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长生曲之长生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补充)冥婚

长生曲之长生怨 我叫墨颜菇凉 3536 2019.03.27 15:48

  夜半三更群魔鬼叫,那个人类吓到尿尿。

  被扯出来的长生飘在空中气息很不爽的看着那只小鬼,那鬼居然理直气壮的飘到长生面前,然后幽幽的说道“你杀不死人,也救不了人,阎王跟我说,让我时时刻刻提醒你,免得又犯了之前的错误。”

  长生抱起手臂,冷眼瞅着与她其高的小鬼,那小鬼感觉周身一层凉意,这才稍稍的移开一步,眼神闪躲的不敢看长生。但因着边上的小鬼都在嘲笑他,他又立马高傲的姿态与长生对视。

  一来一回,长生手一挥,一阵“唉呀妈呀”的声音全部滚远了。那小鬼颤颤巍巍的摸了摸鼻尖,然后试探性的说道“老......大,我.......”

  “妹喜,替我查查万芳楼的人,哦,对了!我好像忘问了那女人叫什么名字?”长生似乎是第一次没有追究妹喜的行径,居然让他高兴的立马说道“老大,你等着,我马上问出来!”

  妹喜嗖的一下,钻进了顾三朗的房里,只是瞬间,整个房间又响起哭天喊地的惊叫声。长生无语的掩住耳朵。

  她现在不想计较任何事情,因为满脑子都是怎样出现在小和尚身边还不能让他心生疑虑?思来想去也没个办法。娆是自己这只千年老鬼,又败在那个小和尚身上。

  ————————————————————

  这段时间整个罗宋庄被搞得乌烟瘴气,都在传闻,那个死去的罗家姑娘死不瞑目,日日纠缠着顾三朗,闹得罗宋庄的人心惶惶,人人求神拜佛。

  因为这件事,还惊动了帝京的官员,但是却没人前来查探任何究竟,就连个法师也不愿请。所以村长没办法了,也不知从哪听来了一个土方法,便令罗姑娘的父亲给她办一场冥婚,兴许可以解决问题。

  冥婚说来好办,只是这个顾三朗却一直反对,在拿他没办法的时候,顾三朗居然又被吓着了,日日晚上听见他的恐怖的叫声。

  结果第四天,顾三朗身穿着喜袍,抱着一只花头鸡,从村头走到村尾,那样子真是一言难尽呐!

  生生的瘦成了皮包骨头,连衣服都撑不起来了,两眼浑浊,眼神放空,乌黑的眼圈,发紫的嘴唇,连那耳朵都似透明状的,双手耷拉着似行走的僵尸一样,嘴里不停的嘀咕“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

  等拜完了堂,顾三朗再也撑不下去了,倒地之后,从此一病不起,但是却吊着一口气,这应该就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吧!

  长生正在小和尚的后院里看书,悠闲斜靠在菩提树下,树叶沙沙作响。这一刻阳光静好,空气净好,而且还有小和尚在一旁陪着,真真儿的是享受。

  忽而头顶散去一丝青烟,长生微微侧头思域一番,然后随意用手摸了摸头顶,抬头看了看麒麟山方向,随即无声一笑。

  原来她的执念真的是没完成的婚礼,真是个痴心的人儿,希望下辈子遇到一个好人。

  长生的身体每日都在发生变化,以前的她从不为这些操心,身体废了她便从新找一具身体就是,可是这次却真的将她为难住了。

  ————————————————————

  这日天气晴朗,微风和煦,暖暖的阳光洒在身上,格外舒服。

  长生坐在帝京最火的茶楼段阁斋的窗口边,一只手撑着头,无精打采的看着街道上行人。

  不过仔细观察,长生却是苦着一张脸,眼神空洞枯燥,要不是一个面纱遮住脸颊,怕是能吓死个人吧!

  街道行走着男女老少的人,有笑容从生的,有愁眉苦脸的,还有哭唧唧的,长生更不耐烦的叹一口气。

  过一会儿,长生却注意到一个行走的蓝衣女子,她低着头身子摇摇晃晃的往前走着,还撞到不少行人,她却没有感觉一般头都不回,娆是别人拿眼瞪着她,她也没反应。

  长生看着这正常的街道有这等趣事,居然来了兴趣,坐直身子观察着她。

  只见她走到段阁斋对面的店家屋檐下站住,悠然抬头看向长生的方向,长生一怔,注意到她空洞的眼神。

  只在这瞬间,她头顶的店家之上正在打架的人居然扔下一个花盆。

  砰的一声!长生眯了一下眼睛,蓝衣女子就很幸运的被花盆砸中了。

  额......凤子愣了一刻,下方便响起阵阵喧闹声,全都指指点点说着话。

  长生瞬间下楼,走到那女子周围,一群群的人围着那女子正在说话,而楼上扔花盆的人居然逃跑了,也没个人去追追。

  长生看了半晌,也没人前去查看女子,只是哆哆哆的说个不停。长生脸色一阴,愤怒的破开人群走进去。

  那女子满头是血,混合着泥土,看不清面容,只是旁边还竖着一朵奇怪的花。

  长生蹲下身子抱起她,突然一瞬,长生愣住了,这身子怎么这么凉?刚死两刻钟也不可能凉这么快?长生摸了摸她的鼻息,的确是早就没了气息,似乎是死了十几年的尸体。

  长生心里不解,便抱起尸体离开了人群。

  长生将她抱回自己的小院子里,这院子是帝京最豪华浔阳街道的边上,左边不远处是高阳楼,右边不远处就是段阁斋。

  但是这地方三里之内却安静的不得了,原因是几百年前这院子里死了一百多人,日日闹鬼,猖獗的很,吓走一波又一波,所以之后便没人敢要这间院子。长生也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收服了这一百个钉子魂。

  长生亲自给蓝衣女子擦拭干净,那女子苍白的脸颊显露出来,似乎下一刻就要消散殆尽一般。

  女子微闭的眼角带着浅浅的魅意,虽然只是清淡的旧衣,也衬出她的素雅,反而有一种清水出芙蓉的媚然。

  长生打量了那女子,准备唤她的魂魄。

  长生周身微微的光逐渐扩大,只要有鬼魂的地方都会感觉到长生的召唤,但是他们细细品味并不是叫他们,他们也继续做手里的事情。

  一来一回两次,长生也没有找到那女子的魂魄。

  难道这么快就入冥府了?长生再一次在心里默念。

  不可能呀?刚刚并没有看到黑白无常?

  这......长生侧身看了眼女子,挠了挠鬼头,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看了眼外边的天空,心里便有了计较。

  长生拉着女子的尸体回到了麒麟山,这地方最适合鬼魂修养,所以随处可见面容恐怖的鬼影子。

  许多鬼看见长生回来,都发出呜咽的声音,远处的鬼还不断的应和着,跟唱山歌一样。

  这算是他们夹道欢迎长生回家的意思。但是生生将正经八百的麒麟山弄成了一个鬼窟窿......十次有八次叫的最欢快。

  “给我安宁点!”长生不耐烦的大吼一声,果然奏效,整个四方只剩下嗖嗖的风声,长生这才继续飘到小竹楼处。

  门口的小鬼头探头探脑的看她手里的人,长生冷不丁的将女子扔给他,然后进入了结界,小鬼头也跟着进去。

  他抱着女子的尸体,疑惑不解的问道“老大,你换身体也不必带回来吧?”

  “妹九,这是什么?”长生进门便捡起地上的黄色信封问道。

  妹九知道她不想解释,他也不敢多问,便安置好女子,看了眼长生手上的信,说道“我不知道,我一直在外面没进过,你拆开瞧瞧。”

  长生知道问了也白问,随手拆开信封,上面用黑色碳灰写了字:谢谢长生解了我的执念,以后你要有什么困难,我一定会帮你的。落款:罗冰云

  长生似乎是看到笑话一般,呵呵的笑了几声,随手将信丢下,然后自言自语说道“傻子,你喝了孟婆汤还会记得前尘往事吗!”

  妹九没有管那是什么,然后打了一杯泉眼的清泉递给她,长生享受的喝了一口,然后说道“去给我装满一坛,我要拿去冥府。”

  妹九赶忙去打水,走到水缸看了眼已经见底的泉水,便说道“老大,水不多了。”

  长生嗯了一声,然后说道“等我回来再去打。”

  “对了,我去冥府时,你去帝京催催妹喜,别光顾着玩,连我交代的事情都忘了。”长生独自梳着头发,简单的束好。然后拿起妹九装好的坛子,说道“真是浪费好水。”

  对!只要给阎王喝的水都是浪费,他很喜欢占自己的便宜,却从不领情,每次都说:又来收买我......

  好吧!这的确都是收买阎王喝完的,所以说都是浪费了......

  长生顺着东波大陆的大湖泊往下飘着,一边欣赏风景,一边想着那小和尚,自己许久不去看他,不知道他学到“何谓性定”没,长生想着想着便缓缓一笑。

  飘到大湖泊尽头已是黄昏时分,这里有个特殊的进口,不是常人能进,而长生就像回自己家那样熟络。

  走进去长生站在雾涟密布的江边等着船只。

  西边的落日洒在江面上,整个世界似乎变成了橘色,忽而瞧见远处一层水泼漾开,美的出奇。

  长生的淡黄色长裙和墨色秀发在微风中摇曳,静谧安详宁静致远,怕是只能形容这一刻吧!

  远处的雾涟中行出来一只乌篷草船,渐远忽近的映在江水里,一个撑船的老翁似是费着九牛二虎之力,又似不费吹灰之力的撑着船桨。

  长生轻轻一笑,看着船只停在岸边。长生温润的说了一句“老头晚上好!”

  老翁掀开了帽子,眼神静默的看了眼长生,然后无奈的语气说道“上船吧!”

  长生对他眨眨眼睛,轻便的跳上船。放下坛子,独自站在船橼上,水很清澈,游荡的各种东西都看的一清二楚,一点也不像“水至清则无鱼”的湖泊。

  船只行驶一会儿,便没了烟雾,瞬间开明的地方,两侧是漫山遍野金灿灿的彼岸花。

  长生看着一眼望不到边的彼岸花,笑了一声,低声道“就数你这儿花多。”

  老翁苍老的声音回道“都是苦命的人,想不开只能变成花。”

  长生又说道“执念太深也不是办法。”

  “像你这样没有执念的人也不是办法!”老翁居然又说到长生回不了话,长生只能苦笑一声。

  然后又听见老翁说“吹一曲吧,就当坐船费了。”

  长生幽幽回身看了他一眼,叹息一声无奈道“你越来越会做生意。”

  说着话长生随手在空中抓出一把玉箫,随即放在嘴边吹了起来。

  烟雾的洁白,濯水的清纯,漫山的娇嫩,还有这萧声仿佛来自碧落琼霄的仙曲。

  萧声清丽,低沉极细,却又清晰可闻,远边的彼岸花居然随着萧声摇曳起来。老翁看了一眼,便会心一笑,也静静享受着萧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