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大明邪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酒楼对话

大明邪侠 司徒少雄 3216 2019.07.14 13:39

  张雍杰此刻被唐门所制,但心中却想及方才的激战,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唐俊唐抟见他如此惆怅模样,便将他关在一间船房,让他冷静下来。当下开动大船朝寿城码头驶去。

  张雍杰想起方才激战,仍然是一脸茫然。为什么张员外大哥突然就毁船自沉?还有那青铜道人水性极为不佳,若早知如此,何必抢滩登岸,在岸上合力攻击?在水中攻击岂不是更加合理?

  事前想来天雷行动几乎天衣无缝,事后方觉得这天雷行动漏洞百出。现下事情已经过去了,只好充当一下事后诸葛亮,好好总结一下。

  当下张雍杰又仔细的将整个计划在脑海中回想数次,记得张员外所说间谍一事。仔细回想,方才那青铜道人说过没用的东西,会不会他们真的是一伙人?但仅仅凭借这句话就断定他们是卧底,又太过草率。

  那病猫子呢?到目前为止,这人叫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这人是洛阳李家黑鬼窟的杀手。师父杨天齐是死于鬼狐狸之手,无论如何也要找到病猫子,再找到鬼狐狸,以报杀师之仇。

  想到病猫子,张雍杰方才想起此刻已被唐门所制。当下运起内力,将衣服烘干。一番打扮之后,出得船舱。但那风火雷雨四大弟子守在门口,不让他出去。

  张雍杰当下问道:“在下并非唐门弟子,贵门何故扣人?”

  那风火雷雨四大弟子对望一眼,均是轻轻冷笑一声,并不搭话。

  张雍杰心中大怒,道:“如此,那就休怪在下无礼。”当下运起内力,一掌朝那唐风拍去。那唐风单手一档,两人已经交上了手。那唐火唐雷唐雨三名弟子站在一旁,心中并不担忧。

  果然,不到十招,张雍杰已然难以招架。只听嘭的一声,两人已然对掌,拼上了内力。张雍杰但觉这唐风掌力甚强,跟那杜千林差不多。

  张雍杰正觉难以抵挡,内力将要溃败受伤之时,唐风却主动撤回内力。

  唐风淡淡道:“跟你讲道理的,不是在下,你就好好呆着。看在妍姑娘的面子上,方才放你一马,如若再来,休怪在下掌不留情。”

  张雍杰甩了甩手,知道眼下反抗是没有用,当下返回船舱。反正自己救人没有错,如若唐门当真过分,大不了拼命明志便是。

  大船逆流而上,行驶缓慢。待到行驶到寿城之时,已然是第二日清晨,当下唐俊唐抟带着张雍杰来到寿城酒楼。

  张雍杰知道这是唐门的酒楼,自己那日便和唐妍在这酒楼住过一晚。而此刻再来,又是另一种滋味。

  一间客房里,唐俊坐在桌子旁边,表情冷酷着。唐抟愤怒的抓住张雍杰的衣领,怒道:“你为什么救那杨杉?你可知你这样做,会给我唐门带来多大的灾难?”

  张雍杰被他这么一抓,心下很是不爽。当下冷冷道:“我被人抓住的时候,从来不喜欢说话。”

  啪的一声,唐抟一巴掌将张雍杰扇倒在地。唐抟负手而立,道:“现在你说。”

  张雍杰吐了一口痰,痰里已经有了一些血丝。他被唐抟这么一巴掌,心下反而激起了豪气之心。当下道:“我救个把人,难道当真要给你唐门申请?”

  这话本是司徒雄武所说,张雍杰现在觉得这话说的很对。

  唐抟冷笑一声,他也无法反驳这句话,冷冷的看着张雍杰。继续说道:“张雍杰,千岛张少侠,好大的威名。你别以为你巧合之中,博取了调停的唐门李家的战斗的英名,便当真把自己看作是张少侠。我唐门的刑堂好手,至少有一百种法子,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张雍杰当下失望至极,心想这唐门位列于三家四派之中,也算是名门大派。竟然如此不讲道理,当下恨恨道:“杀人不过头点地,你要杀便杀。我跟你没什么话说。”

  唐抟大怒,当下欲要动手,给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一点颜色瞧瞧。唐俊这时道:“好了好了,二弟你先出去。”

  唐抟回过头来,道:“大哥,这次说什么也不能放过这小子,你可要三思。”说罢便恨恨的出得门去。

  唐俊在房间里来回走动,终于说道:“张少侠,你与那杨杉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张雍杰并不搭话,此刻他一句话也不想说。毕竟回想起来,自己救大姐,并没有任何错误。至于唐门和大姐之间,有什么仇恨,那是他们自己的事情。

  唐俊叹息一声,又说道:“江湖高人三鼎甲,玄空残阳湘西女。这话你总该听说过吧。”

  张雍杰已经打定主意,一句话也不会说,当下索性把眼睛闭上。

  唐俊又道:“说是三人齐名,但实际上这湘西女杨杉的武功远在玄空大师和三叔之上。这次纵然有玄空大师鼎立相助,也是惨胜,此后恐怕大有劫难了。”

  张雍杰听他语气说的甚是担忧,当下睁开眼睛,说道:“贵门与大姐到底有何仇恨?”

  唐俊迟疑一下,奇道:“大姐?”

  张雍杰想了想,说道:“我和大姐相识之日,正是那天华山进攻唐门之时。那时候我见她轻功很好,很是佩服。后来在渝北大竹林再次相遇,我本以为她是李家或者华山的子弟,心想现下两派已然罢手,便在她为难之时略尽绵薄之力。后来在长江相遇,结拜为姐弟之后,方才知晓大姐是血饮谷杨杉。”

  唐俊用奇怪的表情看着张雍杰,过了好久方才道:“你与那杨杉已经结拜成姐弟了?”

  张雍杰点头道:“是,所以贵门与大姐之间到底有什么仇恨,小子也可尽力斡旋。”

  唐俊摇头道:“她是不听劝的,她若是听劝也不会有湘西魔女之称了。”

  张雍杰听他这样说,当下也不再多说什么,他想这唐俊眼下肯定会说的。

  果然,那唐俊说道:“三家四派的争斗由来已久,也非一两句话能够说清楚,对你说了也没有什么用。”

  张雍杰心中冷笑一声,心道自己又不是三岁小孩,说了没有用就表示一定会说的。否则直接将自己杀了便是,干嘛东拉西扯扯这些。

  那唐俊叹息一声道:“两个月前,通过内线得到消息。湘西血饮谷谷主杨杉将随华山李家一同前来,当时听来当真是非同小可。我蜀山唐门和华山李家的争斗由来已久,但和湘西血饮谷并无什么仇恨,实在不知这杨杉为何会一同前来。”

  张雍杰这时奇道:“这么说来,大姐和你们唐门无冤无仇?”

  唐俊点点头道:“确然如此,不过后来知晓这李延津的妻子杨娇是杨杉的同门师姐妹。有这层关系在,那杨杉为李家站台也是有可能的。”

  张雍杰这时大声道:“所以你才想出要将妍妹嫁给杨兴这等馊主意?但杨兴与妍妹年龄相差甚远,你这个做父亲的怎么舍得下?”

  这时张雍杰大声质问,竟然丝毫不顾眼前这位唐门门主的颜面。甚至这唐门门主,将来可能是他老丈人也。

  唐俊摇头道:“不,这只是徐晃一枪,并不会真实发生。”

  张雍杰摇头道:“算了吧,唐门主。我也不是三岁小孩,这世界上弄假成真的事情还少了吗?”

  唐俊并不理会,继续说道:“根据现在掌握的最新情况,这杨娇早已过世三年。这李延津竟然将这消息封锁了整整三年之久,这是我唐门绝密内线花了好大的精力才传出来的消息。这人生老病死,本是常态。三年不发丧,必有重大阴谋。”

  张雍杰心念一动,说道:“你是说?”张雍杰不敢往下想,这样的话是一个可怕的阴谋。难道是李延津为了消灭唐门,竟然杀死自己的妻子杨娇,进而嫁祸给唐门?如此一来,这才有了大姐上门攻打唐门的事情?

  但这等事情终究不敢说出口,唐俊点点头,似乎知道他心中所想,道:“不排除这种可能。”

  张雍杰不敢想,唐俊也不敢说。只听得唐俊继续说道:“虽然三家四派争斗了几十年,但少林派,血饮派和胡家按理说不该轻易卷入争斗。”

  张雍杰说道:“总而言之,大姐为何攻击唐门,原因现在还不能完全清楚?那为何不事前沟通解释一下,问个明白呢?”

  唐俊哑然失笑,说道:“我唐门只有战死,绝无求饶之先例。”

  张雍杰失望道:“沟通,解释怎么能够叫做求饶?更何况,你们不是邀请了玄空大师参与吗?如果沟通,解释算求饶的话,邀请那也算得求饶了。堂堂武林三大世家的唐门,竟然邀人助拳,唐门主这话不觉得自相矛盾?”

  唐俊愣了一阵,又说道:“玄空此次能相助,我唐门也是付出了重大代价的,这杨杉已然决定和我唐门敌对。虽然并不知道确切原因,不过凭杨娇是血饮弟子的这层关系,杨杉也有可能相助李家。这种情况,如何沟通?”

  张雍杰摇头道:“三家四派能够争斗几十年,都是你们这样处理的后果。弯不下腰,低不下头。误会越来越深,新仇越来越多。这次大姐中了天师夺力功,差点命丧黄泉。这天师夺力功,可是邪派武功吧?”

  唐俊迟疑道:“天师夺力功?这是妖教的武功。这杨杉怎么会中这种功夫?”当下连忙摇头。

  唐俊心想:绝无可能,绝无可能。三叔以残阳剑法名冠当世,玄空大师以少林洗髓经内力为根基。他二人绝无可能会这邪派的功夫,这其中肯定另有别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