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大明邪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查证真伪

大明邪侠 司徒少雄 2312 2019.07.26 11:57

  张雍杰见此情形,当下说道:“你嘴里放干净些,现在你便跟我走,如果你所言不虚,我来替你解决麻烦。”

  那陈东连连摇头道:“不,我不能跟你走。我斗不过那些人的,那些人要杀我,我很容易就死了。我反正说的是真话,你若真能替我解决后患,我倒要感谢你,毕竟这流窜他乡,也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

  张雍杰从身上摸出瓷瓶,取了一枚药丸,塞入陈东嘴里。这本是当日唐妍赠送给他的唐门秘制解药,这些时日一直放在身上。此刻陈东服下,顿觉全身清爽。

  张雍杰随口恐吓道:“这是唐门秘制毒药,名叫‘爽肤丸’,服来虽然初时神清气爽,但两日后,物极必反,若无解药,将会全身溃烂而死。”

  那陈东听到‘爽肤丸’的名字,心想这药丸服下果然全身肌肤一阵清爽,受用无比,当下对张雍杰言语没有半点不信。陈东想到两日后,物极必反,此刻有多清爽,那到时候就有多酸爽,心下大骇。

  张雍杰又道:“所以你不能走,我现在将去查证你所说话语的真伪。如果你不想跟我同去,你现在说个地方,保护好自己。两日内,我来给你解药。”

  陈东一阵沉默,方才说道:“宁呆死人墓,不住无人房。我这便前去陈家后山祖宗墓地等你,两日后你若不来,我便死在那里,也算是和祖宗相会了。”

  张雍杰心想这人胆小,现在却宁愿呆在死人墓地里,也不远藏在其他地方。显然是真的被事情吓到了,想来此事真当重大至极,当下说到:“好,即便我两日未归,你也不能乱走。忍受三日痛苦,第五日仍然有救。你等我五日。”

  张雍杰怕这人两日后被吓死了,便如此说道。心下这人过了第三日,方知自己是骗他的,也不会去要死要活的了。

  事不宜迟,陈东当下取陈大妈家取了追风马,那陈大妈半夜起床,心疼道:“孩子,有什么事情,天亮了再去处理。这大半夜的,怕有危险。”

  张雍杰笑道:“陈大娘,不用替我担心,你二老要好好照顾身体。”马匹不能直接翻越云顶山,张雍杰绕道木城村,经过月亮包儿向湖畔亭渡口奔去。

  张雍杰将追风马暂放湖畔亭渡口,想起陈东所说秘道。心念一动,心想这附近就有秘道出口。当即返回数百步,来到那日天海妖教三人逃出的秘道出口的山湾处。

  张雍杰一阵沉默,这秘道既然为秘道,必然是本派圣地,不能被外界轻易探知。

  但张雍杰心想此事甚大,若那陈东所言不虚,那么眼下将有一场大灾难降临。左右思量,张雍杰抽出血饮宝剑,从山湾劈下几块大石头,将这秘道出口封的死死的。料想再也无人能从下面出来,方才放心离去。

  张雍杰丝毫不敢耽误,黑夜之中,张雍杰驾船使向独岛。悄悄的前往千岛绝狱查探,张雍杰知道此事甚为重大,必须弄个清楚。当下小心翼翼,不敢弄出半点动静。

  绝狱底下颇为昏暗,只有一小盏灯火,发出微弱的光亮。张雍杰放眼望去,确信绝狱此刻已然是空无一人,当下心中大感失望。

  千岛绝狱,此刻竟然无人?这就表示那陈东所说,至少并不是完全虚假。这就表示那周义柏师叔当真与那凶和尚铁肩有所勾结,这是他极不情愿相信的事情。

  张雍杰多么希望那陈东说的是假话,但此刻凶和尚不在此处,事情定然另有蹊跷。张雍杰来到绝狱,四处查看。想起那陈东所说周义柏师叔一掌震碎大石头,露出一秘道口子。

  当下细细排查绝狱的每一个角落,要找出那秘道口子的所在。那秘道口子所在虽然此刻已然被伪装,但只要认真寻找,并不难找到。

  张雍杰用血饮宝剑将那秘道口子划开,悄悄钻了进去。口子初时狭小,显然是被人力新近开辟,必然是那凶和尚铁肩这大半年来悄悄挖的。

  张雍杰爬过一阵,竟然分外空旷。下面道路纵横交错,整个就像一座地下迷宫一样。

  张雍杰心想凶和尚铁肩,绝无可能挖出这样一座底下迷宫。这应该本身便是千岛秘道,现在回想起来,那凶和尚潜入我千岛绝狱,竟然是要进入秘道?不知他如此行径又有何图谋?

  迷宫甚为昏暗,只能摸着墙壁慢慢前行。张雍杰心想连连摇头,心道不知那凶和尚铁肩,此刻逃往哪里去了。

  张雍杰不辨东南西北,四处乱走一阵顿觉迷茫。过许久,这时候远处有人声传来,当下凝神聚气,细细听去。

  只听得一人悄声说道:“那湖畔亭出口已然被封死,定然是那送饭的小子泄露了秘密,这样的话绝狱出口必然也被封死。现下怎么办?”

  张雍杰识得这人的声音,正是周义伯师叔。心中大怒,果然这周义伯师叔有问题。他武功被废去十年,难道是假的?他和这凶和尚既然能够相谈甚欢,那必然未中天师夺力功。

  能够让人隐藏十年之久,那这是何等惊天密谋?他们所谋者大,又不知他们具体图谋什么?

  那凶和尚说道:“管他的,咱们先到绝狱出口看看,反正现在已经拿到了一百万两银票,就算这金库里的五十万两白银和些许黄金搬运不出,有这一百万两银票在,那咱们的付出也就值了。咱们随便找个出口,冲将出去,立即返回明阳宫便是。”

  张雍杰听到那凶和尚说一百万两银票,当即差点吓晕过去。他想起这天海仙教等人,一直图谋巨额财富,好作为他天海仙教光复昔日荣光的运作资金。

  难不成这凶和尚并未被青铜道人暗算?而是故意传出假消息,用来示弱?再到千岛闹事,最终潜伏到绝狱之中?再来挖出那条隧道,连通秘道,盗取我千岛金库?

  就算凶和尚能够解释,那周义柏周师叔呢?这周师叔见到凶和尚便喊打喊杀,如果他也和这凶和尚一样,是天海仙教的教徒,那么他埋伏在千岛几十年,这几乎是无法想象的事情。

  如果真是如此,想起周义伯师叔往日的样子,真乃是天下第一的戏子,精湛的演技,竟然能骗过千岛所有人。

  张雍杰知道他俩现下已经从千岛盗取了一百万两银票,而这笔钱是我千岛几十年来的存款,万万不能让他们得逞。

  想到这里,张雍杰快步退至绝狱。当即血饮宝剑出鞘,批了一块巨大的石头,死死封住那秘道口子。怕那两人运功而出,当下又寻得几块大石头,严严实实的将秘道堵住。

  张雍杰想出得绝狱,向千岛发出警戒。但无奈眼下两人转眼便至,恐怕来之不及。当下坐在大石头上,血饮宝剑顶在墙壁凹凸之处,防止二人脱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