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大明邪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何等狂徒。感谢爱爱大佬首盟加更。

大明邪侠 司徒少雄 2181 2019.07.24 22:03

  病猫子闻言,心想这确实有道理,当下说道:“那咱们就不管这股背后的黑手了吗?”

  张雍杰道:“暂时不用管,我看他们的目的只是不想让我知道真相,并不是想让我死。但如此大费周章,必有重大图谋,我想时机成熟,咱们不去找他们,他们一定会主动来找咱们的。”

  病猫子恍然大悟,时间一到,自会有人前来接洽,当下心急也没有用。

  张雍杰,病猫子两人骑马北上。张雍杰知道自己胯下追风马甚快,病猫子的马乃寻常马匹,追赶不上。是以两人慢慢前行,不再策马狂奔。

  傍晚时分,两人已到顺宁府南边的一处小垭口上,垭口上有一简单的小酒馆。

  接近岁首,劳作了一年的百姓,也纷纷放下农活,开始迎接新的一年。垭口本就处于交通要道,所以显得颇有人气。

  而今天酒馆夫妻店二人也分外忙碌,颇有风韵的老板娘一直在前厅招呼客人。而胖嘟嘟的老板却在后厨制作丰盛的食材,今天的客人实在不少,因此后厨不断传来切骨的声音。

  大厅里早已备好了一口大锅,锅里一大块树根正在慢慢燃烧着,将屋内烤的甚为温暖。

  屋外大雪虽然已经停了,但化雪更比下雪冷。官道上来来往往的客人,路过此地,均忍不住进屋来点杯酒喝,以便暖暖身子。

  张雍杰和病猫子两人栓了马匹,进得厅堂,寻了一个角落的大方桌。点了一壶烧刀子,两盘牛肉,开始吃了起来。

  不一会儿,门外一阵喧闹,只听得有人道:“大哥,这可真是一匹好马!那道士说的不错,此马万金难求。”

  另一人连忙道:“别说了,咱们先去点杯酒吃。”

  张雍杰和病猫子闻言,相似一笑,他们听得此谈话心知那青铜狗道士又派了几人前来找自己的麻烦。

  此刻门外正进来六名粗犷大汉,其中一名喝道:“老板娘,有什么好酒好菜,赶紧拿上来。今日咱们盛远镖局的兄弟们,来照顾你生意,这可是你天大的好运气。”

  六名大汉自顾寻找了大厅中间的一方大桌子,坐了下来。他们这样的人,走到哪里,都难免不让别人多看他们几眼。

  那大桌子上本来有一名年老的灰衣剑客,见他六人前来拼桌,当下识趣的搬了菜肴到另一角落的桌子上去了。

  那老板娘笑脸相迎,说道:“原来是武城盛远镖局的大老爷前来光临,这可真是让小店蓬荜生辉。”但又觉这六人此举难免得罪了另一客人,当下又从后厨端了一盘花生米,送给了那灰衣老人,以表歉意。

  六人中有五人已坐下,另一人使了一眼色。五人中已有人连忙从旁边搬来一张椅子,换下了长凳,那人方才坐在椅子上。

  张雍杰顺眼望去,只见那为首一人浓眉大眼,手臂粗壮有力。举手投足之间,均展露对事件把控的气场。看那其他几人的神情,颇有逢迎之态,当下对病猫子笑道:“咱们马上就会知道这人姓甚名谁。”

  果然,那边有人喝了一口烈酒,当下一拍桌子,说道:“上午那狗道士厉害吧,咱们五个兄弟竟然联手敌不过他一人。”

  另一大汉接口道:“是啊,这道士厉害得紧,不过在他见识了咱大哥‘疾风骤雨’剑之后,便吓得再也不敢造次。说话也顿时小声了,也变得客气了。”

  又一人哈哈大笑说道:“他能不客气吗?咱们大哥一剑便能刺他一个透明窟窿。咱们大哥是谁?一剑挑西南的盛总镖头,那狗道士遇见了,算是他倒霉。”他说这话的时候,分外大声,生怕这大厅里还有人听不见一样。

  病猫子皱眉摇头,张雍杰见状,轻轻问道:“难道这人你也认识?”

  病猫子摇头道:“不认识。既然黑鬼窟中没有记录,这说明这人在江湖上远远排不上号,武功绝无可能超过青铜道人。”

  张雍杰又上下打量了一下那位盛总镖头,只见那盛总镖头抬手道:“兄弟,话不能这么说。那道士武功也颇有独到之处,愚兄也要两招才能将其制住。”

  盛总镖头之前见那青铜道人同自己五位兄弟交手,只觉那青铜道人厉害之极。自己万般不是他的对手,但怎么那道人连自己几剑都接不住?还告知自己这边有匹宝马的消息,求自己饶他一命。想必近年来自己剑法精进如斯,自己灯下黑,连自己都不知道了吧。

  那人一愣,方才笑道:“大哥说的对,那狗道士勉强能接住大哥一招,这第二招便无还手之力了。”其余人等也纷纷体会其意,要是那狗道士连一招都抵挡不住,那只能说明他不堪一击,如何能体现盛总镖头的威名?

  张雍杰轻轻一笑,心想又是一群吹牛怕马之徒。但听那六人口中称呼青铜道人为狗道士,当下思索,心中雪亮。

  原来这青铜道人派来找自己麻烦的人,大多不是天海仙教的人物。他天海仙教目前人才匮乏,哪里又有多余的财力物力和人力?只不过青铜那狗道士,四处招惹是非,将矛头对准自己罢了。

  想那青铜道人武艺高强,竟然被大姐的威名吓的不敢亲自动手,反而要费尽心思想这些办法。当下对这青铜道人十分不佩服,想来此人真当是十足的小人。

  那盛总镖头牛饮一轮,方才环顾大厅,将众人打量了一遍,最后眼光落到张雍杰的血饮宝剑上。忍不住连番赞叹:“好剑。”

  其中一人见此情景,当即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将张雍杰桌子上的血饮宝剑拿起。他也不跟张雍杰打个招呼,全然当两人是空气一样。

  那人抽出剑刃一看,只见剑刃通红,顿觉寒意,确实乃万中无一的精品。连忙拿着那血饮宝剑跑到盛总镖头面前,说道:“大哥,真是宝剑。”

  那盛总镖头拿过血饮剑,将血饮剑轻轻往桌边一放,还未使力。那血饮剑就像切豆腐一样,急剧下沉,将桌边切了一个缺口出来。

  众人连连惊叹,盛总镖头哈哈大笑,旁人连连贺喜,均道:“自古英雄,必有宝马宝剑相陪,小弟在这恭喜大哥啦。”

  张雍杰和病猫子对看一眼,纷纷大感诧异。心想听那些人的言语,这盛总镖头竟然将门外追风马和这血饮宝剑当着自己的坐骑和佩剑一样,浑然没有在意到这边还有两个大活人。

  当真是何等狂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