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大明邪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江边密谈

大明邪侠 司徒少雄 3232 2019.07.17 00:11

  那宇文铁柱和尤金达见此情况,连忙将司徒雄武拖后三步,躲过这一招。青铜道人浮尘一甩,紧接着向他三人劈去。宇文铁柱和尤金达两人双双抢出,抵挡这青铜道人的进攻。

  张雍杰眉头紧锁,心想看着眼下这情形。这青铜道人出招异常猛烈,不像是逢场作戏,难道这司徒雄武等三人不是和青铜道人一伙的?

  张雍杰心想这张员外大哥之前也只是怀疑,并拿出不过硬的证据。张员外把自己的思维也带到沟里去了,心想司徒雄武等兄弟应该不是和青铜道人一伙的吧,当下顿觉自己太过多疑了。

  沧浪一声,血饮长剑出鞘,张雍杰加入战团。这血饮剑异常锋利,那浮尘一碰,便消落几根尘丝。那青铜道人见张雍杰加入战团,当即住手,冷冷的看了一眼张雍杰,便和黑铁和尚,绍七等人离去了。

  张雍杰连忙俯身查看司徒雄武的伤势,那病猫子运起内力在司徒雄武体内游走一圈,方才舒缓一口气,道:“还好,那狗道士这一掌,并不是天师夺力功。”

  司徒雄武当下盘腿而坐,方才青铜道人这一掌,凶猛异常。此刻只觉胸中淤血过多,欲吐却吐不出来的感觉,异常难受。

  唐门双雄这时候走了过来,看了一眼。唐抟扔了一瓷瓶给张雍杰,张雍杰知道这是唐门的灵丹妙药,当即取出两枚,给司徒雄武服下。

  稍过片刻,这司徒雄武终于将胸中淤血一口而出,身体却是非常虚弱。但也知道当下并无大碍,只需休息一两日即可。

  唐俊此刻道:“小子,此刻你虽有血饮宝剑护身,冲着湘西女的名头,别人明面不敢拿你怎么样。不过有道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那青铜道人肯定还会为难于你,你确定你不去唐门盘桓数日?”

  张雍杰听他如此言语,知他是好意提醒。心中盘算,大姐武功盖世,这天海妖教三人自然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动手。但之前那唐抟不分由说给了自己一巴掌,当下想来是一种侮辱,暗暗有气。

  张雍杰说道:“多谢唐门主提醒,小子还有要事在身,不敢劳烦唐门。”

  唐俊唐抟知道这小子不肯寻求唐门庇护,当即双双离去。

  张雍杰心想之前一直怀疑司徒雄武,宇文铁柱和尤金达三人。是以心中总有芥蒂,此时想来,是自己多疑了。当下心中有所愧疚,忍不住多看了他们两眼。

  张雍杰问道:“你们怎么过来了?”

  原来那日司徒雄武,宇文铁柱和尤金达三人眼见张雍杰被唐门所制。便沿着长江一路追至寿城,在寿城外碰见病猫子,四人商议一阵,便一同来往棋盘山,伺机解救张雍杰。

  而病猫子自那日从树颠逃走之后,片刻之间又返回江边隐蔽之处,仔细观察。他本是出身黑鬼窟的高级杀手,行踪本是神神秘秘的。

  看见大船逆流西去,当即沿着长江边上跟踪。但大船行驶速度异常缓慢,只能走走停停。

  不多时,行进至一片滩头,病猫子便远远瞧见青铜道人正坐在江边一块大石头上,冷冷着看着那大船。当时虽然是傍晚,但视线较佳。为了防止暴露,病猫子只好卧在一片荆棘之中,一动不动。

  大约过了许久,那黑铁和尚,绍七也来到滩头,与青铜道人相会。

  只听见那绍七说道:“怎地,计划又失败了?”病猫子见他三人正在商谈什么,便凝聚精神,仔细听着。

  那青铜道人说道:“不知怎地,那张员外突然炸船自沉,想来是怀了必死之心。想不到这张员外看起来容易变通,结果却这般刚毅。”

  那绍七不悦道:“道长,麻烦你以后做事靠谱一点。你知道中原地区又有多少事情需要我去处理?你又知道荆楚有多少事需要黑铁大师去办?咱们两人被你牵扯到蜀地,浪费了多少精力?一个千岛派你拿不下来也就算了,现在一个区区侠义庄也把你弄成这副德行。要真像你这般办事,咱们仙教也不用再继续了,直接散伙得了。”

  那青铜道人听得绍七说什么散伙,心中老大不高兴,冷笑说道:“事情没有你想象的那样糟糕。据线报,这张员外和千岛那小子在涪城酒楼里一阵密谈,想必这侠义庄的事情,张员外已经托付给千岛那小子了,现在只要抓住这小子,嘿嘿。”

  绍七从袖子拿出一方纸扇,轻轻挥动着。这时绍七道:“那现在千岛那臭小子呢?”

  青铜道人指向江中那大船,说道:“千岛那小子运气好,救了你那姘头。但此举可得罪了唐门,此刻已被唐门俘虏,就在那船上。”

  绍七纸扇一收,当即朝那青铜道人劈去,两人连过十数招。黑铁和尚在一旁,这时说道:“你们如此打斗吵闹,如何对得起教主?”

  青铜道人和绍七闻言,方才住手。绍七冷冷道:“狗道士,你身为方外之人,怎地如此下流?一口一个姘头,你是找打吗?”

  那青铜道人嘿嘿一笑,道:“你又不娶她,不是姘头是什么?”

  暮色已然降临,月亮已在中天。那绍七一阵沉默,显然是在思考什么。不过随后那绍七又轻轻一摇纸扇,得意的说道:“作为一名风流浪子,怎可为了一支花朵,而舍去整个森林?”

  青铜道人冷笑两声,道:“是啊,绍先生现下虽然是我仙教之军师。但论出身,却是岭南世家的最后一代,虽然现在已经穷得叮当响,但是世家子弟该有的风流,该有的讲究还是要有的。绍先生要是深情起来,岂不是让其他姑娘没法活了?”

  听得青铜道人讽刺,绍七当下大怒,正要动手,却被黑铁和尚拦下。那黑铁和尚说道:“好了好了,青铜兄,你说话注意一下分寸。”

  那青铜道人一甩浮尘,冷冷道:“黑铁老弟,难道不是吗?本来我仙教得血饮谷为强援,光复之事指日可待。可眼前这个混账,也不看看眼下是什么处境,非要假装风流,装模做怪。弄得现在咱们处处被动,光复之日几乎是无限期推迟。”

  那黑铁道人见他二人越说越愤怒,当下说道:“你二人非要打个痛快,那你们现在便动手吧,他日我看你们如何对得起教主?”

  那绍七和青铜道人各自恨恨了一声,似乎对对方非常不满意,但又终于忍下这口气,并未动手。

  那绍七道:“现在说这些也没什么用,直接说正事吧。”

  青铜道人道:“这千岛臭小子就了你那姘,救了杨谷主。这唐门肯定是恨之入骨,我看这小子难以逃脱此劫。”他想了想,终于没有再说你那姘头了。

  绍七道:“你的意思是要咱们三人去把那臭小子给救出来?”

  青铜道人点头道:“正是如此,千岛那小子必然知道侠义庄的财产所在何处。拿了这小子,折磨个三五日,不怕他不开口。”

  听到此子,三人一阵沉默。过了半响,绍七方才道:“你可想好了?唐门可不同于千岛,咱们去招惹千岛,那千岛可只有防守的份。可如果要是招惹唐门,这唐门可是有力量主动反击。”

  那青铜道人挥了一下浮尘,看了看滔滔江水,悠悠道:“所以这个时候,咱们就不得不跟唐门讲点江湖规矩了。”

  绍七又问道:“唐门会跟你讲江湖规矩吗?”

  青铜道人道:“李家华山之事尚未摆平,而眼下杨谷主逃脱大难,唐齐远和玄空那秃驴现在又躲了起来。眼下唐门上下如履薄冰,必然不肯节外生枝,此刻正是跟他们讲江湖规矩的时候。”

  这时候绍七突然冷冷道:“狗道士,听得杉妹最后被天师夺力功的掌力所伤,不会是你干的吧?这事要是你干的,本公子第一个不能饶你。”

  青铜道人说道:“你不是不爱她了吗?怎地现在又一口一个杉妹?再说本座一直是有拉拢血饮派之心,怎地会对杨谷主下此毒手?就算本座有这个心思,本座连玄空那秃驴都打不过,又怎敢在杨谷主面前找死?”

  绍七这时喃喃道:“想你也没有那胆子,不过这事委实太过奇怪。这世界上除了我仙教,又有何门何派会使用这天师夺力功呢?这不是明显的要嫁祸我仙教?”

  黑铁和尚这时补充说道:“此事确然非同小可,想那杨谷主若是发狂起来,这天下恐怕又要鸡犬不宁了。也不知道这幕后真凶到底是谁?竟然要到太岁头上动土。”

  三人思索一阵,想不出什么结果。青铜道人这时候甩了一下浮尘,说道:“现在不用想那么多,挑战唐门的事到底做还是不做?”

  绍七和那黑铁道士对望一眼,相互点了点头。绍七说道:“这大千世界,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在掌控之中,毕竟这世界上的人太多了,太复杂了。该不该招惹唐门,眼下并无确切答案。咱们只好走一步算一步,这样,咱们必须严格按照江湖规矩办事,先把这个理字占住。”说完三人当即朝那寿城方向走去。

  等到他们远去的时候,病猫子已经在这里埋伏了许久。这时候顿觉腰酸背痛,想要起身活动一下筋骨,却发现手臂脚腕均不能动弹。

  病猫子当下大惊,想那青铜道人,绍七,黑铁和尚三大高手均在前方,肯定不是他们。难道这附近还有人在?

  是谁人暗地里偷袭自己,点了自己的穴道?而且这身法手段,竟令自己半分不能察觉。当下心中升起一阵阵恐惧之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