗦不情愿的从床上爬起来把冰箱里昨天的隔夜饭拿出来做个蛋炒饭,瞥到冰箱里林菁昨天送的那包腌赤豆,便拿出来泡了壶茶,这熟悉的味道以及温暖的茶香让我新的一天开始就舒心愉悦。

  吃饱喝足去上班,到了局里,老陈让我汇报一下昨天的拜访调查,我把昨天情况大致说了一遍‘这个案件有些蹊跷,最终的尸检报告还没出来,我们还是需要与死者密切接触的人进行拜访,对了,林菁提到过王牛燚好像有男朋友,我们有没有人调查到?’

  没有人说话,老陈见状,打破沉默道‘询问过王牛燚的同事和家人没有人知道她有个男朋友,也查过王牛燚的社交网络,并没有男朋友的信息,你一会和林菁约个时间再拜访下她,问一下关于这个男朋友的信息’收到拜访任务能拜访林菁我突然觉得有点开心‘好的陈队‘我愉快的答道

  约了林菁第二天上午拜访,下午课外班她有课。次日我早早起来洗漱收拾,想让自己看起来更精神一些。

  坐公交到了离林菁家最近的车站,想到我这么大了还没买车呢,要不要考虑买一辆呢,毕竟工作之后有辆车生活工作更方便些,但是以我现在小刑警的职位,在广市养一辆车消费也挺大的,想到这里不禁叹了口气

  公交车停在老广播站前,我看到有一家水果店便想去买个果篮,毕竟上次林菁送了我一袋腌赤豆,礼尚往来,而且人家经历了这样的事情,应该来安慰一下的。

  老板打包果篮的时候我想到周末坠桥这里是离桥最近的建筑,会不会有目击者,便问‘老板,你们这个楼里的店铺一般几点关门啊,上周末有人坠桥,晚上八点到九点时候,会不会有目击者’

  ‘八点到九点…没有的’老板见我穿着警服也没多问,便回答道‘这里的店关门都很早,最晚七点就关门了,附近居民区少,晚上关门晚也没什么顾客的’老板边说边打包果篮‘哦,营业到最晚的是那个学慧堂课外班,他们那里小孩子大概八点下课吧,你可以问问他们,喏,你的果篮好了,你可真用心呢,挑的都是最贵的水果,送谁的啊’老板打趣道

  ‘好的,谢谢老板,送一个朋友而已‘我笑着回应道

  到了林菁家门口我整理了下衣服‘叮咚,叮咚’我按了门铃‘你好,林小姐,我是贾……‘还没等我说完,林菁就已经推开门,‘贾警官,你好,请进’看到我手上的果篮,林菁笑了一下道‘不用这么客气的’看着林菁的状态好些了,我心里反而舒了一口气,于是进屋还是坐在了沙发上次坐的位置上,环顾四周,发现房间依旧打扫的十分干净整洁,一尘不染,这让我感觉林菁应该有洁癖,为了活跃下气氛便开玩笑的问道‘我猜林小姐处女座的吧,每次房间都这么工整’

  ‘哈哈,没有,我只是喜欢干净罢了,我不是处女座的,我是天蝎座的,哈哈,不要惹我哦,我记仇呢’林菁微笑着说,气氛一下子轻松不少。

  ‘哈哈,好,不会惹你,好了林小姐,我们来谈正事,我这次来的目的主要是想问您,上次您说王牛燚好像有男朋友?可否请您详细说明一下,谢谢’

  ‘啊,这个我也不是特别的清楚‘林菁微微邹起眉头低头思索‘嗯……大概三个月前吧,王牛燚来我家吃饭做客,我们俩在阳台浇花的时候她和我说她谈了个男朋友,他男朋友正在计划要投资移民澳大利亚,想要带她一起去,王牛燚以前就和我说过她最大的梦想就是在澳大利亚做个农场主,包一块草莓地,养两只羊驼和其他小动物,闲暇的时候去海边做个日光spa,冲浪,钓鱼,或者去大堡礁潜水finding nemo‘

  哈哈,没想到一位金融圈名利场的小姐姐梦想是农场海边,还是有点可爱呢,我心想

  ‘她让我帮她把这件事对熊傲还有其他人保密‘林菁接着说‘她说怕熊傲或者其他人知道了影响她工作,因为这件事还不一定成不成呢,要是不能移民澳大利亚,还是要在这家证券公司工作,她怕提前说了别人议论或者事情多,等到时候她和男朋友关系稳定了,事情都处理的差不多了再和大家讲‘林菁顿了一下,似乎对接下来的话有些犹豫,但转即接着说道‘她说,我是她很好的朋友,而且知道我不会告诉其他人,于是和我分享这件事情,我听到后也很为她开心,祝福了她,后来也没见过她几次,也没提起过这件事了’

  ‘哦’我拿着录音笔同时做着记录应答道‘感谢您为我们提供的线索,但这些线索可能不足以让我们找到这个人,请问你还有关于这位男朋友的其他什么线索吗’

  ‘我知道所有关于她男朋友的信息就只有那次谈话这么多了‘林菁又低头思索了一下,像是想起了什么,猛然抬头说‘哦,对了,你知道王牛燚有两个手机吗,我看过她有另一个手机,但她好像不怎么用,也许也是最近才用的,就是她那天来我们家,我看到她拿了两个手机,其中一个是我之前没见过的红色iphone,她用那个红色iphone发信息,还面带笑意,我就打趣的问她是不是和男朋友发信息呢,才引出我上述和你说的知道她有男朋友那些内容,也许那个手机里有关于她男朋友的信息呢‘

  另一部手机……这是一个新线索‘好的,谢谢你提供的线索’

  此时没了话题感到气氛有点尴尬,为了打破气氛也为了继续和林菁多聊一会,我看着墙上贴满了的丁一的获奖证书说‘丁一真是个优秀的学生呢,获得这么多奖项,看,这个还是市里奥数第一名呢,真是了不起,才小学一年级,未来前途无量啊’我顺嘴夸了一通彩虹屁

  ‘是啊’林菁回道‘丁熊傲按他父母管教他的方式来教育孩子,那样的方式不优秀才怪’

  听到别人夸奖自己的孩子,作为母亲本应该骄傲自豪,可是总感觉林菁说出来的语气并没有自豪,我有点疑惑的看向林菁,看她的目光落在了我的录音笔上,这毕竟不是和案情相关的事,我连忙关闭了录音笔,顺口问道‘哦?是什么方法啊’

  林菁哼笑了一声,这个笑居然同时掺杂着一丝冷笑和苦笑‘你应该能猜到,丁熊傲这个名字是因为他父亲姓丁,母亲姓熊,他们儿子就是他们的骄傲,所以给他起了这个予以厚望的名字。他家家境并不怎么富裕,父亲是位出租车司机,母亲是名商场导购员,辛苦大半生却也生活的还是很拮据,他们的儿子就是父母出人头地唯一的希望,于是丁熊傲从小就被严格要求好好学习,甚至应该说,只能学习。他虽然年纪小却很懂事,知道父母是为他好,也知道父母生活很辛苦,为了不让父母操心,他的前二十岁几乎没有什么其他的爱好也几乎没有青春叛逆期,更别说是谈恋爱了,只有努力学习,一直全年级第一名。哦,他和我讲过唯一一次初一他考了年级第二,他爸爸惩罚他让他在门口面壁思过了一晚,从此之后他也再没考过第二名。他是个极其自律的人,每天的作息表排的很满,不同的时间设定闹钟什么时候该吃饭,什么时候睡午觉,什么时候该学哪门课程,严格按照作息表安排每天的时间做‘有意义‘的事。一直到他大学时候喜欢上了打篮球,就花多些时间去打球还进了校队代表学校参加比赛,可是他父亲说怕他影响学业,不让他参加篮球队,他不听,于是他爸就去他们学校找老师谈,让他退出校队,他想反抗他爸说他都已经20岁了,却连自己的爱好都不能有,他爸却说等他好好毕业,等他找到好的工作再说,可是他还是想打篮球,于是他爸爸就不仅联系他们学校老师还联系各种亲戚给他打电话,每天轮流连环夺命call,让他们轮班去劝说他,他还是想坚持自己的爱好,他妈妈就哭,说孩子不懂事了,他表妹甚至还骂他不孝顺,最后他实在接受不了各方面的施压和道德绑架,于是还是妥协了放弃了自己的爱好,篮球,又开始了每天按部就班的学习生活‘

  听到这我不禁倒吸一口气,居然还有这样的教育模式,他家庭这种强烈的控制欲,连孩子的正常爱好都不让有,我虽然也有所耳闻有些家长望子成龙,教育特别严厉,但真实听到发生在我身边的还是头一次,自己心里暗自庆幸,突然感激爸爸尊重我的爱好让我报考警校做一名警察,实现从小惩恶扬善的梦想。

  ‘哦,你有没有听说过吴谢宇,这个名字和丁熊傲的名字有异曲同工之处呢’林菁带着些轻蔑轻描淡写的说‘我觉得孩子并没有错,错的是这些家长‘

  听到吴谢宇这个名字,想到这位北大高材生做过那样的事,我虽然作为一名刑警,但对于这个人的行为还是感到毛骨悚然,这种孩子变成没有感情的学习机器是被父母所谓的‘好’和‘爱’给逼的,最后做出丧尽天良的事还不以为是,我突然感觉背后一丝寒意。

  林菁说丁熊傲和吴谢宇名字异曲同工,此时我已经猜到丁熊傲怎么教育丁一的了,林菁对于丈夫的这种教育方式一定争吵过,但我感觉她并没有吵赢,并且甚至接受了这种模式,我突然理解了为什么在死去至亲时,林菁和丁一的表现那么冷静的自制力。

  此时林菁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笑非笑的说了句‘但是他说过,爱上我是他这辈子做过的最叛逆的事’

  我正在理解和回味这句话,林菁看了看墙上的钟说道‘哦,贾警官,我下午要去上课了,今天就聊到这吧,也谢谢你听我讲这些事情,已经很久没有人和我闲聊这些了,说出来让我感到很轻松,谢谢你~希望没有打扰到你’

  ‘不会不会,没关系的‘我起身走向门外‘我很乐意我听你讲话能让你内心舒畅一些,并且你们刚经历这样的事情,你还有孕在身,要照顾好自己,这是我的电话,如果你有什么事可以给我打电话’我不自觉的把我的名片递过去,很奇怪,我很想有了解这个女人或者多和她接触的冲动

  她接过名片,这是我头一次见她脸上露出真心的微笑,我见势也开心了些,想到了这周末中秋节‘哦,对了,下周末中秋节,你要不要回苏市,我朋友开车可以一起回去’我顺口邀请道

  ‘哦,不了’林菁脸上露出一丝异样的表情,我察觉出异样,便立刻止住,想到她不回家和家人团聚会不会……于是我马上礼貌的回答说‘哦,那好,那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随时打我电话哈’懊恼自己不知道她亲人的状况问出这一句,也是冒昧

举报

作者感言

船长尼莫

船长尼莫

第三章想知道王牛燚改名的秘密吗,第九章《日记》里有哦

2020-06-30 13:5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