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大明邪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飞刀秘籍

大明邪侠 司徒少雄 3601 2019.07.04 06:39

  唐妍看了一眼,只好推着李小欢前进,李小欢却不肯走,唐妍悄悄道:“妹子,你就不管你那些同门了吗?”李小欢这才跟着唐妍远远离去。

  沈玉刚干笑两声,上前拍打了张雍杰,穴道顿时便解了。只听得沈玉刚笑道:“我这师侄武功差劲的很呢,怎受的了唐兄雷霆一击。雍杰,你便站在一旁不走了吧。”

  张雍杰当下点头领命,便默不作声,站在一旁。毕竟眼下这些人都是厉害人物,咱们好汉不吃眼前亏,没必要当个刺头。

  只听得青铜道人拱手道:“唐二公子和冯公子均是江湖上久负甚名的英雄好汉,贫道有一事请教。”

  张雍杰见那青铜道人先是自称本座,现下却自称贫道,显然是示弱了。当下心头略宽,心想有众人在此,这青铜道人也不敢随意杀人了。

  唐抟道:“道长请说。”

  那青铜道人一甩浮尘道:“如果有人拿了你的东西,你是不是应该把东西拿回来?”

  唐抟还未搭话,沈玉刚却插嘴道:“不然,有些东西,给了你,要想再要回去,那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

  青铜道人却不管沈玉刚,继续道:“如果不把东西拿回来,那也便不用在江湖上混了。”

  沈玉刚却道:“如果一定要拿回去,当初为何要给?”

  那青铜道人见沈玉刚总是插嘴,当下怒道:“姓沈的,你当本座怕了你不成?”

  沈玉刚上前一步,冷冷道:“正欲请教。”说着便欲动手。

  冯震川此时再也忍奈不住,这时沉声道:“沈兄稍安勿躁,且听道长将话说完。”

  青铜道长继续道:“大家应当听说过数十年前李大侠飞刀绝技的江湖传奇。”

  唐抟道:“李大侠的飞刀绝技,那自然是誉满江湖,不过那离现在已经是八辈子前的事情了,还提他作甚?”

  青铜道人继续道:“天下谁都知道,李大侠的高徒姓叶。但是却少有人知道,李大侠这飞刀绝技却是其结拜兄弟熊照华前辈所传。日前在河南,遇上熊照华前辈的后人熊烈,熊刚,熊铁兄弟三人。说起此事,均想上辈有如此渊源,便备下厚礼,前来渝西。找叶家庒续上前辈之友谊,成就一段江湖佳话。古人云,饮水思源,想来也必是应当,却不料这叶家后人这般不识抬举。”

  说到此处,众人纷纷明白了,原来熊家的后人遗失了飞刀绝技,因此前来叶家索要。张雍杰心想这道士,竟然这般厚颜无耻的将目的说了出来,为了区区一本《飞刀秘籍》,便杀了不少人。是人都能明白其中是非曲直,他干嘛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说将出来,他说出来还会有人认为他做的对吗?

  张雍杰心念数转,心下吃了一惊。忙道不好,事出反常必有妖。这狗道士也太狡猾了,眼见此处见不得便宜,索性将《飞刀秘籍》的事抛了出来,显然是要引诱众人争夺,生出间隙,他便好从中渔利。

  果然听得那唐抟道:“想不到此间还有李大侠高徒叶大侠的后人,当真是大隐隐于市。”

  张雍杰猛然醒悟:“不好,听那唐抟的话,显然是对这《飞刀秘籍》感兴趣,他唐门使用的是暗器,正合这飞刀武学一路,得赶紧转移话题。”当下哈哈笑道:“这天下姓叶的人多了,你怎知此间叶家庒正是叶大侠的后人?更何况百十年前的飞刀绝技,拿到今日之武林,却未必能够技压群雄。如若此间叶家庒后人若真有《飞刀秘籍》,岂能被你等所欺?我看这飞刀手法必比不过唐门发镖的手法。”

  青铜道人恨了一眼张雍杰,也不搭理他,继续说道:“这熊家三兄弟一向是孝子,失了先人的绝技,乃自知不孝。贫道感念三兄弟之孝道,是以决心成全其心意,至于飞刀绝技,在下却是万万不敢贪念。”

  沈玉刚这时却冷笑一声道:“能止小儿啼哭的青铜道长何时变得这般古道热肠?”

  那青铜道人早就看沈玉刚不顺眼,早想出手教训,无奈此时己方已成势寡,只好暗自吞下这口气。

  唐抟这时道:“这事其实好办,本家祖上,却也与李大侠有一段渊源。”

  青铜道人道:“哦?”

  唐抟继续说道:“先人得李大侠于武学指点一二,这才传下数辈,成就了我唐门暗器的小小名头。既然熊家三兄弟失了先人绝技,是为大不孝。那就只好由本公子演练两手,由道长他日代为传授至熊家后人如何?”

  只听得两枚铜钱破空而出,刺碎了山风,发出嗡嗡声响。唐抟已然出手,青铜道人闻声大惊,当即猛吸一口真气,两扫浮尘,转身踩着竹尖,往山下遁去,也不知那铜钱中与不中。

  冯震川皱眉道:“天海妖教一贯在北方横行,这青铜道人却跑到蜀地作恶,唐兄你不该轻易放跑了这道士。”

  唐抟悄声道:“尚有大事未了,不用多生事端。”说罢又对沈玉刚道:“沈兄,这就请自便。你这千岛的弟子,我便带走了。”

  张雍杰心想自己乃千岛弟子,怎可随意被人带走?这把千岛的脸面往哪里放?当下反问道:“你要带我去哪里?”

  唐抟道:“妍儿调皮得紧,你既然是他张家哥哥,这便去唐门盘恒数日,待那妍儿归家,便放你离去。”

  张雍杰却道:“巧了,听妍妹子说,唐家门主欲将其嫁给一位年龄很大的老者,小子顿感奇怪。这便不劳烦唐二公子相带,稍后协同妍妹拜访唐门各位前辈,好好聊聊这件事。”

  唐抟先是一惊,然后哈哈大笑道:“小小年纪,何德何能,竟然敢管我唐门家事。”

  张雍杰傲然道:“小子既然是妍妹子的朋友,那这件事自然是义不容辞,需要与唐门各位前辈聊聊。”

  那冯震川上下打量了一下张雍杰,对唐抟道:“此子身出千岛,也算是师出名门。一言即出,定然万劫不避。唐兄,咱们这便走吧。”

  唐抟拱手道:“好,沈兄在此亦可做证,他日我唐门扫塌以候足下,切勿失约。”

  沈玉刚这时急道:“小小孩童之言,唐兄切勿当真。”但那唐抟和冯震川却已然走的远了。

  沈玉刚回过头来,叹气道:“你干嘛要管唐门的家事,还说什么正欲拜访,聊聊等话来。你可知道,你说这话便等于向唐门公然挑战。”

  张雍杰道:“我未有挑战唐门的意思,我只是说他日上得唐家山去,让他们不要把妍妹子嫁给一位老者。”

  沈玉刚却道:“要是他们不听呢?是不是跟着就要拳脚相向?”

  张雍杰沉默,依照自己的本意,那就该如此,毕竟打过之后,说话就好听多了。但自己武艺底下,虽然时常想起自己要加倍努力练习功夫,但无良师教导,不知如何下手。想到这里,又难免惆怅起来。

  沈玉刚继续说道:“你方才的言语已然是大大的不妥,稍后你还得去一趟唐门。我看还能解释清楚,如若毁约,那便解释不清了,便有大大的麻烦。”

  张雍杰点头称是,当下抱了叶川的尸体,回到了叶家庄子上。

  张雍杰知道千岛七剑已经分出胜负,这时候才知道入围千岛七剑的弟子有:李小欢,赵金川,李长河,陈明宇,方卓,方良和许思远。有些同门张雍杰虽然不熟,但也认识。

  这时候千岛七剑的其余六剑均已知道方良的离世,千岛七剑瞬间变成了千岛六剑。正是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大家围着叶家庒大厅上,均感沮丧。

  只见那方卓扑在方良身上,嚎啕大哭。张雍杰与唐妍对往一眼,均想那熊三的武功并不太强,合两人之力,定能取胜。这方卓战时逃跑,此时却来痛苦,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张雍杰不忍心拆穿方卓,是为给方门主留点颜面。当下将叶老爷和叶夫人,叶川三人的尸体,抱到后山,好好掩埋。

  唐妍当下也来搭把手,一阵忙碌之后,张雍杰顿感沮丧,对唐妍说道:“妍妹子,你知道吗?我好生难过,此间叶家庒的老爷,正是我三师弟叶飞驰的大伯。叶川便是我三师弟的表哥,我亲身经历此事,却于事无补。”

  唐妍道:“张家哥哥,不用自责,你已经尽力了。”

  张雍杰叹气道:“你不知道,咱们千岛派有很多个庄子,咱们师父就只有四名弟子,师父很早很早便离世。我,周少坤师弟,叶飞驰师弟,还有李宏达师弟四人,从小相依为命的生活在金宝园山上,情同骨肉,他日我可有什么面目去见叶师弟。”

  唐妍见他如此伤心,当下安慰道:“人生在世,但求无愧,现下你既然心中有愧,那便该发愤图强。若是你有你李师妹那般的本事,今日你便不用这边举手无措啦。咱们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所以以后好好用功练好本事。”

  张雍杰点头称是,又想起叶家老少已然逝去,悲从中来。此时,李小欢出现在后门,向唐妍招手道:“唐家姐姐,你快过来,沈师叔有话相邀。”

  张雍杰坐在坟前,悲愤之情尚未消失。望着唐妍离去的背影,张雍杰心下想到自己武功很弱,未必能强的过这妍妹子。发誓以后要好好练武,来日才不会如此无助。

  就在此时,一名少女,约莫十六,发丝凌乱闪传腾挪的爬到了张雍杰的身前。少女的突然出现,张雍杰吓了一大跳。

  少女扶着张雍杰的双手,眼光里湿润而又尖锐的眼神,让张雍杰永远不能忘怀。那少女咬牙道:“你便是张家哥哥,张雍杰?”

  张雍杰点头承认,问道:“你是谁?”

  那少女道:“我叫灵儿,我听飞驰表哥提起过你。”

  张雍杰激动道:“你是叶飞驰的表妹?你叫叶灵?”

  叶灵点点头,说着便从怀里小心翼翼的拿出一包铜黄色的纸包裹着的书本交给了张雍杰。

  原来叶灵已然在这后山的石头里藏了整整一天,一口水都没有喝,一口饭也没吃,也当真难为她了。

  叶灵道:“我要去千岛投奔我表哥,但是那些恶人见过我。张家哥哥,你替我把这个收好。”

  张雍杰道:“这便是《飞刀秘籍》?可交由沈师叔保管。”

  叶灵激动道:“不,张家哥哥,我只相信你。你是眼下我唯一听表哥说起过的名字,其他人我都不认识。你一定要亲自保管,将来有机会交到我叶飞驰表哥手里,我要让表哥和我练此飞刀绝技,将来好报仇雪恨。”

  张雍杰沉默良久,道:“好,我一定交到三师弟手里,你可放心了吧。你要去千岛,你可跟着沈师叔他们一起回去,一路上有沈师叔他们,定可护你周全。”

  说罢便拉着叶灵的手,来到了大厅,将叶灵委托给李小欢,让其送至云顶山金宝园三师弟手中。

  只听沈玉刚道:“咱们马上便返回千岛,将此间事情的来龙去脉通告门里,想那青铜道人必不肯散罢甘休。咱们得早做打算。”

  众人点头称是,又听沈玉刚对张雍杰道:“雍杰,你也不必心急。想来区区个鸟道人,对我千岛也不是什么大事,你这便办你自己的事情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