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长生曲之长生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食魂兽就是叼

长生曲之长生怨 我叫墨颜菇凉 3509 2019.02.05 10:00

  长生离开秦少卿的第二天后,因为一直等着《山海论》这本书,没有过多活动,只是待在绿墙院里陪陪小和尚。

  当天晚上,长生正在听小和尚的话,给花浇水。突然一片寂静的夜晚传来一阵一阵鬼嘶声,和撕心裂肺的狂叫声。

  震的长生脑瓜儿一颤,下意识看小和尚,发现他并没有为之所动,显然,这个声音只能长生一人听见。

  那声音越来越狂,越来越大,长生哪管三七二十一,丢下花洒,吩咐了小和尚几句“你赶快休息,我出去有些事情!”

  说完,不带离垢反应,瞬间消失不见。离垢捡起花洒,独自给花浇水,只是看不见他任何表情。

  长生朝着巨大地声音方向飘去,居然有种地动山摇的气势。似乎是庞大的动物在奔跑,震的丛林里鸟畜乱飞。

  忽然远处一阵狂风席卷,长生瞬间看清了迷雾里的东西,一个巨大棕色鳞片布满身的动物,正在狂奔。他追赶的正是一群孤魂野鬼,他们不断的嘶叫,惊恐四处纷飞。

  长生立在不远处,眼皮不停跳动,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食魂兽?它是怎么跑出来的?还在霍霍她的子子孙孙。

  只见它狂叫一声,长生眼盯着它吞下一只鬼,似乎不满意,又开始从新追逐。看的长生汗毛倒立。

  它又似乎兴奋不已,还在狂嚎的仰头大叫,······应该是吃多了……

  长生活动活动着手,瞬间飞过去,让它尝尝自己的拳头。

  它似乎后背长眼睛一般,赶着鬼魂换了方向朝北奔去,长生松懈一份,一路跟着它。

  长生正忙,忽然接到一个魂思,发觉是妹九的呼唤,也没细细品味他的意思,便匆忙回道“食魂兽以出,你们想办法进结界,用我给你们的金刚石,砸碎它,一定注意安全,我去追食魂兽!”

  送完魂思,长生回神看食魂兽,哪还有他们的影子,连声音都是隐隐在天边作响。长生还是一路朝着北方飘去,地上的巨大脚印直接连到麒麟山附近。

  麒麟山?长生脑门儿嗡嗡作响,更加快了脚步,闪电的速度穿过细枝末节的丛林。

  走到山下发现自己布下的结界已经没有了,长生腿软了一分,她不敢想象山上成什么样子了。她所有子子孙孙可都还在上面......

  长生的脚步从来没像现在这么沉重,她已经飘不起来,只能靠走。

  走到山中,已经没有了食魂兽的踪迹,也听不见任何声音。只是那地上大片的脚印似乎在此地徘徊了许久,然后又朝另一个方向跑去。

  一片狼籍,一片混乱,一片哗然,一片空旷......

  这里居然没有任何鬼魂出来迎接长生,她以前回来时,这里漫山遍野都是鬼叫声,说的好听一点是唱山歌,迎接她回家。

  那一浪比一浪大的声音,分明是长生最讨厌地声音,所以她每次回家都会紧紧捂住耳朵,因为那种声音能震破她的耳膜。

  然而,现在,只有凄凉的夜色和凄凉的风,忽然一阵狂风怒号,吹起地上的枯叶,又辗转落下。这一刻的千年孤坟,无处的落寞,夜色幽幽,居然只剩下自己的影子!

  影子!长生双眼朦胧不清,微微低头看了看身侧,居然看见了自己的影子。那惨白的月光下映着就是自己一直期望想要看见的东西。

  这一瞬不知是欣喜,是发狂,是痛心,还是无助,不过都被她压在了心底。

  她强忍着愤怒,一路狂奔上山,她的小竹楼屹立在山中一千年了,不知道有没有被毁。竹楼要是被毁了,自己要将食魂兽灭绝……

  刚走到半山腰看见了小竹楼,才松下一口气,又发现了少有的几只孤魂正在小竹楼结界外飘荡。

  长生鼻子一酸,眼泪居然差点流出来,被长生瞬间憋回去。

  “老大!”那几只鬼魂看见长生便一涌而来,全都围着长生,不断的吸食魂气。

  长生四处查看了一番,小竹楼还是完整无缺的立在寂静而又凄凉的夜色中。

  长生大叹一口气,然后领着几只魂魄进入了小竹楼里。

  小竹楼门口的小牌额有强大的金光,是许多鬼都不敢轻易靠近的,所以没被毁也在意料之中。

  几只鬼进门,便你一句我一句抢着说话,长生扶额,然后对他们挥挥手,面带苍色说道“一个一个讲!”

  “老大,那只食魂兽并没有废多大力气就撞破了结界,而且它一来,就像有目的一样朝鬼最多的地方奔来,我们还未来得及逃走,它便亮出巨大的嘴,瞬间将我们吸进去,我们几个纯粹是在夹缝里求生存的!”

  长生没计较他在打口技,却是撑着头想,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地心一直是慌慌的,总感觉还有大事要发生,又似乎她忘掉了某件事情!

  长生缓身而起,走到门口,然后说道“来一个跟我去看看山,看有什么办法修复结界!”

  “老大!”一只小鬼赶忙凑到长生身旁,长生看也不看出了竹楼。

  这座山屹立了三千年,山底之下是已经变成沧海桑田的青山城,而山上却是长生一千年的居所。

  曾经的麒麟山也被毁过,不过那是自己发狂时才干的事情,她也修复了十几年。现在的麒麟山又似回到自己刚来时的糟乱,因为那股泉眼,她才在这里定居。

  她收服地子子孙孙,有恶鬼,善鬼,厉鬼,哪一个不为她所用,哪一个她不能治服。

  不过她还是不敢告诉他们一件事情!

  那些孤魂野鬼就算被自己送去冥界,下辈子照样投胎为畜生道,那碗孟婆汤让他们忘去的是所有的前尘往事。

  阎王说过,“善恶终有报”,她只是人间的使者,从中渡他们的魂。

  他们太久为鬼,只要长生的一句救赎,他们就当作希望,自以为下辈子会投胎为人,那也不过是长生说给他们听而已。

  所以长生对于他们的消失没有太过伤心,一千年,她见过多少生离死别。对于这些,她也可以冷眼旁观,而这伤心难受地不过是为被毁的一方净土天地罢了!只是为这个罢了!

  “老大,那东西从山的另一个方向跑了!”身旁的小鬼大呼啦啦叫喊着。

  长生皱了眉头,又看了看天空,这么大结界自己要何时才能修复完整!长生又大呼一口气。

  山顶是直直戳入云霄,只要在山顶穹苍的最高处布结界,眨眼睛便可修好,可是这山顶无人能上,所以最简单的方法她也不能用。

  长生的心从刚刚就跳个不停,导致她走路都是软弱无力,她非常不喜欢这种感觉。曾经空空的身子,她能自控有余,现在有血有肉的身子,她也只能空害怕。

  山很大,长生走了一刻钟也没走出小竹楼周围,她又大叹一口气,站在一个巨大的脚印边上。

  蹲下身子拿出自己小巧的手比了比,十只手都铺不满怪兽的脚印。然后又站起,苦巴巴的环顾了四周。

  想来想去,她还是无法独自修复结界,只能想办法叫别人来做。

  她正这样想着,脚也就轻轻的踏了几下,一股悠然的气流直接飘出山之外。然后抱起手臂,等着唤来的东西。

  一刻过,两刻也过,三刻也过,长生一动不动的站着,身后的小鬼大气不敢出紧紧躲着。

  静默过后,山下缓缓飘来两只鬼魂,一黑一白格外显眼,身后的小鬼吓得汗毛竖起,隐在长生背后一动不动。

  长生冷眼盯着他们,他们似乎很累,又似乎极不愿意上来,但是脚下却很诚实的往上飘,

  “祖宗......这么高的山,累坏我们了……”白无常并没有喘气,只是在宣泄心里的不满而已,长生看的出来,但是也没有计较。

  “怎么把两位唤来了?”长生言语很清淡,她不想与他们开玩笑时,说出的话能压扁一只鬼。

  黑白无常瞬间就发现长生鬼心情不好,立马恢复正常,然后恭敬的问道“刚刚我们来时,这里没有结界,出什么情况了吗?”

  长生缓缓吸了一口气,冰凉的空气盘旋在脑门儿里,让她脑子清明了几分。

  然后开口说道“无事,帮我从新做好结界就行!”长生不想说多余的话,也就不想和他们解释发生了何事。但是她想不通,这么大的阵仗冥界为何不知道。

  俩鬼也知道这祖宗性情怪异,也就不敢问些十万个为什么,只能愁巴巴的听她的话布结界。

  这结界正布着,长生便接到妹九的消息,让她迅速去皇宫外的小庄子。

  长生一句交代也没说,眨眼间消失在麒麟山。

  长生一走,黑白无常就开始吓唬其他的小鬼。把那群好不容易逃生出来的小鬼,吓得四魂五裂,黑白俩很开心,似乎是解气了,又开始认真的布结界。

  等长生飘去小庄子,这里也是一片狼籍,长生感觉这里也进行你追我赶的戏码。

  不过她看见那巨大的脚印时,刚刚恢复的心,又沉了几分。越往前越沉,越沉心跳越快,脚步还跟着重了下来。

  她已经走来了三刻,也没见两只鬼上前来迎接,但是发现这里的结界似乎并没有被破坏,长生伸手摸了一下,一丝绿莹莹的波纹直接荡起。

  长生的手一麻,再转身环顾四周,参天的大树遮住了惨白的月光,只有那几缕光线透过树叶照射在地上,其他却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长生小声唤了句“妹九,妹喜”

  长生耳边传来一丝细碎的声音,立马伸手点火,只看见左面缓慢的飘来一只鬼。

  长生细细看去,是妹九,只是他走路的样子恍惚消沉,似是发生了绝大的事情。长生又往他身后看去,以为妹喜会跟着他。不想,他身后空空荡荡,只有飘落下的枯叶。

  长生眼皮轻跳,她不敢想象发生了何事,她有些无法呼吸,便大喘着气,声音颤抖的问道“......妹喜呢!”

  妹九飘到长生面前,便静静的看着她,他眼神里没有一丝波澜起伏,却看得出来,他是有多么的哀痛欲绝。

  长生拉了他一把,让他吸食自己的灵气。妹九却是颤颤巍巍的回道“他没了……”

  轰......一个惊天的炸雷瞬间响起,长生的眼泪滋溜一下滚出来。

  天空中淅淅沥沥下起了雨,落在树叶上却是冰凉的黑雨。

  这一刻的夜晚,还在街外行走的人,大叹一声“奇也怪哉,居然下黑雨......”

  而原地已没了长生的身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