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长生曲之长生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13心不动,人不妄动

长生曲之长生怨 我叫墨颜菇凉 3500 2019.02.04 10:00

  长生离开红墙院时,撞见了疯疯癫癫的顾三郎,等了解情况才知道,老和尚慈悲,将他带回寺庙修养。

  长生刚刚在定慧师傅面前一直很为难,纠结了半晌还是没有将食魂兽的事情告诉他们。

  看来,这件事情得自己解决了。

  她记得曾经在哪本书里看到过如何收复食魂兽,只是时间太久远了,她的脑子已经想不起那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

  飘飘荡荡回到了绿墙院里,上次自己为救小和尚受伤之后,他们便特许长生养在绿墙院中。一是保护小和尚,二是小和尚这样要求的。所以,长生便名正言顺和小和尚住在一个屋檐下。

  但是长生的野性子,除了夜晚回来休息睡觉。其他时间,也只有之前瘸腿时陪他吃过饭。

  所以今天长生便大发慈悲,陪那小子吃吃饭吧!

  长生心情舒畅,回到院子里,才发现小和尚已经开始用餐了。

  食不言,长生也不见外的卧坐在床榻上,拿起另一幅不知是否为她准备的碗筷,很不客气吃了起来。

  小和尚眼睛像滋溜溜葡萄那般,看地长生都想吃葡萄了。

  “好好吃饭,口水掉碗了!”小和尚目不斜视也知道长生正在干什么猥琐动作。

  长生楞了楞嘴,拿筷子的手对他比了比闭嘴,他却转了转身子,不再理会长生。

  长生微微嘴角上扬,眼睛眯成了月牙,简直开心的不得了。

  长生吃好饭,陪着小和尚抄了会儿经书。两人卧坐在苍翠的菩提树下,尽管寒秋深入,小和尚也是一件单薄的青色百衲衣。只是脖子处围着白毛围脖,更衬得小脸白皙透亮。

  一阵风吹来,长生拢拢衣服,直打寒战,长长的秀发被吹到小和尚手边。

  这一刻的静谧,连风都不忍心打扰,片刻后风消失不见。仅留下四处的秋叶落,头顶的青云飘,天空的艳阳照,吱吱的鸟声一跃而过。

  这一年的秋季有人伴,有家憩,有饭食。

  长生撑着脑袋看小和尚写字

  “人生在世如身处荆棘之中,心不动,人不妄动,不动则不伤;如心动则人妄动,伤其身痛其骨,于是体会到世间诸般痛苦!”长生轻声细语读了出来,他的字是娟秀小楷,小小年纪就能写这样娟秀的字,也是下了不少功夫。

  只是细细琢磨这句话,分明是教人做一个无欲无求,无心恋哉的佛家人。

  长生撇撇嘴,小声说道“只看你们如何能控制的住,心不动!”

  离垢放下毛笔,收起宣纸,又从新拿出一张新纸,目不转睛看着书案上的东西,一刻也不理长生。

  长生替他整理了桌子,然后起身拉了拉身子,伸了伸懒腰,最后整理了衣服,头发,说道“我出去了,不陪你这个小哑巴!”

  离垢本想说什么话,看到长生走远了,也就没说什么。

  长生去了浔阳街,她刚刚安静下心时想到了一个人,兴许他知道哪个藏书阁里有《山海论》。

  法兰寺有个老方丈,曾经游历四国,甚至去过关外,那时候莫失小和尚天天在她耳边吹嘘,方丈是如何如何厉害,如何如何见识广的。

  说实话,论厉害,论见识广,她的事迹能给他讲三年都不带重复的。只是她记忆有限,早已忘的一干二净了,只是那隐隐约约的记忆支撑到现在。

  法兰寺位于帝京之中的一座小山坡上,山坡因为树叶落尽,露出了雄伟壮观的红色建筑,翘起的角楼下挂着铃铛,风一吹叮当作响,给法兰寺伴上优美动听的旋律。

  这就是长生以前最喜欢去的寺庙,那里的大佛,是四国之中最大且全部用黄金打造的金身,虔诚不在于佛祖的份量,却在于人的真诚。

  万法唯心,净土大经。佛普众人,误入歧途。

  长生跪在蒲团上,拜了三拜,起身看了眼巨大的佛祖。金光灿灿,佛光闪闪,烛灯下的佛祖,更像是卧坐寒山,不惹尘埃,佛前开花,昙花瞬息。

  “女施主,尘缘方丈已经在后院等着施主,请移步后院。”身旁有个小和尚静静的等了她半晌才说道。

  长生对他点点头,然后跟着他去了后院。

  法兰寺在帝京也有三百年历史了,长生对于这里熟悉的不得了,闭着眼睛都能走到后院。

  长生正这样想,却发现这路居然不是从前那样,似乎全都换了方向,再也不是记忆里那种感觉。

  长生向小和尚问道“几年前到这里时,这路并不是这样的,就连小院子都没有这么密集,为何会变成这样了?”

  小和尚恭敬行礼,回道“五年前,莫失师父谨遵当今圣上的圣旨还俗之后,他便出资从建了法兰寺。”

  长生这才想起来,莫失小和尚已经是国师大人了,肯定会出资资助寺庙,也算是个知恩图报之人。

  “施主,您请进!”小和尚说完便离开了。

  长生推门而入,看见一袭黄袍袈裟的和尚,因为年老体衰,身体已经不似十年前硬朗结实,又长又白的胡子塔拉在胸前。

  “方丈!”长生对他作揖行礼,他才缓缓回头看长生。

  长生看着他身子一震,灰蒙蒙的眼珠缓慢转动几下,最后才恢复正常,努力清了清嗓子,说道“过来坐吧!”

  长生不懂方丈的动作,也没想太多,便依言而坐。

  长生没有说过多的前话,而是开门见山的问道“方丈,你可记得这世间哪个藏书阁里,有一本《山海论》的书?”

  方丈缓缓伸手,苍白如同枯树枝的手摸着花白的胡子。他似乎是在思考,又似乎在打量长生。

  长生也任他看,心平气和等着他。

  “帝京皇宫里藏书阁应有这本书,我记得我寺的藏经阁里曾经也有这本书,不过送给了静谧之外的花奚梦氏,不知可否还在!”

  长生思域一番,这个皇宫自己不容易进去,但也不是拿不到。静谧之外的花奚梦氏似乎有过交集,但是......已经想不起来了!

  长生拜谢了方丈,正在离开时,他却说了一句话“但愿你能善始善终!”

  长生回头看了方丈一眼,却发现他已经闭眼,似乎是睡着了,长生十分不解离开了。

  接下来几天,长生奔走在各个角落,去的最多的还是罗宋庄,探查那五具做成死尸的坟墓。

  长生似乎运气很好,这次居然遇见了国师,她其实早就想去找国师,但只是想麻烦他进皇宫帮忙找找那本书,所以她也没有别的借口去见他,所以一拖再拖。等终于见到了他时,长生居然像是看到希望一样,一个箭步冲上去,拉住他。

  “少卿!”长生很不客气叫了他的名字,周围好多人都寻声探去。

  长生哪理会他们视线,而是笑着对秦少卿说道“我可终于见到你了。”

  秦少卿也很开心咧嘴笑着,一张泛红的脸,在月光照耀下,更显清秀,而且那双眼睛正含情脉脉看着长生。

  长生读不懂眼里的意思,似乎也并不想了解他眼里的意思,也就没仔细看他。

  “生生,我以为你不会来找我呢?”秦少卿声音低沉,细细的嗓音带着温柔和细腻的感觉,让人听着心里格外舒坦。

  “你来这里干什么?”长生没回答他问的话,而是转移了话锋,问道

  秦少卿并没计较什么,而是笑着回长生的话,道“刚刚有人说,这个坟墓有异样,我便来瞧瞧!”

  “异样?什么异样?”她刚刚一直在附近,并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长生看了眼正在墓地转悠的几人,他们一边查看异样,一边还瞅着她们两人。

  长生立马后退两步,与秦少卿隔了一臂距离,却看见他笑的更开心了,长生哼哼一笑,又对他说道“你是不是傻了,当了国师,还这样笑!小心他们看见了,你的威严还怎么震慑他们。”

  “生生为什么在这里?”秦少卿似乎是明白了,立马正襟危坐那般。

  长生摸了摸鼻子,心里却在想:他能一而再再而三的认出自己,那他就是将我当成妖怪,或者是能易容的关外人,都是有法术在身。所以要想看看我在他心里是个什么东西,我就得好好试试他!

  “我有任务在身的!”长生双手抱在胸前,动作懒散,说话声音带着骄傲自豪的感觉。

  秦少卿又走到长生面前,面带崇拜的眼神,对长生说道“你真的是有特殊身份吗。”

  长生淡淡一笑,然后十分确定的点点头,然后悄咪兮兮的杵到秦少卿耳边,说道“你猜猜我有什么身份,猜对了答应你一件事情!”

  秦少卿立马支着下巴想,远处正准备跟他汇报的侍卫走来,他却抬手止住了侍卫,那侍卫恭敬站在不远处。

  “你是不是妖怪?”秦少卿想完,也杵在长生耳边说道,声音格外小,生怕被人听见了。

  长生抿嘴一笑,又道“那你怕我吗?”

  “不怕!”

  长生和秦少卿这才分开了脑袋,两人都笑着看着对方,秦少卿因为知道了长生最大的秘密,便一再对她表态,坚决不告诉任何人。

  长生也就顺理成章的提了个要求,道“我信你不告诉别人,但是我现在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帮忙,所以你会答应吗?”

  秦少卿立马点头,长生笑着说道“我听说皇宫的藏书阁里有一本《山海论》我想看一看,你能帮我拿出来吗?”

  “皇宫?”秦少卿微微皱了下眉头,随即恢复正常,思索一瞬,又道“可以,不过长生要去我府邸住两日吗?等我找到第一时间就拿回来给你!”

  满脸期待,让长生很不适应,他再也不是从前的小和尚,却是正常的成年人,如果这样正大光明的去他的府邸,难免给他招一些闲言碎语,所以长生还是拒绝了。本以为他会生气,没想到他还是笑了笑,十分善解人的说道“你放心,我不是要挟生生的,你不想住,那我就来找你。不过,等我找到书,去哪里给你?”

  长生回道“就去段阁斋吧!三天后我在哪里等你,可以吗?”

  “可以!”秦少卿还是笑着答应了。

  他们将坟墓从新加固,还附上了金文,就是再厉害的死尸也冲破不出,长生对金文免疫,所以看着他们封印,也没太多影响。

  秦少卿亲自送长生去了大钟寺。他并没有要求进寺,而是叮嘱了长生几句,便离开了。

  这两天,正在安静休息的长生,遇到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