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大明邪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逆流而上

大明邪侠 司徒少雄 3413 2019.07.04 18:04

  正说话时,夏季的暴雨已然落下,整个江面笼罩在雨水之下,一片朦胧。

  唐妍听他这一说,当即拍手道:“好,张家哥哥,咱们试试。”

  张雍杰当即调转船头,放下竹篙。大吸一口气,暗运内力集于双掌,猛地朝江水拍去。却只见小船稍稍停滞一下,仍然是顺流而下。张雍杰连催三掌,将内力化为疾风,却仍然于事无补。

  唐妍当下双手抵住张雍杰后背,道:“张家哥哥,我来相助于你。”

  张雍杰只感一股炽热之掌力从后背源源不断的传来,当下更不迟疑,将两人内劲合二为一,朝那江水拍去。

  这股掌风猛烈,只见船头江水已然凹陷下去,但江水湍急,仍是无法逆流而上。

  张雍杰好胜之心大起,当下不顾安危,坐在船头,将双掌沉入船身左右江水。瞬间白浪滚滚,只感觉船速稍有迟缓。

  虽合两人之力,但也未能逆流而上半分。两人撤下掌力,相视一笑,均是满头大汗。

  张雍杰指着长江涛涛江水,道:“妍妹子,终有一天,你我再游长江,定能逆流而上。”

  唐妍点头笑道:“那是当然。”正当此时,小船剧烈颤抖了一下,险些将二人摔入水下。

  张唐二人惊魂未定,却见船底已然破了一条裂缝,已有江水源源不断的从裂缝之中灌入。

  唐妍大叫道:“不好,小船触上暗礁啦,咱们快滑至岸边。”

  张雍杰当即拿起竹篙,用力靠边。但这时越加用力,小船却越是极速的在江心打转。

  自从上了这长江,张唐二人便决意要快意一番,要乘风破浪,要战胜危险。这时候,危险说来就来。

  幸好长江在前面拐了一个大湾,张雍杰拉着唐妍的手,道:“妍妹子,关口来了,过不了这关,咱们便都葬身鱼腹啦。”

  唐妍道:“不慌,不慌。一,二,三起跳。”

  唐妍刚叫到三处,两人舒缓劲力,腾空而起,欲踏水冲上前方弯道江面。

  只见两人在江水之上踏出六步,每一步有数丈之远,待到第七步时,张雍杰已力不从心。这一脚已然踏至膝盖,但总算是跃起,而摊头已然近在咫尺。

  张雍杰心道不好,江水于此处拐弯,想必此处纵然离岸近在咫尺,却也深不可知。江水之下更是暗流涌动,这一下落水免不得更加危险。当下将全身仅存之内力全部运于手臂,欲将唐妍抛上岸去。

  唐妍已然感知到了张雍杰劲力的变化,却紧紧扣住张雍杰的手掌,使之不能挣脱。当下另一手从腰间抽出铁鞭,向岸边抛弃。

  只听得叮的一声,铁鞭鞭头的铁钉已然莫入岸边一块大石头。唐妍喝道:“再度踏水。”

  张雍杰已知其意,依言而行。两人趁着铁鞭的力量,这才跃上岸边。

  两人回过头来,哪里还能看到江上的小船,早已沉入涛涛江水之中,尸骨无存了。

  二人年少轻狂,此时回过头来,细想刚刚之险境,竟无一丝后怕,均想痛快,过瘾。

  张雍杰道:“妍妹子,咱们虽不曾逆流而上,但雨中跃过半江之远,也算是豪情不浅。”

  唐妍取回铁鞭,重新缠挂腰间,道:“当然,但愿此后塞北江南,昆仑沧海,妍儿均能跟张家哥哥一起。”

  张雍杰知她又想起婚事,当下安慰道:“妍妹子,你放心,我这便同你去得唐门,你终归是伯父的女儿,万不至于要你嫁给比自己大很多的人。”

  唐妍淡淡一笑,也不多做回答。当下两人沿着江边小道,一路向东过江津渡口,嬉戏游玩并不赶时间。默然回首,渝州城已在不远。

  张雍杰想起《飞刀秘籍》,这是叶灵儿委托自己保管,这些时日竟然兴起,一时之间把这件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张雍杰想了想,便拉着唐妍来到了朝天门码头。

  张雍杰心想起初打算在这渝州城里逗留十天。这一耽误,已然过去了大半个月了,却不知李耿和张直两兄弟现在怎么样。

  朝天门码头旁边的凉棚里,李耿正翘着二郎腿,喝着茶磕着瓜子,手中还拿着一卷账本。时不时的喝道:“你们行动赶快点,待会儿还有三大船要卸货。老二,你再去找些人来,这么点人,要搬到什么时候。”

  正说话间,李耿看见了张雍杰和唐妍。连忙道:“张大哥,你终于回来啦。”说着便找了两条凳子,让张雍杰坐下。

  张雍杰环顾了四周,笑道:“你倒好,你让你兄弟张直忙前忙后,你却在这里喝着茶唱着歌,好不逍遥快活。”

  李耿嘿嘿笑道:“那要不怎么说长幼有序呢?张大哥,咱们什么时候坐船走啊,码头上的张大叔让我在这里帮他管事,要走之前我还得给他交接一下。这位姐姐不就是那天傍晚那位姐姐么?”

  张雍杰当下给李耿介绍了唐妍,心想还得去唐门走一走,至于什么时候出三峡,这可说不准了。便道:“这个不慌,咱们还得在渝州城里呆上好一段时间,现下有一重要的事情,要你去办。”

  说着便取出《飞刀秘籍》交与李耿。那《飞刀秘籍》被黄油纸包的厚厚的,跟普通包裹一模一样,看不出来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张雍杰交待道:“你把这东西送到云顶山,亲手交到叶飞驰手上。”

  那李耿一听说是叶飞驰的东西,当下便小心翼翼的将包裹揣入怀中。向那张直招手道:“老二,你快过来。”

  张直卸了一包货物,放好之后,便赶了过来,向张雍杰,唐妍打了招呼。

  只听李耿道:“老二,这码头上的事情这两天就由你办,我得返回保庆府一趟。两三天的功夫,也就回来啦,你速速安排一下。”

  张雍杰听着奇怪,不知李耿要安排什么。只见张直挥手,便有两名十六岁的少年赶来,其中一人道:“耿哥,直哥有何吩咐?”

  李耿和张直两人纷纷从怀里抖出不少碎银子到桌子上,两人一合计,桌子上的碎银子已然有足足五十两之多。

  张雍杰奇道:“想来之前你们只有二十两,现在怎么有五十两之多了。”

  李耿嘻嘻笑道:“这都是我们在这码头搬运货物赚的,从前是我们两兄弟搬运,现在认识了很多很多朋友,张大叔看得起我,每天分了十条大船的货物量,给我们兄弟,我们找些人来搬运,自然钱就赚的多啦。”

  张直从中拿了大约五两,交与那两少年,道:“其中四两,你们两现在马上到渝州城里购买各种干果,火鸡之类的土特产,再到飞远客栈将李耿的马牵来。剩下的一两给你们辆兄弟买酒喝。”

  那两名少年拿了钱,欢天喜地的去了。李耿又从中拿出五两银子,揣入怀中。拿出二十两交于张直,桌子上还剩二十两交于张雍杰。

  只听李耿道:“张大哥,你身上没有钱怎么能够行,这里有些许银子,你拿着身上应急。”

  张雍杰道:“这是你们两兄弟赚的钱,我这做兄长的怎么能拿?”

  李耿道:“张大哥这说哪里话,咱们兄弟三人一起从保庆府出来,正是一荣俱荣,一损具损。什么你的我的,难不成张大哥将来发达了,便甩开咱们这两个不争气的弟弟?”

  张直附和道:“就是,就是,咱们三兄弟的钱是放在一起的,谁有需要了,谁便拿来用就是了。”

  张雍杰当下心如明境,知道他二人,是怕自己身上窘迫,总不能事事让唐妍妹子出钱吧。但若要让自己平白无故的用这两位弟弟幸幸苦苦赚来的银两,心中那是万分不能接受。

  张雍杰说道:“说的不错,咱们兄弟三人一起出来,正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但是兄长近日还不需要用钱,这钱你们先保管着,待来日若有需要,再来取也不迟。”

  李耿见张雍杰执意如此,便让张直把另外二十两银子也收了起来。

  李耿道:“张大哥,你千万无需跟咱们兄弟客气。咱们兄弟既然跟了叶老大,连人带钱都是叶老大的,你跟咱们兄弟客气,就是跟叶老大客气。兄长但有差遣,只管吩咐。”

  不多时,先前那两小子已然将李耿的马牵了过来,马上已然是大包小包的装了两箩筐吃的玩的等渝州的特产。

  张雍杰奇怪道:“你带这么多东西回去干嘛?”

  李耿道:“张大哥见笑啦,咱们兄弟在这渝州花花世界逍遥快活,这番要回家啦,自然也得带点好东西回去给爹娘还有各位近的远的兄弟姐们分点,有好的东西当然要分享分享。”

  张雍杰忽然心中一阵感动,自从认识这两兄弟以来,但觉这两位弟弟行事颇为得体。他二人年龄虽小,却也显英雄气概。

  李耿翻身上马,马鞭一挥,喝道:“走啦。”沿着官道疾驰北上。

  张直坐了李耿先前的位置,嘻嘻笑道:“现在该轮到我做这位置啦,你们快点搬,待会儿还有三大船货物。”

  张雍杰交待几句,便和唐妍来到了江北,徐徐往唐门方向赶去。

  唐妍道:“你这两位小兄弟,行事大气,讨人喜欢。”张雍杰想起这些时日所需费用,全是唐妍支付,当下道:“妍妹子,我虚长两位弟弟两岁,所以不忍拿他们的银两。”

  唐妍道:“张家哥哥,不用解释,难道妍儿还比不上两位弟弟吗?你是做兄长的,有什么事应该多多帮寸两位弟弟才是,以后若有需要,从妍儿这里取好了,咱们唐门可不缺银两。”

  说罢只听嗖嗖两声,两枚铜钱破空而出。唐妍指着道:“你看,咱们唐门暗器均是用的铜钱。”

  张雍杰只是淡淡一笑,心想自己谁的钱都不能用。待过的一段时间,自己也去码头抗货物,赚钱自己用。

  两人沿着山间小路,一路向东北。张雍杰知她并不想着急的赶回去,所以一路上正好欣赏沿途的大好风景。次日,烈日当空,官道上偶尔也有车马路过。

  这时候四人骑着马从张唐二人身边疾驰而过,不远处,四人翻身下马,停在了前面,回头张望着张唐二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