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大明邪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解释一次

大明邪侠 司徒少雄 3382 2019.06.30 00:03

  三人寻找一阵,实在找不到那和尚的踪影,这才觉得有些累了。寻得一处大石头,三人便在这里稍做休息。肚子虽然饿了,但却无人带着干粮。

  周少坤取笑叶飞翔道:“你的那些兄弟们怎么不听你的话呢,却听李耿的话。”

  叶飞翔恨恨道:“要是我大哥在这里,李耿便不得不过河了。”

  为了缓解饥饿,周少坤来了兴趣,便等他继续说下去。叶飞翔道:“那群兄弟,本就以李耿张直为首,那李耿和张直是双胞胎,打架又厉害,他们穿一条裤子,慢慢的宁城的小孩都以他们为老大啦。”

  周少坤点头道:“同一个爹妈生的,肯定心是聚集在一起的,其他小孩不听也得听了。他们一个叫李耿,一个叫张直,想来是一个跟父亲姓,一个跟母亲姓,名字合起来又叫耿直,这名字取的好,耿直两兄弟。”

  叶飞翔继续道:“不过李耿张直却不得不听我大哥叶飞驰的话。因为我大哥叶飞驰是千岛派的门人,又早早中了举人,我哥一句话,他们就得跑断腿。”

  叶飞翔在说道千岛门人的时候,非常兴奋,脸上表情虽然被黑夜遮盖,但是语气却显露无疑,看得出来,他很向往千岛门人这个身份。

  周少坤想起千岛门人这四个字,不禁兴尽悲来,心想:自己作为千岛门人,武功却实在是差劲的很,遇到危难,根本就是不堪一击。今天幸好柳师姐赶到,打败了这和尚,不然自己便死了。不,死了还不算,想起那和尚说要将自己和那女子赤裸裸的放在床上,那更是身败名裂了。

  这一路追赶,不及细想,此时想来,越想越充满后怕,惊奇一阵阵凉意。周少坤突然拉着柳青青的手掌,涩声道:“师姐”但想说什么,又一时不知从何说起。

  柳青青虽然方才也拉过周少坤的手掌,但那时更多的是为了传递内力,这时却被周少坤这么一牵,却也微微一颤抖,颇为不好意思。她安慰道:“少坤师弟,都过去了。”

  周少坤又继续道:“那和尚来时,天下着大雨,我朝山下望了许久,我本想着,师姐不会再上山来了。后来我瞧那和尚厉害得紧,又生怕师姐这时来了,遭了这和尚的毒手。但是却万万没有想到师姐你却冒着大雨上山来了。而且师姐功夫这般厉害,连那和尚都不是对手,这又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柳青青听他说朝山下望了许久,心中颇为动容,问道:“那下午你是希望我上山来呢,还是不希望我上山来呢?”

  周少坤一时被问住了,看着柳青青,月光下一张很模糊的脸。微风吹来,发丝飞舞,忍不住一把将柳青青抱入怀里。

  就在这一刹那,周少坤觉得自己已经真正爱上了她,竟然失态的抱住了柳青青,明知失态,也不放开。只听他说道:“青姐,我当然希望你上得山来,这些日子,我天天都想你上山来练剑。”

  柳青青不断的拍着周少坤的后背,在耳边轻轻的道:“我会来的,我每天都会来的,不论刮风下雨。”

  周少坤这时又想起金宝,伤心道:“只可惜金宝死了,金宝为了救我,飞蛾扑火,想来真是心痛。”

  柳青青也感到伤心,只得安慰周少坤道:“金宝为了救主人,慷慨赴死,也值得你之前那般对它了。”

  周少坤恨恨道:“对,金宝是一条有情有义的狗,师姐,他日我要是负你,我就连狗都不如。”

  柳青青道:“我不要你说这些山盟海誓的话,只要我们实实在在的过好每一天,我就心满意足了。”

  良久,周少坤才回想起身边还有叶飞翔在,连忙放开了柳青青。

  叶飞翔虽然是少年,但却也有十五岁,突然看见身边周少坤和柳青青谈情说爱,也忍不住尴尬。便静静的呆一边,大气也不敢出,深怕发出半点声音,破坏了这氛围。

  叶飞翔此刻看见周少坤放开了柳青青,童心顿起,开玩笑道:“少坤哥你怎么不抱了呢?是不是现在该轮到我抱了吗?”说着便装模作样的去拥抱柳青青。

  周少坤连忙拉开了叶飞翔,道:“小孩子懂什么懂,来,你要拥抱,我便给你一个拥抱。”

  说罢便张开双手,叶飞翔却喃喃道:“谁要抱你呀,我对男人可没兴趣,要抱就抱青青姐。”

  三人相顾一笑,那和尚的可怕经历,早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三人牵着马匹开始返回云顶山金宝园。走到螃蟹湾的时候,天色已经渐渐的亮了起来。云顶山山路,马匹不能上去,叶飞翔便将三匹马寄放到螃蟹湾,跟着上了云顶山。

  待他们返回金宝园的时候,才发现金宝园山上除了焦急等待的张雍杰和叶飞驰外,还有万东和李小欢也上得山来。

  叶飞翔来到了叶飞驰的身边,交谈了几句。张雍杰快步上前,拥抱着周少坤,四处打量着看有没有受伤,大笑道:“兄弟,昨晚上可担心死我啦,还好你现在完完整整的回来啦。”

  万东此刻正坐在大厅的首位上,李小欢立在他身旁,反复的查看那和尚留下来的行李。

  柳青青上前向万东行了礼,便站在一旁,并不言语。

  万东看了一眼柳青青,心知昨夜其实万分危险,当下道:“昨天晚上的事情,之前也有个小孩,大概的说了一下,虽然没有说清楚,但是我也听了个大概。那叶家庒的女孩已经平安返回了,这件事你们做的很不错。”

  周少坤道:“那和尚高廋,但却异常精干。幸亏柳师姐赶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不但那女子不能获救,连弟子也是万死万劫了。”

  李小欢这时候道:“根据那和尚留下的行李,以及高廋精干等特征,可以初步判断那和尚便是渝西北窜的凶和尚铁肩。据悉那凶和尚铁肩的武功非常厉害,只稍逊青铜道人和黑铁和尚一筹。”

  万东沉吟半响,道:“如若真是那凶和尚铁肩,青儿,以你的武功修为,那是万不能敌。昨天之事实在凶险之极。如此凶险,你为何不发流星传讯给为师?”

  柳青青道:“当时情况紧急,且弟子并不认识那和尚,是以不敢惊动师父。”

  万东突然冷笑了两声,看着柳青青,又看了看周少坤,便道:“本派门规矩。男子弱冠之前,女子未及锦瑟是不决不允许相好的。据为师猜测,你遇险不给为师发讯息,是为了不让为师知道你们的小猫腻是不?周少坤还未及弱冠之年,周少坤,你给我站出来。”

  柳青青冷眼望了一眼李小欢,目光中似有寒意。李小欢当即和她四目相对,欲言又止,但却终于忍住没有发言。

  周少坤听那意思,心中暗道不好,万东师叔已经知道我和青姐相好了,这可触犯了门规。

  周少坤连忙上前道:“万师叔容禀,弟子确实喜欢柳师姐,弟子不到弱冠之年,但师姐已到十八岁,错在弟子一人,请师叔明察。要罚只罚弟子一人。但弟子和柳师姐清清白白,却不可污迹师姐声誉。”

  万东目光又转向柳青青,却对周少坤冷冷道:“听你这意思,你是落花有意,而流水无情?”

  周少坤点头道:“师叔明察秋毫,确然如此。”

  万东看着柳青青,好像在等她的回答,柳青青沉默道:“落花既然有意,流水岂能无情?师父毋庸多言,弟子甘愿受罚。”

  万东满意的点了点头,方才道:“嗯,你能够知错,且勇于担当,不愧为大师姐。如此磊落坦然,堪称众位师妹之表率,为师也不怪你。”

  万东转向周少坤继续道:“但是你却给我记住,少年人相互钦慕,也属正常,武学上相互切磋,也是好事。但是未及弱冠,你切不可越雷池半步!否则,他日传到方门主耳朵里,是你重要还是规矩重要?你好好想想吧。”

  周少坤静静的听着,待到最后一句,方才大出一口长气,心想这万师叔还挺袒护师姐的,又想其中之意,顿觉万师叔比较开明。当即道:“万师叔教诲的是。”

  其余人等也均听出了其中言外之意。张雍杰,叶飞驰等人都心下思量,这柳师姐在万师叔心中的分量确实还挺重的。

  万东从袖中摸出一块令牌,仔细看了看,对众人道:“这就是那和尚铁肩的令牌,铁肩是北方天海妖教的成名人物。此物对其十分重要,缺少此物,便无法从妖教各处隐藏的商号处提取银两。想必那铁肩还会去而复返,你们可得万分小心。青儿,这次你能侥幸占得便宜,其中的曲折为师也弄不清楚,但是你切记,再碰上一定要及时避让,传讯给师父以及各位师叔。”

  嘱咐过柳青青,万东又想自己这位大弟子,时常与李小欢关系不好,作为师父自然希望他们能够姐妹和睦。当下继续道:“此令牌,令你和小欢两人一起送到湖心屿方门主处,路上小心。”

  柳青青接过令牌,领命而去,李小欢作为师妹在后面尾随着。

  二人沿着西北方向,极速前进。一路上柳青青并不搭言,李小欢几次想开口说话,却又终于忍住。二人一前一后奔走十余里,柳青青也并没有停下来休息的意思。

  李小欢提上一口真气,迅速往前追赶。柳青青感到后背气流变化,当即也足足提上了一口真气,奋力往前奔跑。

  这师姐妹二人,竟然斗上了轻功。待过得十里路,李小欢终于一个翻身,已然站在了柳青青的前面,挡住了去路,停了下来。

  柳青青只得停下,她恼怒,为什么只有十里,李小欢便追上了,难道这位师妹武功远远超过自己?自己就这么不堪一击?

  李小欢回过头来,沉默半响,终于道:“师姐,小妹知道你从来不肯用青眼相看,但是毕竟你是师姐,小妹只解释一次,若师姐执意对小妹带有偏见,小妹再无第二次解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