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大明邪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谁主沉浮

大明邪侠 司徒少雄 3138 2019.07.18 00:01

  病猫子爬在草丛中,他被人暗算,全身不能动弹。心中非常着急,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他暗算,其人武功肯定非常厉害。更严重的是暗算之人并不现身,未知的恐惧席卷了病猫子全身上下。

  也不知过了多久,病猫子只觉时间过的异常漫长。不久,黎明已然到来。病猫子突然感觉身体能够动弹,当即跳起身来。

  病猫子环顾左右,正见一名汉装中年美女站在身后的树边。那女子表情冷酷,像是在这里站了一夜。

  病猫子迟疑道:“阁下是谁?为何偷袭在下?”

  那女子正是杨杉,昨夜天海仙教三人的对话,她也全部听在耳朵里。

  杨杉成名已有十年之久,自从先师去世,她接任血饮谷谷主以来,几乎没有踏出过血饮谷。

  日前杨杉接到李家大爷李延津的信笺,说是杨娇已于三年前死于残阳剑客唐齐远之手,血饮谷三大利器之一的金月枪也不翼而飞。

  杨娇离世三年,这事蹊跷之极。血饮谷有三大镇谷之宝:血饮剑,百辟刀和金月枪。这三件兵器打造极为精巧,均是用上古玄铁打造,在江湖上的威名也极大。虽然利器因人而成名,但是人最多不过百年。而这三大兵器却一代一代的往下传,因此这三件兵器的威名也着实不小。

  这金月枪本是杨娇暂时所用,当她年老之时,应当归还于血饮谷。但现在杨娇离奇过世,金月枪也下落不明,杨杉自然要到江湖上查证一番。

  俗话说艺高人胆大,本领越大,脾气就越大。杨杉和唐齐远均是江湖上顶尖的人物。之前连续两次碰上,均是没说过几句话,便动起手来。

  两次交战,残阳剑客唐齐远两次落败。由此,唐齐远开始避战。

  这杨娇与杨杉乃同门师姐妹,感情深厚,而金月枪本是血饮谷的兵器,必须收回。

  杨杉见此情况,当下大怒,立即派出师弟上官小飞前往洛阳李家联络消息,最后约定六月二十五日进攻唐门。

  这唐齐远本是唐门的血脉,总不能眼见唐门陷入灭顶之灾吧?于是就有了那日杨杉杀向唐门顶峰山之事。

  当日杨杉上得顶峰山后,再一次于残阳剑客相见。从年龄上来说,这杨杉当是唐齐远的晚辈。因此前两次相遇,两人话不投机。而残阳剑客连败两次,方知这杨杉确然厉害,当下说话也变的客气了些。

  那唐齐远说道:“杨谷主功夫确然厉害的紧,在下认输。不过关于杨娇之事,里面另有别情,至于金月枪在下更是见也没有见过。”

  杨杉恨他之前多次避让,如若真有别情,之前何不解释?现下自己找上门来却说这样的话,显然是为了逃避责任。想这残阳剑客唐齐远六十多岁的老头子,做起事来竟然像个小孩子。

  杨杉心想那金月枪乃随身利器,师姐杨娇不可能不随身携带。这唐齐远却说见都没有见过金月枪,这谎话可不圆。

  只听杨杉恨恨道:“现在说这些,恐怕有些晚了罢。”那唐齐远无奈一笑,并不回答。杨杉举起佩剑,朗声说道:“听闻残阳剑法一共三十三式,之前交手,只见三十式。想必还留有三式绝招,今日不妨一齐使出来罢。”

  “阿弥陀佛,杨施主且慢动手。”这时一灰布老僧飘然而至,落到顶峰山上印台上。

  杨杉上下打量了一下来人,道:“阁下如若不是玄空,上得台来,那便是找死。”

  那唐齐远介绍道:“这位正是少林寺玄空大师。”

  杨杉冷笑一声,方才道:“大师到此,有何指教?”

  玄空道:“老衲与残阳自少年相识,再到后来武学大成,相互赏识,十数年来,引为挚友。令师姐之事,残阳说另有别情,那就一定另有别情,杨施主不妨弄清真相之后,再做决断。”

  杨杉哑然失笑,怒道:“狂徒,好大的口气。”原来玄空这话基本言明要为残阳剑客站台,连半点委婉之意都没有。杨杉自出道以来,武力超群,还未尝一败。再加之血饮谷谷主的身份,江湖上几乎没有人敢对她不敬重。

  但是自从遇见残阳剑客,也包括现在遇见玄空大师。这两位与自己齐名的顶尖高手,均是一幅长辈训斥晚辈的情况,出言就像是命令一样。

  杨杉如何能不生气?出言讽刺道:“传言玄空残阳均是当今顶尖高手,残阳已然是不堪一击,不知道这玄空又有多少斤两?敢说出如此狂妄的话来。谁主沉浮?咱们还是一掌定乾坤。”

  说罢,杨杉当即挥掌前来。玄空见此情况,知道眼前这杨杉与自己齐名,常言道盛名之下无虚士。玄空也不敢轻敌,当即双手挥舞了一个大圈,内力喷薄而出,与杨杉对掌。

  玄空乃武学奇才,少林洗髓经内力已练至顶峰。残阳剑客独创三十三式残阳剑法名冠当世,但若单以内力而言,玄空还在残阳之上。

  因此玄空自信内力天下已经无人能敌,而杨杉素有湘西魔女之称。不使出惊世骇俗的功夫将她震住,恐怕这杨杉不知道好好说话。所以玄空这一掌,已经是拼尽全力的一掌,是惊世骇俗,可与日月同辉的一掌。

  只见场上气流涌动,狂风肆虐。卷起地上的尘土犹如末日降临一般,日月为之变色。

  玄空连续倒退六步,而杨杉却是纹丝不动站在原地,胜负一目了然。

  杨杉冷笑道:“少林洗髓经不过如此。”

  玄空双手合十道:“混元龙神功,果然厉害。杨施主年岁如此有限,内力却在老衲之上,令人十分佩服。不过杨施主贵为血饮谷谷主,武学一代宗师。老衲好言相劝,杨施主何必动怒?”

  听玄空这样说,杨杉更是怒不可及。想那玄空方才之话,说的何等狂妄。残阳说另有别情就一定另有别情,好像他玄空便是权威,便是主宰一样。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另有别情,这残阳剑客也应该主动告知。难不成还要自己来求他不成?而这玄空也是自负武力,看轻自己。此刻交锋落败,却说出这样的话来,言外之意好像倒是自己有千般不是。

  想到这处,顿觉眼前这两个老东西,当真是倚老卖老,为老不尊。对,他们互为挚友,本就是一丘之貉。加之方才对掌,激发了杨杉内心的打斗欲望。只见杨杉大声喝道:“你二人一起上吧。”当即挥掌向玄空残阳二人拍去。

  尊老爱幼,一直是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人们的文化传统。所以人一旦老了,那便总是习惯居高临下。正所谓我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还多,你一个晚辈,怎么能够与自己平起平坐?因此,残阳剑客唐齐远首次和杨杉相遇时,也难免习惯性的颐指气使。

  可惜这杨杉并不是好惹的,若换平时,或许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杨杉本就是一肚子火,上门问责,仍然遭遇如此待遇,自然不能甘心。这些时日,残阳剑客也一直在反思自己,难道真的是自己老了,脾气变的古怪起来?

  其实玄空也是如此,毕竟是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武功本就厉害,几乎从来没有站到别人的角度思考一下,因此玄空自己并不觉得自己的话语有什么问题。因为他早已习惯了那样说话,丝毫不知道自己的话已经大大得罪甚至激怒了杨杉。

  这时候见杨杉挥掌来攻,唐齐远连忙道:“杨谷主不必激动,有事好商量。”

  但杨杉却认为若不展露神通,眼前这二位老头子能够好好商量吗?当下理也不理,连忙催动内力,势要艺压当场。

  玄空,残阳这时候才真正知道这杨杉武力之强,方知世界之大。当下不敢怠慢,只得运掌起剑与之相交,心想无论怎样,总得把架打完了再说。

  江湖高人三鼎甲,玄空残阳湘西女。虽然现在湘西女杨杉确实技高一筹,但毕竟三人齐名,玄空残阳二人也不可小觑。

  残阳剑客内力稍逊一筹,但仍然能与玄空齐名,那是因为残阳剑法确实有独到之处。其招式巧妙,速度之快,已经达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残阳剑法如果由平常人使来,不过是招式巧妙的剑招而已,要说无敌未免夸大其词。但是这残阳剑法在残阳剑客手上,却比普通人快了好几倍。高手过招,快一分,均能克敌制胜,更别说快了好几倍了。

  以一对二,杨杉很快便落了下风。这残阳剑法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牵扯了杨杉的大部分精力。六十招之后,杨杉一个疏忽,血饮剑虽然格挡开来了残阳剑客的这一快剑,但后背却暴露在玄空的面前。

  玄空一掌推过去,正中杨杉后背。

  杨杉口吐鲜血,再运劲力,却感气流紊乱,知道已经受了极重的内伤。而眼下这两个老东西同时在,自己确实敌不过。连百招都坚持不下来,更别说取胜了。心想眼下当找个地方运功疗伤,择机再战,想到这里当即飘然朝那顶峰山下飞去。

  见着杨杉受伤离去,玄空残阳对望一眼,均有担忧之色。玄空双手合十道:“万万没想到杨施主竟然一时不察,没能躲得过老衲这招式普通的一掌。不过这掌力道雄厚,恐怕杨施主难逃此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