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长生曲之长生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原来这就是伤心

长生曲之长生怨 我叫墨颜菇凉 3592 2019.02.25 14:27

  夜深人静,原本热闹的街市早已了无人迹,燥热难耐,整条街都是大火过后的烟火味道。

  长生一路走着,一路看着。

  她心情沉重,面容憔悴的看一眼这个小店,看一眼那个茶楼。虽说她活了上千年,但是从没有哪一年的百姓是这暴虐无道的,从前的他们很善良,大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变成了这样?

  离垢该怎么办?长生停住脚步,抬头看看夜空,今夜无光,像是被下午的尘烟给遮住了,灰蒙蒙,着实令人压抑难受。

  定慧大师的魂魄?她该怎么向离垢交待,她本来可以出去阻止,可她只是抱着侥幸心态,以为接走他的魂魄,一切都会好起来。

  冥府!冥王是不是早就知道会出事,所以才离开的!

  你到底在哪?我该怎么办?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无助过。

  长生再一次走在岔路口,往左是小院子,往右是绿墙院,她该怎么走?

  长生站在路口半晌,纠结之际,忽而听见身后传来的脚步声,一步一步,略显沉重。回头看去,黑暗中一个紫衣男子向她走来。

  长生转身看着他,他的脸隐在黑暗中,但是能闻见他身上特有的檀木香味道。放松警惕后,静静地看着他走到面前,长生轻言,道“少卿怎么在这里?”

  来人正是秦少卿,他一直跟着长生,跟了一路。长生一直在紧张的情绪中,也并没有注意太多其外的声音,所以只等他走到身边,长生才听见一点声音。

  秦少卿皱着眉头,抬手拉住长生的手臂,长生看着那手,白皙修长,骨节分明,握着她的手臂能感受到汗泄的湿润,便听见他说“我一直担心你,找了你许久。”

  长生轻启朱唇,略带殇然,道“谢谢少卿关心,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你不是一直住在大钟寺里吗?我害怕你也受到牵连,所以整整一天我都在找你。还好,还好,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真该恨自己了!”

  长生一直盯着他的脸,并没有咬文嚼字他说的“真该恨自己”是什么意思,看他略显憔悴,但是面色还正常。长生又想起了离垢,虽然自己没脸见他,但是曾经答应他父亲保护他,这就是自己的责任。没能处理好他父亲的问题,那就要保护好他吧。

  “......可以吗?”长生想着离垢也没听清少卿的话,匆忙回了句“对不起少卿,改天我去找你,你快回家吧!”说完,长生就往绿墙院方向走去。

  少卿愣在原地,握住她手臂的手还没收回,但是手中却是空荡荡,她又走了!少卿面色平静,刚才说的“去我家,我保护你可以吗?”她居然没有听见!

  “生生!你真的要忘了我吗?”少卿看着她消失不见的背影出神。

  暗处有个白衣男子掩嘴笑了笑,瞬间消失不见。少卿察觉到细微的声音,循声看去,哪还有任何人影。

  长生进绿墙院时总感觉有两个人跟着自己,一轻一重的脚步声从两边传来。

  长生并不想理会这些事情,便匆匆进入了绿墙院。刚进去就看见站在门口的离垢,他一只手撑着门框,眼神迷离,发现长生进来,他才稍微泄了口气。

  整个绿墙院一眼看去全是一片狼籍,绿墙院的结界似乎削弱了不少。菩提树的树叶还在不断往下飘落,地上一层厚厚的绿叶,踩在脚下发出闷闷的碎叶声音,在寂寥的夜显得那么沧桑萧瑟。

  离垢站在门口中,面色苍白,夜空暗淡,炎热烦闷,但是他的心却如寒冰,缠缠绵绵,千头万绪,无从疏解。

  长生看看树,再看看离垢。想起第一次见他们时,那是多么美好的样子。离垢单纯的就像翠绿的树叶那般,不参杂任何杂色,太阳一照总是那样透彻,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他。

  这一刻,不仅树叶落幕,就连曾经那个不知道伤心二字是怎么写的小和尚也流下了眼泪,他的眼泪是多么宝贵的东西,男儿有泪不轻弹,你难道忘记了吗?长生并没有说出来,只是看着他出神。

  离垢也看着她,两人相处十几年,都是以离垢爱理不理收场,长生炙热的目光总是会收到白眼。他很久没有看过长生,从她对父亲保证,从今以后好好保护他时,他就把她当作贴身丫鬟那般理所当然。刚刚他从噩梦中惊醒,没有看到长生的身影,他害怕了。冲出来便看见一片狼籍的大钟寺,原来......大钟寺真的没了,这不是做噩梦。

  那种离别和失望的伤痛,让他并不想看到已经是废墟的大钟寺,只是转身落寞的进入了房间。

  长生眉心微低,也紧跟着他,两人之间从没有这样静默过。长生不知该如何开口,如果,如果自己不打晕离垢,也许他能见定慧大师最后一面,他该讨厌自己吧!千年了,原来自己都是这么莽撞行事的!

  “你......”两人同时开口,长生轻咬红唇微微一笑,立马回道“你说!”

  离垢身子发软,实在走不动了便随地坐在屏风下,这个位置一直是长生偷窥他时坐的地方,原来也会这么舒服。

  “你干什么去了?”他也不知自己要说什么,就随口问了一句这么无关紧要的话。

  长生一愣,立刻反应过来,蹲在他身边,明眸微动,朱唇轻启,道“我出去看看,也许你父亲会有什么遗留的东西。”

  长生说完,离垢身子一颤,随即想起一件事情,一月前父亲拿来棋子,教他下棋,他还千叮咛说,这棋盘千万别弄丢了,他花了好久的时间做的。

  离垢看向书架上摆放的棋盘,心情复杂的说道“你去帮我把棋盘拿过来。”

  长生不解,但还是听话的替他拿过去。

  棋盘格外的重,离垢拿在手里掂量一下,便敲敲棋盘,发出一种特殊的空荡荡声响,长生眼神一亮,道“这棋盘有问题吗?”

  “帮我打开!”离垢刚说完,棋盘就被长生捏破了一个角,里边出现一张纸的拐角。长生赶忙将棋盘拆开,里边除了纸还有塞了两本没有书名的书。

  离垢匆匆展开纸,上面只写了几句话:生不由己,命不由己,吾儿切勿伤怀,为夫这是解脱,望吾儿勿仇。

  简简单单的几句话,看得他们糊里糊涂,长生随手翻开两本书,既然全是梵径字。说来惭愧,她至今都不认识梵经字,然后交给离垢说道“你父亲应该有难言之隐,所以他今日没有反抗......”

  “我父亲就算有冤情也不会反抗,他从来就是一个接受现实的人。”离垢平静的说道

  长生皱眉,不知该如何打破两人之间莫名的隔阂。

  静默的气息在两人之间游荡,突然呲呲的几声怪响打破僵局。长生立马跑出去看,菩提树最后一片叶子落下,结界居然慢慢破开,长生心沉一分,然后对离垢说道“这里我们不能再呆了!得赶快离开!”

  等了半晌,离垢才回道“我不走,你走吧!”他在这里十几年,对外面充满了恐惧,今日所见那群暴虐无道的人,他更是害怕。他很迷茫,既然父亲不在,那就让这些事情也来找他吧,不管父亲以何种原因被杀,自己也平心静气的接受。

  长生看着离垢闭上眼睛,却全是绝望的感觉。于心不忍,看着快要暴露的绿墙院,她心下一横,准备出手打晕他。

  结果离垢一直防着长生,没等长生伸手,他一把握住长生的手掌,掌中伤口剧痛,疼的长生嘶叫一声,咬牙说道“今日你一定要跟我走,来日方长,你的日子还多,难道忍心看着你父亲白死吗?”

  “嘶......”长生痛到抽搐。

  离垢眉眼沉静得仿如胸前的佛珠,殊无杀气,却是波澜不惊的冷静,缓缓开口道“不需要你管,你该走就走!”

  长生皱眉厉声喝道“离垢,你爹的死他早已预料到,你难道不明白吗?”

  “我明白,所以我等着那个想要赶尽杀绝的人,也许能知道真相!”

  离垢说完,发现长生没有回话,而是痛苦的蹲在地上,仿佛下一秒就要晕倒。

  他惶恐起身,微愣半晌,心里怀疑是不是自己太使劲了,然后稍稍松手。

  刚一松手,长生瞬间跃起,脱离了离垢,哪管手上的阵阵余痛,反手一扬,轻而易举的打晕了他。

  长生拍拍手,捏捏伤口,自言自语道“你好狠,痛死我了!”

  然后搂着他赶紧跑出已经暴露的绿墙院。

  不过刚出门口,便看见刚刚还空无一人的周围,居然因为绿墙院的出现冲来了大群黑衣人。

  眼看着最后一丝结界消失,长生心急,默念一瞬,远处瞬间响起阵阵鬼叫声,撕心裂肺,凄凉至极,似寒风穿堂而过的呜声。

  这样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黑衣人立刻刹住脚步,惊恐的四处看了一圈。而原地的老百姓早已四分五逃,边跑边叫“啊······和尚变厉鬼啦······”

  长生趁着他们转移视线,立马跳上小碟子身上,瞬间消失在绿墙院。

  千丈之上的长生看着千丈之下的人影憧憧,略带愁容,心里做了很大的决定。

  看看离垢温然道“对不起!”然后又吹了一声哨子。

  半晌之后,绿墙院和红墙院燃起熊熊大火,犹如鬼火一般照亮了半边天空。

  经过高阳楼时,长生仿佛看到墨钟之上站着一个青色人影,等到回神之时,那里却什么也没有了。长叹一声匆匆跃过高阳楼。

  在无边黑暗中,周围是一望无垠的空旷,一盏无名的孤灯下,一个黑衣人坐在凳子上,无精打采,颓废不堪。黑色斗篷将他的全身遮的严严实实,看不见一丁点面容,连呼吸都那么浅淡。

  他坐了好半晌,才低声说道“今天上午为什么没有牵制住她!”

  远处缓步走来一个面目全非,全身流脓,并且冒着黑烟滚滚,看不出它是什么东西,但是移步的动作笨拙,一路走过留下黑色痕迹,恶心至极。

  “放心,......以后不会了!”他废了好大力气才咬牙切齿的说道,嗓子像是噎了什么东西那般难受。说完之后,他半趴在地上,双手紧紧撑着地面,颤抖不定。

  黑衣人就那样静静的看着他,随后起身便道“那你先养着身子,我会派人给你送食物的!”说完便离开了。

  原地不停抽搐的鬼愤懑的大叫“你给我等着,我一定要让你灰飞烟灭......”

  砰!一个巨大的石头砸到他头顶,直接晕了过去。

  第二日,帝京传闻,和尚变厉鬼,无端烧起鬼火,点燃了半边天空,整整一夜烧死无辜的路人三十六人,至此之后无人再敢去大钟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