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长生曲之长生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劫来

长生曲之长生怨 我叫墨颜菇凉 3576 2019.02.18 10:00

  骄阳炙烤着大地,每一个角落都充斥着嘈乱的议论声,两街的大小店口挤满了人,早已没有了乱七八糟的小摊贩,整条神武大道全部被官兵侍卫严严把守。

  街道中间豪华奢侈的马车一直延伸到十丈开外,一辆比一辆华丽,又一辆比一辆巧夺天工,马车都看的人眼花缭乱。

  热情高涨的百姓也驶出浑身解数高呼呐喊,想让他们感受到帝京的热情。践踏着的马蹄声也娓娓而来,像是预谋好的节拍。

  马车里的人悠闲自在的感受他们的曲意逢迎,沿路一直走着,看着,笑着,走到浔阳街尽头的法兰寺,马车才缓缓停下。

  法兰寺是体现了南辄大陆的特色,光从表面的建筑风格来看,就已经看出了南辄大陆到底有多富裕。

  一座金碧辉煌铺满了琉璃闪烁,屋脊上雕刻了好多仙人,栩栩如生,红墙绿瓦,金色吊楼,两个大香炉傲然地挺立在大殿前,硕大的香冒着浓浓的青烟,一直升到九霄云外。

  霎时整个法兰寺响起了“当、当”的钟声,震天动地,迎接贵客到临。

  层层的石阶之上是雄伟的主殿,殿中的佛光普照的大佛慈悲萧穆,梵音缭绕,于这隔世宝相普渡一切众生。

  众人纷纷称赞,看来这次修缮很令人满意。一群人缓缓进殿,一共二百一十六个台阶,层层叠上。

  祭天仪式简单进行,中午时分众人游寺,人人怡然自得,谈话内容都是前日的“仙女沐浴。”

  人群中,为首的仪帝一直心不在焉,身旁国师不在,张公公扶着皇帝总感觉他在发抖,仪帝偶尔低声问公公“国师还没来吗?”

  张公公被皇上催的心急如焚,皇帝从上次出游之后,总是有意无意的召唤国师,他离开了半会儿皇帝就会大发雷霆,便会对他们大喊大叫道“把国师给朕叫来!”

  张公公本就是皇帝心腹之臣,也不知从何起国师居然要取代他的位置,这让他很不服气,总想着等国师出现一定参他一本。

  张公公低眉顺眼的安抚皇帝道“皇上心安,老臣一直陪着您呢!”

  仪帝瞪他一眼,等众人游玩法兰寺,纷纷散场时,法兰寺门口却出现了一件大事。

  今日凌晨时,长生起了大早去麒麟山拿离垢的生辰礼物,还未来得及到麒麟山,就看见了光天化日之下出现的鬼新郎。

  他还是一身红衣,手举着一把鲜红的伞,煞白的脸一直含着笑意,阴森森,虚妄至极。

  长生立在树荫下回看他,他却一声不吭的笑着,一只手背后看似悠闲惬意,但长生听见他手中拿着一个东西。一个一个正被什么拨动着,而且他的嘴也慢慢嘀咕起来。

  “二八二五六,二八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声音尖细,又阴森恐怖,他还很有趣的挑眉,勾唇。

  长生往后退了两步,只听见“嗖”的一声,原地已经没有长生。再一看鬼新郎那边,长生已经冲到他的眼前,眼看就要碰到衣角,他背后的手不紧不慢的伸出来。瞬间他手中的东西摄出巨大的金光,直接反弹到长生手掌,眨眼间长生又退回到原地。

  她抬手看看,手掌就像被火烧伤一样通红,但只是一刹那,长生抬头向上飞去,顺势站在树枝上,低头看着鬼新郎。

  居高临下,一个似地狱一个似天堂,但是两人却清楚的看着对方,黑白分明的眼睛都是凌厉。

  长生觉得他是在逗自己玩儿,索性就陪他玩玩儿。然后双手抱臂,冷冷的勾唇,眼神交流一瞬,长生冷笑一声,自觉的开口道“本姑奶奶在想,是什么事情让你这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鬼新郎出来!”

  鬼新郎的伞很大,将自己的身子遮的严严实实,但是脸颊却露出来,仰着头笑的欢悦。应该是光线太强,他微微眯着眼睛,闲散至极。

  只听见他轻轻笑了一声,笑的矫健,悠然回道“你不是一直在找我吗?我现在出来了,不就是想看看你到底找我有什么事情,现在为何又要问我为何出来?”

  长生须臾半晌,又回笑一声,道“不要跟我说什么绕口令,既然你今日出来,那我们就好好谈谈!”

  “好!”他很爽快的答应了,答应的长生都怀疑他是不是有什么坏点子等着自己。

  “那你先下来吧!我仰着头看不见长生的盛世美颜了!”他说话时带着调戏的味道,生怕别人不会起鸡皮疙瘩一样。

  长生看一眼天空,上午的太阳不是很大,但是洒在身上却也灼热,看看自己手上的伤疤,心疼自己一秒钟,然后自顾盘腿坐在枝头上,她轻盈的身子只压着树枝稍稍弯了腰,然后一晃一晃随着长生的动作上下摇晃。显然是悠闲享受,没有一点想下去的感觉。

  鬼新郎看她的动作便是轻笑一声,然后也飞身跃起立在长生对面的树枝上,长生一直盯着他的伞,鲜红色还泛着浓烈的血腥味儿,让人欲罢不能的盯着伞看。

  鬼新郎随着长生的视线看向头顶的伞,然后耸耸肩说道“这伞是新做的,我也没办法送给你,你只能看看了!”

  长生饶有兴趣颔首,唇角轻扬,手肘撑在腿上,手撑在脸上,修长白皙的指头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脸颊,姿态惬意,懒懒的说道“真是可怜,你刚刚那东西伤了我的手掌,我要怎样为我这只手报仇呢!”

  “蒽?”鬼新郎好笑的把玩手里的东西,长生就看着他手,一个金色的小算盘闪闪发光,秀气精致的算盘和他本人一点也不搭配。

  长手一伸,示意给她看看,鬼新郎挑眉,然后说道“你不怕这只手也废掉?”

  长生略略沉吟,眼中精光一轮,瞬时起身,空气中飘着几句话“是吗!那我倒要抢来看看。”

  “......嘿!你这只鬼,趁人不备......”鬼新郎往后一倒,一只手一收,躲过了长生的突然袭击,长生反手一扬,抢走了红伞。

  这一招的声东击西,他确实上当!

  “......啊!!!”炙热的太阳照在鬼新郎脸上冒出浓烈的黑烟,只是瞬间就弥漫出腐烂的味道,刚刚还调笑欠揍脸已经被烤的面目全非,眼睛闪着黝黑的光,他捂着脸的手也变成黑色,青筋暴起。太阳直射的地方已经皮开肉绽,留着黑色的浓汁,恶心的让人想吐。

  长生哼哼一笑,鬼新郎无力支撑,砰的一声摔下树枝。长生悠然拿起手挡着眼睛,不想看到这样的场面。

  长生悠然飘下地,捡起伞之时,便看见远处举伞走来的红衣女鬼。

  两人出场方式竟然一个样儿!

  煞白的脸,温润的笑容,走来也是那么悠闲,但是却一直看着地上痛苦挣扎的鬼新郎。

  长生把伞收好,然后对她问道“下堂鬼,怎么哪都有你?”

  “那是自然,我恨他,只要有他的地方就有我!”王家女鬼说话还是看着鬼新郎。

  长生看看鬼新郎,再看看红衣女鬼,怎么感觉他们两个那么般配呢?

  有他的地方就有我?这句话怎么那么怪!长生随意的握着伞,笑着问道“你的意思是你见过他?在之前?”

  王家女孩这才收回视线看长生,笑声双靥,温然道“可别乱想,前几次我追黑衣人时遇见他了,然后就是前天的新亭会上,我只是在虎跳涧追了他半晚而已,就这两次。”

  “好吧!那你要把他怎样?”

  王家女鬼走近长生,然后也伸手摸摸伞,这把伞有一种特殊的魔力,一摸它就像吸毒那般想要更多点,她闭眼颤僳片刻,长生将她的手拿开,她才微微睁眼,双眼充斥着红光。

  她恢复正常,摸摸鼻尖,丝毫没被刚刚所影响,然后笑笑,道“我要放了他,因为他可能知道我要找的人的踪迹!”

  她本不用解释给长生听,但是她还是说了一句“我要放开他,我要找我的前夫。”

  长生叹气,然后说道“你这是放虎归山。”

  “不怕,我的长生这么厉害,才不愁抓不到他呐!”她笑起来是那么高傲自大,一点也不知道收敛秉性。

  “行吧!先带着他找到你的尸体,不然我也收复不了越来越多的死尸!”长生明白她再这世上的意义,如果自己反对,下堂鬼兴许就失去了留在世间的意义,以她的性格,绝对搅得各大陆天翻地覆,然后再灰飞烟灭!

  午后阳光倾洒,炎热又烦躁,但是法兰寺门口却吵的不可开交。

  正离开的众位皇帝,发现门口有不少女子闹事。

  许多侍卫举着刀剑架在她们脖子上,都不见害怕,只是一个劲儿的大哭大闹,还伴随着大喊“求求皇上做主啊……”

  “求求各位皇帝做主啊……”

  ......

  百姓看着热闹,也指指点点的议论着。

  为首的仪帝心中一喜,但是面上却艴然不悦,看到疑问回头问他的各位皇帝,他赶忙歉意的笑着,然后不耐烦的说道“难道不知道朕在干什么吗?为何出了这等事情,还不快赶着,惹了众位皇帝不快,朕看你们不想活了!”他这话是说给侍卫听的。

  侍卫连忙请罪,全都围到女子身旁。谁知,他们刚刚架起女子,有个女子似泥鳅一样,顺势钻出缝隙,边爬边叫,道“求求各位皇帝做主,我们被那些和尚折磨的不成人样,我只想报仇,我恨他们,但是我无论为力,求求各位心善的皇帝帮帮我们吧!”

  她一路爬到仪帝面前,仪帝一愣,身旁的张公公立马护驾,道“何方妖孽,居然敢冲撞各位皇帝......”

  “求求你们大发慈悲吧!我们不是妖怪,我们是人,我们被和尚快折磨死了,求求……”女子还在大哭大叫

  而为首的几位皇帝听见“快被和尚折磨死了”这话,看看法兰寺一众和尚,他们居然嫌弃的皱眉头,大抵是明白些什么。

  仪帝看看他们,然后拍拍张公公的肩膀,他便厉声说道“等一下,咱家不明白被和尚折磨死了是什么意思?现在我们正在法兰寺,你为何说出这等话来?”

  “皇上,皇上!不是法兰寺,不是法兰寺,当初我们要是在法兰寺就不是发生这样的事情!”

  “那你且说说!”

  “是大钟寺,我们都是他们收留的,但是我们住了十几年,发现他们居然是那种寺庙,我们毫无办法,只能偷偷跑出来,冲撞了众位皇上!请恕罪!”女子边哭边磕头,额头上的血不断往下流,滴在地板格外醒目。

  众位皇帝面色凝重,互看一眼,然后听见仪帝说道“那去大钟寺走一走!让朕见识一下大钟寺到底是怎样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