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大明邪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陈东的话

大明邪侠 司徒少雄 2172 2019.07.26 10:44

  一顿丰盛的晚餐,已然摆上桌子,陈大娘不时的往张雍杰碗里夹菜,分外热情。张雍杰一阵感动,心想平常人家也就图个热闹。陈大娘这么心疼儿子,这么慈祥的母爱,就跟师母一样。

  那陈东要是稍微好一点,这个家庭也不至于走到今天这一步。晚饭过后,众人分别返回云顶山和月亮宝儿。病猫子是张雍杰的朋友,周少坤和叶飞驰等也客气招待,给他安排了一间干净的上房。

  张雍杰离开云顶山已有大半年之久,时常想念家乡的青山绿水,哪里有条河,哪里有颗树,均是记得清清楚楚。

  此番回到云顶山,这晚竟然丝毫无法入眠。他索性穿好衣物,拿着血饮宝剑,来到金宝园大院,四处走走看看,来享受家乡的味道。

  一轮弯月挂在星空,淡淡的照出一些光亮。山前一条小路,一条人影快步而出,向那螃蟹湾奔去。张雍杰顺眼望去,但觉此人身影颇为熟悉,但又想不起来是谁?当即悄悄的跟在身后,想看看此人到底是谁,大半夜的鬼鬼祟祟,到底想干啥?。

  一路跟至螃蟹湾,那人停下脚步,在村口来回走动,颇为焦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人往螃蟹湾方向跪倒,拜了三下。哭泣道:“娘,孩儿这便走了,你要好好保重自己。”

  这时候张雍杰方才想起,这人必是陈东。想不到他竟敢越狱而逃,想我千岛守卫虽然不能说是铜墙铁壁,但要想从独到逃离,那也得是人才,才能办到。

  又听得那陈东一阵悲伤,方才说道:“哎,娘,孩儿再不走,那便万劫不复了。”

  张雍杰心想这陈东已然在独岛,平日里也不能和别人接触交流,怎么又会万劫不复?难不成这人死性不改,在我独岛牢里也敢赌钱不成?

  张雍杰万万不敢相信这样的事情,只见那陈东整顿了一下情绪,当即朝落差垭方向赶去。张雍杰心想,这陈东定然是铁了心的要远走他乡。陈大叔陈大娘二老养了他这么多年,他这一走,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归家?这陈家二老还盼望岁首一家人团聚呢。

  想到这里,张雍杰当即奋力赶上,落到了陈东面前。那陈东大惊,当即一拳挥来。张雍杰冷笑一声,想来这陈东在独岛呆了大半年,竟然还学了一点武功。看这拳法,还颇有些技巧。当下提出一口真气,一掌拍向陈东。

  那陈东如何能档?当下委顿在地。只见那陈东万念俱灰,沮丧说道:“你就杀了我好了,现在我已经大难临头了。”

  张雍杰怒道:“你怎么总是大难临头?这好端端的怎地又惹出是非?难不成你在独岛也勾引别人赌钱?”

  那陈东轻轻摇头,苦涩道:“那里怎么能赌钱呢?”说完一阵伤心,悲痛欲绝的样子。

  张雍杰无奈,只好等他缓过伤心劲儿再说。良久,那陈东终于沉默下来。张雍杰这才说道:“你若真碰上什么为难之事,现在就一五一十的说出来。看在陈大娘的份上,我来帮你处理。”

  陈东说道:“你不是说过不想听我的这些破事吗?你本就没有心思来关心我的命运,这话本就是你自己说的。”

  张雍杰一愣,心道这人记性还挺好,这大半年前说的话,他也牢牢记在心上。当下连连摇头,说道:“此刻我有兴趣来了解一下,你说就是了,你这套拳法是跟谁学的?”

  那陈东说道:“是跟那和尚学的,就是被关在地牢的那和尚。”

  张雍杰怒道:“胡说,那凶和尚被五条铁链锁住,怎能教你练习拳法?”

  陈东说道:“不是他教我的,是他每次练拳,我在暗处偷学的,而且他练习拳法的时候,能够自己将铁链解开。”

  张雍杰大感诧异,心知这陈东如果所言不虚,那么这件事就甚为严重。当下说道:“你还知道什么,现在全部说出来。”

  那陈东一阵犹豫,张雍杰欲擒故纵道:“人的命运,来自关键时刻一次又一次的选择。你如不想说,没人能够救得了你,你这便自生自灭去吧。”

  陈东沉默一阵,方才说道:“我受郑大叔委托,给那和尚送饭。有一次送饭的时候,我去早了一点,听到地牢下有响动,便悄悄望去,见那和尚正在练习拳法。心里也是奇怪,这和尚能够自己解开铁链子,干嘛不逃走?”

  张雍杰知道此事甚为重大,当下说道:“别说的这么详细,直接说重点。”

  陈东组织了一下语言,当下说道:“重点便是,千岛有一位师父,经常悄悄前去与那和尚相会,密谈一些什么事。我只知道他们说什么银两,秘道,反正也没有听清楚。傍晚我去送饭,见他们又在嘀咕什么,便想听个清楚,过了一会儿我不小心弄出来响动,那千岛的师父当即欲追出来。那和尚却说不慌,是那送饭的小子。这时候我才知道那和尚早知道我在旁边偷听,看他们的言语,显然是想将我杀了灭口,我心想这下摊上大事了,便立即逃了出来。”

  张雍杰心下大惊,当下追问道:“这千岛的师父,到底是哪一位师父?”

  陈东道:“就是我第一次给那和尚送饭,碰见你们同行的那位师父。”

  张雍杰心中一凛,道:“你是说周义柏周师叔?”

  陈东这时道:“对啊,就是这个师父,他和那和尚相谈甚欢,不知道在商量什么事情。我有一次亲自看见那师傅一掌将那地牢的一块大石头震碎,露出一条秘道口子。我想这人厉害的紧,他如果要杀我,我这条小命就报销了。”

  张雍杰连连摇头,心想这周义伯师叔武功被那凶和尚铁肩废去已有十年之久,如何能有这般力道?而且他们两人互为仇人,又如何相谈甚欢?多半是这陈东撒谎,当下怒道:“你这故事编的不好。”

  那陈东这时候却怒了,骂道:“你是个什么东西?给你说了,你要么就是不听,要么就是不信,尽是来捉弄老子。你这种人,小爷撞到你手里,当真是上辈子没有做好事,你个猪狗不如的东西。”

  张雍杰见这陈东一向软弱,这时候却破口大骂。显然是被自己逼到墙角,退无可退了。

  但他说的事情太过离谱,自己又如何能相信。这时候月光下瞧见陈东神情,显然已经失去了任何希望,一副只能受死的模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