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大明邪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北上反击

大明邪侠 司徒少雄 3193 2019.07.23 03:51

  胡思语怒道:“你胡说,爹爹远在江西,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赶来了?好吧,就算他来了,现在他在哪里呢?”

  袁操说道:“岳丈大人此刻在唐门拜访,估计明日便至。自从你走后,你奶奶便病了,你总不能不回去吧。”

  胡思语颇有些动容,说道:“奶奶病了?”但转念又想自己本来就是奶奶的心肝宝贝,自己偷偷出得门来,竟然惹的奶奶生病了,当真是不孝,当下不再怀疑,一阵惆怅。

  司徒雄武这时候已经醉意盎然,有些飘飘然,因此便管不住嘴巴,当下说道:“嘻嘻,思语姑娘,你来晚了。张兄弟早已和唐门妍姑娘私定两姓之好,张兄弟要是跟了你,那妍姑娘又怎么办?”

  这时候,张雍杰等五人均已经醉倒在桌上,不省人事,桌上只有袁操和胡思语清醒。

  胡思语一向是天真烂漫,这世界上仿佛没有什么事情能够让她不开心。这时候听到这些言语,泪水便忍不住在眼里打转。而袁操也只有坐在对桌,呆呆的坐着,也不说什么。

  天不知不觉得已经亮了,张雍杰伸了伸懒腰,总觉得身体昏沉沉的。这时候司徒雄武等人也已经醒来,却见那胡思语和袁操仍然是坐在桌上,像是坐了一夜。

  胡思语这时候摸着张雍杰的额头,替他整理了一下发丝,眼里饱含泪水,说道:“张少侠,我这便走了,你以后要好好的。”

  张雍杰完全没有料到眼前这姑娘竟然很是伤心,这时劝道:“思语姑娘,我不是你心中所想的张少侠,我只是很平凡的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像我这样的人,还有千千万,你还是好好珍惜你身边的人吧。”

  这时候司徒少雄从屋外进来,对张雍杰说道:“张兄弟,你老丈人来看你来了,你快出去迎客吧。”

  张雍杰迟疑道:“什么老丈人?”但转念一想,这司徒雄武口中的老丈人必然是指唐门门主唐俊了。当下连忙出得门来,只见东边大门外,除了唐俊外,还有一中年武士。

  只见这人器宇轩昂,豪气可与那李家大爷李延津相媲美,唯一的区别便是眼前这人显得稍微斯文些。张雍杰知道这人身份并不低,必然是胡家的重要人物,不然这唐门门主也没有必要亲自陪同。

  这人上下打量张雍杰,对唐俊道:“这位便是千岛张少侠?”

  唐俊笑道:“来来来,我替胡庄主介绍一下,此子正是千岛张少侠。”众人一听胡庄主,当下众人心中雪亮,原来这人正是江湖上三大武林世家之一的江西胡家的掌门人,胡威扬先生。

  张雍杰当下行礼道:“晚辈千岛张雍杰,见过两位前辈。”

  胡威扬点点头道:“看样子,确实还挺不错。”当下两人也进得屋来,上得厅堂,这时候已有茶水奉上。

  唐俊喝了一口茶,方才道:“张少侠,那日二弟打了你一巴掌,内心有愧。我这个做兄长的替他在这里赔个不是,他毕竟是妍儿的二叔。你就不用耿耿于怀了,这马上就到岁首,你跟你的这些朋友来唐门盘桓一些时日如何?”

  张雍杰叹气道:“这事确实让人难以接受。不过多谢唐门主的好意,岁首快到了,晚辈也得回千岛啦。”

  胡威扬见此,轻轻一笑,方才道:“这名声大躁的张少侠,果然有些非凡之处。”

  张雍杰不解其意,问道:“胡前辈何出此言?”

  胡威扬并不解释,袁操见此情况,替他解释道:“这名震江湖的唐家门主,出言致歉。这平常的人,只会笑脸惶恐,连拍马屁。若是比较虚伪的人,也会回答这事早就忘了。而张少侠却实话实说,发泄了心中怨气,又拒绝了唐家门主,果然是非平凡之辈。”

  胡威扬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张雍杰见此情况,其实心中已经有所不满,当即对袁操道:“昨日想来,你这人还有些气度,但此刻想来,你却让人十分的不佩服。”

  袁操问道:“小可怎地让张少侠不佩服了?”

  司徒雄武这时候道:“这你可不知道了,咱们张兄弟听别人拍马屁的话,听的最多了。他最讨厌别人夸他了,方才袁兄弟你那番话,岂不和昨日那姓白的文士差不多嘛。”

  那袁操一时迟疑,望着胡威扬,好似在说这是他的意思,氛围顿时变的尴尬起来。

  唐俊用大笑,缓解了场上尴尬的氛围。这时候胡思语也从偏房走了过来,满脸均是沮丧。司徒雄武等人均想初时见到胡思语的时候,总觉的这姑娘笑的很甜,这时候却画风一转,愁眉苦脸。但他们也知道这胡思语姑娘千里迢迢从江西赶来看望张少侠,此番刚刚见到了,又要被她爹爹带回家去,肯定是不快活了。

  胡威扬这时道:“小女年幼,顽皮的紧,这番给张少侠填麻烦了。语儿,临走之前还不感谢张少侠的款待?”

  胡思语此刻竟然伤心的像一个泪人,众人见此情形,当真是老天爷见到都会觉得可怜。张雍杰不知道怎么安慰才好,只能叹息一声。

  只见胡思语苦涩说道:“苍天不解人情暖,冷眼看花尽是悲。”

  张雍杰想了想,只觉思语姑娘的话语,显的十分孤单惆怅,柔声说道:“我是檐上三寸雪,你是人间惊鸿客。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

  张雍杰这话的深意是自己配不上胡思语姑娘,希望胡思语姑娘能够珍惜身边的人。胡思语武林世家子弟,精通文墨,自然识得此话内涵,当下叹息一声,从腰间抽出马鞭,递给张雍杰,说道:“张少侠,总归是神交了那么久,现下咱们就要分开了,从此山河相隔,这追风马儿便赠送给你。”

  张雍杰知道她是要宝马相赠送,当下连忙摇头道:“思语姑娘太客气了,这么贵重的礼物,咱如何能收?”

  胡威扬这时说道:“小女一片心意,张少侠这便不用推辞了。”

  张雍杰心想若是普通礼物,这收下也不碍事。但是这追风马实乃千里良驹,万里挑一,那是有钱也不一定能够买到的。这么贵重的礼物,如何能收?这时,只听得门外,一阵嘈杂之声,似有人打架。

  众人当即出得门来,只见此刻宇文铁柱,尤金达两人正和一名藏边僧人缠斗在一起。只见尤金达大声叫道:“张兄弟,这和尚想必是青铜狗道士派来的,厉害的紧。”

  司徒雄武和病猫子两人闻言,立马加入战团,四人当下共同对付那藏边僧人。但那藏边僧人却异常厉害,闪转腾挪,司徒等四人竟然不是对手,已然难以支撑。

  胡威扬当即腾空而起,大声喝道:“番僧休得猖狂,吃我这掌。”众人只感觉这胡威扬的掌力雄浑之极,竟然刺破了空音,似发出一声沉闷的龙吟之声。

  那藏边僧人见来人十分凶猛,当下不敢大意,运气双掌与之对接。

  两人一交掌,那人便口吐鲜血,受了极重的内伤。当下连忙夺门而去,消失不见。

  唐俊赞叹道:“张少侠,你可幸运极了。方才胡庄主这一掌,正是家传绝学‘九天神龙掌’中的飞龙在天,所以那番僧难以抵挡,远远逃去。连胡庄子也有心帮你,替你解决了麻烦。”

  胡威扬见唐俊如此说,便道:“唐兄如此说话,那便是在打我脸了,在下这点微末的道行,若不是情急时刻,是万不敢在唐兄一代方家面前,班门弄斧。”

  张雍杰见这唐俊,胡威扬说话都相互客气,想必功夫也是差不多。但由他二人在这边互相客气,互相谦让,这话就没有一个尽头了,不知道得说多久,当下道:“多谢胡庄主能够出手相助。”

  胡威扬淡淡一笑,方才道:“张少侠若是想感谢在下,那便将小女追风马收下。”

  张雍杰心中一愣,心想是自己要感谢这胡庄主,按理说送礼的人应该是自己。这倒好,自己感谢胡庄主,他反而要以爱马相赠,当下一阵叹气,望着苍天,似乎在问:“苍天啊苍天,怎么所有的好运气都到了我这边,稀里糊涂的闯下了千岛张少侠的名头。遇到的每一个人均是对自己极好,每一件事也均是好运。这到底是怎么了?”

  张雍杰默然,只好收下了追风马。反正自己推脱也推不掉,还不如坦然处之。

  胡思语终于念念不舍的走了,这个女孩只出现了一天一夜。但大家都难以忘记这个可爱的女孩。

  庄子上又剩下了张雍杰五人,傍晚的时候,张雍杰总觉事情有些不对劲。总觉得昨夜突然昏睡过去有些奇怪,像是中了什么毒药一样,身体总是有些昏沉。

  恰巧病猫子,司徒雄武等人也有这样的感觉。但他们一时之间也不知道为什么?只道是吃坏了肚子了?

  这时候尤金达拿出了一张纸,交给张雍杰,并且说道:“张兄弟你看,那番僧随身携带着你的画像,显然是那青铜道人暗中指使过来,要对你下手的。”

  张雍杰越想越怒,当下取了血饮宝剑,挥剑斩去桌边一角,恨恨说道:“这狗道士,这大半年不断的来找我麻烦。我想他是搞错了,该找麻烦的应该是我。这青铜道人制造了永城叶老太爷的惨案,又用天师夺力功危害江湖。”

  司徒雄武等人问道:“为之奈何?”

  “北上,过关中,联络群豪,攻击明阳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