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大明邪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袁姓女婿

大明邪侠 司徒少雄 3288 2019.07.21 00:03

  那胡思语正是江西胡家子弟,见张雍杰猜出门第,也并不惊讶,心想这张少侠果然有些聪明。当下也不掩饰,将张雍杰的衣服扯来扯去,说道:“不,这事只有你能办到,嘻嘻。”

  但胡思语却并不继续往下说下去,当下扒拉了几口蛋炒饭,跑到厨房巡视一阵,瞧见一堆榨菜头子,杂乱无章的放在墙角。除此之外,别无旁物。

  胡思语并不识得这是什么蔬菜,这种榨菜是一种根茎类蔬菜。乃涪州特产,涪州遍地都是,并经常外销临近州府。侠义庄内除了几间破旧房子,几乎一无所有。而张雍杰等人也非大富大贵之人,因此平日里全靠这种蔬菜度日。

  胡思语当即拉了司徒雄武,到渝州逛了一圈。回来的时候,已经购买了许多食材以及蜀地美酒剑南春。追风马上放了许多包裹,连司徒雄武双手及背上都有许多。

  那胡思语说道:“今天你们可有口福啦,你们都到厨房里来帮厨。”

  众人心想说是帮厨,那自然是胡思语为主厨了,待会儿一定要好好见识一下这富贵家小姐的厨艺。只见胡思语指挥司徒雄武洗菜切菜,宇文铁柱杀鸡,尤金达则负责破鱼,病猫子则负责烧火,弄的满脸都是锅灰。

  几个大男人被胡思语指挥的团团转,食材均准备妥当,胡思语却叫张雍杰炒菜。

  司徒雄武道:“怎么胡思语姑娘不亲自炒菜?你这个主厨便在旁边指挥就完事了?”

  胡思语说道:“这张少侠蛋炒饭做的不错,炒菜自然也不会落后啦。赶快放油,接着葱姜蒜一齐放下去吧。”

  张雍杰依言而行,不一会儿,一大桌丰盛的菜,鸡鸭鱼肉全都摆上桌子了。甚至连那土产榨菜也做了一样菜,让胡思语尝尝口味。

  当众人各自端着一样菜品,从厨房里出来的时候。却见桌子上正有人独自吃着菜品,并且先行喝着剑南春。

  张雍杰等五人大惊,上下打量着这人,见他约莫二十四五岁左右,但却身体肥胖。现下大家在这侠义庄暂时居住半年之久,那青铜道人时不时的派人前来骚扰生活。

  张雍杰五人正怀疑时,却见胡思语怒道:“你怎地找到这里来了?你这人真讨厌。”

  这时方知这青年是胡思语的朋友,至少他们是认识的,不是青铜道人派来的。众人纷纷不以为意,端菜上桌。

  那青年喝了一口剑南春,说道:“蜀地的酒,甚为温和,不似江西那般辛辣。”

  司徒雄武这时搭话道:“那却不然,蜀地也有口感辛辣的烧刀子。”

  胡思语不悦道:“司徒大哥,谁叫你跟他说话了?”

  众人均不知其意,司徒雄武也觉茫然,心想自己跟你朋友搭话,是给你面子,怎么你还不高兴?

  张雍杰瞧胡思语那神色,估计事情比较复杂。当即拱手问道:“在下千岛张雍杰,不知朋友如何称呼?”

  那青年也听闻张雍杰的大名,当下站起身来还礼道:“小可袁操,见过张少侠及诸位朋友。”

  众人见这人如此客气,也觉这人不像是坏人,只是这名字取的甚为粗鲁,叫袁操,袁绍加曹操。但既然对方以礼相待,又怎可取笑别人姓名?司徒雄武等人纷纷还礼。

  胡思语挥手道:“你赶快走吧,这里不欢迎你。我也不会跟你回去的,你别痴心妄想了。”

  袁操见此,淡淡道:“这一路走来,思语姑娘可赶了小可很多次啦。不过我并没有要把你带回去的意思,更何况这里是张少侠的居所,张少侠既然没开尊口,小可怎好贸然离去?”

  张雍杰见此情形,尴尬笑道:“思语姑娘,有什么误会,咱们坐下来说吧,别弄的这么难堪。”

  胡思语怒道:“你走不走?好,你不走,本姑娘走。”说着便要起身离去。

  袁操见此情况,无奈道:“好好好,你别走,我走。”说罢连忙走到辕门下,远远观望徘徊。

  张雍杰见此,颇觉不好,当即挥手道:“袁兄切勿生气,天寒地冻,过来咱们共饮几杯,暖暖身子。”但那袁操却是不敢再过来了。

  看着胡思语怒气未消的样子,张雍杰心想这二人恐怕有什么解不开的误会。当下也再勉强,像司徒雄武,宇文铁柱,尤金达和病猫子等人使了一眼色。

  四人当即会意,当下分了些菜品,带着袁操到另一屋子里面重开酒席去了。

  张雍杰见方才还活剥可爱的胡思语,此刻却惆怅起来,心知就算自己不问,这胡思语迟早也会说出这里面的缘由。当即夹了一块肉,放到胡思语的碗里,说道:“好了,不生气了,来吃饭。”

  胡思语扒拉了几口,方觉泄气。开口说道:“你知道那人是谁吗?”

  张雍杰道:“这个在下就孤陋寡闻了,只知道他的姓名,还是刚刚知道的。”

  胡思语叹气道:“我只知道这人是天下第一的癞皮狗,这辈子赖在我身上了。”

  张雍杰不明其意,问道:“这话怎么说?”

  胡思语道:“这人自从见到本姑娘之后,就赖在咱家不走,不知道使用了什么法子,竟然说动我爹爹让我嫁给他。所以我便逃了出来了,赶来四川找你。”

  张雍杰无奈道:“找我干什么?你若当真不喜欢袁兄弟,你尽可对他明说。”

  袁操这时正站在门外,说道:“张少侠有所不知,小可已经取得岳父大人的婚约,自古婚约大事皆有长辈做主,这是其一。其二,小可并无强迫思语姑娘要嫁给小可,不管等多久,只要思语姑娘不同意,这婚期便只有无限期推迟了。”

  胡思语怒道:“谁叫你偷听咱们说话的?你没有强迫,那你天天正事不干,跟着我干什么?”

  张雍杰也觉得这天天跟着别人屁股后面转,总是不好的,当即看着袁操,再等他的回答。

  袁操当下道:“小可跟着思语姑娘,只是为了保护她。如若不然,这江西距离渝州,何止千里之遥,思语姑娘怎可平安到达?这一路上思语姑娘着实遇见不少危险,均是小可在暗中替她料理的。”

  张雍杰心想这话也有道理,袁操跟着保护胡思语,确实也不能拿他怎么样。

  胡思语双手抱在胸前,哼声道:“反正我就是不会嫁给你。”

  袁操道:“那思语姑娘这辈子想要嫁给谁?”

  胡思语道:“我要嫁的人,他一定是一个大英雄。武功又好,人品又棒的少年英豪,就像千岛张少侠这般的人物。”接着又对张雍杰道:“张少侠,我要你帮的忙儿,就是娶了我。”

  张雍杰听她突然说出要嫁给自己这样的少年英雄,当下笑出声来,说道:“我?呵呵。思语姑娘只认识了我半天,就要嫁给我了?这未免也太草率啦。”

  胡思语并不害羞,当下说道:“你虽然今天才认识我,但我早就认识你啦。”

  这时候,司徒雄武等四人也凑了过来,张雍杰哈哈一笑,方才道:“愿闻其详。”

  胡思语这时说道:“天下人都知道,张少侠以绝世武功,在唐门顶峰山上,技压群雄,迫使华山李家,唐门蜀山罢手。又多次扶危济困,调解纷争。这样的人难道不是绝世英雄?所以,姑娘我一定要来找你。”

  张雍杰点头道:“原来是这么一回事,不过姑娘你可别听那些说书的人乱说。我都不知道自己有那么厉害,实话实说,在下的功夫其实差劲的很。不信你问司徒大哥他们好啦。”

  这司徒雄武等四人,同张雍杰呆了这大半年时间,早知道张雍杰其实武功较差,远远没有说书人所说的那么厉害,甚至还赶不上自己。

  只是这张雍杰为人热情大方豪爽,对待朋友也非常不错,对人天生有种亲近感。而司徒他们也没有别的地方可去,所以便跟着张雍杰一起生活。这时候纷纷为张雍杰作证,说道实情确实如此。

  胡思语却是不信,连忙摇头,说道:“盛名之下,想必绝无虚士。”

  张雍杰笑道:“你也知道那是想必,想必就表示不是真的。”

  胡思语又道:“那就去掉想必两字,盛名之下绝无虚士。”

  张雍杰见他不信,当即伸出手来,说道:“咱们这一握手,姑娘必然知道在下的本事了,只不过先说好了,我的功夫十分有限,姑娘可别伤了我。”

  胡思语当即伸出手来,察探张雍杰内力。两人一番交锋,胡思语内力方面确实略胜张雍杰一等。

  胡思语心中想到这事可奇怪了,这张少侠武功连自己都不如,又怎会调停那么大的纷争?而且还和血饮谷杨谷主结为姐弟?但转念一想,这武功练到高处,必能隐藏自己的内力,说不定是这张雍杰故意欺骗自己呢?

  胡思语这时候对袁操说道:“你去试试,张少侠你可小心了,这可是你的情敌,他对你恨之入股,必然不会对你手下留情。”

  袁操听闻此言,刚上前一步。司徒雄武等人生怕这袁操出手伤了张雍杰,连忙挡住袁操。

  张雍杰道:“无妨,就让袁兄弟探知一下。”

  袁操当即上前,和张雍杰击掌握手,他对张雍杰颇有好感,不愿让他太过出丑,因此只用了五分力道。但即便是如此,也让张雍杰手臂发麻,肌肉拉伤。

  袁操惭愧道:“张兄见谅。”

  张雍杰苦笑道:“袁兄不必愧疚,在下本就是浪得虚名。”

  胡思语见张雍杰神色,不像是做假。当即上前揉捏张雍杰的手臂,替他活血化瘀。喃喃道:“怎么会是这样子呢?”

  张雍杰见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一阵苦笑,这些事情他自己也弄不清楚。当下道:“还有比这更奇怪的事情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