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大明邪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天雷行动

大明邪侠 司徒少雄 3506 2019.07.12 00:15

  此言一出旁人均是惊讶,原本体格强壮,现在却脸白多病,那定然是亲自领略过天师夺力功的厉害,这事之前病猫子可没有提一句啊。

  司徒雄武和宇文铁柱纷纷道:“兄弟你中掌之后,竟然仍能有内力,实在是内功雄厚,令兄弟们佩服。”

  病猫子摇头道:“非是如此,乃是兄弟运气好,中掌的次日,碰见一位前辈高人。那前辈高人不忍见此惨状,花了七日七夜为兄弟救治。兄弟方能逃过一劫,但却也落下了一身的毛病。”

  张员外这时闻言道:“兄弟能有如此奇遇,当真是幸运。传言天师夺力功只有玄空残阳湘西女方能自解,不知兄弟遇到的是哪位高人?”

  那病猫子摇头道:“正是少林寺玄空大师。”

  众人听来,纷纷道:“想不到兄弟竟然能够与少林寺玄空大师有如此一段缘分,若是玄空大师肯出手灭此妖孽,那是再好不过的了。”

  病猫子一阵沉默:“那青铜狗道士,不但武功高强,智力也是世间少有,因此躲过玄空大师雷霆一击。”

  张员外悲伤道:“可惜了,玄空大师乃当时绝顶高手,一代宗师方家,一击不中,定然不肯自降身份,再度出手了。”

  旁人听了纷纷叹气,可惜了那青铜道人躲过一劫。

  张雍杰却在想世间只有玄空残阳湘西女能够自解天师夺力功,心中一个念头闪过,心想只有三人能够自解。而那木榕复姐姐若当真中掌天师夺力功,她也能自解。难道那木榕复姐姐非是李家子弟,而是血饮谷谷主杨杉?当下问道:“不知那湘西女,是什么模样,年岁有多大?”

  场上众人你看我,我看你,均无答案。张员外道:“江湖高人三鼎甲,玄空残阳湘西女。这就话由来已有十年,想必那湘西女也差不多五六十岁吧,具体什么模样,咱们就无缘相见了。”

  张雍杰天性聪明,眉头一皱,跟着道:“已有十年?难道十年前玄空残阳湘西女均默默无闻之辈?”

  张员外不知张雍杰如此问话是为何意,众人蓦然回首,沉默半响,均才想起好像那湘西女是近十年来才名声大躁,互相交流片刻,张员外方才道:“湘西女想必是女辈,武力后发,所以成名较晚。”

  张雍杰天性聪明,当下心中雪亮,那武功排名天下第一的湘西女也不排除是一位年轻后辈,这样说来从各种蛛丝马迹几乎就可以断定那木榕复姐姐便是杨杉了。张雍杰心想这只是推论,至于真正的是不是,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这时尤金达达也开口了,道:“说起那青铜狗道士的计谋,兄弟我也多有感触。此人诡计多端。要论诡计,兄弟也自认为是一把好手,可与他纠缠数十日,这狗贼愣是将兄弟万贯家产骗的一无所有。不过兄弟有一个好处,就是容易想的通,那也就是兄弟安全的逃离了这狗贼的魔掌,也算是在计谋上斗了个旗鼓相当,嘿嘿。”

  张员外愁眉苦脸道:“哎,只可惜诸位兄弟已是劫后余生之人,退一步可海阔天空。而兄弟现下却是正当其冲,退无可退了。这狗道士早已与一个月前,向我侠义庄下达了通牒,要兄弟拿出十万两白银出来。咱们普通百姓一年的收入也就三四十两,这十万白银可是一笔天文数字,将兄弟这副骨头拿去卖了也给不起啊。更何况即使翻箱倒柜凑一点钱,交于那青铜道人,咱们庄子上的那么多小孩子又怎么办?”

  说罢一阵忧伤,但张员外接着道:“不过还好,能够有幸运碰见诸位兄弟仗义相助,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司徒雄武拍桌道:“江湖上不知道有多少英雄好汉深受其害,咱们兄弟四人相互碰见,便远远跟着这青铜鸟道人,一路来到四川,已有年余。此贼骚扰了不少门派。此前在河南骚扰熊家三兄弟,只可惜那熊家三兄弟骨头软,已然投敌了。”

  张雍杰频频点头,心道是有这么回事,那熊家三兄弟已然成了青铜道人的帮凶了。此人武功高强自不用说,智计过人自己也是深有体会,那日竟能将自己耍的团团转。

  青铜道人在永城更是屠杀叶家庄一家,先前还以为他是贪念叶家的飞刀秘籍。此刻听众人讲述,这才知道逼迫别人,连人带钱加入天海仙教才是他的最终目的。

  想到此处,张雍杰心想自己纵然是武艺低微,也得出力剿灭此贼。当下是再也不能忍,一掌拍到饭桌上,竟然震得桌面菜肴酒水叮叮当当颤抖不已。

  只见张雍杰喝道:“此獠如此猖狂,定然不能饶恕。”

  众人纷纷被张雍杰这突然的发怒吓了一跳,但闻此言,知道这张少侠无论如何也不会袖手旁观,心下纷纷大感宽慰。

  张员外不失时机的举杯道:“现下有张少侠主持大局,此獠的好日子也该到头了,来,让我们大家共饮此杯,征讨此贼。”

  当下六人将烈酒一饮而尽。酒毕,张员外方才道:“张兄弟,咱们兄弟五人之前已先行拟定一粗浅方案,现下说与张兄弟听,张兄弟看此方案是否得体。”

  张雍杰心想那青铜道人近日北去纠缠沈玉刚师叔,有骚扰千岛派的趋势,便想早一日除去此人,当下连忙道:“张大哥有什么想法,请快快说罢。一日不除此獠,兄弟寝食难安。”

  众人听闻此言,心道这张少侠果然是当世名侠,义薄云天,身为局外之人,却急人之急。

  张员外道:“咱们的计划非常粗浅,经查青铜那狗道士以及一众帮凶在川的临时匪窝是下游夔州某处。川内所敲诈的银两,无论是现银或者是银票,均汇集于此。但是此处极为隐蔽,咱们兄弟查探多日,均不知其具体位置。前些时日,我们五人设下一计,以诈降为诱饵,本想引出那青铜道人,咱们再一举歼灭。没想到那青铜鸟人竟然不肯亲自前来,只派了熊家三兄弟前来取银。”

  张雍杰听到这里,恨恨道:“岂非那狗道士已然得逞?”

  张员外摇头道:“那到没有,那熊家三兄弟前来取银两之时,我也是想这狗贼做事也太小心了。当时我见一计不成,便又来一计。先行缴纳了五千两白银,并谎称欲率侠义庄十六岁以上男女,全部加入天海仙教。但此事重大,必须与那青铜道人亲自商谈细节。因此昨夜传来信息,那青铜道人约定五日后的傍晚,在涪州至忠州的长江江道上见面。”

  张雍杰点头道:“这绵延数百里的江道,却也不知具体位置,这青铜道人也太狡猾了。”

  张员外道:“届时,由我驾船,船头挂一红灯笼,沿着江道前进,那青铜道人将会驾小舟在某一时刻登船。待他登船之后,我会以天色暗淡看不清航道为由,挂两只红灯笼,并且寻找合适弯道,以极速向长江右岸抢滩。所以诸位兄弟沿着长江右岸隐蔽前行,咱们在长江右岸的某处,合力擒杀此獠,如此大计可成。”

  张雍杰想起那日青铜道人突然出现在自己身边,让自己措手不及,当下笑道:“想不到咱们兄弟现下想找这鸟道人均要费如此周章,不想找他的时候,他却偏偏突然出现。”

  张员外继续道:“但此方案还有一件重大关口,需要解决。那便是长江宽急,青铜道人乘小船上我大船之后,需要有人快速将小船使离大船。”

  张雍杰听明白了那张员外的意思,如果小船尚在,那青铜道人一旦见到情况有变,便能及时回到小船之中,那时大船抢滩将便的毫无意义。

  又听得张员外继续道:“青龙渔庄杜公子,水性极好,在下原本打算让他悄悄埋伏于大船尾部船底,待小船一旦靠近,便择机驾离小舟,可现下杜公子已不知去向。听闻张少侠乃千岛派弟子,生长在千岛湖中,不知水性如何?”

  张雍杰道:“兄弟水性还可以,足以完成此任务,各位兄台放心。”

  众人纷纷闻言纷纷点头,众人又纷纷商议了一些细节,最后将此次行动约定暗号为天雷行动。

  由于长江江水甚急,众人担心张雍杰的任务过于凶险,纷纷让张雍杰提前赶往朝天门码头买船。一来熟悉江水流速,二来掌握以最快速度驾离小船的方法。

  稍后,司徒雄武等四人先行赶往涪州设伏。四日后待张员外于涪州驾船出发之时,张雍杰便相机埋伏于大船尾部船底。

  这需要极强的水性,方能在尾部船底潜伏较长的时间。时间紧迫,但却是整件事情的关键之处。张雍杰不敢怠慢,当下连忙来到朝天门码头,购得小船,拿起竹篙,沿着江面向下游赶去。

  长江何等凶险,特别是现下正值夏季,所以长江水域江水暴涨,流速极快,特别是某些江段水面之下,多有暗流,一不小心则很容易被卷入江水之中。

  所以张雍杰这几日不敢怠慢,一会儿不断的拿着竹篙驾船,一会儿潜入船底,训练闭气的功夫。

  很快便过去了四日,离预定的计划还有一天的时辰。这日,张雍杰正坐船头,张雍杰抬头看那远处的天空一片灰暗,心道上游地区好像又下雨了,想来这江水必然更加汹涌。

  好在自小便生长在千岛湖,云顶山下也有一条小河,河虽然小,但是自己从小便擅长水性,加之这几日的训练,已感胸有成竹。

  张雍杰看着涛涛江水,心中想起那日于唐妍驾船长江的种种情节,忽然泛起一阵思念。便下意识的摸了摸耳边的缺口,心想那唐妍妹子却也调皮可爱。

  一阵洪水自上游地区滚滚而来,张雍杰忽然豪情顿起,拿起竹篙,看着远处滚滚江水,喝道:“来的好,长江长江,总有一天,我要征服于你,逆流而上。”

  当下便使出驾船之全部本事,争取能够早日逆流而上。但忙碌了好一阵子,均不能成功。

  若是水流平缓之时,逆流而上也并不是什么难事。但张雍杰非要水急之时,驾驶小船逆流而上,这却是难以做到。

  张雍杰累了,坐在船尾,看着身后滚滚流水。不多时却见小船正在逆流而上,张雍杰原以为自己眼花了,但是定眼一看,此刻小船确实正在逆流而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