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大明邪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酒菜飘香

大明邪侠 司徒少雄 3561 2019.07.09 03:29

  张雍杰吩咐过后,李耿张直纷纷前去准备。李耿找到码头上原来的张大叔,办理了交接。那张大叔因为失去了两位帮手,心中叫苦不迭。张直弄船去了,还购买了许多火鸡,烤鸭以及干果之类的食品,放到船上储藏了起来。

  张雍杰为了不显眼,当下命令李耿带着一条船,沿着嘉陵江北上至童家溪渡口,李耿从那里出发。然后张直从朝天门码头出发,两船一前一后,互不同路,但也相互照应。

  张雍杰心想,自己可带着木榕复姐姐骑马向北至童家溪渡口,再乘船向南。待到和张直的船汇合之后,可悄悄转移至张直的船中,如此金蝉脱壳,即使瞒不过一世,也能应付一时。若有变化,到时候再相机而定。

  张雍杰又叫来李耿张直,吩咐道:“咱们今晚就出发,船头上均挂两条带子。路上不管遇上什么变故,只要记住咱们在武昌黄鹤楼处相见便是。”

  诸事安排已毕,张雍杰便策马赶往大竹林。当他再次进入这座农家院子的时候,张雍杰却发现这老婆婆突然卧床不起。

  张雍杰连忙上前查看,那老婆婆病了,而且病的很重。张雍杰心下大奇,心中猜疑,这老婆婆怎么会突然就病了呢?

  那老婆婆解释道:“哎哟,咱老了,这身体不好。从前闹下毛病,一到夏天,便时而头晕目眩。这都是老毛病啦,我趟几天便好啦,小伙子这几天,就劳烦你生火做饭啦。”

  张雍杰心下半信半疑,他总觉得这老婆婆突然就病了,而且病的不能起床,很是奇怪。但转念一想,这人老了,生病那本也是常见的事情。

  张雍杰走进厨房,手脚生疏的开始做饭。他想起二师弟周少坤,做饭那是一把好手,而自己在这方面实在是没有什么天赋。

  张雍杰见有十几个鸡蛋,饭桶里还有半桶白米饭。当下取了两枚,弄点白饭,准备做个蛋炒饭。

  滋,滋,滋。两枚鸡蛋下锅,便迅速翻炒。

  张雍杰突然升起一个可怕的声音:杀了她。

  这本就是先前木榕复姐姐对他说的话,木榕复姐姐原本要杀了这老婆婆的。

  难道是木姐姐让这老婆婆突然生起病来?张雍杰越想越有这种可能。那婆婆病的现在不能起床,不能出屋,那自然也就不可能泄露什么秘密。

  那这样一来,自己和木姐姐也就可以暂时在这里安顿下来,不用再东奔西跑了。

  张雍杰眉头紧锁,便当即悄悄跑到那老婆婆的屋子外面,悄悄的观察。

  不一会儿那老婆婆果然起床,身姿矫健的在木柜子里找出两块冷肉,放在嘴里吃了起来。

  张雍杰回到厨房,当下确定无疑。一个病人不可能身姿矫健的在屋里寻找东西,而病了的人肠胃不好,也不会去吃冷肉。

  肯定是木姐姐趁自己离开之时,威胁这老婆婆,这才使得这老婆婆突然病了。张雍杰感到一阵不痛快,觉得对不起那老婆婆。

  但过了一会儿他又想,眼下木姐姐深受重伤,肯定是不能四处奔波。留在此地运功疗伤,本就是最好的选择。如此非常之时,行非常之事,似乎也情有可原,可以理解的,不用上纲上线,研究对错。

  当下张雍杰分别向木榕复和老婆婆的房间里送了蛋炒饭。

  在送那老婆婆房间里时,推开房门,但见那老婆婆躺在床上,张雍杰放下蛋炒饭在床边,轻轻问道:“老婆婆,你真的病了吗?”

  那老婆婆听他语气有些不信,连忙急道:“小伙子,咱是真的病了。”说着还呻吟了几声,若不是看见方才身姿矫健的去找冷肉吃,张雍杰还不得不相信她病了。

  张雍杰心中一阵羞愧,心想现下这局面,也只有难为这老婆婆装病一段时间了。待过的一些时日,那木姐姐伤好了之后,咱们离开之时,一定要再拿点银两好好补偿补偿这老婆婆。

  张雍杰又想到自己这出去一晃荡,准备了一大堆计划,一个没有派上用场,却把李耿张直晃荡到武昌去了,当下一阵苦笑。

  碗筷收拾完毕,张雍杰来到木榕复的房间。但见木榕复正双膝盘坐在床上,正在运功疗伤。

  张雍杰武学修为甚浅,不知道木榕复受了什么伤,要多久才能恢复。当下只得安静的坐在一旁,呆呆的发愣,不敢发出半分声响。

  不一会儿,张雍杰便感觉屋内寒气甚重,而这寒气自然是木榕复的体内发出。张雍杰顿时有一种屋外夏天,屋子内部冬天的感觉。

  约莫半个时辰左右,屋内却慢慢转暖,即热炎热不堪,张雍杰坐着均能汗如雨下。

  张雍杰本想出门而去,但转念一想,此时必然是木姐姐运功疗伤,自己在一旁照料,如有不测也可及时发现。当下只得强忍冷热,呆在屋里。

  又过了半个时辰,木榕复终于运功完毕。张雍杰连忙凑了上去,说道:“木姐姐,你时而发出寒气,时而发出热气,可吓死我了。”

  木榕复稍作休息,说道:“不碍事的,还需要七天,我便好了。”

  张雍杰道:“还需要七天?”

  木榕复点头道:“对,七天。每天运功一个时辰,不过有一条却是要紧。在我运功疗伤之时,绝不能受到半分打扰,否则容易走火入魔,颈骨尽断,这可是眼下最要命的事情。”

  张雍杰心想这救人救到底,送人送到西。当下安慰木榕复道:“木姐姐放心,咱们一定能渡过这七天的。”

  张雍杰心道可不能让木榕复姐姐在运功疗伤的时候,出现什么幺蛾子,否则她便回不了家了。七天转瞬便至,自己说什么也要尽力维持,不能功亏一篑。

  这一连两日,均没有什么不平常的事。待到第三日,张雍杰炒了蛋炒饭,给那老婆婆送进房间。

  那老婆婆一看又是蛋炒饭,已大感反胃。张雍杰见她语言又止,知她有话要讲,当即说道:“老婆婆,你有什么事,尽管说了便是,小子定当尽力而为。”

  那老婆婆想了好一会儿,终于开口说道:“小伙子,你这天天都是蛋炒饭,吃的都腻了。你能不能去做点鸡鸭鱼肉什么的,婆婆我病了,要吃这些才能好的快些。”

  张雍杰这才明白这老婆婆是嫌弃饭食不好,当下只得苦笑道:“这个是我疏忽了,只是我这做菜的手艺,实在是不好的很。”

  那老婆婆指点道:“小伙子,渝州城里有的是大酒楼,你就到城里点些菜品打包带到这里吧,要不了几个钱的。再说你姐姐也病了,我这老太婆倒没有什么,可是你姐姐的病,得多吃这些东西。你要是没有银两了,婆婆这里有些碎银子,你拿去吧。”说着便挣扎着起身,要四处寻找银两交于张雍杰。

  张雍杰知道老婆婆的意思,当下连忙道:“不不不,咱们姐弟二人在此处多有打扰,怎敢用婆婆的银两?婆婆且宽心,我这便去渝州城,弄点好吃的过来。”

  张雍杰当即出门,骑上了宝马,一路来到了渝州城。

  张雍杰街边四处走了一阵,心想那老婆婆虽然自己想吃好的,但说的话却也有道理,木榕复姐姐确实也不能整天吃那蛋炒饭。

  不多时看见一家饭店,装修甚为豪华,门前牌匾之上,上书飘香楼三个金漆大字。张雍杰环顾左右,觉得这家店甚为高档,心想这里的饭菜也必是精致而又有营养的,当即踏步而入。

  店小二热情的接待了张雍杰,张雍杰接过菜单,当即点了宋嫂鱼羹,独角蟹和金相白玉等几样菜品,说要打包带走。

  这些菜品价格不菲,店小二见张雍杰如此手笔,定然是贵客,当即眉开眼笑,热情道:“咱们马上就安排后厨准备,公子请到这般听雨轩稍坐。现下里面正在说书,讲精彩故事,公子可消遣一会儿时光,待会儿菜品包好之后,小人再给您送过来。”

  张雍杰顺着店小二的指引,找了一个位置坐起来了,立马便有另外的人员端茶递水。张雍杰心想这服务确实周到。

  当下环顾左右,只见前方小台之上,有一文士,正在眉飞色舞的讲诉着故事,张雍杰细细听了过去。

  只见那文士道:“那一天,正是艳阳高照之时。洛阳李家大爷李延津,正和唐家二公子唐抟激战。但见李大爷手持一柄黄金打造的长枪,向那唐二公子刺去。且不说李大爷力拔山兮气盖世,仅是这一柄黄金打造的长枪,重达十斤,闪闪金光,当即刺得在场不少群豪睁不开眼睛。”

  这时小台下面的一群听众发出惊讶之声,其中有人叫到:“哪里有人用黄金打造兵器,而且还是十斤,那得多少钱?你在这里胡说八道吧。”

  那文士道:“这位客官便有所不知了,洛阳李家可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武林世家。他日客官到长安,洛阳,太原这些地方走一走,你吃进肚子里面的十粒米,就有七粒是从李家的米铺里买来的,你说李家大爷还拿不出十斤黄金打造的长枪么?”

  那些听客纷纷一阵感叹,又听得那文士继续道:“这唐二公子见那李大爷气势如虹,当即大喝一声,连忙退后三步,披风一卷,身上一摸,两名金镖从那披风里面突然钻了出来,射向李家大爷。唐门离我渝州不远,大家都都知道唐门发镖的厉害,这李家大爷洛阳人士,粗犷汉子,力量虽然很大,灵活度却慢了几拍。两枚金镖正中右边脸颊,当即被划过两道口子,流出几丝鲜血。”

  有人笑道:“这么说这唐二公子的功夫,还在李大爷之上咯。”

  那文士继续道:“这也说不定,李家大爷当下大怒,一掌拍了过去,逼的那唐二公子比拼内力。大家都知道,这江湖人士一旦比拼了内力,输的一方必然胫骨寸断,不死也成残废了。因此内力弱的一方也是拼尽全力,强的一方也不敢大意,当真是不死不休了。唐家大公子,见此心急如焚,当即运出排山蹈海之力,加入战团。李家和华山的诸位英雄见此怎能退让?就在这刹那间,双方已各有五六人加入了战团,源源不断的内力输出,引得场上狂风大作,天空为之变色。尤其是那唐二公子和李家大爷两人处在双方争斗的第一线,两人均是生不如死,但胜负定生死,也只能勉励维持。”

  这时有人叫到:“照你这么说,前日大战,这唐二公子和李家大爷必有一死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