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长生曲之长生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仪帝出游

长生曲之长生怨 我叫墨颜菇凉 3826 2019.02.15 10:00

  此前的妖怪事件没几天就平息了,但是皇上微服私访的事情却是愈演愈烈。

  仪帝不如夜氏先帝,就好比先帝出游时从不大肆宣扬,又低调又谦虚,不给百姓找麻烦。但是百姓却尊敬他,总是适宜的以最好的礼仪接见他,信徒颇多。

  而仪帝登基多年,没人见过其真面目,只是综合他之前的种种事迹,总能推断出皇帝的为人。什么爱好美色,夜夜笙歌,酒池肉林般生活,他们明白这就是腐败政权,不理世事的荒唐皇帝。

  但是帝京总要有坐镇主场的人,他能稳住帝京皇宫,让帝京没有在特殊时期被别的大陆压制,也是仪帝的本事。

  表面要看,背后也要了解,所以百姓们也算是对这个仪帝有那么点期待。

  仪帝出游的计划定在了五月十五,国师观看天象,那天会是个不错的艳阳天,更是先帝的生辰之日。

  仪帝为纪念先帝巡游帝京,也算是对先帝不错的回报。

  这些时日,他的路程已经发布出来,除了法兰寺必去,还会顺道去大钟寺瞧瞧,百姓也都选好地点,准备一睹皇帝的龙颜。

  日子来的很快,五月十五这一天,皇宫的主街神武大道口围满了人。皇帝的圣驾从里面缓缓驶出,众人惊叫。

  前方披甲的武士威风凛凛开道,之后是各种仪仗队,吹唢敲鼓,好不招摇。接下来是六匹金鎏白马拉着一个銮驾,通体金黄色,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流光溢彩,栩栩如生的暗红色龙腾图案,似穿云破霄般游来,气势磅礴,震慑四方。

  街道两侧人山人海,王公贵族立在高楼上谈笑,美艳动人的少女整齐有序的走在銮驾两旁。銮驾一出,众位百姓在朝廷官员的指引下,冉冉跪下,并且高呼“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声音震天动地,銮驾中的皇帝懒懒的撑着头透过浅淡的帘风看他们,奋外享受。

  銮驾上的红衣公公接到仪帝示意,高声的说道“众位平身。”

  銮驾中的皇帝笑得霸气外露,养尊处优般的手指放在鼻子下摩擦,甚是满意。

  整整一个上午,仪帝的銮驾已经绕了小半个帝京城,并且接受了民意,象征性的坐在銮驾里说了几句话。

  百姓们虽然没见到龙颜,但是光听见声音就已经让他们满足了。万总瞩目,给帝京的人带来了不少希望。

  中午去了法兰寺祭佛,派场非常大,并且当众宣布增建法兰寺,再造三世佛和四大菩萨。信徒万分感激,纷纷表示仪帝是再世活佛转世。

  但只有头脑清醒的人才知道这全身是给国师的恩典。

  仪帝在法兰寺用斋,然后派人去通知大钟寺做准备,众人察觉到仪帝对大钟寺的态度很敷衍。

  而大钟寺却不敢懈怠,早已着手准备。但是这里却少了一个人主持大局,那就是大钟寺的台柱子定慧师父。

  后院早已乱成一团,大钟寺方丈年老体弱,早已不理世事。但是因为定慧大师不在,他也不得以出来主持大局。只是年纪大了,干什么事情都糊里糊涂的。

  刚刚还训了一个现在还躺在床上的“和尚”,只是这和尚却不是真和尚,方丈眼睛昏花,把疯掉的顾三郎当成了寺院的和尚。

  众位僧道们无法劝阻,越劝方丈训的越大声。而顾三郎本就是疯子,他哪里知道自己为何无缘无故被个老和尚骂,便气都不行,脑子一热,将方丈推倒。

  然后......方丈居然圆寂了!

  僧道吓坏了,这样的时候,掌握大局的人居然圆寂了,这真是天降横祸。

  僧道们未经世事,也不知如何处理,等离垢知道此事时,联系了定慧大师,他才匆匆赶回来。

  定慧大师赶回来的时间很巧,刚好仪帝进大钟寺祭佛,定慧大师也来不及收拾自己,只能前去迎接皇帝。

  仪帝见到定慧大师时,他一直低着头,谨守礼节。皇帝不把大钟寺当回事,也就没有计较太多,只是感觉定慧大师怪怪的。

  国师一直站在皇帝身侧,看着定慧大师便向皇上提到“这位是大钟寺有名的大师,样貌出众,佛法高深,是个不错的僧人,或许皇上可以接见接见大师,多了解一下佛法的真谛。”

  皇帝不屑的扫了眼一直低头的定慧大师,但是细想少卿的话也有几分道理,便笑着走在大师面前说道“早已听闻大钟寺不同凡响,短短几年的时间便在帝京立足,吸引了不少信徒,实属不易。朕很好奇,大师为何低头不见。”

  定慧大师依旧低头而立,恭敬的行礼道“大钟寺只是宣扬佛法,佛家之人更是谨守礼节,皇上龙颜不敢随意窥探!”

  这客套话总是让人觉得怪怪的,但是说不上哪里怪,还是国师主动回道“大师谨守礼节是道德,皇上想要看您是命令,难道大师连皇上的话都不听吗?”

  声音不大不小,但是却激起了千层浪,其中女子众多,全都期待的目光投向他们。

  这个定慧大师面容姣好,但是总是看不清他的脸,灰蒙蒙的总是感觉自己的眼睛蒙上了一层薄雾。皇上金口玉言,定慧大师绝对是不敢不从,她们早就想一睹大师的容颜。

  定慧大师波澜不惊的回道“皇上赎罪,就在刚才方丈圆寂,贫僧处理完并未洁面,唯恐玷污了皇上的圣眼。”

  仪帝忽感奇怪,但是这么多人面前他也不能用强,只能谦逊的回道“无碍,既然大师不给看,那朕改日亲自请大师宫中一叙。”

  定慧大师行礼,仪帝蹙着眉离开,众位僧道松了一口气,纷纷崇拜大师。

  定慧大师礼貌的抬头对他们笑笑,而这一抬头却是无尽的地狱。

  仪帝很巧就看见了抬头微笑的定慧大师,皇帝面色一惊,眼神惊恐,全身由于烧开的沸水那般沸腾,说是沸腾也不全是,又有点像颤抖,无声的害怕。

  微微发虚,便强制淡定坐上銮驾,透过车窗死死看着立在佛祖下的定慧大师。

  离仪帝很近的红衣公公隐隐听见紧咬牙关的响声,公公不解,便问道“皇上龙体可有不适?”

  里边并没有任何回话,车队再次游行,而銮驾中的仪帝一直望着虚空的地方,眼神尖锐,面带愤怒,紧紧握拳。

  好半晌也没有恢复正常,喝水的手居然没拿住玉杯,只听砰的一声脆响,瞬间砸醒了他。

  离的最近的人听得清清楚楚,全都疑惑询问红衣公公。

  公公瞪眼看他们,他们才自觉收回视线。

  等到皇帝仪仗回宫已是傍晚落日,整个车队没来的安静,没有皇上怪罪他们走慢了还是走快了。每个人只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压抑感,离銮驾最近的几人险些呼吸不过来。

  回宫时仪帝终于开口“去养心殿”,其声音低亦沉沉,仿若给每个人心中压了一块石头。

  侍卫大气不敢出,深深体会到“伴君如伴虎”,走到养心殿时,只见皇上跳下銮驾,不理每个人,匆匆走进养心殿中,径直坐上了龙椅。

  好半晌,他才将埋起来的头抬起,绯红的眼珠看着宽敞又空旷的朝堂,上朝时几百名官员对他俯首称臣,他享受征服所有人的感觉。下朝时此地也只属于他一个,所以他非常喜欢当皇帝的快感。

  二十年来他从不敢出宫,生怕有人夺走所有一切,他日日夜夜梦到那人的恐怖表情,他召集天下之人为他解梦,只是想忘掉那个曾经死在他手里的人。

  那人是谁?那人是“大哥!”空旷的朝堂响起细微的喊叫。

  仪帝面无表情撑头,他是多久没有叫“大哥”这二字。他是死在自己手里的,二十年了吧!以为除掉他就可以高枕无忧,可是自他死后每夜梦见他,这已经很让他很糟心,没想到今日还见到他......

  仪帝笑了声,华丽又空旷的金銮殿响起阵阵阴森森的回音。

  门外的国师皱一皱眉,接到张公公的请求时,他才知道皇帝回宫就把自己关起来。他在门口站了半晌也没进去,但是听见这明显的笑声时,他还是站僳几下。

  里边似乎没有了声音,少卿正担心,却听见仪帝大喊道“来人!”

  少卿赶忙推门进去,看着高高龙椅之上的人,他才稍微放心,这才尊敬开口询问道“皇上有何吩咐?”

  仪帝看着来人是少卿,便是放松下来,然后揉揉太阳穴,虚弱无力说道“朕感觉那个定慧大师有些像故人,你派人去查查他的来历。”

  少卿应道,但是看着皇上疲惫的龙体,担忧道“皇上可是丹药吃完了?臣立马给皇上补上。”

  仪帝抬眼看向他,看了半晌,皇上才说道“尽快去办!”

  这个尽快去办意义颇多,但是国师领略到皇上意思,两人对看一眼,心照不宣点点头。

  国师离开后,皇上去了后宫,走在身后的张公公明显感觉皇帝还是有些颤抖,他搭手扶着仪帝,却发现皇帝看了他一眼,还开口和他说道“公公跟了朕多久了?”似乎是闲聊的姿态。

  张公公立马回道“快三十年了!”

  皇帝笑得好不真切,停顿半晌才道“对呀,三十年了!那二十年前皇宫发生的事情你都知道。”

  皇上并没有说完,张公公也自然了解他说的什么事情,然后又说道“皇上,您心魔太重!”

  “太重?以前是心魔,那现在就是恶魔!”皇上说完,张公公愣了半晌,揣摩着皇上的话,但始终不明白。只能扶着皇帝去了皇后宫中。

  这个皇后就是前太子的太子妃,西齐大陆上蜀皇室的公主。她长相妖孽,性感好动,前太子死后,仪帝便娶了她。

  仪帝进殿便看见层层帘纱之后的妖娆身姿,她脚下的浴池冉冉升起热烟,她正一件一件的脱衣服,身旁连个下人也没有。

  脱完衣服,她用脚尖试了试水温,然后才踏进水池里,窈窕的身材瞬间没入水中。他想起了第一次见她的光景。

  她嫁入东宫的半月后,前太子邀请所有人去游湖,当时他们坐在大船上谈笑风生,把酒言欢。却看见岸上缓缓驶来的小艘帆船。

  正直炎夏,她只穿着一件纯白色纱衣,性感的身材显然可见,她蹲在船橼边用手轻轻拨水,身边没有一人伺候她,仿佛下一刻就要掉进湖里那般危险。

  大船上所有人看得津津有味,当然也包括他自己,但是他瞅见了太子哥哥阴浊的脸。显然太子哥哥不喜欢她抛头露面。但是她本为妖怪,本性向来是开放活泼,她能在太子哥哥去西域大陆访问期间引起注意,并且嫁到南辄,确实不是简单的妖怪。

  所以激起了他浓烈的兴趣,从那时起他就有意无意的遇见她,保护她,陪着她。等到太子哥哥死了,她连守孝都没有,直接嫁给他为妃,然后仅靠着十几年的后宫争斗,一步一步走上皇后之位,真是用心良苦!

  仪帝登基时才十伍岁,现在也才三十五岁,正值中年魅力逼人,而且夜氏家族血缘高贵,加之多年立于皇宫的地位,更是具备王者风范,无人敢正视他。

  他站在皇后殿中就已经压低了房间的气压,让人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但浴中的人还是自顾洗澡,丝毫不理会看了她许久的皇帝。

  仪帝这才放松笑了声,紧绷的脸微微恢复正常,之后径直走进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