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大明邪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冒昧相邀

大明邪侠 司徒少雄 3569 2019.06.27 00:11

  张周二人饶有兴趣的凑了上去,只见中心的正是方才相遇的杨兰兰,正在讲刚刚打人的事情,讲到酣处,甚至还模仿着周少坤以手悟脸的窘态。

  张周二人当下非常不快,张雍杰心想这杨兰兰嘴巴还真够长的,有她的存在,可能这件小事很快便会流传到每一位千岛弟子的耳中,甚至千岛湖西北方向的弟子迟早也能听到。

  张周二人进入人群,杨兰兰后知后觉,讲了好一阵子,才发现脸色铁青的张周兄弟两,只是略微不好意思,便继续眉飞色舞的讲述着前两天贼人入侵的事情,那天张雍杰并未见到杨兰兰在场,但此时却听得她讲述的有声有色,好似亲身经历一样。

  张雍杰取笑道:“杨师妹说的一点儿也不错,原来当日竟然发生了这般惊天动地的事情,只可惜师兄身在云顶山,消息闭塞,无法瞧见那贼人是何等模样,想来他们定然是说不过杨师妹这张嘴,只好离开了。”

  这时旁边有不少弟子当日均在湖心屿瞧见张雍杰的身影,此时听他这般说来,知道他是讽刺杨兰兰,均是纷纷一笑。那杨兰兰回过头来,朝那张雍杰扮了一个鬼脸,双手抱在胸前,索性不说了。

  这时候柳青青带着几大块烧饼,也进入了人群。她将这些烧饼撕成许多小块,分给了这些同门弟子。虽然杨柳园有后厨,但是这几大块烧饼,却是柳青青从自己家里带的。

  这时,远处一匹神骏非凡的好马,滴答自远而来,马上一人气宇轩昂,英气逼人,一看便有英雄气质。

  人群中有人道:“快看,湖心屿方卓师兄到啦。”只一言,众人纷纷便围过去,更有甚者,将小半块烧饼随地一扔,摸嘴离去。顿时竹林下只剩张周柳杨四人了,显得冷清许多。

  幸好突然从远处跑来一条小黄狗,咬着遗落在地上的烧饼,饶有兴趣的吃着,边吃还便看着桌子边上的四位少年,脸上挂满着幸福感。因黄狗的存在,才颇显一丝生机。

  杨兰兰这时开口叹气道:“李师姐的面子就算再大,在青姐面前也只是一个师妹,有什么大不了的。”柳青青低着头慢慢得将小烧饼块撕成更小的小块,慢慢的放到嘴里。张雍杰瞧她二人的神情,必然是这李小欢师妹武艺超群,人又漂亮,风头远远盖过了柳青青,所以这杨兰兰一阵酸味。恰好自己对那方卓也是不怎么看得起,跟着道:“对啊,方卓那小子可差劲多啦。”

  周少坤顿觉尴尬,干笑一声,道:“这方卓师兄是何方神圣,怎么他一来,别人都围过去了,不光师姐妹们围了过去,连许多师兄弟也跟着过去,真是奇怪,莫不是这方卓师兄男女通吃?”

  杨兰兰道:“师姐妹们自然是去围着方卓,那些师兄弟们却是另有意思。”

  周少坤奇道:“他们有什么意思?”

  杨兰兰淡淡道:“这方卓是来找李小欢师妹的,那些师兄弟自然是去看李小欢呗。”

  柳青青正抚摸着小黄狗的狗头,眼睛里稍微泛出一丝湿润,这一幕正被周少坤瞧见。

  周少坤便搭话道:“这条小黄狗儿,当真也是可爱,不知是从哪里寻得的。”

  杨兰兰道:“谁知道这条野狗从哪里来的,已经有一年多啦,平日里都是师姐从自己的口粮中挤出点零食喂养着。才来的时候,不但丑,还特别脏,都是师姐帮它洗澡,现在看来才没有那么脏啦。”

  周少坤听着杨兰兰说这是一条野狗,当下不悦道:“我看这条小黄狗长的非常可爱,师兄你说是不是?”

  张雍杰听得这狗的故事,也顿时与柳青青心理上亲近了许多,帮着周少坤,点头称是。

  周少坤当下道:“柳师姐,咱们云顶山上冷清的很,只有四名弟子,要不把这条小黄狗儿送给咱们吧。”

  张雍杰一听,顿时来了兴趣,道:“是啊,柳师妹,刚刚杨师妹都还在给各位同门师兄弟讲少坤挨了一巴掌,我看少坤兄弟拿了这条狗儿,也可以当做赔礼啦。”

  这时,那边人群中顿时热闹了起来,厢房里出来一名女子,周少坤远远望去,那女子好似天仙一般,干净清爽甚至感受到黄昏的天空顿时明亮了起来。

  这正是千岛门年轻一辈中出类拔萃的女弟子李小欢,不但剑法超群,也深受千岛门各大长辈门的亲睐,用心提携,在各大长辈心中,素有千岛三宝之想法。李小欢名气甚大,很多弟子均听过李小欢的大名。

  而湖心屿的方卓正是三宝之中的另一宝,方门主之子,身份特别尊贵。

  在年轻一辈的弟子之中,都知道李小欢和方卓是千岛三宝之一,但是至于另一宝是谁,却很少有人知道。

  只听得杨兰兰淡淡道:“千岛三宝就是好啊,不但长辈们提携,连平辈师兄弟们都众星捧月,围着屁股后面转。”

  虽然金宝园近年来门庭冷落,但是张雍杰同为隐藏身世的重点培养对象,与李小欢却是老相识。张雍杰不爽方卓这小子前来跟李小欢师妹套近乎,所以那李小欢刚刚出来,张雍杰便忍不住大声呼唤一声:“小欢”

  李小欢还未回过头来,便很自然答应了一声:“哎”跟着朝着张雍杰这边张望,仪表落落大方,丝毫没有扭捏之态,跟着李小欢便跟着快步走了过来。张雍杰笑了笑,对杨兰兰道:“你瞧,现在我们这里又热闹起来啦。”

  那方卓见李小欢移步到张雍杰处,也跟着走了过来。张雍杰视他为无物,指着周少坤对李小欢介绍道:“小欢,这是我师弟周少坤。”听得张雍杰介绍,周少坤正准备起身行礼,但发现李小欢只是一笑,便算是认识,刚起半身,又只好悻悻坐下。

  随着李小欢和方卓等人的到来,柳青青和杨兰兰,不知何时,起身走向远处了,当然还有那条小黄狗。

  周少坤但觉这李小欢对自己甚为轻视,知道自己武功不好,身世也不好,只是一名孤儿,当下略有些自卑,看着远去的柳青青便跟着离去,追上了他们。

  杨兰兰见他追来,取笑道:“少坤师兄不围着千岛三宝,跟着咱们苦命的姐妹干什么?”

  千岛三宝只是千岛门弟子私下流传,周少坤并不知道,便问道:“什么千岛三宝?”

  杨兰兰嘴巴指着李小欢方向,道:“吶,那边李小欢和方卓便是三宝啦。这都是师父师伯师叔的掌声明珠,心中之宝。”

  周少坤道:“这才两宝,那还有一宝呢?”

  杨兰兰道:“还有一宝我便不知道啦,少坤师兄你说还有一宝是谁呢?”

  周少坤蹲着身子摸着小黄狗的脑袋,道:“依我看,这千岛三宝,还有一宝,便是这小黄狗儿啦。”

  杨兰兰看着这小黄狗丑陋的样子,先是鄙夷了一声,接着笑出声来,就连柳青青也跟着轻笑了一下,随即收起笑容。

  杨兰兰道:“师伯师叔心中的三宝,另一宝居然是这野狗,哈哈,少坤师兄真是幽默,难道你认为李师姐方师兄就跟这条狗一样吗?”

  周少坤自知失言,他这一说,自然是将千岛三宝得罪了个干净,连忙道:“我可没有这样说,我只是说这条狗儿是一宝。”跟着转移话题道:“柳师姐,这狗儿叫什么名字?我实在是太喜欢啦,我想把它带到云顶山上去。”

  柳青青淡淡道:“还没有取名字呢?”

  杨兰兰又是扑哧一笑,道:“这是一条野狗,土狗,又不是东洋扶桑传过来的宠物狗,哪里用得着取名字。”

  周少坤怒道:“你知道这狗的正式称呼吗?这叫中华田园犬,名字里带中华的狗,你怎么能说它是野狗呢?”

  见周少坤脸有怒色,杨兰兰委屈道:“大家都是这么叫的呀,从来都是这么叫的。”

  柳青青不疾不徐道:“那就由少坤师弟给取个名字吧。”

  虽短暂一下午,周少坤便知道眼前这柳青青虽然名为大师姐,但是看得出来,这个大师姐过的比较憋屈。待听得这条小黄狗儿是柳青青节衣缩食所喂养,便有意拉近和柳青青的关系,心想这时一定要取一个高端大气的名字,稍一沉思,便道:“这条狗儿全身黄毛,黄色即金色,我看它是一宝,咱们住在云顶山金宝园,以后它就叫金宝。”

  柳青青微微点头,沉吟道:“金宝”

  那狗便好像听的懂人话,知道自己有名字了,时而摇着尾巴,时而载兴载奔,高兴极了。

  周少坤再次拱手道:“柳师姐,金宝当然要住在金宝园啦,咱们云顶山金宝园的师兄弟四人,恳请柳师姐将金宝赐给咱们。”

  柳青青道:“少坤师弟这么诚恳,本该相赠,只是这狗儿跟着我一年多,确是有些舍不得呢,这可如何是好。”

  周少坤连忙道:“金宝来到了金宝园,柳师姐当然要多来金宝园串门,看看金宝啦。”

  听罢此言,柳青青脸上泛起微红,杨兰兰却拍手道:“少坤师兄你可真有意思,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原来最后的意思却是要柳师姐多多上门做客。哈哈,你好坏,不过我也要来。”

  周少坤笑道:“好,你也来,咱们云顶山上有的是好吃的,以后我就时常在山上那颗松树上向月亮包儿看,一看见你们上得山来,我便早早的烧水泡茶,烹羊宰牛。”

  女孩的心思永远要比男孩早熟一步,周少坤本来是想多交个朋友。但是在杨兰兰和柳青青看来,他这一番说词,无异于表白,而周少坤却浑然不知。

  柳青青细细的看了看周少坤,时而脸红,时而羞涩,又看了看远处群山连绵,稍过片刻道:“好,你就把金宝带走吧,后天下午空闲,我便和兰妹上得山来,拜访各位师弟。”

  周少坤喜道:“好,师姐,咱们一言为定。”

  谈话间,张雍杰从远处赶来,唤道:“二弟,走啦,我有大事要宣布。”

  周少坤带着金宝,向柳青青,杨兰兰二人告别,趁着月色,上山而去。

  柳青青生得美丽,只比李小欢稍逊一筹,而且是最早入杨柳园的大师姐,但是明玉在前,谁还看的上砖瓦?所以她这个大师姐没有多少存在感,她天生要强,别人不围着她转,她也不会去围着别人转所以她朋友非常少。今天下午所发生的事情,却让柳青青春心萌动,当晚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却说张周二人回到云顶山金宝园,三师弟叶飞驰也已经从家里返回,正在客厅里吃着下午张婆婆送上山来的油炸馓子。

  叶飞驰看着周少坤带来了一条狗,好奇问道:“这突然哪里冒出来一条狗呢。”

  周少坤道:“别狗狗的乱叫,它有名字呢,叫做金宝。是月亮包儿柳师姐送给咱们师兄弟的。”

  叶飞驰哈哈大笑,朝地上扔了一支散子,金宝摇着尾巴,大快朵颐的吃了起来。

  张雍杰看了看,笑道:“看它吃的那么津津有味,弄的我也想吃点了,只可惜我吃了三天散子了,吃乏味了。”

  叶飞驰起身走向内堂,片刻又出,手里捧着用纸包着的两大块牛肉,道:“要不说师兄你运气好呢,这次回家,家里恰好死了一头牛,经官府报备,然后宰割了吃肉,家母给我拿了许多,下午我让张婆婆带了大部分给师母,剩下的就让咱们师兄弟们分着吃,今天就把它解决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