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长生曲之长生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只身入西楼,落入妖精手

长生曲之长生怨 我叫墨颜菇凉 3562 2019.01.29 09:17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纱罗裳入西楼。

  在帝京一条繁华街市中,长生身着一袭粉衣,模样端庄,却透露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妖媚之感。青丝懒懒的披落,用一条粉色的发带系着,斜插一个水晶色的半月钗。

  透亮的肌肤透着一抹淡淡的红晕,煞是美丽。凤眸潋滟,夺魂摄魄,荡人心神,粉色面纱下是怎样的面容,引人无限遐想。

  步履迢迢,似带风华,行至万芳楼下,已引得不少人驻足,人人熙熙攘攘的说话。

  长生娇媚的眼睛撇了眼身旁两眼放光的男人,然后掩鼻一笑,朝他挥了挥衣袖,一阵目眩神迷的香味引得他连连上前,痴痴的看着长生。

  长生柔柔一笑,闪着媚眼,对他说道“郎君,可否替我敲敲门去!”

  万芳楼白天不营业,所以闹的这样大,也不见有人出来,看来自己选错了时间。

  “好好好!”男人痴痴的走去敲门

  众人齐齐称好,万芳楼好久没有这么娇媚动人女人了,全是些老货,一点也不满足他们,所以这女人正大光明进万芳楼,引来的不是唾弃,而是对她满满的期待。

  开门的是一个老婆婆,显然是很不耐烦,但是看到长生后,松垮的脸颊居然笑的格外恐怖。

  长生看了眼她身上的符,又看见门内隐藏在各处的符。这些符从未见过,但是刚刚到门口,却有一股莫名的排斥。所以她才让别人替她敲敲门,幸好没有莽撞。

  “小姑娘今年几岁了?”老婆婆站在门内问话,显然警惕的很。

  长生轻言细语的回道“婆婆,生生今年十四岁。”

  老婆婆朦朦的眼睛盯了长生一瞬,然后说道“行了,你进来吧!你们都走开,还让不让我们休息了,晚上折腾一宿,白天还来折腾......”

  老婆婆边说边敞开门,让长生独自进门。长生微微扶身,慢条斯理的进了万芳楼。

  淡淡的雾气浮在屋顶,长生随意扫了眼,然后对老婆婆说道“我要做什么工作?”

  老婆婆关上门,拘偻的身子颤颤巍巍向楼上走去,长生又打量了房屋,全都透着令人脸红的暧昧气息,但是长生并闻不见,不过可以在心里感受。

  “歇着,晚上给你安排。”老婆婆往楼上走着,废了好大的力气爬到半路,停住身子盯着长生,示意长生跟她一起上楼,长生也回望她,表示不清楚她的意思。

  老婆婆又扶着楼杆往上爬,可以看出来她上下楼有多费力,所以她就有多生气。然后听她恨恨的说道“跟上。”

  长生这才迟钝的哦了一声,快速跟着她上楼。

  老婆婆将她安排在一间空房间,整个房间都是粉色的,轻纱的幔帘,整齐的被子枕头,冉冉上升的香薰。不过枕头却有凹下去的印子。床尾还立着精美的雕花木施,挂了几件女士外套。

  长生随手摸了摸枕头,似乎感觉到曾经也有一个如她一样的女子躺在这里,不过那些女子却是再也没起来过。

  想着想着她也躺了下去,微微闭眼,等着事情的发生。

  足足躺了半个下午,天边的颜色渐渐灰暗,屋里朦朦胧胧。长生眯眼看见门口几个影子鬼鬼祟祟扒着门框看。

  长生就那样静静的等着他们,听见门口的人小声说话声“晕了没?好像晕了!快点把她弄走......”

  长生等着这一刻都等了半下午,居然格外期待他们赶快进来抓她。

  一个麻袋将长生套得严严实实,猛的把她扛在肩上,长生感觉内脏快从嘴里吐出来了……

  砰的一下出了门,偷偷的从万芳楼后院走远了。

  长生眼前一片漆黑,但是可以感觉到,他们经过了乱葬岗,还在附近绕了好几圈,折腾了许久长生已经双眼冒花,还转着小星星。

  长生没忍住呕吐了一声,驮着她的人惊了一下,然后和身边的对视一眼,“怎么这么快就醒了?打晕她......”

  长生将计就计惊醒,然后大叫起来,拳打脚踢的反抗,还敷衍性惊叫几句“啊......放开我,放开我.......”

  那些人赶忙四处看了一下,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朝着前方冒着绿光的方向跑去。

  在他们身后的不远处居然跟着两人,一人青衣光头,一人黑衣墨发,一个面色凝重的看着他们,一个眼神阴翳的盯着他们。

  而在他俩身后的不远处,也有个小小和尚正步履蹒跚的跟着他们走,漆黑的夜空正好让他小身体隐住。

  长生被带进了一个山洞里,洞中渗出来的寒气让那群人打了一个寒战。迅速将长生放进山洞里,掀开麻袋。眼不游离,嘴不吭声,快速离开了。

  长生沉静的观察了一圈洞中,似乎是女子的卧房,山壁是被巨大铲子挖开,一条一条印子看得人发慌。

  再一看摆设,巨大的暗红色梳妆台,镶嵌着水晶镜,一缕白沙遮住了半面。再看旁边是一个楠大浴盆,也遮住了一层轻纱,不过这轻纱还不如不遮,里面的挂着整整齐齐的纱衣,从红色到白色,尽然有序的映入眼帘。

  另一边是巨大的铄金色螭兽香炉,燃烧着灼灼的火焰,浓烟滚滚直接上升到顶端,不见消散。

  长生眯着眼睛往床榻方向走去,这床也是一个巨大的圆形,是很高档的丝质织成,垂下一个很长的床帐,遮住了一半的床。

  长生用手轻轻的摸了一下,手下传来一丝触感,指尖出了一丝血,被什么东西扎破了。

  听进门口一群脚步声,长生看着洞口的水晶帘子被一只修长白皙,涂满红色蔻丹的手缓缓掀开。

  长生眉头一跳,饶有兴致的看着,然后走进来一个红色纱衣,且露出半个胸部的女人。

  她看着平静的长生,本能的皱了皱眉头,随即又恢复原状。身后两人掀开帘子,不多时一群身着白衣却瘦弱的女子,手抬木盆,井然有序的走到大浴缸前,倒下盆里的水。

  她们目不斜视,眼神只看着前一人,等倒完水,又匆匆离去,只留下那红衣女子。

  “姑娘叫什么名字?”红衣女子扭着仟细的腰肢,踏着妖娆的步伐,一步一步朝长生走去。

  长生一直盯着她眼睛看,以至于两人都同时一怔,红衣女子看出长生眼里不似常人的恐惧,漆黑一团的眼睛根本没有任何波澜,反倒让她有点害怕呢!

  而长生却在想,绝对不是人,她身上的魂魄明显是妖气,而且隐藏了许多许多脚,螃蟹精?千脚虫?蜘蛛精?这也太恶心了吧!打了寒战......

  红衣女子准备拉起长生的手,却被长生躲掉了,心里直犯恶心!

  “怎么?刚刚不是不害怕吗?”

  不害怕,我恶心……

  “来,过来洗洗澡,换上干净衣服,我带你去学习歌舞,以后好在万芳楼里成为头牌。”

  长生怔怔的站起,然后毫无波澜起伏的语气说道“我自己来。”

  那女子咧嘴一笑,自是让开了长生的路,然后手抱臂,饶有兴趣地观看她。

  长生思域一番,现在不是莽撞的时候,还没见到里边是什么样子的,忍住别发火......缓缓地,缓缓地,长生压制住了暴脾气。

  转身对着女子柔柔一笑,青翠欲滴的声音说道“姐姐,我叫秋生生,还请姐姐出去稍后,我不太喜欢别人看着洗澡。”长生说完还娇羞的低下头去。小手一直蹂躏着衣角。

  那女子一句话不说,笑着嗯了一声,走了出去。

  长生眼睛一阴,试着叫出妹喜他们,结果外面的结界压制住了魂思。长生一怔,看来又要独自作战了。

  长生脱下自己的衣服,迅速穿上她们放好的青色沙衣,弄湿了头发,然后掀开帘子走了出去。

  门口两个人痴痴的回头看她,长生从她们眼里看到是死气,不见两人的魂魄,正想拉她们的手感受她们的心里活动,远处就走来了红衣女子,长生便笑眯眯的看向她。

  “走了”红衣女子一直用轻视的目光盯着长生,这让长生有些不解。

  整个洞泛着幽暗的烛火,到处结着蜘蛛网,长生朝着那女子后脑勺一看,惊了一呆,这时才正儿八经的泛恶心。

  蜘蛛精,还是修行不浅的蜘蛛,而且这里渗着毒液,要不是自己闻不见,怕早已毒入骨髓。

  跟着她从一条满是骷髅的隧道往前走着,为什么说有骷髅了,因为只有长生看得见,所以其他正常女孩子经过这里,看见的只是一条干净幽暗的甬路。

  一堆一堆直接延伸到出口,出口处是一个巨大且明亮的石窟,顶上是黝黑的镜子,地上是透明的玻璃,两者相映,白中透黑,黑中泛白,像极了五行八卦阵。

  紧挨着一圈密集的洞口,时不时有红衣女子走出来,时不时也有白云女子走出来,然后再进另一个洞口。

  白衣女子一脸死气,眼神放空,走路似飘。红衣女子面色红润,穿着暴露,走路妖娆。又看了看自己的青衣,然后向女子问道“她们......”

  “走你的路”女子不耐烦的打断了长生的话,长生也就乖乖巧巧的闭上嘴。

  她总是感觉黑镜长了眼睛似的探索她,抬头看上去时却只是一团浆糊般的黑气。

  长生进入了另一个洞中,便看见一群青衣女子排成长队等待什么,长生激动啊了几声,示意她们的衣服颜色一样。

  红衣女子瞪她一眼,像看傻子一样的眼神。带着长生绕过一众女子,长生看出了她们是活的小姑娘。有的很开心的排着队,都在期待着什么,有的皱着眉头看着长生方向,有的害怕的收着脑袋,反正是真人就行。

  红衣女子把她率先领进门,然后对外边的人说“别吵别闹,少不了你们的!”

  少不了?长生开始没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等进到房间时,长生是真的嘴角抽搐了几下,才明白“少不了”是什么意思!......怎么放了这么多美食。

  鸡鸭鱼肉,还有各种血,各种补品,旁边还有温泉,整个气氛又暧昧,又浪漫。

  这里还七七八八躺着已经醉生梦死的小姑娘们,湿透的衣服粘在身上,优美的身材隐在水雾里,嘴里喝着酒,手里玩儿着杯子,脚还伸在水里,一荡一荡的泛起层层涟漪。

  长生压抑着心里的疑惑,也学着她们坐在池边,等混熟络了,长生才从她们嘴里得知,她们都是些别国来的苦命小姑娘,因为听见说万方楼收入高,并且只卖艺不卖身,而且吃穿用度一应俱全,所以她们心动,全都想办法凑进来。

  长生还想多问一些问题,但是她们都开始目眩神迷,仿佛做着很享受的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