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大明邪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章:天旋地转

大明邪侠 司徒少雄 2157 2019.07.29 00:36

  张雍杰见现场一片混乱,连忙喝道:“江枫师兄,小欢师妹,快快将他们拉开。大家同属千岛,切勿动手。”

  那江枫就像没有听见一样,剑剑直逼那方卓。李小欢见状,怕闹出人命来,当即举剑相抗。而外围有些参与上山闹事的弟子,见此情况,纷纷往山下退却。

  不多时,万东,沈玉刚和方万山已然率先赶到。沈玉刚大喝一声,将众人镇住。方万山黑脸说道:“当真是长本事了,我千岛派竟然发生手足相残的事件,这乃本派创派开始,还是开天辟地头一次。”

  江枫此刻说道:“咱们师母被这方卓等人给逼死了。”那方卓见状,连忙道:“胡说,我们上得山来,连宁师叔的面都没有见到,怎么能是我逼死的呢?”

  江枫恨声道:“你要不是说什么长灵山还有见不得人的秘密,要搜山。师母怎会自杀?”

  林顺和廖向辉对望一眼,方知此事闹大了,只怕这次是无法全身而退。其余有些弟子大感诧异,听及此言,纷纷懊恼,此番上山,闹出这么大的事件,只怕是没有好日子过了。

  那江枫冷冷向那方卓说道:“好,你既然要搜山,你现在便去搜。你要是搜不出什么来,再来跟你算账。”

  那方卓纠集众人上山来,本意是给那秦非烟一点颜色瞧瞧,使那秦非烟认识到自己是千岛三宝之一,门主之子。让这秦非烟以后在自己面前知道谁是大哥,谁是二弟,其实并没有想要逼死谁的意思。

  但此番竟然言语激得宁华师叔上吊自杀,这下可惨了。他环顾左右,见林顺和那廖向辉两位师叔的脸色。恐怕现在自己真要搜山,不说别人,就连这两位师叔肯定都是不允许的了。

  方卓见此状况,只觉天地之间,自己转眼竟然成了孤家寡人。当下吓的脸色惨白,瘫痪在地,再也无法言语。

  这时候柳青青,杨兰兰也来到了长灵山。杨兰兰见秦非烟已然昏倒,连忙奔了过来。张雍杰知道她师姐妹二人感情交好,当下将秦非烟递给杨兰兰,说道:“杨师妹,你先帮我好好照顾非烟姐姐。”

  那杨兰兰和柳青青当即抬了秦非烟进了厢房。张雍杰快步上前,将自己所见所闻告知方万山。只是永城茶山一事,顾及方万山的颜面,并未说出。

  跟随方卓上长灵山的诸位弟子,这时候纷纷大闹,说道:“都是这方卓,挑拨离间,方才造成如此后果。”他们心知此时出了人命,自己肯定难脱干系,必定会受到师门处罚,最轻也要去独岛关小黑屋,当下纷纷迁怒于方卓。

  方万山闭目沉思,叹息一声,方才缓缓说道:“死者为大,咱们先祭奠一下宁华师妹。”接着又跟着对林顺和廖向辉说道:“你二人今夜报上参与此事的人员名单,明日清晨玉仙宫听候处置。”

  那林顺和廖向辉均知眼下已经犯了错误,无可辩驳,当下拱手领命。

  那方万山这时候才好好的看了一下方卓,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命令执法弟子,先行将此逆子押往独岛严加看管,明日清晨再来定罪。

  灵堂已然搭建,长灵山一日之间失去两位长辈。诸位弟子纷纷感到沮丧,悲伤的氛围笼罩在门人之间。其他山头的门人见状,纷纷安慰,但效果不大。

  待大家祭奠完毕,纷纷散去。张雍杰来到秦非烟床前,这时候杨兰兰已经炖了一碗鸡汤,正在替秦非烟服食。此刻周义柏叛逃,宁华自戕。眼下长灵山大大小小的事均由秦非烟做主,而眼下最为重要的便是为师母宁华发丧。

  张雍杰见此情形,顿时情绪崩溃,涩声道:“非烟姐姐,都是我不好。”他虽然强忍情绪,但仍然是泪流满面。

  秦非烟叹气道:“杰弟,此事确然不怪你。堂堂男儿,怎可哭泣?”

  张雍杰叹气一声,坐在秦非烟身旁,不知道说些什么。只觉得秦非烟姐姐受了这么大的打击,如何能承受的住。

  这一夜,长灵山的弟子均为师母宁华守灵。附近的一些邻居,乡里乡亲的也赶上山来帮忙。敲锣打鼓的,看墓地的袁半仙等人组成了治丧小组,负责料理后事。

  午夜时分,李小欢又上得山来,将张雍杰拉出门外,说是方万山有请。张雍杰当即跟随李小欢来到玉仙宫,此时玉仙宫已然聚集了不少师叔师伯和九大长老。

  滋事体大,明日清晨便要做出决断,给门里一个交待,因此他们需要连夜商量出结果来。

  其他的事情一目了然,没有争论。但对于永城一事,这时候沈玉刚和方万山等人均有所怀疑,因此将张雍杰拉来问个清楚。

  张雍杰心想眼下这方卓是方万山唯一的儿子,若是将方卓在永城茶山上临阵脱逃之事说了出来。那这方卓连犯几件大事,数罪并罚,恐怕难逃一死。张雍杰看了看方万山几眼,心中实有不忍。

  方万山见他如此看着自己,心知必有内情,当下沉声道:“你只管将所见所闻全部说出来,咱们千岛门人,即便无儿无女,也不可能鳏寡孤独,不必替我担忧。”

  张雍杰思索一阵,方才将永城茶山所见所闻缓缓说出。不过考虑到方卓乃是方万山唯一的儿子,说完又加了一句,当时这方卓被那熊三吓破了胆,事后也有悔意,所以自己一直未曾揭发。也希望门里能够考虑这条因素,能够从轻发落。

  方万山脸色大变,他来回踱步,终于追问道:“此事当真属实?”

  张雍杰想了想,方才道:“这是我和唐门妍姑娘共同见到的,至于里面是否有别情,就不知晓了。”

  这时候那沈玉刚再也无法平静,说道:“此事不能有假,当日那血衣娘子,敌不过李小欢。这说明那熊铁武力更加低下,方卓方良两人同时夹击,万万不会有敌不过的情况。”

  九大长老和一些师叔师伯听到此事,纷纷摇头,交头接耳。这方卓临阵脱逃的罪名那肯定是坐实了。此举害得方良丢掉了性命,如此实乃罪大恶极,不忠不义。

  更老火的是,眼下方卓的罪行,却需要由他父亲方万山亲自定罪,众人均觉这件事比较残忍。各人想到这里,纷纷不忍再添油加醋,安静了下来。至于如何处罚方卓,全凭方万山一人拿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