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大明邪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江湖规矩

大明邪侠 司徒少雄 3155 2019.07.15 00:39

  张雍杰见唐俊那神情,连忙追问,唐俊当下将心中所想给张雍杰说了。张雍杰心想,至于是谁用天师夺力功打伤大姐,大姐自己必然知道,这事也不用纠结。

  唐俊思索了好一阵,方才道:“不管是谁用天师夺力功打伤了杨杉,总之这杨杉已然和唐门结仇。此后恐怕还有重大祸患,不过这总归是我唐门自己的事情。张少侠,你说的没有错,你确实没有错,你这便走吧。”

  张雍杰当下站起身来,走出房门。那唐抟正在楼下大厅喝茶,此刻见张雍杰走出房门,当下跃上楼来,拦住去路。

  只听那唐抟道:“小子,你还想走?”

  张雍杰并不搭话,那唐俊挥手道:“让他走吧。”

  唐抟急道:“大哥,怎么能放这小子走?如不将他处决,至少也要关他十年八年,方才能消心头之气。”

  那唐俊连忙给唐抟使眼色,并且说道:“二弟,你就是血性之气太重,这不见得是好事。放他走吧,这事不用再说了。”

  张雍杰见这唐俊要放自己走,心中对他颇有好感,心想这唐门总算还有懂道理的人。这时瞧见那唐俊的眼色,心中又想道:“是了,这唐俊得知自己已和大姐结拜为姐弟,所以放我走,以盼我日后从中调节。如若不是如此,恐怕今天万难走出这屋子。”想到这里,心中对唐俊的好感,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那唐抟挥了一下衣袖,让开了去路。就在这时候,一名虎背熊腰的汉子走进酒楼,对着酒楼前台嚷嚷道:“书信一封,递交给唐俊门主。”

  张雍杰瞧了过去,那人不正是那日在永城燕子岩遇见的熊三吗?心中又想起这熊三杀了千岛派方良师弟,当下喝道:“兀那汉子,休走。”

  那熊三朝着二楼一望,正看见唐俊唐抟,当下连忙叫道:“我只是来送信的,其他的事情和我无关。”说着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张雍杰当即跃下楼来,追至街上,那熊三已然消失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再也找不到。张雍杰四处张望一阵,想到那熊三送来的信笺,又返回唐门瞧个明白。

  唐俊唐抟二人读罢信件之后,将信笺交给张雍杰。张雍杰取来一看,方知青铜道人纠集了黑铁和尚和绍七,三人联名向唐门发出挑战,在寿城东边棋盘山上一决胜负。而挑战的目的,竟然是要从唐门手里将张雍杰带走。

  张雍杰心想这青铜道人两次遇见唐门的人都远远避开,这次却为了自己,正式向唐门双雄发出挑战。想不到自己对这青铜道人还挺重要的。

  张雍杰道:“青铜道人要抓的是我,这事与你们唐门没有关系,现在我走了便是。”

  唐俊阻止道:“你万万不是青铜道人的对手,现在你不用走,跟着唐门,保你平安无事。”

  张雍杰心想这下如若欠了唐门的情,将来在大姐面前,难免不能公正相劝。当下道:“不用了,将来遇见大姐,是非曲直定要公道。”

  唐俊方才已然简要的将自己的想法给唐抟说了,唐抟这时道:“小子,这倒不是我唐门有意要袒护你。而这是江湖规矩。”

  唐俊接着道:“按照江湖规矩,下了战书,那就必须应战。张少侠,此事因你而起,你就不去看看?”唐俊心想这张雍杰十八九岁的年龄,正是血气方刚之时,如若说是保护他,他肯定不会接受。但要说是因他而起,他肯定不会逃避。

  这种激将法,张雍杰转眼就明白了。当下左思又想,那青铜道人确实很厉害,自己远远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现下还有黑铁和尚和那绍七两人在,如若落到他们手上,岂能有好事?上次那青铜道人莫名其妙的放了自己,想必现在肠子都悔青了,怎么可以寄托希望与他又莫名其妙的放了自己?

  张雍杰看了看唐俊唐抟,方才说道:“小子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万万不是那青铜道人的对手。好汉不吃眼前亏,唐门双雄武功名震天下,想来也不会吃什么亏,用不着小子帮忙。”当下说完便大步离开了。

  张雍杰离开之后,又想这事总是因自己而起,当下向路人打听到棋盘山的去路,悄悄的朝那棋盘山走去。

  棋盘山在渝州的群山之中,并不能算作高大。山上有一凉亭,凉亭中有一石桌。石桌上刻有一方围棋棋盘,因此此山也被称为棋盘山。张雍杰早早到来,四处搜索一阵,瞧见远处有一小片石林,当即藏身于石林之中。

  待到下午时分,唐俊唐抟两人已然先行坐在了棋盘边的石头凳子之上。过了一小会儿,青铜道人,黑铁和尚和那军师绍七也奔将过来。

  不巧的是,青铜道人三人正从石林这边奔来。青铜道人晃眼间,便看见了张雍杰在石林里探头探脑。当下跃入石林,将张雍杰一把提起,抓至那凉亭外的草坪上。

  青铜道人嘿嘿一笑,道:“想不到你小子,藏在这里,这下你可死定了吧。”

  张雍杰瞧见青铜道人又将自己给抓住了,心如死灰,心道这真是流年不利,命犯灾星。

  那唐俊唐抟看见张雍杰转眼便抓,当下看了一眼张雍杰,眼色里好像在说:“你小子不是走了吗?怎么又悄悄的跟来了?”

  青铜道人连忙对黑头和尚和军事绍七说道:“人已经抓来了,赶紧走。”

  三人正欲离去,那唐抟连声喝道:“想走?如若贵方,不讲江湖规矩,那休怪日后我唐门上门寻仇。”

  按照江湖规矩,下了战书之后,凭借真功夫来决定是非。这样,即便真有所损伤,双方也不能故意为难对方。如若现在青铜道人三人立马离去,那唐门必然有理由处处打击天海仙教。

  规矩,有时候是一种武器。如若说这话的人是千岛派,那青铜道人三人这时头也不回的就走了。但眼下对方却是唐门唐氏双雄,如若破坏了规矩,那相当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青铜道人连声暗叫不好,之前想来这张雍杰在唐门手上,此事不打一架,无论如何也不能把张雍杰这小子带走。因此万般无奈之时,方才依照江湖规矩,向唐门下了战书。要早知道,这张雍杰被唐门放了,那是万万不会来招惹这唐门的。

  毕竟这唐门是江湖上顶级的武林势力,三大世家之一,力量非同小可。此时天海仙教势微力寡,还是少树敌人为妥。

  三人停下脚步,又回到了草坪上。青铜道人干笑一声,道:“没有错,咱们是发出了信笺,要从唐门手中带走这小子。唐门双雄果然讲究信誉,前来迎战。”

  唐抟哈哈一笑,道:“那还说什么?先把人放了,咱们比试之后,再做决定。”

  天海仙教教主之下以军师的身份为尊贵,此时绍七迈步向前,干笑道:“如若咱们比试之时,这小子跑掉了怎么办?依在下小小意见,不如由在下看管这小子。我方由青铜和黑铁两位大师,领教一下唐门双雄的厉害。”

  唐抟当下手一挥,一枚铜钱已经破空而出,极速朝着张雍杰飞来,当下击中张雍杰穴道,使之不能动弹。只听唐抟道:“现在绍公子不会担心这小子跑掉吧?”

  只见唐抟信步走了过来,将张雍杰一把提起,慢慢的朝那凉亭方向走去。此刻唐抟的后背,已然完全暴露在天海仙教三人面前。

  青铜道人大喝一声:“就由本座领教一下唐二公子的绝技。”当下运起浮尘朝那唐抟挥去。

  唐抟早已有所准备,所以看似后背暴露,实际上早已经想好了变招。只见他当即将张雍杰往前一送,将张雍杰抛至唐俊手上,跟着后脚反踢青铜道人手腕,将这一计浮尘踢了开去。

  唐俊将张雍杰放到凉亭之中,暗中运起内力,已然将张雍杰穴道给解了,悄声说道:“现下你跑不了的,所以不要乱走。”

  张雍杰知道唐俊说的是实话,当即坐在石头凳子上,看着场上的局势。

  这边唐抟和青铜道人已然斗了十数招,他二人内力相当,又不是生死之战,所以两人有意避开比拼内力。两人你来我去,以快打快,只希望能赢得一招半式,便能取得胜利。

  绍七和那黑铁和尚对望一眼,连连摇头。他们这时候虽然人数上占有优势,三人对两人。但既然要讲江湖规矩,那便要讲到底,而且那唐门双雄武功虽然厉害,但己方武力也不弱,当下也没有什么危险。只不过这次的决斗毫无意义罢了。

  见那青铜道人和唐抟战斗程焦灼状态,绍七甚至取笑青铜道人道:“天下第四,日前你拿沈玉刚不下,还可以说成并列第四。这回你要是输给唐二公子,那可就是天下第五了啊。”

  江湖高人三鼎甲,玄空残阳湘西女,此三人为天下皆知的第一梯队高手。而接下来的第二梯队高手如唐抟,沈玉刚,青铜道人等还有数十位。

  这青铜道人武力虽然高强,但在天海仙教内部也不能稳胜绍七和黑铁和尚,因此绍七常常取笑青铜道人自称武力天下第四。

  此刻绍七这般取笑青铜道人,意在激发青铜道人的潜力。争取让他能够在这场比斗当中,小胜一招半式,也好早早的结束与唐门的瓜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